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2016年社会主义者桑德斯参加总统大选,在美国政治中是个里程碑式事件。说这个事件是“里程碑”,不是指桑德斯赢了大选,而是指他的参选及获得以青年人为主体的支持,为...
自5月25日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锁喉而死,由Antifa与Black Lives Matter(简称BLM)组织高举“没有正义,就没有和平”的旗帜下,在全国范围内烧毁历史人物的各种塑像,各种打砸抢烧盛行。由于民主党州各级行政长官都表示对BML革命行动高度配合支持,纽约、旧金山、明尼苏达州的公共安全成了严重问题。
民主党倾全党之力,集结了国内国际社会所有反川力量在合围川普,其中有些手段太过操切,让中间派选民瞠目结舌。
现任美国政府与中国的这场战争,同时也是美国政府与美国大学之间的战争。
最近,美国白宫推出《美国对中国的战略方针》(United States Strategic Approach to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这份对华战略报告对中国的经济政策、军事发展、虚假信息散布活动,以及侵犯人权行为等许多领域的政策做了全面评估与批评,
目前中国陷入改革开放以来最大外交困境,“战狼”突击队四处出击,重炮轰美国国务卿彭佩奥与共和党;胡锡进更是极度无礼,称澳大利亚“像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有时你不得不找一块石头把它给蹭下来”。但在疫情时期因中国侨民与北京摩擦甚多的俄罗斯,不仅送上抗疫物质,还要搭上无数美言。对4月25日的美俄总统就易北河会师75周年发表的联合声明,中国却只发了条不带任何评...
从联合国与WHO不断发表的悲情陈诉中,北京已经听到他们在伸出的手,而且那手伸出的方向主要是北京。
当中国的爱国小粉红纷纷为欧美疫情严重幸灾乐祸之时,他们可能没想到来自欧美的订单消失之后果,就是国内大量工厂倒闭,成千上万工人失业。
通过此疫,美国最应该反思的就是一点:不能让流氓政权掌握某种关键资源的配置权,比如医疗物资的生产,美国应该具备一条龙的生产线,否则就会被掐住脖子。世界则应该反思:自从柏林墙倒塌之后,那些认为各国之间可以忽视政权性质成为共同体的和平主义简直是幼稚之极。
改写的手段有两招,一是要彻底将武汉肺炎这一名称从这场疫情中抹去。二是由习近平发话,应该明确调查病毒来自哪里,寻找一个国家做替罪羊,在中共控制的国内舆论场中,美国已经中标。
在武汉封城之后,中共肺炎的政治冲击波接连不断,但主要不是针对中共政权,而是针对习近平。
以上事实说明,一场发生在武汉市的中共病毒传染病危机,就因为中国政府在关键的一个多月中,做了四个错误的选择,不仅让全国染疫,还酿成了全球范围的PHEIC事件,充分验证了中国政治决策完全符合“墨菲定律”。
这次疫情最早于2019年12月31日由武汉卫生部门通报,但未指出是何种病情,因此错过了控制疫情的初发期。
台湾民进党蔡英文胜选,获得连任。如同2016年那次一样,这次仍然是借助危机意识驱动下的民意。
川普总统发动的中美贸易战,以及美国在较量过程中对中国政府所做各种坏事的不断揭露,终于打破了中国话语的政治禁忌。
长达19个月的中美贸易战,导致全球产业链重置,加剧了中国经济困境。
从人心向背来说,中共已经失去了90后的千禧一代香港青年。
在贸易战久拖未决,中国无论如何不肯按照美国愿望签署协议的情况下,中美脱钩论一度成为一些人的猜测。
2018年,川普总统说了一句让中国特别不高兴的话:“我们在过去25 年里重建了中国“,——往前推25年,就是克林顿担任总统的1993年。
乌克兰这个小国的蝴蝶轻轻扇动一下翅膀,就在美、中两个大国刮起了风浪。
北京则加紧推进“二次回归”计划,让中国国企全面掌控香港经济。
这样的“二次回归”实现,对陆港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沉重黑暗的噩梦。
中美贸易战风云突变,进了从未涉足的深水区。
面对美国豆农的困境,川普着急,北京欢喜。
7月27日,美国总统川普连发三条推文,直指西巴尔的摩选区的众议员卡明斯(Elijah Cummings)。
所有的选择都有后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这两条道路当中,美国选民们,你们想好要走哪条路了么?
一言以概之,就是保护知识产权对美国太重要,关系到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与美国在国际社会领先的科技地位,是美国的国力所系。
仅就贸易战而言,中国现在手中并没什么牌,但中国会“造牌”,最近造了两张,一是朝鲜牌。
但历史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台湾与民进党机会,善用这次香港反送中带来的政治转机,承认执政的失误并承诺今后切实改善民生,才是取胜之道。
从贸易战一开始,我就认为中共在实施“以时间换空间”的持久战策略,以拖待变。
共有约 78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