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人生】陳家卜地 兩老翁重義輕利

作者:泰源整理
天下吉地給善人。圖:明 仇英繪《唐人詩意圖冊》之「青山雲樓」局部。(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638
【字號】    
   標籤: tags: ,

舒州望江(今安徽望江)縣有個富翁,名叫陳國瑞。他以冶煉鐵礦石起家,終成巨富。陳國瑞想為他的母親卜地,一些青鳥(青鳥為六朝的方士名)[1]之徒,聞訊紛紛前來,可惜誰選的地方也不合陳國瑞的意。

建寧(今福建建甌)王生選擇墓地的名聲在外。陳家將王生請來勘察,花費一年多時間,才在鄰近的村子選中一塊吉地。土地的所有者是張翁。

陳國瑞治家之法與眾不同,家裡的事幾乎不聞不問,一切交給他的兒子料理。陳家公子與王生商量,怎樣能把這塊風水寶地尋到手。王生說:「這陳家卜葬之事,方圓數百里,沒有誰不知道。如果跟張家直來直去,實話實說,張家非多要錢不可,不容易使他滿足。」於是便找了一個受僱來煉鐵的工人,去到張家,假裝眺望讚美山林,跟張家商量說:「我們煉鐵,缺少木炭,若在這個地方修個炭窯,就能得到木炭,不知您能否答應?」張翁不知其中有詐,便說:「沒問題」。過了些日子,陳家公子又來了,拿來三萬錢,簽立了字據。陳國瑞此時才來相看,一看十分滿意。接著修牆建房,花了三個月時間,準備停當,便將陳母葬於此地。

第二年清明,陳氏一家,來到墓地掃墓,陳家公子和王生都來了。陳國瑞忽然問兒子:「這座山是從誰家手裡買的?花了多少錢?」他的兒子把事情的經過跟他說了一遍。陳國瑞又問王生:「假使不用計謀得到這塊地,需要多少錢?」王生說:「要按時下的價格估算,最便宜也得三十萬。」

陳國瑞聽罷,沒說什麼,匆匆忙忙回到家中,命人置辦宴飲所需器具,即馳馬前往張家拜見張翁。又把張翁請到自己家中住下。一連幾個月,好酒美食相待,什麼話也沒說。張翁一算待的時間不短了,便向陳國瑞告別。

陳國瑞又把張翁請到正堂,設宴餞行,酒過五巡,用小車裝錢三百串放在張翁的左邊,又用竹筐裝上細絹,用斝(為古代盛酒器,銅製,有三足,兩柱,圓口平底)裝滿酒,對張翁說:「我埋葬了我的母親,人們說給的錢太少了,請用這些來為您祝壽。」

張翁頗感意外地說:「我那山上的樹木,日後全砍了,拿到市上去賣,也賣不上一千,先前給三萬已經夠多了,這些錢物萬萬不敢收!」

陳國瑞說:「不對!我葬母買地是應該應分的。假說是冶鐵,太不對了。我的兒子貪圖一時之利,欺騙了您。人們說你的山地值這麼多錢,我才給你這麼多,為的是讓我的兒子為自己見利忘義而羞愧。」

張翁還是推辭說:「當時我已經答應了,再說你兒子給的錢也不少。你想當君子,老夫我雖下賤,怎麼可以收下這些不義之財呢?」一方面,陳國瑞非給不可;另一方面,張翁堅決不收,拂袖而去。

張翁走後,陳國瑞對兒子發起火來:「都是因為你,你把這些東西給我送去!」陳家公子沒辦法,只好祕密找來張翁的兒子,把東西給了他,而張翁卻不知道。

咳!世上之人,都以物質利益為交際原則,往往由於一錢之爭則至死不悔,而對陳國瑞和張翁的舉動,人們是不是稍稍可以感到一點羞愧呢?

下面再講一個「風水之術的神奇應驗」的故事。

全椒縣(今隸屬於安徽省滁州市)吳昺的曾祖父吳翁,請福建風水師簡堯坡為其父親選擇風水好的墳地。簡尋找了三年也沒有尋到,準備告辭歸家,吳翁極力挽留。

有一天,吳翁和風水師同往梅花山,在山中遇到大雪,就歇在陳家酒樓一同飲酒。那時簡堯坡倚檻遠眺,忽然似有所發現,停止飲酒站起身來,對吳翁說:「我遠近求地三年都得不到,沒想到竟在這裡遇見。」於是兩人一同走了三里多路找了去,簡在一個地方審視了許久,說道:「就是這裡。」

雪停天晴後,兩人再去看過。簡對吳說:「真是天賜佳地。不過下葬後,你和你的兒子不會發,要到你的孫子一輩才大發。而且一發,兄弟必然同時中榜。因為這裡兩邊文峰秀麗,發必中科舉前茅。但因山稍偏,不可能中狀元,但中二、三名不成問題。而且發不止一世,將有幾代。」

吳翁就按風水師的指點安葬了父親。後來果然在孫子輩大發,先是吳國鼎中崇禎癸未(1643年)進士,然後吳國縉中順治己丑(1649年)進士;吳國對,吳國龍是雙胞胎,國對中探花,國龍中進士,至吳昺這一代,兄弟亦先後成進士,而吳昺則中榜眼。簡堯坡之風水之術亦神奇矣。

——注[1] 相傳青鳥善葬術,著有《相冢書》,被後世堪輿之士奉為祖師

資料來源:《桯史》《熙朝新語》@*

─點閱【古道人生】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王皇后與永曆帝感情非常好,在顛沛流離的日子裡,他們患難與共,相互扶持,將風雨飄搖的南明苦苦撐了十六年。示意圖。(公有領域)
    一個書生遭喪父之痛時,未婚妻被改嫁,赴考之日正是他失婚之時。後來他幸逢貴人,竟然幫他找回了未婚妻,挽救了婚姻。這事是怎麼發生的呢?
  • 何醫生給兩人病情相似的人開了同樣的藥,結果卻大不同。他茫然若失地說:「今天才知死生在命,不在藥的功效,也不在醫生的技術啊。」從此閉門謝客,許多年不再談醫術了。
  • 粵語中有這樣一句方言:「財來自有方,唔使咁彷徨。吃幾多,著幾多都系整定噶。」意思是說:一個人發起財來自有它的方法,無須你煞費苦心地去籌謀。吃多少,穿多少,用多少,都是註定的。本文的故事就能反映出這一點道理來。
  • 成公為人耿直,性好善良,老了就在水邊建了一座茅廬,以捕魚為生。有一天,天快黑的時候,有個穿著濕衣服的人,哭泣著走來,成公以為他是個掉落水中而爬上來的人,於是就叫他進來,準備辦了酒飯,要招待他吃一頓,暖暖身子。後來這兩「人」發生了一段「超人」而感人的故事。
  • 父親欠下巨債憂悶喪命導致家庭變故,一個豆蔻年華的女孩子和母親被騙入「瘦馬家」,等待她的是養肥後被出售的命運。直到「買主」來「挑貨」那一天,她才豁然明白!面對艱苦餘生,她怎樣選擇?屈從偷生?還是「寧做乞丐而死,而不受辱而生」呢?
  • 平日作人做事不貪不取、一塵不染的人,對人存一份厚道、一份好心的人,可能在經歷人生坎坷之後,得到豐厚的回報。請看本文講的兩個這樣的故事。
  • 亂世中,有人看似強盜,卻是地道的好人;有人看似好人,卻是真正的強盜。看故事吧!
  • 明末清初著名詩文作家王猷定說:「古往今來,因為琵琶彈得好而聞名於世的人多了,可沒有一個人能與湯(應曾)先生相比!人如果沒有至性,情感就不會深入專一,那怎麼能流傳後世呢?」湯應曾彈奏琵琶怎般地感人呢?
  • 清朝未年時,武昌事發,北京大亂。書生呂居翰家住北京,請求母親去避亂,他的母親說:「人心瓦解,清室固亡。但是也沒有什麼地方可去。假如革命軍是救民的,就不用避;假如是害民的,到哪裡也不能倖免。皇宮裡,京師內都還算安靜,我們家又窮,沒有必要去匆忙避亂。」呂生也就順從了母親的意思,後來亂兵來打劫,呂生怎樣在亂世中保住一家人和鄰人的平安又締結了良緣呢?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