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
通过此疫,美国最应该反思的就是一点:不能让流氓政权掌握某种关键资源的配置权,比如医疗物资的生产,美国应该具备一条龙的生产线,否则就会被掐住脖子。世界则应该反思...
改写的手段有两招,一是要彻底将武汉肺炎这一名称从这场疫情中抹去。二是由习近平发话,应该明确调查病毒来自哪里,寻找一个国家做替罪羊,在中共控制的国内舆论场中,美国已经中标。
在武汉封城之后,武汉肺炎的政治冲击波接连不断,但主要不是针对中共政权,而是针对习近平。
以上事实说明,一场发生在武汉市的病毒传染病危机,就因为中国政府在关键的一个多月中,做了四个错误的选择,不仅让全国染疫,还酿成了全球范围的PHEIC事件,充分验证了中国政治决策完全符合“墨菲定律”。
这次疫情最早于2019年12月31日由武汉卫生部门通报,但未指出是何种病情,因此错过了控制疫情的初发期。
台湾民进党蔡英文胜选,获得连任。如同2016年那次一样,这次仍然是借助危机意识驱动下的民意。
川普总统发动的中美贸易战,以及美国在较量过程中对中国政府所做各种坏事的不断揭露,终于打破了中国话语的政治禁忌。
长达19个月的中美贸易战,导致全球产业链重置,加剧了中国经济困境。
从人心向背来说,中共已经失去了90后的千禧一代香港青年。
在贸易战久拖未决,中国无论如何不肯按照美国愿望签署协议的情况下,中美脱钩论一度成为一些人的猜测。
2018年,川普总统说了一句让中国特别不高兴的话:“我们在过去25 年里重建了中国“,——往前推25年,就是克林顿担任总统的1993年。
乌克兰这个小国的蝴蝶轻轻扇动一下翅膀,就在美、中两个大国刮起了风浪。
北京则加紧推进“二次回归”计划,让中国国企全面掌控香港经济。
这样的“二次回归”实现,对陆港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沉重黑暗的噩梦。
中美贸易战风云突变,进了从未涉足的深水区。
面对美国豆农的困境,川普着急,北京欢喜。
7月27日,美国总统川普连发三条推文,直指西巴尔的摩选区的众议员卡明斯(Elijah Cummings)。
所有的选择都有后果,2020年尤其不同。在这两条道路当中,美国选民们,你们想好要走哪条路了么?
一言以概之,就是保护知识产权对美国太重要,关系到美国企业的竞争力与美国在国际社会领先的科技地位,是美国的国力所系。
仅就贸易战而言,中国现在手中并没什么牌,但中国会“造牌”,最近造了两张,一是朝鲜牌。
但历史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台湾与民进党机会,善用这次香港反送中带来的政治转机,承认执政的失误并承诺今后切实改善民生,才是取胜之道。
从贸易战一开始,我就认为中共在实施“以时间换空间”的持久战策略,以拖待变。
在美国2020大选终战之前,双方即使再回到谈判桌前,也不会有结果。
中国经常发生各种大事,社会注意力很快被转移,从而导致不少事情很快被遗忘,从2005年至习李接管中央权力这一期间的“灭村运动”就是一例。
新上山下乡之所以会成传媒一时轰传的信息,与国内的政治环境分不开。
民主党“逼川普下台”的黄梁美梦终于在3月下旬结束了。
观诸世界近代经济发展史,从无一国经济在深陷结构性问题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外资进入资本市场投机套利就能振兴。
3月15日,澳洲杀手塔兰特(Brenton Tarrant)在纽西兰两所清真寺枪杀50人的惨案震惊全世界,
因为距离它应该面世的2011年,几乎晚到了整整八年。
三一重工与华为两家中国公司起诉美国政府至少面临三大不同条件,三一胜诉,华为未必能够胜诉。
共有约 70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