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马晓明:新疆和平示威如何成流血事件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采访报导)新疆7.5流血事件的真相对外界仍是谜。前陕西电视台资深媒体人士马晓明表示,必须有独立的代表力量参与把事件事实情况查明:维吾尔族人在乌鲁木齐人民广场的和平示威请愿如何演变成惨烈的流血事件?
  
根据他了解,新疆流血事件并不是由于汉族人和维族人冲突引起的,而是维族人在人民广场进行和平的示威请愿,人越聚越多的时候,是武警首先把人分割开,驱散他们。由于遭到驱赶,维族人与警察武警发生冲突,从而引发了暴力反抗,再演变成维汉冲突。
  
他认为,中共的专制制度必然造成不尊重人的基本权力,包括少数民族的基本权力,是导致民族冲突的根本原因。
  
马晓明曾在新疆当兵5年,在1986年间作为随团代表参加在新疆举办的少数民族运动会。

“武警暴力镇压导致冲突”
  
马晓明首先表示,对新疆7.5乌鲁木齐事件中大量的人员死亡、受伤、被抓觉得震惊还感到痛心,对死伤者家属表示慰问。
  
他说:“从我目前了解到的信息看,它并不是完全因为民族问题,大部分是因为中共的武警驱赶平民的和平示威,中共雇用打手公开赤裸裸的暴力殴打汉族群众。”
  
他所了解的情况是,新疆流血事件起初并不是由于汉族人和维族人冲突引起的,而是维族人在人民广场进行和平的示威请愿,人越聚越多的时候,是武警首先把人分割开,驱散他们。由于遭到驱赶,维族人与警察武警发生冲突,从而引发了暴力反抗,再演变成维汉冲突。
  
马晓明表示,“当时的现场上维族人干了什么、警察采取了哪些行动、然后又爆发了哪些行为。关键是应该查清楚起初的和平示威抗议,怎么最后演变成暴力冲突的,这个事件是怎么引发的?”
  
“我们国家经常出现这样的暴力场面,我是不感到奇怪的,十多年了,我自己所亲眼见到过的血腥暴力场面就有很多起。绝大多数是权力受到侵害的平民遭受政府雇员的打手的殴打。象乌鲁木齐事件、石首事件等规模更大,死伤更惨烈的暴力事件,同样是由于平民的和平示威引发政府的驱赶,才演化成暴力事件。”

“应由独立组织调查”
  
马晓明呼吁外界独立组织调查中共武警开枪镇压,杀害多少维汉民族人民的。
  
他说,中共武警开枪打死、打伤多少汉人、维族人,最有力的证明应该是独立的人员参与的调查组织来检验死者尸体。因什么毙命的,被徒手打死的,还是被凶器、子弹打死打伤的、或者是被军事车辆碾压死伤的。武力镇压包括催泪瓦斯、棍棒、警棍、放浪狗等等方式的驱散,这都算武力镇压。
  
“目前中共政府不允许死者家属收尸,所以现在没有条件看到直接的证据。这些消息共产党是绝对不会报导的。”

“没有真正民族自治”
  
马晓明透露,他当兵时在新疆待过5年时间。“1986年时又去过一次新疆,那是我作为一个随团队记者参加少数民族运动会。那时维族干部公开的和汉族人辩论:我们的权力如何受到侵害等等。”
  
“当时我也很无知,就问他,你说汉族政府严重扼杀了你们的文化,不是有一首歌叫《我们新疆好地方》吗?大家都在传唱吗?对方马上说,这首歌是汉族人创作的歌曲,汉族人唱的,更不能代表我们维吾尔文化。”
  
马晓明还指出,新疆地大物博,资源丰富,新疆人说的“黑白”,黑是指石油,白是指棉花。还有稀有的矿产,辽阔的疆域等等。石油和天然气主要产自新疆,在这些资源上,维族人表示,他们没有享受到巨大的利益。新疆的政治和经济政策全部中共和政府制定的,它的各地区和部门都规定,少数民族必须要占一定比例,但是这不表明这些东西真正做到了民族自治。
  
他说,中共所谓的民族区域自治的政策并没有保障少数民族人民行使自己的民族权力,他们的基本权力受到剥夺和侵害。

“侵犯宗教信仰”
  
马晓明披露,中共侵犯各民族人的宗教信仰权力,这是其专制统治的必然结果。他说,对宗教信仰的侵犯也是引起许多民族不满和反抗的重要原因。

维吾尔族有自己的语言文字、自己独特的长相,维族和汉族不是一个人种,他们信仰的是伊斯兰教。服装和生活习惯都不同的,他们有独特的自己的文化,完全与汉族不相同。
  
马晓明说:“中共对新疆少数民族人民的镇压、逮捕,对他们的宗教文化活动的侵犯,在网上经常能看到。这些事件都源于专制制度,普遍的人民的基本权力得不到保障、遭受严重的侵害。乌鲁木齐这次的严重事件更突出的表现为民族问题罢了。”

“中共推卸所有过错 应让维族人说话”
  
新疆7.5流血事件爆发之际,当地网络和通讯就被切断。马晓明说,这是中共专制政权经常使用的伎俩:断绝你一切信息往来,叫人们不能自已的沟通信息,主要是防止信息外传。实际上中国公民信息交流权被侵害不是在这一件事上,我们日常就大量的、每时每刻受到侵犯。
  
马晓明:“新疆事件发生后电话打不通不奇怪,因为这是中共一贯的做法。他们从来不检查、承认自己的过错,而是把一切过错推到所谓的敌对势力、境外反华势力上。”
  
他进一步指出:“现在我们只听到政府在讲对少数民族如何好,少数民族应该有自己讲话的权力,他们的意见和愤懑,应该让他们来讲话。”
  
“不管是在新疆还是在内地,人民的基本权力是不受保护的。民族的基本权力就是人的基本权力的放大。人民有集会的权力,有言论和表达自已意愿的权力,维族人抗议韶关事件最后演变成暴力事件,应该给维吾尔人讲话的权力。”

“中共专制不改 暴力冲突事件频发”
  
马晓明分析到,中国社会矛盾聚集越来越大,反抗和冲突会越来越尖锐激烈。民族问题解决不好的话,新疆有再次和多次爆发的可能,如果当前的民族政策、人权观念、人权状况不改变的话,还会爆发。
  
他说:“实际上在内蒙、新疆、西藏不停的经常发生对维吾尔人和藏人的镇压行为,逮捕、关押、判刑的不停的发生,只是中共的媒体没有公开报导。”
  
“在中共专制制度下,老百姓连生存权、健康权都谈不上,私有财产权、信仰权力、组党结社和言论自由权更谈不上。”
  
“如果中国没有一个民主法制的社会条件,没有一个人权得到基本尊重的条件,不论哪个民族、哪个地区、哪个阶层的人,他们的权益是不会受到保障的。各种各样的矛盾会激化,就会演变成大大小小的突发事件、严重的暴力事件。我想今后这样的事件还会更加频繁的、严重的出现。”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7-11 11:0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