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评论:亚洲人验证共产经济窒碍难行

人气 2

【大纪元6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曾去执编译报导)自从亚洲各国独立之后,这几十年来,有些国家出奇的富裕,有些国家则陷于贫穷,人民饱受人权的威胁与荼毒。大略检视这些国家贫富差距的根本原因,乃在于政府所采经济政策的不同。香港与其他采取资本主义的国家经济快速成长,而固守共产主义经济政策的国家却仍陷于痛苦挣扎的深渊,继续其第三世界国家落后的生活水平。

根据近日全球政治家(Global Politician)杂志的一篇报导,作者史多罗宾(David Storobin)是纽约的律师,他将亚洲人所实行的资本主义经济与共产主义经济作一实际的比较,发现共产主义经济政策窒碍难行,是极其明显的答案。

史氏表示,香港的国内生产毛额每人为2万8千8百美元,台湾为2万3千4百美元,但中国大陆仅为5000美元(此处不将中国强大的军力、丰富的资源与众多的人口计算在内)。在历史上,香港与台湾都被视为中国边陲的落后地区,但是实行资本主义经济后,他们都能跻身为第一世界经济体,与西欧国家并驾齐驱。比较起来,南韩的国内生产毛额每人为1万7千8百美元,但北韩只有1300美元;新加坡是2万3千7百美元,但缅甸与越南均只有2500美元。

大多数正统的经济学者都认同市场经济有赖经济的成长。事实上,连马克斯(Karl Marx)都承认资本主义是经济发展的必要阶段。列宁在俄罗斯夺权之后,实行的正是新经济政策,它本质上就是共产党领导的资本主义经济,允许私有企业的存在,结果苏联因此获得大幅的经济成长。但是后来无知的斯大林(Joseph Stalin)制造恐怖谋杀,大举没收私有财产,致使上百万的人民死于饥荒,政策因而中断,国政日穷。

全世界无论那个国家只要是社会主义者上台主政,大举屠杀人民的情况就伴随而至。在苏联,共产党起码灭绝了三百万人民;在中国,共产党屠杀的百姓何止千万;越共杀害了二百万人、缅共残害一百五十万人、北越共产党屠戮的人数则在350万人之谱,而共产党仅在占领阿富汗的前几个月,在首都喀布尔至少就杀了一万二千人。

史氏认为,在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下会发生大肆屠杀人民的原因极其简单。其一,主政者可以全权控制民众的衣食住行,人民除听命于政府之外,别无他途。但是在市场经济社会,如果工作者的薪资权益受损,他可以另谋适当的工作,或自行创业,不像沈沦于共产体制下的人民,完全要受统治阶层的控制。

其二,依据常理,人民身家财产遭受无端剥夺时会加以抵抗,有的或许态度消极,但有的会积极抗争,坚拒统治者的摆布。此时统治者为伸张其统治意志,必须使用武力压迫,屠杀遂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生民涂炭。这就是苏联、中共、越共、北韩、缅甸、阿富汗等国家全权掌控国家经济的作法。

根据2002年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的调查,世界迫害人权排名在前的国家,诸如缅甸、古巴、伊拉克、利比亚、北韩、沙乌地阿拉伯、苏丹、叙利亚及土库曼等国,是不受全球化影响,高度限制人民经济行为并反资本主义的经济体。

实证显示,没有一个民主政体是在社会主义体制下,藉由控制人民经济生活、约束言论与其它自由,而仍能维持其民主政体的。事实上,所有稳定持久的民主政体,即使为了执行福利措施而向人民课税,在经济体系内采行的都是市场经济政策。

最后,史氏认为,共产国家一旦采纳市场改革措施,其经济发展将随之进步。1978年中共决定允许农夫采行私有土地政策,结果该国的农作生产持续六年增长7.7%,是八亿农民收入的两倍。它在过去二十年其他方面的改革,也使得中国的经济大量成长。同样的,越南近年采取倾向市场经济的改革,虽因刚刚起步执行起来不像中国那么顺手,但还是获得相当程度的经济成长。相较之下,北韩拒绝所有的市场经济改革,目前只落得苟延残喘,寄望藉由核武讹诈,换取外国微薄的援助,聊以解救人民永难填补的饥寒与创伤。

由此可见,政治制度与经济政策息息相关,自由、民主、法制是当前世界的普世价值,也是国家富裕、社会繁荣、经济发展的基石。那些独裁专制的统治者若真想谋求国家的长治久安,就应及早扬弃其邪恶政党的本质,有效的发展经济,实际解决人民的生计问题才是正途。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碑落成 布什:确保罪行勿重现
大纪元华府社长面请布什帮助停止镇压法轮功 布什倾听说:YES
陈用林:中共外交官不是人干的活
共产受害者纪念碑落成 右派向布什递信
最热视频
南瓜减肥又养胃 还防胃溃疡 中医教你这样吃
【新闻看点】危机四伏 学者:逼退习解体中共
【时事纵横】美次卿访台 中共军机破纪录扰台
【纽约调查】索偿20亿美元 纽约餐馆集体起诉政府
【十字路口】中共内斗 民企遭殃 北京自断生路
【一线采访视频版】浙江义乌强拆 村民告法官枉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