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众神呵护的翡冷翠 意大利佛罗伦萨

撰文/王颖 摄影/Sunny

人气: 10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9月27日讯】数百年来,意大利的托斯卡纳(Toscana)大区是整个欧洲最让人心动的地方之一,不只因为其如画的景致,更重要的是她因文艺复兴运动而被推上人类艺术的巅峰。伴随着那些如雷的名字,托斯卡纳的神奇故事代代相传。佛罗伦萨(Florence)—托斯卡纳的明珠,承载着人类辉煌艺术的圣地,一个由大理石﹑碧水和暮色组成的城市,在神的呵护和照耀下,散发着迷人的光芒。

佛罗伦萨素有“翡冷翠”之称,在意大利语中意为“鲜花之城”﹐也被称为“西方雅典”。它位于亚平宁半岛北部一处宽广盆地的中心,四周是美丽低缓的丘陵,阿诺河穿城而过。宏大的建筑和精美的绘画,吸引着人们来此朝圣。

一个城市的文化底蕴需要经过漫长岁月的历史沉积才能形成,犹如阿诺河上的淡雾软烟,弥漫整座城市。无论你置身于庙堂之中,还是穿梭在大街小巷,你都能感受到那种超越时空的文化沉淀,或温柔精致,或荡气回肠。

据传佛罗伦萨最早兴建于罗马凯撒大帝在位时期,公元前59年成为罗马的殖民地,此后几经易手,于1282年建立共和国,国家的权力转移到最有权势的贵族手中。15世纪时,佛罗伦萨这朵玉百合花落入当地的巨商美帝奇(Medici)家族的手中,美帝奇家族是文艺复兴的守护神,而这一守护就是三百年。

佛罗伦萨是诞生天才的地方,既然是“天纵之才”,一定是带着神的使命而来。很多历史学家不明白为什么文艺复兴时期会集中那么多天才,如果你把他们认为是神臻选来引领人类艺术文化的兴盛,那一切也就必然而合理了。

高精度图片
俯瞰佛罗伦萨
高精度图片
俯瞰佛罗伦萨

高精度图片
俯瞰佛罗伦萨
高精度图片
俯瞰佛罗伦萨


乌菲兹美术馆

今年春天﹐全家去意大利旅游﹐几乎每天都是在极度兴奋和疲惫之下酣然入睡的,完全没有时差的困扰,但佛罗伦萨却是个例外。我们住在领主广场(Piazza della Signoria)旁边,这里的人不到半夜是不会离开的,有的甚至通宵达旦在楼下高谈阔论,吵得人无法入睡。不过有兴趣的朋友如果不怕劳累,又喜欢夜游的,不妨稍作停留,因为常会有人在此唱歌剧,去剧院听往往很贵,这样免费的街头歌剧﹐对与我一样的乐盲来说,都是天籁之音。

世界上的极品艺术博物馆并不多,意大利就有两座,除梵蒂冈博物馆外,另一个就是佛罗伦萨的乌菲兹(Uffizi)美术馆。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估计,意大利囊括了全世界百分之六十的艺术品,而这些艺术品中的一半集中在佛罗伦萨。据说全世界60多幅顶级绘画杰作,有27幅在乌菲兹,难怪有人说,如果不到乌菲兹,等于没来佛罗伦萨呢。

尽管第二天一早就来到乌菲兹排队,并庆幸游人不多,我们还是等了两个多小时才得以进入。建议你预订门票,否则旅游旺季时节,徒劳而返的大有人在。

乌菲兹美术馆连着老桥和旧宫,本身就是文艺复兴时的杰作,其中收藏着米开朗基罗、达芬奇、拉斐尔、乔托、波提切利、提香、鲁本斯等等众多艺术家的绝世之作。文艺复兴早期的作品无一例外的都是为教堂而作,在对神的顶礼膜拜中极尽绘画之能事。稍后的米氏﹑达芬奇﹑拉斐尔等人继承了这一传统,将绘画艺术之神传文化推上顶峰。

美术馆中随处可见临摹学画的人,一群群中小学生在名作前聆听老师讲解画作背后的故事,揣摩画家想要表达的意境﹐此情此景让我忍不住感叹佛罗伦萨人的幸运﹕将美术课开在顶级的世界艺术殿堂里,怎能不让人羡慕。

高精度图片
乌菲兹美术馆外等待入馆的人群
高精度图片
领主广场

高精度图片
领主广场一角
高精度图片
领主广场上的雕塑

高精度图片
领主广场上的雕塑
高精度图片
领主广场上的雕塑


米开朗基罗与学院美术馆

佛罗伦萨有两个分别表现阴柔和阳刚的典范之作,一个是波提切利的维纳斯,另一个是米开朗基罗的大卫。《维纳斯的诞生》是乌菲兹镇馆大作之一,海的泡沫中诞生的爱与美之女神,在贝壳中踏浪而来,长发凌风飞舞,眉眼间一抹轻愁,倾倒了无数尘世中人。

米氏的大卫则被誉为佛罗伦萨的象征,真品藏于欧洲最古老的美术学院—学院美术馆(Galleria dell’Accademia)中﹐这也是我们从乌菲兹美术馆移驾学院美术馆的目的﹕一睹大卫真容。

大卫原本露天安放在领主广场,经过长期的日晒雨淋,大理石表面侵蚀严重,1873年被迁到学院美术馆加以保护。专家曾为如何清洗雕像而煞费苦心,经过了长达十年的研究,近两年的清洗工作,耗资几十万欧元才得以完成。

学院美术馆甬道的两边是米氏未完成的四个奴隶雕像,尽头便是著名的大卫﹐其背后的故事版本很多,通用的一则是米开朗基罗将一块有残缺的巨大大理石,历时三年,赋予它生命,创作出了世间最完美的人体—大卫﹐后者被誉为勇敢和正义的化身。

米开朗基罗是集绘画﹑雕塑﹑建筑和诗歌艺术天赋于一身的天才﹐活着的时候就被封神—the Divine Michelangelo。有人说神握着米开朗基罗的手在创作﹐90年的生命里,他本着对完美艺术的执著追求,创作出众多气势恢宏的惊世之作。正如他在诗中所写:“欲创造完美之物,须具纯洁之心灵﹐与神之献身精神。”正是因为心中秉承着对神的敬仰和膜拜,他的作品才充满了永恒的神的光辉。

碧提宫与老桥

喜欢美术的人,碧提宫(Palazzo Pitti)也是不能错过的,帕拉提纳画廊(Galleria Palatina)是目前佛罗伦萨最大的美术馆。碧提宫曾是富商路卡·碧提(Luca Pitti)的私人住所,后被美帝奇家族购得,并在18世纪时用作拿破仑的权力中心,现在完全对公众开放。馆内收藏了相当数量的拉斐尔的油画,画作中人物秀美,场景祥和,圣母神圣端庄,让人心生平静,杂念顿消。与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并称文艺复兴三杰的拉斐尔英年早逝,但他对后世影响深远。

从乌菲兹到碧提宫,必定要通过阿诺河上的老桥(Ponto Vecchio)。老桥建于1345年,是欧洲最早的大跨度圆弧拱桥,也是1944年德军撤退时佛罗伦萨唯一未遭炸毁的桥梁。老桥最出名的故事是,但丁在此遇到了为之倾心一生的丽人,她的翦翦凝眸让诗人终身未娶,并将他的热情融入旷世之作《神曲》。老桥与遥遥相对的天主圣三桥(Ponte Santa Trinita)是阿诺河上的双姝,均为欧洲最美丽的桥梁之一。

当我们站在老桥上﹐望着桥下阿诺河多情的流水,听着飘浮在水面上的忧伤情歌,恍然明白为什么几百年来﹐众多的痴情男女不断来此寻梦。

高精度图片
碧提宫远眺
高精度图片
老桥

高精度图片
老桥内景
高精度图片
天主圣三桥


圣母百花大教堂

意大利的教堂多出自名家之手,佛罗伦萨的圣母百花大教堂(Santo Maria del Fiore﹐俗称Il Duomo)是文艺复兴时期的第一座伟大建筑,与乔托钟楼和洗礼堂完美结合,向世人展示着神的荣光。

圣母百花大教堂由纯白色﹑浅粉色和淡绿色的大理石按几何图案镶嵌而成,任何一处都是精雕细琢,极尽豪华。教堂集壮观与美丽于一身,她的神话般的穹顶已经成为了不朽的传奇。教堂的穹顶为旷世奇才布鲁涅内斯基仿造罗马的万神殿而设计,设计的神奇之处在于,布鲁涅内斯基没有画出一张草图,没有写下一个数据,甚至没有搭建一座内部脚手架,所有的一切均精确地刻在他的脑中。因为知道有人随时想谋害他,所以他让整个工程变成了自己内心的秘密。百年之后,米开朗基罗在罗马的圣彼得大教堂也修建了一个类似的穹顶,却自叹弗如:“我可以建一个比它更大的穹顶,但无法比它更美。”

圣母百花大教堂高91米,巨大的穹顶直径45米,上面是乔尔乔·瓦萨里所绘的《最后的审判》。我们通过狭窄的石阶,到达穹顶观赏整个巨画。在神的威严下,恶人遭到严惩,堕入地狱,而地狱中的酷刑震慑着每一位观者。再拾级而上,就到了教堂的顶端,脚下可见洗礼堂﹐因三组刻有旧约故事的青铜浮雕大门而著称,其中的一扇被米开朗基罗赞为“天堂之门”。在百花大教堂的顶端俯视佛罗伦萨,但见阿诺河芳流宛转,和远处的米开朗基罗广场遥遥相对,近处的乔托钟楼四方四角,与教堂相映生辉。

高精度图片
圣母百花大教堂
高精度图片
乔托钟楼

高精度图片
百花大教堂内部
高精度图片
神话般的穹顶

高精度图片
洗礼堂
高精度图片
天堂之门


圣十字大殿

因为要瞻仰一下名人的长眠之地,我们下一站来到了佛罗伦萨圣十字大殿(Basilica di Santa Croce)。该教堂被誉为“意大利的先贤祠”,安葬了米开朗基罗﹑伽利略等多位最杰出的意大利人,还有但丁的衣冠塚。教堂接引意大利的艺术家﹑文学家﹑音乐家﹑科学家的英魂于此,接受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的朝拜。

高精度图片
圣十字大殿
高精度图片
大殿内景

高精度图片
伽利略之墓
高精度图片
米开朗基罗之墓

高精度图片
大殿内的乔托画作
高精度图片
但丁的衣冠塚

高精度图片
大殿内的画作
高精度图片
大殿内的画作


漫步佛罗伦萨广场,街巷﹑鲜花﹑雕塑﹑喷泉随处可见,时时刻刻带给我们惊喜,大到教堂,小到普通建筑上的门环﹑栓马索都精益求精,这个露天大博物馆展现的才是真正的人类的艺术。

高精度图片
佛罗伦萨的街巷
高精度图片
街头布置精美的商店

高精度图片
普通建筑上的门环都是艺术品
高精度图片
随处可见的雕像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9-27 1:1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