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
治标须治本,解体中共才能从根本上止暴制乱。
中共号称中国有14亿“护旗手”,但能在公共场所公开现身的,却寥寥无几。终于在几日前,有一些自称是“护旗手”的中国留学生出现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的州立图书馆前,“高唱国歌,将‘港独’团团包围”。 对此,中共官媒在报道中无比动情的写道,“天空下起小雨,但留学生们宁愿自己淋着,也要给国旗撑伞”。不少留学生的肺腑之言也被贴出,其中有人说道:今晚的集会,没人组织全部...
尤其是人民币“破7”之后,中国老百姓将在持续加剧的通胀之下,迎来史上最漫长的经济“寒冬”。到那时,大陆人“是否吃得起榨菜”已不再重要,因为“是否吃得起××”已不再需要任何选项。“厉害的国”要面对的,不是有什么可吃,而是上至政府、下至国民该如何活下去的问题。
发生在数月前的“安徽一死者肝肾被‘假捐献’,6名医护人员涉侮辱尸体罪被捕”之事,突然于近日被大陆官媒拿出来翻炒。据报道,搞“假捐献”的始作俑者,直指安徽某县人民医院的ICU主任杨某。 从披露的细节来看,这位杨主任造假的过程极为诡异。当他发现患者李某“处于脑死亡状态”时,就“告知家属随时有心跳骤停可能”。由于“患者家属表示理解,要求放弃治疗”,他对李某“...
若以“腐败”之名被罚、被抓,还只是小惩大戒。到了天灭中共之时,那些或有意、或无知的、仍抱着魔鬼大腿不放的党徒们,恐怕就很难再有被神庇佑、被神救赎的机会。对他们来说,最终成为魔鬼的殉葬品才是最可怜、最可悲的结局。
时至今日,摆在中国人面前的现实只有一个,那就是,走上街头、反抗暴政的香港人不仅比大陆的吃瓜群众更有远见,也比只能在银行里愤怒、吆喝的大陆人更有希望、有尊严。
8月9日,中共党媒“中央政法委长安剑”高调刊发了一篇题为“香港9万市民请愿促查暴乱黑手,要求制订‘禁止示威蒙面法’”的文章,还特意声明“本文转自‘海外网’”。
中共刚刚发布“暂停大陆电影及人员参加今年的台湾金马影奖”的政令,虽然事发突然,但其实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尤其是在日前“暂停大陆居民赴台自由行”之后。既然身在中国大陆的普通人想去哪儿旅游,都得由中共说了算;那么这些人当中的影视精英会拍什么样的电影、在哪儿放映,咬定“意识形态”不放松的中共,就更得发疯似地严密监控起来。
最近,上海政法学院某教授在媒体上公开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即“提高学费能否提升高等教育质量”。而这位教授不仅做出了肯定的回答,还在其长篇累牍的“论证”中,拼凑出了“为大学学费提供合理性论证的理论”,“主要包括收益论、居住地论和支付能力论”。
近日,陆媒都在转载报道一个月前“徐州多名留学生吸毒被遣返”的事。据警方通报,在共抓获的19名涉赌人员中,有9名是“分布在徐州多所高校”的外国留学生。除了吸毒,留学生中,还有人“走私、贩卖毒品”。对此,陆媒盖棺定论,称“留学生涉毒案件时有发生”是因为“从北美洲向中国走私大麻的案件明显增多”。
摇晃血旗大喊大叫后乱扔血旗、制造垃圾的“护旗手”,就不是“乱港”的“臭虫”吗?实际上,他们既乱港,又辱国,更招致港人的愤怒。
试想,人均GDP排在全球第19位、超过日韩、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的台湾及其民众,又何须人均GDP被远远甩在100名之后的大陆民众来供养呢?
这也是中共一直处心积虑、歇斯底里的打击言论自由的关键所在。不难看出,坏事做绝、恶事做尽的中共,才是最怕人实话实说的。
而独裁政府,就算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也不需要任何借口和理由。可见,中国人要想活的有尊严、住的有尊严,推翻暴政,解体中共才是根本。
至此,中国孩子赴海外游学之后,遭到“走马观花、游而不学”、甚至“没机会与外国人交流”之类的诟病,其实是不难预见的。
香港至今尚存的所有优势,基本都是在自由、民主的英国“殖民”时期,港民们通过励精图治、精耕细作积累起来的;而所有劣势、尤其是环境的恶化与社会的倒退,则都是在“回归”大陆之后、伴随着“一国两制”的祸乱而出现的。因此,中共要在此时来丑化香港,不就是在揭自己的短吗?
从官媒始终对医院、医生进行虚假正面报道,从司法部门一直对医疗事故查处不力,从活摘器官在三甲医院日益猖獗来看,中国“白衣天使”们道德低下,已跌破了人类道德的底线。
此时,就算服务业异军突起、迅猛发展,甚至都能“稳就业”了,也并不意味着,其它“五稳”就能悉数做到。恰恰相反,若没有“金融、外贸、外资、投资、预期(经济增长目标)”这几个关键领域、支柱产业的稳定和发展,服务业也只能是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终难成气候。
这样的中国为金牌所付出的代价足以让人们看到,一个视人命如草芥、只拿个体当牺牲品的“厉害的国”,它的“厉害”决不代表实力、成就与自信。
一党制下,中国不仅远离“法治”,甚至连“人治”都达不到。为了牟取暴利,为官者操控司法、纵容造假、不惜草菅人命,已是非人所能为的事儿了。
若有一天,中国人能在自己的国家畅所欲言,或许这个国家才能成为他们心中真正的家园。
在中共所打造的不公社会里,普通家庭的孩子不仅难上好大学、难找好工作,甚至连好好活着都难。因此,中共存在一天,中国人就难有公平的机会,难当正常人。
如今看来,中科院发布的“结余被耗尽”一说,极有可能就是为了掩盖“社保领域已成贪腐重灾区”这个体制问题,而使用的障眼法。
而在大是大非面前,既有中国传统士大夫精神,又有西方民主意识的民国官员,显然比被洗脑的中共官员,有着更好的判断力了。
“公费医疗”和“免费医疗”真是水火不相容。无法相容的原因显然就是,一枚硬币不能掰开两半花。公共财政既然取之于民,就该属于国民,而非权贵所私有。中共集团一旦挪为己用,那就是贪赃枉法、非奸即盗。
无论是在垃圾焚烧项目上搞“大跃进”,还是在垃圾分类上力求实现“大跃进”,都足以让人看出,哪怕只是在处理垃圾的细节问题上,中共考虑的都只是自己的面子和利益,而不是老百姓的生存环境和生命健康。
本该把人命放在第一位的医生、医院,却把钱财摆在了首位;本该救死扶伤的医生、医院,却当起了奸商、在患者医药费上打起了算盘;可想而知,中国患者的处境是何等堪忧。
海内外的中国人都在期盼着中共倒台的那一天。那时,世界华人会普天同庆,香港人会自豪的认同自己是中国人。
国资委放出的那句“建议移民”的狠话够恶、也够蠢。中国人要都移民了,你国又宰谁去呢?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中共何时能懂!
“反共”的又何止香港人、大陆人?那些容忍中共存在了多年的国家,如今公开表示或采取措施“反共”、“伐共”,其实就是因为忍无可忍了。中共集团的邪恶、残暴,一旦被外界所了解、识破,各国“围堵中共”也就成了毫无悬念的结局。
共有约 1069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