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画派大师笔下的宴饮与宗教节日

赏析“迦拿婚宴”与“圣罗格瞻礼”
作者: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 嘉莲 编译
卡纳莱托(Canaletto),《威尼斯:圣罗格瞻礼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局部,约1735年作,147.7×199.4 cm,伦敦国家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192
【字号】    

“feast”一词有着双重含义:既可以指精心准备、通常伴有娱乐的庆祝宴会,也可以指一年一度礼敬某位圣人的纪念活动——称为“瞻礼”。

聚会宴饮的传统,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早期。在古希腊,有一种称为“会饮”(symposium)的特殊宴会,是当时社会的有机组成部分。随后,宴饮在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十分盛行,并以不同的形式传承至今。

《圣经》中记有许多特殊主题的宴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最后的晚餐”和“迦拿(Cana)婚礼”。在收录《圣经》诗篇(Psalms)的中世纪手抄本中,迦拿婚礼是很受欢迎的插画题材。在“时辰祈祷书”(books of hours,诗篇的同类手抄本,包含一天规定时辰所要念诵的祷文)当中,可以找到对基督教各个“圣日”(holy days)瞻礼活动的描绘。

在Les Enluminures画廊播客的“Feasts”一集中,克里斯汀‧拉卡尼罗(Kristen Racaniello)解释说:“时辰祈祷书前面的日历,通过列举当天的圣人节庆来说明日期。一年中,几乎每一天都是一个圣人的瞻礼日(feast day)。”这一天通常是圣人逝世的日子,瞻礼是对其一生的致敬缅怀。

几个世纪以来,对“Feast”的这两种定义,都在绘画作品中得到了生动的展现。威尼斯画派的艺术家们充分利用其色彩丰富的艺术传统,及这座城市引人瞩目的独特建筑风格,创作出了尤为壮丽的画作。

《迦拿婚宴》

保罗‧韦罗内塞(Paolo Veronese),《迦拿婚宴》(The Wedding Feast at Cana),1563年作,布面油画,677×994 cm,巴黎卢浮宫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众国厅(Salle des Etats)是巴黎卢浮宫参观人数最多的展厅,除展示《蒙娜丽莎》外,其余都是威尼斯画派艺术家的作品。大厅的墙壁是深沉的蓝黑色,以突显威尼斯画派作品鲜艳浓郁的红、黄、橙、绿等色调。

《蒙娜丽莎》对面是另一幅经典画作——保罗‧韦罗内塞(Paolo Veronese,1528─1588)的《迦拿婚宴》(The Wedding Feast at Cana)。这是卢浮宫藏画中最大的一幅,是艺术家受威尼斯圣乔治马焦雷(San Giorgio Maggiore)岛上的本笃会修道院之托,为其餐厅的一面墙壁创作的。这座餐厅由建筑大师安德烈亚‧帕拉迪奥(Andrea Palladio,译注1)建造,是修士们集体用餐之处。意大利其它地区也有用《圣经》宴席场景装饰餐厅的传统,但直到16世纪中叶才在威尼斯流行起来,引领这一风潮的正是韦罗内塞。

仅用15个月就完成的《迦拿婚宴》,在当时备受赞誉;1797年,拿破仑的军队缴获了这幅画,并将其运往巴黎,此后就一直保存在那里。

保罗‧韦罗内塞(Paolo Veronese)作于1558—1563年间的自画像,布面油画,63×50.5 cm,圣彼得堡国家冬宫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韦罗内塞以描绘场面华丽的油画闻名于世。无论是宗教场景还是世俗场景,他经常以戏剧化手法安排构图,让一群衣着华丽的人物置身于奢华的陈设中,并用炫目的色彩渲染他们的形象。帝王、国王和贵族家庭委托其创作的作品,包括祭坛画、肖像画、历史画,以及别墅和宫殿(包括总督府)内部复杂的装饰画。韦罗内塞擅长描绘大型宴席,作于1563年的《迦拿婚宴》就是最著名的范例。

这幅画描绘的故事出自《约翰福音》。在迦拿(Cana,译注2)举行的一场婚宴上,喜酒喝完了,耶稣行神迹,将六缸水变成了美酒。韦罗内塞将基督放在画作的垂直中轴线上,圣母则在旁边,他们头上发散着光晕,由此观众可以从画面130个人物中将他们辨认出来。圣母子身旁,坐着身穿古代犹太人服饰的门徒。

婚礼的宾客已经就坐,开始享用喜宴的最后一道——传统的水果和坚果,在这幅画作中,这包括象征婚姻的榅桲(quince,又称木梨)以及葡萄、椰枣和蜜饯。在最右边,仆人们有的俯身从石缸中倒酒,有的检视着杯中琼浆;而在最左边,身着奢华当代服饰的新郎,在新娘的陪伴下,正准备接过仆人递上的酒。整幅画的细节富丽堂皇,呈现了精工细作的金银餐盘、玻璃器皿、佳肴美馔、多种乐器,还有图案华美的丝绸锦缎。

保罗‧韦罗内塞1563年作《迦拿婚宴》局部,婚宴宾客。(公有领域)

婚宴场景中也呈现了侍者、雕刻师、厨师、乐师、猫、狗和鸟,这些形象有机地融入帕拉迪奥风格(the style of Palladio)左右对称的宏伟建筑。宾客身旁的粉色大理石柱廊外侧,是通往有围栏的仆人区的阶梯。画面更高处的阳台上站满好奇的观者,但这部分整体上被青金石般湛蓝的夏日天空所笼罩——这是根据修士们的要求,用最昂贵的颜料“群青”绘制而成。

威尼斯画派“景观画家”

(传)卡纳莱托自画像,19世纪早期英国画派作品,面板油画,33.7×27.4 cm,英国剑桥郡安格尔西修道院藏。(公有领域)

卡纳莱托(1697—1768年),本名乔瓦尼‧安东尼奥‧卡纳尔(Giovanni Antonio Canal),是威尼斯一位戏剧布景画家之子。他很可能是藉由给父亲做助手开始接受艺术训练的,但卡纳莱托很快就离开了戏剧场景设计领域,转而从事建筑景观绘画。卡纳莱托作为景观画家(pittor di vedute,英译view painter)闻名于世,他对城市胜景(特别是威尼斯)的描绘,既缜密又传神,因此成为颇具影响力的艺术家。其新颖、富有想像力且技巧高超的景观画,是基于精妙的人物和建筑素描底稿,但有时为了创作出更悦目的佳构,他也不受现实景观准确性的局限。

1730至1752年间是卡纳莱托艺术生涯中最受赞誉、也最高产的时期。美国华府国家美术馆(NGA)网站的卡纳莱托小传中说,他出色地“捕捉到了那些年威尼斯的光线、社会生活与建筑,其敏锐的感知力和画作的光亮度,奠定他史上最伟大实景画家(topographical painter,又称胜景画家)的声誉”。他的这些画作经常记录威尼斯的宗教庆典。创作于1735年前后的《威尼斯:圣罗格瞻礼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就属于这一时期的作品,描绘的是8月16日这一天的传统节庆,圣罗格(St. Roch,译注3)是除疫主保圣人。

卡纳莱托,《威尼斯:圣罗格瞻礼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约1735年作,布面油画,147.7×199.4 cm,伦敦国家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作品呈现了圣罗格大会堂(Scuola Grande di San Rocco,画面右侧,译注4)为纪念圣罗格而举行的节日弥撒刚刚结束的场面。作为宗教慈善组织,该会堂是画作背景中的核心建筑物。卡纳莱托用画笔捕捉到了会堂的石雕、雕刻柱和彩色大理石镶饰。他扩展了会堂前的广场空间,以便在画中容纳更多的人物。卡纳莱托移除了现实中的一些建筑,以便观众能更清晰地看到行进的队伍。(译注5)

从会堂中走出的是威尼斯的显贵和外国使节。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是位于画面左侧中央的总督——选举产生的威尼斯共和国元首。他身穿缀有朱砂的金色礼袍,一名随从为他撑起一把金黄色的伞,以遮挡夏日骄阳。事实上,一条帆布遮阳篷为整个人群提供了遮阳的效果。卡纳莱托对遮阳篷结构特征的描绘,创造出了一条起伏的水平线,突显了行进队伍中人物的动态。

场景中其他的达官贵人服饰奢华,头顶白色扑粉假发;画家的笔触充满活力,并以厚重颜料加以点缀。总督右侧身穿带帽黑斗篷的是教宗使团代表,法国大使则站在总督左侧。为纪念14世纪那场黑死病和圣徒罗格,人们手持一小束馨香四溢的鲜花——称为“nosegays”,这是瘟疫期间用来掩盖难闻气味的鲜花(译注6)。

卡纳莱托《威尼斯:圣罗格瞻礼日》(Venice: The Feast Day of Saint Roch)局部。(公有领域)

一大群人注视着这支庄严的队伍。其中许多人物都以一定的角度画成,让观众恍然觉得自己也是他们一员。保存这幅作品的伦敦国家美术馆,在其网站上这样描述:“卡纳莱托开创了一种绘制大量人脸的特殊手法——他在额头和脸颊上使用高光来表现每个人的头部相对于光线的角度,并用色点来表现眼睛、下巴和鼻子。”许多人物都体现出个性化的面部特征,并透过着装和姿势表现出性格:其中有手持天平的小贩,有乞丐、小偷,还有来自近东的游客。尽管卡纳莱托画过威尼斯宗教节庆活动的多个版本,但此画却是描绘总督参加圣罗格瞻礼的唯一画作。

保罗‧韦罗内塞(Paolo Veronese)演绎了一场以神迹为主题的喜宴;卡纳莱托(Canaletto)则描绘了他那个时代的圣人纪念活动,展现出宗教节日的辉煌壮观。两位艺术家都彰显了威尼斯画派艺术与这座城市本身的神奇。

译注:

【1】帕拉迪奥(1508—1580年),文艺复兴时期北意大利建筑大师,其作品是基于古希腊和古罗马古典神庙的对称性、透视性和展现的价值。其论文《建筑四书》对欧洲的建筑风格影响深远。
【2】迦拿,耶稣基督故乡拿撒勒(Nazareth)以北的小村庄。《圣经》记载了耶稣在迦拿行的两次神迹——变水为酒、治好大臣垂死的儿子。
【3】圣罗格(1295—1327年),基督教免除瘟疫疾病的主保圣人。他20岁左右从法国步行前往罗马朝圣,途中遇鼠疫爆发,便终止旅程,因着耶稣之名和祝福治愈不少病人,多地瘟疫消失。他自己也染上了鼠疫,最终不药而愈。安全返乡后,他被民众误会为奸细,死在狱中。从1576年开始,他被列入教会瞻礼的圣人、威尼斯共和国的主保,每年8月16日成为他的纪念日。
【4】圣罗格大会堂,活跃至今的世俗慈善兄弟会,以保存丁托列托众多画作著称。毗邻的圣罗格堂(此画背景左方)安放着圣罗格的遗体。
【5】现实中,由于荣耀圣母圣殿(弗拉里教堂)的位置太过靠近,无法看到卡纳莱托展示的广阔场面。
【6】一说人们在疫情期间携带小花束,是因相信其香味有助于防止疾病传播。

原文Venetian Painted Feast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米歇尔普拉斯特里克(Michelle Plastrik)是一位艺术顾问,居住在纽约。她撰写的文章涉及艺术史、艺术市场、博物馆、艺术博览会和特别展览等一系列主题。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文徵明以“白描法”钩出娉婷玉立的莲花,用极婉约匀称的细线来钩勒。为了显现花瓣的精气有神,画瓣尖,下笔时先以书法中的“顿笔”为之,再提笔上来,一上来就见真章了。我们看到文徵明的花瓣线条是那么细致温和,好像随手不经意地就画出来似的,柔中带刚,刚中有柔。显得韵味无穷。
  • 南梁 张僧繇《雪山红树图》(台北故宫博物院提供)
    光凸凸的山,除了轮廓线以外,不添加任何线条也就是没画皴法。 这幅画怎么和常见的中国山水画迥然不同呢?
  • 来自比利时的法兰德斯风格画家安东尼‧范‧戴克(Anthony van Dyck,公元1599年–1641年)是一名臻求完美的肖像画家。他最著名的作品是替英国国王查理一世所绘的肖像画,优雅地呈现了查理一世和他的宫廷样貌。范‧戴克也是一位色彩大师,他善于运用色彩和大胆的笔触来表达光线、物体的移动和布料质地。这项特长也让他得以在作品中描绘出高度精准却仍具有绘画特点的蕾丝质地。蕾丝这种非常精致又复杂的布料是16至17世纪时富有的艺术赞助人流行配戴的服饰配件。
  • 华丽夸张的定型角色(stock characters)、简单的情节、即兴对白和户外表演,是即兴喜剧(Commedia dell’Arte,又译艺术喜剧)的核心特征。其幽默剧情常围绕着年轻恋人的种种考验。演员们不受台词限制,可以根据观众的反应调整表演。这些喜剧常含有对时政的讽喻和接地气的幽默,可以巧妙避开查禁。这种意大利民间戏剧形式也成了18世纪洛可可(Rococo)艺术运动的理想题材。
  • 冬天多少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沉闷些,有些人觉得天空乌云密布缺少阳光令人提不起劲来。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算在最昏暗的日子里也有色彩。最近我坐在一家咖啡馆里望向天空,当天刮风下雨天色昏暗,天空不再出现彩虹,反倒像是大理石般带点细微的灰色、蓝色甚至紫色。
  • 意大利伟大的艺术宝藏之一是位于帕多瓦(Padua)的斯克罗维尼小礼拜堂(Scrovegni Chapel)。是什么让小小的斯克罗维尼神妙不凡,且意义重大?
  • 丁托列托在自己画室的墙壁上写有这样的座右铭,作为灵感之源的提醒:“米开朗基罗的造型与提香的色彩”(Il disegno di Michelangelo ed il colorito di Tiziano)。《创造动物》这幅画是向两位大师致敬之作:丁托列托动态地描绘了神体,并满怀愉悦地赞美自然界。此画如今收藏在威尼斯学院美术馆(Gallerie dell'Accademia)。
  • 美国作家史丹利‧霍洛维茨(Stanley Horowitz)写道:“冬天就像蚀刻版画,春天是水彩画,夏天像油画,而秋天是综合四季的马赛克(镶嵌画)。”几世纪以来,诗人与作家用笔歌颂四季,而画家用色彩使之流传千古。
  • 早在1855年,也就是多雷(Gustave Doré)二十三岁时就计划为但丁《神曲》着手绘制插图。他的艺术才能大多体现在为文学作品创作插图上。除了神曲之外,他还为其它文学名著制作精美的插图,如《圣经》、《失乐园》、《唐吉柯德》等等,而神曲插图的面世,即被大众认为文学结合视觉艺术的一大杰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