文正:艺术圣典(四)

2007年05月22日 | 09:47 AM

【大纪元5月22日讯】二、美国篇 (3)

纽约中文教师朱莉雅谈起她看首场纽约晚会的演出,仍然意犹未尽,令她回味无穷,访谈之中她一再重复着一句话:“真的是看过之后还想再看。”“我是看第一场,下了大雪,但是心情特别向往,也就不管天气。那天车不好坐,路也不好走,但是都感到无所谓,心情好像在飞跃似的。看完之后,心里特别舒畅之感,坐在那儿看时,眼睛老在发热,也说不上为什么.到场的时候,第一个节目《创世》伊始,节目编排得很紧凑,看没多久,眼睛就感到热热的。随着节目看下去,真的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不知道如何用语言形容,就像从灵魂上久旱逢甘露。不仅仅是在看演出那种艺术上的享受,还有灵魂上的交流与共鸣。”

朱莉雅说,每个节目都很优美,都很触动观众心灵深处,但她特别喜欢姜敏唱的《为何拒绝》,感到说得特别好。“我原来就一直在人生道路上寻寻觅觅的,真的是这样,总是在想︰我是谁?为何来世上。歌词告诉我们︰来到世上之前都曾经有过承诺,我想可能是吧,这场晚会真的非常感人。”

杨建生唱《天安门广场,请你告诉我》,天安门广场事件时,朱莉雅说她就在北京。很多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被带走了,天安门广场见证了很多事情,善的恶的都在那儿出现。朱莉雅说她挺佩服那些到天安门的法轮功学员,歌里也唱了,他们不是为了自己,他们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我与大家。

“他为了自己就不必要这样去受魔难,他就想告诉大家真相,因为现在真相被掩盖着,他们就努力的想办法让善良的人知道真相。现在我慢慢能理解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才发现到他们真是了不起呀,都把自己放掉了。真善忍真是了不起呀。”

朱莉雅认为,舞蹈的故事节目都给人展示真善忍的内涵,让人净化灵魂。“有句话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人都是有善的一面,但是在物质世界久了,忘了也好,或是被灰尘蒙蔽了也好,不过,看了节目的演出,就会让你有一种启发。”

“演员服装非常漂亮、特别明亮。天幕、布景真的是好,敦煌天幕上的小佛在和尚作梦时都动了起来,不光是前面的演员在动,后面布景的一个个小佛都在动。真好,看的我都入神了。每个节目都有深层涵意,就像我看到新唐人采访哥伦比亚大学的一位学者说︰‘真的是太完美了,从舞蹈到唱歌,每位演员都那么投入,好像每个节目都有灵魂。’”

“因为节目有深层次与高层次的涵意在,真的在灵魂上有交流的共鸣,所以看了还想再看,还想再看。演员有多次的演出,体会更深刻。有演员就讲了,每次演出都要去克制自己不要让热泪流出来。”

“还有一点让我挺感动的是,那些演员有很多都是在纽约长大的,也有西方演员穿着东方服饰的演出,就看他们都是认真投入,所以我说连舞蹈都是有灵魂的。他们自己可能都溶化到舞蹈里头,呈现给我们的舞蹈就是那种艺术上的美与灵魂上的美,还有一种纯净。”

“像《迎春花开》节目,演员穿着绿衣服,拿着黄手绢在转呀转的。后面是山水的背景,看了之后心情特别舒畅。还有骑马的蒙古少年,反正每个节目都特别好。”

“那三位女歌唱家与一位男歌唱家,就简简单单的一台钢琴,一个人在那儿唱,整场观众都静静欣赏。她(他)在台上唱,我们在台下听就真的有感觉,真的是很感动。”

“如果灵魂纯净的话,那种美感会自然而然散发出来,就是他触动到了你的心灵深处。很多人都忘了自己是谁,实际上每个人静下心来都会找自己的灵魂,所以这个节目特别好就这样,因为现实社会这个物质世界的东西太多了,能够让你灵魂净化或产生共鸣的东西太少了。”

哥伦比亚大学语言系系主任毕翠丝‧萨默维尔表示:“演出极其有力量。虽然从文化的角度来说我理解得还不够,但是在表征上却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在许多的苦难结束之后,感觉到的是善良,非常感人。”

哈莱姆区居民艾丽卡‧盖纳说:“我感觉到演出的背后所表达的信息是善良和希望最终战胜邪恶和黑暗。”

儿童用品设计师Judith Weiss认为:“晚会的歌唱节目讲到人性的问题,这是个很好的表达方式。背景的设计搭配组合得非常完美,每个故事都富启发意义,尤其那个《忍辱济世》的故事,要做到忍真不容易。看了晚会表演,这是个很好的学习经验,感到还有很多中华文化值得学习。”

从新泽西赶来观看晚会的Christian,带着儿子Bridgette 和母亲一起来看表演,她说:“晚会把现代与古代相结合,将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呈现舞台,非常有教育意义。Bridgette说:“我喜欢《威风战鼓》,很震撼,特别是那副天幕背景的绘画,非常古朴。”

退休的马丽专程从康州乘地铁来看演出,这是她第三次观看新唐人电视台的晚会。她认为艺术不应该只是用来赚钱或消遣的,她喜欢将道德教育融入文艺演出中的创意方式。

脑科医师Michael Hahn看了晚会节目,印象深刻的是白雪唱《吉祥话》,有句歌词叫:“记得大法好。”他问什么是大法?后来了解到简单来说,大法的三个原则是“真善忍”,Hahn表示,以后在做脑科手术的时候,也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则来做。

Roberto Garcia 说:“这是我一生中看到过的最美,最纯净的文艺表演, 特别是天幕的背景非常真实和明亮。那些跳舞的少男少女们都很可爱,中国人很聪明,他们可以做任何事情。”

“成为一个好人,对人们要仁慈”在CNBC媒体工作的Lauren Merccrio,说看了晚会表演所受到的启发:“由《忍辱济世》故事的舞蹈理解到寻找真相的重要,遇到灾难时乐观面对,事情总会有转机。”

观众奥姿(Audrey)说:“人性都是相通的,像《忍辱济世》、《花木兰》中所崇扬的人性价值在各个民族中都有极其类似的故事,因为这是对每个民族有积极意义的。”

拥有纽约曼哈顿数家公司的克汉先生观看了演出后表示,晚会中几首歌的歌词使他陷入了对人生的重新思索,天幕上的歌词,展示的都是慈善和真理的美好词语,这是任何西方音乐都做不到的。

克汉先生说:“透过这些歌词,我在深思背后的内涵。当听到白雪演唱的歌词‘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时,内心产生共鸣。你们向人传递的是一个正确的信息,这是几千年来流传的一个真理。”

克汉先生表示,在节目中没有看到任何共产党的东西,但是看到很多共产党的问题,看到了晚会展示的真理和善良。

逾70岁的Magola Spiegel常到世界各地旅游与看表演,她说:“新年晚会非常杰出的制作,每件事都是太完美了,是世界第一。从晚会中学到了诚实、正直、有纪律、尊重,还有人们应该过的有品质的生活,对人们要有好的言行举止,以及遇到好事或坏事时要如何处理与面对的内容。”Melba Pichardo说:“喜欢所有的演出,每个表演看起来都精雕细琢。从节目上也学到了神的高层境界,特别喜欢第一个《创世》的演出,剧情传达人来自高层生命,接着歌曲就提到了‘我们都是天上客。’”在医院当营养师的Barbara Pichardo说:“很同意母亲所说的,由节目表演感到离神更接近。整场节目很有想像力与创造力,就像《春暖花开》的表演,似乎展现阳光下美丽的花朵。”

有35年芭蕾教导经验的Susan Van Valen 在看《一点点烛光》时,受到背后故事所感动,不禁湿了眼眶,掉下泪来。主持人介绍这个节目的制作背景,庆贺新年也要记得那些在中国大陆为坚持真理而逝世者。Van Valen 说:“那位小女孩可爱极了,由她连想到那些逝去者所留下的孤儿,那么,中国有很多没人照顾的小朋友,想到此不禁难过的流下眼泪。”

华府的李女士说:“这是一台真正的中华文化,没有党文化色彩,从中阐述着敬天、敬神、知天命的哲思。从节目一开始的《创世》,揭示了中华五千年文化的起源;到最后关贵敏的歌《我是谁》《回归颂》,提醒人们要尊重自己的生命,回归到生命的本源。”

“由新年晚会节目想起了许多预言家讲的,预言到人类有劫难时,神会引领人的生命到彼岸。也想到了《诺亚方舟》与罗马帝国灾难的故事,在人类最危急的净化与淘汰之历史关头,要人们知道真相,做出被救度的选择。”

60岁的邱太太说,透过新年晚会节目,每一首歌都揭露一层真相。从最初姜敏所唱的《为何拒绝》,如果不明白,那再透过其他歌曲来一层层揭露,到晚会结束前关贵敏所唱的歌,已经把真相揭露的很白了。

“此外,从第一出表演《创世》,明白生命是从天上来的,而不是进化论所讲的。感到整出表演在揭开许多不知道的谜底,剖开人所执迷的事情,如果人还执迷不误,佛法无边,可能就要随着邪党遭殃。整场晚会感到有洪大的慈悲力量。”

专程从马里兰携家人前来纽约观看演出的李先生现在大学从事研究工作。他谈了自己对演出的感受:“首先这个演出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美,可以说是纯净的美。没有花哨的技巧,没有肉感的诱惑,没有现代音乐的嘈杂,所透出来的只有一种难以用语言表达的美,或者说是极致的美。

比如说,整台晚会的背景天幕的设计,运用了最先进的电脑技术,所达到的效果令人眩目。开场的大型歌舞《创世》中的天幕设计,达到了几可乱真的效果。展现敦煌文化艺术成就的舞蹈《造像》中的背景设计令人惊叹。没有高超的技巧是不可能设计出来的。

从整个演出的内容来说也是别具匠心。观众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与大陆的演出截然不同。我想这台晚会想展现的是另外一种内涵,这台晚会尝试着想把这个信息传达给观众,这也是晚会的令人耳目一新的地方。”

专程从加拿大多伦多赶来的沙先生表示,开场的节目《创世》从画面上来看非常震撼,干净俐落,色彩非常丰富,难以形容的美。晚会节目把中国最好的传统文化表达出来了,譬如:舞蹈剧《忍辱济世》的那个和尚不畏人言收养孩子,表现的是传统的善的观念。

另外,这场演出最大的特点就是启发人的善心,几个舞蹈表现的是纯美的内容,那么明快,这些现在都很难看到了。沙先生对这么美的东西只能在中国之外才能看到表示遗憾。从有历史记载以来,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在承传,但是在现在却缺失了。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一代人,接受的都是马列的教育,传统被打碎了。所以在美国看到这样的演出,心里很欣喜。看到周围的西方观众比我们都能接受晚会的内容,真是很自豪。

与沙先生一起来看演出的李女士说,看了演出之后,觉得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安排,而演出则是在唤醒生命。同时,节目气势宏大,很振奋。其实中国人都想寻回自己的传统文化,但是无路可走,但这个演出却能给人以启示,因为每个节目所展现的都是一种真正传统的内涵与特质。

来自纽约的莱斯特.克汉(Lester Cohen)先生,参加了新唐人晚会2月17日下午2时在无线电城的第六场演出。克汉先生是ViaCore外科手术公司的创始人兼总裁,同时为慈善机构“安全血液协会”的创始人兼董事会主席。他表示被演出深深打动,他说:“我完全陶醉在演出之中!”

“毋庸置疑,所有的表演都是非常的特别,独一无二。但是,我从中真正感受到的是那些翻译成英文的歌词中所表达的内涵。那些语言表达的都是哲理。对于像我这样的人来说,新唐人晚会是非常特别的演出。”

“在今天的美国,即便是你懂英文,你也几乎听不懂音乐。弗兰克.西纳特拉(Frank. Sinatra)以旋律优美的音乐而闻名,你可以听到其中的语言,吐字清晰。但是今天的流行音乐,震耳欲聋却没有主旋律。(编者注:弗兰克.西纳特拉,1915-1998,美国歌手,奥斯卡奖得主,被誉为20世纪美国最优秀的流行声乐家)

事实上我从这场演出中发现了中华文化中引人深思的哲理,那些关于向善,关于修行,关于生活应该怎样,关于人生苦短的哲理。在我这样的年纪,自然更能体悟生命的短暂易逝(笑)。

真的是非常特别的演出,演员门都很专业。但是最打动我的还是那些歌词中所表达的善良和真理,对我来说,那非常重要。由于演出所传达的特别的内涵,我想对整个演出我会今生难忘。

尽管我不懂中文,但演出所传达的内涵,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难理解。事实上,它就显示在天幕的英文翻译上。说实话,那些语言如同诗一样,表达了中国人的世界观。不同于在中国进行的权力斗争,尽管中国在经济发展上取得了进步,但依然有那么多的穷人,坚守传统的人们被强行要求与中共的党意识形态站在一起,有些人就因为相信向善,归真,过人正常该有的生活而被投入监狱。这一切,都需要被归正。

这些内涵非常独特地传入我的心里。人该怎样活者,中国人所信奉的哲理无疑是正确的。这些哲理在非常令人愉悦,激动人心的表演中,通过演员们精湛的技艺表现了出来。从中我主要接受到的就是那些哲理,那些在今日美国无法得见的哲理,寓教于乐地再现舞台,令人难忘。我喜欢这样的娱乐演出。

要说哪部分我最喜欢,我最喜欢溶中国传统舞蹈与西方芭蕾于一体,真是美极了。

“百老汇的演出彼此之间常常是不搭界的。我经常去看百老汇的演出,我特别喜欢的是那些有内涵的演出。这场晚会所传达的广阔的,独一无二的内涵深深地打动了我。

他使我想了很多,因为他告诉了人们该怎样活着,他让人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着相同的向往与思考,不管你是在中国,还是在伊拉克。然而不幸的是,有时候政府在争权夺利中,想法与人民背道而驰。

没人想见战争,没人愿见不幸的事情发生,没人想生活在紧张与焦虑之中,可是在许多国家,美好的东西并不占上风,世风不古,世界远离善良作主的日子已久。甚至在纽约,过去夜不闭户,也不用担心有偷盗抢劫,而今天你走在某些社区,你会不时回头四顾,因为你心存怕意。

世界变了,无论在美国,还是在中国,人们不再向昔日那样善良,那样充实地活着。这也就是我为什么喜欢这台演出的原因,因为他不单有华美的音乐和舞蹈,他更是多层面地告诉了人们:生命是为了什么,人该怎样活着。”

在纽约生活了一辈子的杰瑞.赫斯(Jerry Hess)博士,赶上了2007年纽约新唐人晚会的最后一场。他带着他来自巴西的朋友菲利普.莱沃尔(Phillip Level)一道前来,尽兴而返,并连声表示:晚会的精彩美妙,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赫斯博士说演出“真是迷人极了”,

他来自巴西的朋友莱沃尔先生说:“我崇敬(adore)这场演出。从击鼓到舞蹈,所有一切都是美极了,美极了,美极了!我压根没想到会有这么好!我想向这里的华人,世界上的所有华人道声新年好。”

说到中华传统文化,莱沃尔先生觉得演出从创世之初,演绎到今日中国,“每一样东西都很美,我崇敬这一切。”

赫斯博士表示演出节目实在太短,“就这场晚会来说,不愧为是‘奇观’。但是,这么多的好东西,每一片断都令人目不暇接,我愿意各花一整小时来欣赏其舞蹈,来聆听其音乐,来沉浸于美妙的交响乐演奏之中,只嫌不够过瘾”。

他说:“走出剧场,我对中华文化更加饥渴(I am going out hungry for Chinese culture)。我想在纽约看到更多的中华文化,我确信我来自巴西的客人菲利普也是这么想的。”

说到与其它百老汇的演出比较,他说更喜欢古典的中国艺术,表示晚会的音乐“令人陶醉”。“这场演出打动了我,因为这是‘普世的交流’(Universal Communication)。当今世界,人们生活在一个大地球村内,人们之间的普适交流通过音乐,舞蹈和对话来表达是再合适不过了,如果我们多一些这样的交流,世界会更加和平。为了我们的余生,为了我们的下一代,为了整个人类,你们做了一件大好事”。@*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