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国媒体专访乌尔凯西谈六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5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姜华明编译报导】4月22日德国独立记者Bernhard Bartschca采访了六四学运领袖乌尔凯西。文章请乌尔凯西讲述了中国青年在1989年夏天的请愿活动,以及请愿活动到今天依然起到的影响,和他为什么认为民主非常适合于中国。下面是采访摘要。

问: 乌尔先生,1989年6月4日学生请愿被以血腥屠杀终结。从那以后,中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时光的流逝更加使人感到此事的遥远。这个事件是否已经应该留给历史学家去评论了呢?

乌尔凯西:我们俩今天坐在台北而不是北京已经说明了一切:我和其它的学运领袖依然不能回到祖国。我的父母也被禁止出国,他们晚年还要学习使用电脑,以便通过摄影头看看儿子和孙子。只要中共还在迫害当年的请愿人及其家人,这个事件怎么能说已经结束了呢?

问:如您父母这样受牵连的人,知道在1989年夏天天安门广场发生的事件真相的人,在中国大陆只是少数。很多中国人连这个天安门事件都从未听说过。

中共最善于愚民,特别是愚弄大陆的人民。但总有一天它将面对我们二十年前提出的问题。虽然从那时起中国经济迅速增长,但政治上依然是独裁统治。人民没有参政自由。

但采纳西方模式的民主对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适用吗?

答:当然民主不是解决所有问题的万能答案。但民主是否适用,和国家的大小根本没有关系。这不仅仅只是选举一个总统,而是村长,区长,市长等等都进行民选。民主不适合于中国文化的说法也是无稽之谈。比如台湾就是非常传统的华人社会同时也是非常的民主。某种意义上讲中国甚至比西方更适合采用民主。中国文化中合作比独立更重要,通过合作使人更加具有责任感。 台湾选举中有80%的民众参与,在西方都不可能。我在美国学习政治时被告诉,这样的比例只能通过选举欺骗得到,但在台湾却是真实发生的。

问:在大陆大部分人看起来对政治都不感兴趣。他们认为,只要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提高了,就万事大吉了。

答:1989年以后中共和人民做了一个交易:中共给予百姓经济自由,条件是百姓政治上服从。这自然是一个卑鄙的交易,虽然至今仍部分起作用,但政治改革也是不可避免的。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到某种程度以后,他们也会看到社会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将要求决策的权力。

问:那么学生运动是超前了吗?

答:当然不是。我们的诉求根本不过分。当时我们没有要求中共下台也没有要求实行多党制,只是要求对话。事实上当时我们对民主也知之甚微。我们都在大陆长大,消息闭塞,对世界无甚了解,也没有可能去外国旅行。但是即使我们不了解民主--对于非民主我们已经体会很多了。

问:那你们对什么感到不满意呢?中国当时已经进行十年的市场经济和改革开放了。人民没有感到国家向正确的方向发展吗?

答:对于我们学生那是段压抑的时间。我们不知道,生活将变成怎样。当时在中国人们不能自己谋职,而是被分配工作。别人决定我们的未来。甚至连聚会,酒,毒品之类可以宣泄的东西也没有。晚上11 点全校熄灯,所有学生应该回到寝室。在8床寝室中我们在黑暗中热烈讨论。中共肯定后悔这个宵禁令。

问:学生请愿也是在寝室中计划的吗?

不是。这个请愿发生很突然。但是通过对局势的了解使我们在政治上有很强的敏感性。我们都知道,关于政治改革在中共内部有强大分歧,当时的总书记胡耀邦要求更多的政治自由,从而被邓小平压制。胡耀邦死于1989年4月15日后,我们都很难过,在校园墙报里贴出匿名标语“死错了人”。

问:学校能允许这样的标语吗?

反正保留时间够长,有许多人都看到了。一天后也发出了学生集会的呼吁。

问:您参加了吗?

答:本来没有。我当时要去机房上课。因为我们每个月只能用一个半钟头电脑,我不想错过电脑课。但晚上回来后,已经有2000名学生集合了,虽然不知道要做什么。没有人站出来提出建议。结果几分冲动下我站出来,站到一个较高的位置上,所有人都满怀希望地看着我。我还在考虑,应该说什么,这时我看到了黑暗的角落里摄像机在拍摄。他们是大学的管理层人员,肯定要在事后查出我们的名字。我就想,我也可以现在就说给他我叫什么,于是我向人群喊,“我是乌尔凯西”。

问:这句话是人们对请愿活动回忆中的一句名言了。您当时每次演讲都是这样开始的。

答:是的,这表示,我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也表示我们大学生,是严肃对待此事的。

问:通过此事您就成为学生领袖了吗?

答:因为我开了头,所以在校园中有了一定的威望。第二天我制作了一个标语,建议我们应该建立一个独立的学生联盟。两个钟头后就有20多个系参加了。然后我们扩展到其他大学。

问:你们什么时候来到天安门广场呢?

答:胡耀邦追悼会那天,即4月22日,我们进行了第一次抗议游行,据数学系学生统计,有6万名学生参加。游行队伍来到天安门广场后井然有序地坐下来。看上去像军事集训一样。我们对组织方式的了解,也完全来自于中共的教育。

问:中共当局如何反应呢?

答:请愿让它们恼羞成怒。但我们学生并不孤单,全市人民都支持我们。知识界也支持我们,连国家媒体的记者也支持我们。人民日报在首页刊登了一张照片,标题是“不要逼我们说谎”。真是不可思议,那几天北京几乎是言论自由的。

当局和学生领袖开始谈判。您当时是否真希望能够达成什么协议吗?

答:可惜很快就明了,中共建议的对话只是骗局。我们当时要求进行电台实况转播,以便全国人民都能听到,第一次对话时中共同意了,但并不执行。后来有一次才这样做,但大家已经明白,它并不会真心对话。

问:您何时觉得,请愿活动不会有好的结局。

答:5月中旬我们已经清楚,中共开进了军队。广场的气氛非常紧张。有些人主张留下来,有些要撤离。我主张回到大学继续抗议。但是最终学生用脚投票了,大多数留下来了。

问:1989年6月4日您在哪里?

答:不在广场,我在西城救护车里。军队在西城开进来。我和一个伤员到医院去了。很短的时间里医院里就到处都是鲜血满身的伤员了。医生们高度紧张,以至于采用这样的原则,谁的心脏还在跳,就可以稍等一下再处理。

问:在这20周年的日子,当局再次警惕请愿活动甚至部署了军队。您认为还可能出现类似1989年的大屠杀吗?

答:不会以同样方式。中共有了许多教训了。1989年它事先没有准备,今天它已经准备好了。但是它的残忍和当年一样。它不会这么明显,而是有针对地行动。

问:今年您在哪里度过6.4?

答:大概在华盛顿。我们一些当年流亡的学生会聚会并举行纪念活动,天安门事件并非已成为过去。

乌尔凯西简介

乌尔凯西,生于1968年,是北京学运领袖之一。1989年6.4学生运动被血腥镇压。

乌尔凯西是新疆维族人。1988年起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1989年4月成立高自联。由国家电视实况转播,当时总理李鹏会见学生领袖,乌尔凯西因其对李鹏一分钟长的严厉话语而出名。学运被镇压后,乌尔凯西逃住香港,后到法国又至美国,在美国学习政治科学。1996年定居台湾。

天安门事件20周年

1989年4月大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请愿。索火索是被压制的总书记胡耀邦去世,他支持政治改革。之后,10万名学生在广场请愿,要求和当局对话,受到市民支持。6月4日,中共调动军队镇压了和平请愿。估计约3000人被杀。至今中国媒体被禁止报导此事件。尽管如此,北京害怕在20周年引发新的抗议,已经自数月来压制异见者。(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5-25 8:2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