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中的莎士比亚戏剧

作者: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 嘉莲 译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Lawrence Alma-Tadema)1885年创作的《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的会面:公元前41年》(The Meeting of Antony and Cleopatra: 41 B.C.)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329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英国剧作家和诗人威廉‧莎士比亚有一句名言:“全世界就是一个舞台。”几个世纪以来,美术家们一直以“埃文河的吟游诗人”(The Bard of Avon,译注1)的这句话为灵感,透过自己的媒介将其笔下的场景搬上“视觉舞台”。

作家兼记者安德鲁‧迪克森(Andrew Dickson)写道:“莎士比亚戏剧最棒的一点是,没有人能告诉你它们应该是什么样子。剧本中的舞台说明和场景布置是出了名的简短;几乎没有任何关于服装或外观的规定。”画家们正是利用这一特点创作出波澜壮阔的画作,将莎翁戏剧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同时仍然发出自己的声音、反映出独特的风格。

《暴风雨》

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腓迪南向米兰达求爱(选自威廉‧莎士比亚的《暴风雨》第一幕第二场)》(Ferdinand courting Miranda, from William Shakespeare’s The Tempest, Act I scene ii),约1736年作,布面油画,80 cm×106.7 cm,英国国民信托基金会藏。(公有领域)

威廉‧霍加斯(William Hogarth ,1697─1764年)是一位文艺复兴式的人物,尽管他生活在乔治时代(译注2)的伦敦。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版画家、社会政治讽刺作家,也是一位画家。他的画作种类繁多,既有小规模的风俗场景和“交谈画”(conversation pieces,译注3),也有真人大小的肖像和历史画。《腓迪南向米兰达求爱》(Ferdinand courting Miranda,选自威廉‧莎士比亚的《暴风雨》第一幕第二场)展现了痴情的那不勒斯王子与《暴风雨》(The Tempest)女主角的初次相遇。

米兰达与被流放的魔术师父亲普洛斯彼罗(Prospero)住在遥远的地中海小岛上。画中,普洛斯彼罗在米兰达的右边,他的奴隶卡利班(Caliban)在米兰达的左边。一只蝙蝠在卡利班的头顶盘旋;卡利班将一只鸽子踩在脚下,象征他对这对恋人的威胁;精灵爱丽儿正在头顶奏乐。英国艺术与文学权威专家罗宾‧西蒙(Robin Simon)教授说:“我们知道霍加斯直接研读了莎士比亚的剧本,因为在当时,《暴风雨》只以音乐剧的形式上演过,其中并没有出现这一场景。”

这幅18世纪的小型历史画是已知最早描绘莎士比亚戏剧场景的画作之一,也是霍加斯最重要的作品之一。收藏此画的英国国民信托基金会(The National Trust)介绍说,这是艺术家想像中的“暴风雨”场景,而不是该段落在舞台上的表现。霍加斯希望开创一个英国历史画派,而没有什么比莎士比亚更“英国”了。

这幅画于1766年由霍加斯的一位赞助人买下,此后一直悬挂在约克郡的诺斯特尔修道院(Nostell Priory),并透过赞助人的家族传承下来。2002年,当时的主人有意出售它,多亏了英国艺术基金(Art Fund)慈善资助,这幅作品得以留存在英国,继续公开展出。

哈姆雷特

约翰‧埃弗雷特‧米莱斯(John Everett Millais)约1851年创作的《奥菲莉娅》(Ophelia),布面油画,76.2 cm×111.8 cm,伦敦泰特不列颠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19世纪中叶,随着拉斐尔前派兄弟会的成立,英国艺术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该团体从中世纪和早期文艺复兴艺术中汲取灵感,在维多利亚时代倡导创作具有自然主义纯粹性、精致入微的细节、瑰丽色彩及诗意象征的艺术作品。

约翰‧埃弗雷特‧米莱斯爵士(Sir John Everett Millais,1829-1896)是拉斐尔前派创始人之一。他在艺术生涯早期创作的油画《奥菲莉娅》(Ophelia),可以说是史上鼎鼎大名的莎翁戏剧题材画作。画中描绘的场景取自《哈姆雷特》(Hamlet)第四幕第七场。

在哈姆雷特王子解除与奥菲莉娅的婚约并杀死她的父亲后,她外出采花,从一棵柳树上跌入溪流而溺水。然而,她真正的死亡并没有在舞台上呈现,这让艺术家们有了更大的想像空间。

约翰‧埃弗雷特‧米莱斯画作《奥菲莉娅》局部。(公有领域)

米莱斯花了几个月的夏日时光,坐在萨里郡的一条河边,透过仔细观察,得以在《奥菲莉娅》中让自然世界纤毫毕现。画中的植物具足象征意义,原剧本中也提到许多植物:向着奥菲莉娅俯下来的垂柳,象征被遗弃的爱情;柳枝旁的荨麻代表痛苦;漂浮在她右手旁边的雏菊代表着纯洁;飞燕草代表她的悲伤;紫罗兰代表忠诚与贞洁;三色堇暗示着未完成的爱;罂粟则代表死亡。所有这些都有准确的植物学细节描绘。

米莱斯的儿子后来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一位植物学教授无法带学生去郊外,于是带他们去看这幅画,认为画作的信息量不亚于亲眼看到的自然世界。

1852年冬,米莱斯在画室创作这幅画时,以伊莉莎白‧西达尔(Elizabeth Siddal)为模特塑造了奥菲莉娅的形象。她身着古雅的银色刺绣长袍,在以蜡烛取暖的浴缸里一连摆了几个小时的姿势,蜡烛时而熄灭,导致水温过低,使她生了病。西达尔堪称拉斐尔前派的缪斯女神,后来嫁给了该画派创始人之一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而她本人也是一位艺术家和诗人。

但丁‧加布里埃尔‧罗塞蒂(Dante Gabriel Rossetti)1860年为西达尔创作的结婚肖像《红心王后》(拉丁文Regina Cordium,意即Queen of Hearts),木板油画,25.4 cm×20.3 cm,南非约翰内斯堡艺术馆藏。(公有领域)

泰特美术馆今年举办的展览“罗塞蒂一家”(The Rossettis)重新评价西达尔的作品,也探讨了她身为模特儿的艺术影响。对某些人来说,展览中最吸引观众的就是米莱斯的《奥菲莉娅》,这幅作品自首次公开展出以来就备受赞誉。1852年的《纪事晨报》(The Morning Chronicle)写道:“米莱斯先生的天赋正在萌发、成为毋庸置疑的天才……《奥菲莉娅》的独创性令人震惊。观赏者惊叹于其非凡的处理手法,再看一眼就会被吸引,沉思片刻就会入迷。”

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

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Lawrence Alma-Tadema)1885年创作的《安东尼与克里奥佩特拉的会面:公元前41年》(The Meeting of Antony and Cleopatra: 41 B.C.),面板油画,65.4 cm×91.4 cm,私人收藏。(公有领域)

在维多利亚时代,最主要的传统艺术风格是学院派艺术。艺术从业者在欧洲的艺术学院接受训练,创作古代古典世界(希腊罗马时期)和历史主题的场景。出生于荷兰的劳伦斯‧阿尔玛-塔德玛爵士(Sir Lawrence Alma-Tadema,1836─1912年)于1870年定居伦敦,是当时最著名、最受欢迎的学院派艺术家之一。其专长是透过对考古学细节和质感的精确描绘,使奢华的昔日栩栩如生,这得益于他一丝不苟的学术研究、精湛的绘画技巧和绚丽的色彩运用。

《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的会面:公元前41年》(The Meeting of Antony and Cleopatra: 41 BC)是阿尔玛-塔德玛的代表作之一,此画于2011年在苏富比拍卖行以2,920万美元的惊人价格售出,远超300万─500万美元的估价。它展现的是莎翁戏剧《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的第二幕第二场,追摹了剧中主人公的首次邂逅。

二人在历史上的真实会面,是古代最著名的事件之一:克里奥佩特拉(中文称埃及艳后)在凯撒遇刺前是其情人;凯撒的复仇者之一、罗马帝国后来的统治者马克‧安东尼召见她,要她回答关于对他忠诚的问题。她的出场令安东尼感到目眩神迷,这是她为展示其帝国的惊人财富而策划的一场盛会。正如史黛西‧希夫(Stacy Schiff)在传记小说《埃及艳后》(Cleopatra: A Life)中所写,这个真实故事“将引出莎翁最富丽的诗篇”。

佳士得拍品图录指出,在阿尔玛-塔德玛的时代,《安东尼与克莉奥佩特拉》一剧经常在伦敦舞台上演出。除了以绘画还原莎翁戏剧场景外,阿尔玛-塔德玛也为其剧作的重要演出设计布景和服装。

这幅画复杂的构图,这是阿尔玛-塔德玛作品的特色──是以一系列对角线和水平线为基础。这有助于观众的视线在叙事中穿梭,在目光转移之前吸收每个细节。莎士比亚台词中的景象、声音和气息,如驳船、金色缎布、吹笛手和花朵的香氛,都被阿尔玛-塔德玛华丽地还原出来,还有细节精确的埃及象形文字铭文、珠宝、家具和装饰图案。画家对场景和道具的安排,巧妙地为故事情节搭建了舞台。克莉奥佩特拉迷人的姿势和衣着,让安东尼惊叹又着迷。19世纪一位评论家认为这幅画“冠绝群伦”(second to no work)。

以图画形式展现“吟游诗人”(指莎士比亚)的文学艺术,有着悠久而丰富的历史。由此产生的艺术作品,将莎翁文学栩栩如生地展现在人们面前,让人们以视觉方式来理解这些文字。除此之外,追求这一主题的伟大艺术家们也创作出了蔚为壮观的画作,至今仍吸引着公众的目光。

译者注:
【1】“埃文河的吟游诗人”(The Bard of Avon),也简称“游吟诗人”,莎士比亚的别称,因莎士比亚出生并安葬于埃文河畔的英国斯特拉特福(Stratford)。
【2】乔治时代(Georgian),指大不列颠王国汉诺威王朝1714─1837年间的时期,期间四位名为乔治的国王,即乔治一世至乔治四世连续在位。
【3】交谈画(conversation pieces)是流行于18世纪英国的非正式群像,尺寸较小,通常刻画室内或花园中的一家人或一群朋友。

原文Staging Shakespeare in Painting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是一位艺术顾问,居住在纽约。她撰写的文章涵盖艺术史、艺术市场、博物馆、艺术博览会和特别展览等一系列主题。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宝藏之一是位于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维尼小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么让小小的斯克罗维尼神妙不凡,且意义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画室的墙壁上写有这样的座右铭,作为灵感之源的提醒:“米开朗基罗的造型与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创造动物》这幅画是向两位大师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动态地描绘了神体,并满怀愉悦地赞美自然界。此画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国作家史丹利‧霍洛维茨(Stanley Horowitz)写道:“冬天就像蚀刻版画,春天是水彩画,夏天像油画,而秋天是综合四季的马赛克(镶嵌画)。”几世纪以来,诗人与作家用笔歌颂四季,而画家用色彩使之流传千古。
  • 聚会宴饮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期。在古希腊,有一种称为“会饮”(symposium)的特殊宴会,是当时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随后,宴饮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十分盛行,并以不同的形式传承至今。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岁时就计划为但丁《神曲》着手绘制插图。他的艺术才能大多体现在为文学作品创作插图上。除了神曲之外,他还为其它文学名著制作精美的插图,如《圣经》、《失乐园》、《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图的面世,即被大众认为文学结合视觉艺术的一大杰作。
  • 法国艺术家路易-利奥波德‧布瓦伊(Louis-Léopold Boilly)擅长画肖像,他画了大约5,000幅小幅肖像画,有专家认为这样的数量算少。布瓦伊绘画技巧精湛,加上他的聪明睿智,创作令人赏心悦目的错视画(trompe l’oeil,欺瞒眼睛,译注:一种逼真到能骗过人眼的作画技巧);有时也创作挖苦人的讽刺画(scathing caricatures),当中有许多是自画像。
  • 仙子仙女和他们丰富的传说故事,久远以来就让世人着迷,对英国人来说尤其如此。在维多利亚时代(1830至1900年代),仙子画(fairy picture或fairy painting,又称童话画/精灵画)成为独特的艺术流派。这种对童话的迷恋始于19世纪中叶,很大程度上是受社会变革所推动的。面对科学进步和工业化发展,人们在自然世界之外,对于灵性世界的兴趣也与日俱增。
  • 17世纪意大利画家圭多‧雷尼(Guido Reni)的作品《圣母无染原罪》(Immaculate Conception,又称圣母无原罪始胎、圣母始胎无染原罪)散发着神圣美丽、纯洁和光芒,圣母的一颦一笑都透露出她最虔诚的心。她微微仰头,虔诚地凝视着上帝,双手轻轻合十,做出祈祷的姿态。看着画作,你仿佛可以听见天使吟唱的赞美乐音,飘扬于云层之间。
  • 达‧芬奇为加勒拉尼所绘的这幅《抱银貂的女子》,其含意不言自明。达‧芬奇等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没有使用语法,而是仔细地藉由一系列的象征图示(motifs)来呈现画作主角的地位、个性和美德。文艺复兴时期的观画者,无论他们说哪种语言,都能看懂这种艺术上的视觉语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