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现代拍案惊奇之警察“被精神病”

夏小强

标签:

【大纪元12月23日讯】中国是一个充满着拍案惊奇故事的国家,每天都发生着许多的传奇事件,比如前些天在昆明市某派出所内发生的邢鲲用纸币捅开手铐,用携带的鞋带自缢身亡的故事。日前媒体报导了警察高作喜因为上访被领导强行送精神病院关押的事情,也是一件现代拍案惊奇。

41岁的高作喜,是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大兴安岭农垦分局民警,2005年出警时被打受伤,因赔偿问题领导处理不公,多次向上级反映没有得到有效解决,后开始逐级上访,成为了一个访民。

两年前的一个夜晚,高作喜在分局值班室,被领导安排的6个人强行按住扎针,等他醒来,发现身在千里外的精神病院。

2009年12月3日,大兴安岭农垦公安分局主管纪检副局长张强称,当年送高作喜入院是局党组的决定,“作为个人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而一手经办高作喜入院的法制大队长邓毅说,他做的“都是组织的安排”。

其实“组织的安排”也是有理论根据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央视节目主持人孙东东教授有一段名言:“对那些老上访专业户,我负责任地说,不说100%吧,至少99%以上精神有问题———都是偏执型精神障碍,他们为了实现一个妄想症 状可以抛家舍业,不惜一切代价上访。把他(们)送到医院就是 (对他们人权的)最大的保障。”

所以中国的精神病院里关押着大量的访民,去年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失踪就是被关进精神病院强制治疗,也就是“被精神病”了。这些都是根据各级“组织”作出的安排。但是被组织安排“被精神病”的都是访民和政府官员称的“屁民”,为什么会有警察呢?

大兴安岭农垦公安分局主管纪检副局长张强虽然称对送高作喜入院没什么好解释的,那是不方便解释,其实他很好解释:高作喜放着好好的警察不做,放着钱不赚,不务正业,却去当什么访民和屁民,被关进精神病院是咎由自取,“被精神病”是应得的下场,组织没有决定把他“被自杀”,已经是相当的宽大了。@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夏小强:朱军遭戏弄网友力挺周润发的原因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夏小强:从媒体报导中解读武冈副市长杨宽生之死
夏小强:中国文学最好的时候——“文坛杨佳”打女人?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北京武力攻台?最危险时间点
【时事纵横】白宫3人垂帘听政?港爆疫苗退订潮
【新闻看点】美尝遭主宰滋味?欧3强国警告中共
【军事热点】中共举行长期军演 南海注定不平静
【财商天下】触及国际敏感议题 中海油被美摘牌
【思想领袖】鲍丁丝:如何应对美教育衰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