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就地震预警而言,来自民间的技术或力量已远超官方。由于“预警”往往是在地震发生之后进行,因此,只要地震真实发生了,也就不存在“编造”、“虚假”的说法。从雅安4.2...
中国每天至少有7名儿童遭遇性侵;2013年至2016年,审结猥亵儿童犯罪案件10782件;性侵害案件的“隐案比例”约为1:7——发生7起案件,才有1起进入司法程序;2016年全年媒体公开报道的性侵儿童(14岁以下)案件433起,受害人778人(表述为多人受害但没写具体人数的,按3人计算);在受害者中,女童占92.4%,男童占7.6%,76%发生在农村
台湾的断电事件这事发生在中国大陆,政府是否会出面道歉?某部长是否会主动请辞?而老百姓呢?又是否能收到赔偿?相信不少人会回答,5个小时之后能否恢复供电还是问号呢!谁敢指望有赔偿?因此,我们真的没资格嘲讽人家,只看台湾如今上演的真实,不过就是中国人的春秋大梦而已。更悲催的是,中国人或许连这样的春秋大梦都还没做过呢!
只要对灾难、事故中的死亡人数进行限定的恶法一天不撤除,官员对真相的瞒报似乎仍将继续,实则在披露真相的“谣言”、“流言”也会继续出现在网上。因为对真相的获知才是人无法放弃的诉求。
当中国的金融投资收益已经到了一个节点时,这些投资者们自然就会想到要去海外投资,尤其是跟人民币贬值有关,他们的心情也就更显急迫。而中共气急败坏之余,只能出台恶法,想要以此来进行管控和限制。
根据统计数据来看,今年报名海外游学团的人数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60%。在客户群体中,初中生占40%,小学生也达到了35%,低龄化趋势明显。不仅如此,“近一年多来,参与出境游学的3至6岁小朋友也越来越多”。
战天斗地、抹杀信仰、颠覆传统的中共必然是不会采信“天人合一”这种贯穿着古代方方面面的核心理念的,因此才会完全抛弃有制可循的远古建造工艺,只是徒有其表、似是而非的效仿西方。其次,迷失了信念、失去了自我的中国一旦沦为了政治权贵牟利的工具,就不可能再成为老百姓赖以为生的家园。更可悲的是,在那些只认钱、不认人的官员看来,只要有机会贪,即便发的是国难财,即便会搭上无数...
有专家吹嘘,“不中断血流”这项技术“是对现有器官移植技术的颠覆性创新”,然而当我们得知中国器官移植的黑幕与真相时,或许就会发现,比这项技术更能颠覆人们的道德底线以及价值观的,是遍观世界、惟有中共才能下得了手的“活摘器官”。
说实在的,这根本怪不得这位说了大实话的教授,要怪就怪马列谎言本身就是遭人唾弃的,暴力洗脑本身就是令人嫌恶的,而真正能让人绕了一圈、再次被吸引回来的,就惟有呼唤、启悟人性之美善的中华传统文化了。
从年年有农民工因讨薪被打、被抓的旧闻中,我们也能感觉到,如今迫不得已、挺身而出的农村大姐、大妈以及雇佣她们的被恶意欠薪者到底有多么无奈?更无奈的是,一旦被政府扣上了“涉黑”的大帽子,她们所面临的极有可能是无妄的牢狱之灾。甚至连同这点讨要薪水、“工程款”、“赔偿款”的维权可能性,都被政府以及听其摆布的法院断送了。话说,政府对讨债的大妈有辙,对长久以来恶意欠债、...
因此在中国,大学生死于传销,贫民死于暴政,那都是并不意外、足以预见的必然。
日本人仅仅为了“精益求精”这四个字,居然能放弃已经拥有的成就从零开始;自己不惜往里投钱,也要实现技术上最艰难的突破。
如今,被政府相中的“刚需”看似得到了“优先购买权”、“与政府分摊房价权”,但其实,他们仍将无一例外的继续充当新一轮楼市价格战的炮灰,为政府哄抬出来的高房价买单。
在中国,无论身在哪一个阶层,人们的内心或都充满了极大的恐慌与不安。与此同时,让我们显而易见的是,老外眼中的“安全”与中国老百姓心中的“不安全”,到底哪一种更接近真实、更具有说服力。
从这点来看,与其说,“共享单车”是国民素质的“照妖镜”,倒不如说,它是政府执政如何、尽职尽责如何的“试金石”。
“租房可落户”在不同城市所设置的门槛最终也会让中国亿万本土“移民”发现,你想去的那个地方,无论租房、买房,都是很难落户的。
这两天,微信文章《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作者几乎成为了众矢之的
至于说,大楼是否租赁的出去,根本就不是任期内的这些官员所考虑的事儿。反正除楼宇的租赁者外,其他“闲杂人等”极有可能连进去开开眼的机会都没有。那么,谁又会发现楼宇内部是空置的,还是爆满的呢?
来自日本的一则消息称,“亚洲的护理和老年人医疗等‘银发产业’正在崛起”;“中国的护理服务和护理用品需求已从沿海大城市向内陆城市、从富裕阶层向中产阶层扩大”;“除了日本最大养老服务企业‘日医学馆’已经进入中国市场外,其它企业跨行进入这一领域的现象也在增加”。 那么,中国的老年护理服务市场究竟有多大呢?一篇题为《日本式养老在中国寻找商机》的文章给出了这样的...
英国小伙托尼从给乞讨者送包子开始,直到十几年后的今天,在中国建造了第一个慈善厨房;从送食物、送棉被、衣服的“授人以鱼”开始,到帮助残疾人找工作而最终做到了“授人以渔”;从最初孤身一人到如今有11000名志愿者跟随在他的身后;这位坚持“不给钱”的慈善家,仅凭一颗爱心和切实的行动所成就的善举是有目共睹的,而更重要的是,这些成就没有任何一件与土豪般的“撒钱”有关。
掌控著整个中国市场的中共因不顾国际市场的规则,不顾它国利益,只一味解决自己钢铁产能过剩的问题,而成为了如今世界各国的头号公敌。
所谓“道歉”立法,也就更足以表明,受北京操控的香港政府想在一些重大问题上,以道歉的方式含糊过去。“要追责还得另外单独举证”,或许就是在告诉香港人,就这些问题向政府问责、追责几乎是不太可能了。
中国的物价对于中国的老百姓来说,实在是不算低。抛开“工资”的因素不谈,仅从成本上来说,几乎没人会相信,物价高与产品质量好、劳动者收入高呈正相关。但可以确信的是,物价高与政府的高税收以及在房屋、土地上的盘剥直接相关。
中国人不爱读书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显然与“钱”的关系不大,而是与个人的习惯、素养、追求以及书籍内容是否多元、大陆作家是否享有言论自由等涉及“精神”的诸多因素有关。在一个谄媚成风、精神失落的国度,想要找本有思想、有深度,哪怕只是有意思的书,都实在是太难了。
从上面两组对比鲜明的“富”与“穷”的数据中,我们最终会发现,原来中国的富并不是真的富,而中国的穷却是真的穷啊!
使人心变坏,这就是中共的真正目地。因为人心不变坏,恶贯满盈的中共又怎会有立足之地?不把中国人都变成“恶”的同盟与支持者,中共又怎能继续猖狂、嚣张?因此不难想像,一旦与中共沆瀣、苟同,中国人哪里还会有什么正确的价值观可言呢?
有官员辩解称,中国人太多了,门票涨价是为了减少游客,避免景区遭到人为破坏。这话说的就更像是在“耍流氓”了。有人破坏,只能表明中国人的文明道德意识有待提高,这种精神层面的问题又怎能通过“经济制裁”来解决呢?
这些由制度、政策、规定衍生出来的巨额款项到底能否让家长负担的起,根本就不是领导们想要考虑的问题。在教育费的征收者看来,你能不能承受,那是你自己有没有本事的问题。他们雷打不动的目地只有一个,那就是能捞就捞、能榨就榨。
最近,中国一些城市纷纷在主干道上高调的绘制“立体斑马线”,也叫“3D彩色斑马线”
近日,某大陆网站公布了一则《2017年上半年网络诈骗数据研究报告》。其中,有数据显示,2017年1月至5月,由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成立的“猎网平台”共计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网络诈骗举报10882起,涉案总金额过亿元。
共有约 73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