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中共铁拳砸醒 昔日粉红退党反共(上)

人气 3782

【大纪元2024年05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李韵采访报导)中共的铁拳砸醒无数被其谎言宣传洗脑的“粉红”。近日,大陆网络写手赵庭讲述自己经历金融平台爆雷后,看到无数人血本无归、追讨无门,得知这是当局在背后主导后,他无比震惊,所以决定退党,从“粉红”变为反对中共。

截至目前,P2P平台爆雷已超过5年,至今仍有大批P2P平台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未被追责,无数投资人血本无归、追讨无门。

日前,赵庭(化名)告诉大纪元,当年共产党倡导互联网金融,国务院出台文件,大肆宣扬鼓励民间投资P2P网贷平台。

“我正式投资P2P是在2016年,那已经是P2P的后期了。当时e租宝、泛亚那些P2P平台已经爆雷。那时我也不懂翻墙,就是查这个东西到底保险不保险。我选的还是比较保险的银票网,它是那种银票质押,就是银行有未到期的银票、汇票,等到期之后可以刚性兑付,几乎等于是银行定期了。”

当时央视专访P2P平台“银票网”总裁为其做宣传,时任上海长宁区委书记王为人则多次视察银票网,为投资人吃定心丸。

赵庭披露:“当时还有共产党的其他领导高官视察银票网,然后还有银保会批文什么都是合法的,而且还入了行业协会,所有的这些信息跟我们灌输(银票网)都是非常保险的、国家都支持的投资方式。我们把钱通过网路平台借给了一些需要资金的实体,我们签的是出借合同,将来还不上它是犯诈骗罪的。”

公开资料显示,银票网2014年8月上线,注册资本1亿元,用户资金存管机构为“上海银行”。2018年7月,银票网总裁易德勤向上海市公安投案,宣称因资金链断裂,无法向投资人兑付。

赵庭说:“银票网平台爆雷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家人因为觉得我受过高等教育,非常相信我的理财推荐,投资了银票网。结果银票网一爆雷,我这块的话一共损失了一百多万人民币,我三叔一辈子的积蓄——将近80万的钱,全部打了水漂了。”

9月13日,杭州P2P网贷平台“抓钱猫”200多位受害者到浙江省公安厅维权。(受访者提供)
2018年9月杭州P2P平台“抓钱猫”二百多位受害者到浙江省公安厅维权。(受访者提供)

中共党媒和高官均为P2P平台站台

2011年前后,P2P平台在中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冒起,包括中共央视、《人民日报》、新华社等党媒均做过长篇幅报导,吹捧这种新兴的金融服务。而时任中共总理的李克强于2015年3月在两会上的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多次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均公开鼓励互联网金融创新,支持P2P网络借贷发展。

然而,2018年6月,时任银监会主席郭树清在上海陆家嘴讲话说,现在的P2P平台收益率到了6%,就有可能亏损,到8%几乎要亏损很多,到10%以上基本就会赔得血本无归了。

郭树清的话一出,披着上市系、国资系等外衣的P2P平台相继爆雷。无数投资者倾家荡产。到2020年11月,五千多家P2P公司清零,数亿投资者的八千多亿资金全部打了水漂。

更让投资者难以接受的是,他们不但血本无归,还被当局诬陷为非法集资。

2018年8月6日,大批投资者在北京上访,被定性为非法行为,当局出动上千警力、上百辆大巴维稳,不少投资者被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罪名抓捕关押。

2018年8月,北京市警察出动阻止P2P投资人抗议。(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有投资者投诉 维权被打 精神崩溃绝望

赵庭说,他的一位金灾难友、年仅31岁的王倩,在“票票喵”P2P平台投资26万,血本无归。她去上海维权,去找为“票票喵”平台背书的一名国资委领导,遭到警察的暴力殴打,绝望中自杀。

当时她留下了一封信,说自己从小就接受“爱党爱国”教育,有极高的“集体荣誉感”,但是当她亲眼看到合法上访的“几百个人被一群警察和协警暴力驱赶”、她“亲身经历的警察打人”,让她的三观彻底被颠覆。

信中还说,钱损失了没有什么,但是她的精神一下子崩溃了,她实在是接受不了现实,所以上吊自杀。

王倩自杀当天,2018月9月7日,至少有3名金融难民自杀身亡。包括石头理财的受害者顾菊(投资六十多万元)跳河自尽,还有一位不知名者跳楼。

“票票喵”P2P平台受害人王倩上吊自杀并留下一封信。(受访者提供)

赵庭表示,“当时我就有一个打不开的心结,我就觉得这么大的金灾,全国受难的人据说有三亿多,倾家荡产的有好几千万。上亿的金灾难民的钱要能回笼,除非是共产党被推翻了。”

“我就当时就想,怎么样才能解决金灾难民这么大的事情,没有任何办法,除非中共垮台,为什么?我有几个银票网的博导难友说,你可以给李克强写一封信,我们可以通过关系递交到国务院,然后领导能看到。”

赵庭天真地以为金灾事件得不到解决,是因地方政府给瞒住了、中共高层看不见。

“我很认真地给李克强写了一封信,详细地说了现在全国发生了金灾,百姓都痛不欲生,希望中央能着手解决这个事情。后来得到的消息是,中共高层早就嘱咐各级领导了,以后谁也不许去提金灾这回事儿,谁要提,谁饭碗就不保了。”

“也就是说高层早就知道金灾一事,他们故意装聋作哑,不让下面反应,这是他们有预谋地制造的金灾。”

当时赵庭万念俱灰,对中央高层彻底绝望。

事实上,2018年P2P平台大面积爆雷之时,就有知情人士揭露,当时“国有银行的天量坏帐已经超出了普通人的想像,严重威胁到了金融稳定,成为一颗悬在执政党头上的定时炸弹”,为了排雷,中共想出了一条毒计,以盘活民间资本的名义搞的互联网金融,通过P2P过桥借贷,吸取基层民众的积蓄,让一些金融平台为银行倒账。(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李仁和

相关新闻
【中国观察】中共深改委会议释放矛盾信号
加征关税后 特斯拉Model 3在欧盟售价或涨
在环京买房的人被套牢 卖不掉租不出去
中国北方持续高温 局部地表温度或超70℃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