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大家谈】王义川:立法院之争 看清黑手

人气 994

【大纪元2024年05月24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大家谈》,我是扶摇。

今日焦点:王义川哽咽!立法院胆大妄为;太阳花们成熟了!大谈:中共用台湾的民主摧毁台湾的民主;哪怕会输,也要公开透明;新法让“寒蝉效应”现台湾……

本周,台湾立法院国会改革相关法案,在立法委员发生肢体冲突之后,立法院依然继续表决。不少民众、民团到立法院,手举标语表达抗议。不少民众反对目前的议事程序,有民众说“人民希望他们符合,一个合理合法的立法程序”。

周二,前联电董事长曹兴诚,在入夜后也到场声援,他说中共已对台透过军事战、舆论战和法律战发动战争,法律战是与中共友好的人取得立法院多数,想扩充立法权遏制行政权。他又指,立法院不当扩权、独大后,就可以指挥行政院、指挥军警,最终走向香港立法会的后尘。

今天,我们邀请到台湾民进党中央执行委员兼政策会执行长王义川,来和我们还原事件原委,并谈谈他的感受。

【台湾立法院争议点 民众呼唤“程序正义”】

扶摇:好的,欢迎王义川先生来到《新闻大家谈》节目,首先想请问您目前,大家的“争议点”是在哪里?

王义川:宪法规定总统可以到立法院做国情报告,但是没有规定要被质询,在台湾叫做被质询。那被质询的过程,因为在野党又希望能够,我们台湾叫即问即答,我问一句你答一句。那这个在宪政上,在台湾的宪法上是没有这样的规定,所以我们把它称为扩权或者是滥用权力的法案。

那第二个是立法委员希望能够对在国会里头被质询的官员不要顶嘴,不要对立法委员问的问题有意见,称为反质询。希望你就是回答问题,不要有其它的衍生到别的说法去。

那第三个,在野党希望能够对台湾的部队,台湾的政府,台湾的一般的公司,一般的民间社团跟个人,可以要求调阅他的资料,或者是请他到立法院来做询问。那如果你不提供,或者是邀请你来,你不来,那就是藐视国会,那最后要被罚钱。那这个是实质上在野党希望能够改变。

那在程序上,就是说在民主社会这样的讨论,不是不可以,大家讨论说国会立法委员应该能够做到什么样的权力。那可是因为在野党的人数比较多,虽然他们是在野党,但在国会是多数党。那这个国民党当然希望最后能够让这个案子通过,所以我们把它称为他们没收了程序的正义,就是不让少数党讲话。那你讲的时间也很短,这个在台湾就叫做黑箱,就是不给讨论的机会,那就强行通过。

就会比较希望能够做一些抗争的手段,那抗争的手段在台湾的国会并不是很少见,各式各样的推挤都会有,那这个可能国际社会不太理解,那台湾这种,也是我们称为正常能量释放,那就能够表达,然后抗争一段时间。

【内容模糊不清 新法更加“大陆化”?】

扶摇:您的意思是说,他扩权的地方,是有一些容易混淆不清、难以定义的情况,而出自于这样的担忧,所以很多人才出来抵制吗?

王义川:对,主持人讲得很好,这就是这一次的关键,就是我们非常在乎这样的一个讨论,就是说主持人刚刚提到说混淆不清,那大家有这个疑虑,所以需要讨论。那在立法上呢,这个讨论的过程都会被记录,也就是说当大家对这个事情未来有争议的时候,就回头去看那个讨论的过程,其实大家在谈的是什么事情,什么样的定义,就从那里回头定义,那如果这个讨论的过程没有了,没有了,那就只能照字面上,这个字怎么写的,那大家按照那个字,表面上看到的意义去决定。

那因为这个会影响,不管政府官员或者是人民,或者是一般社团跟公司的权利,因为他会被罚钱,政府官员会被判刑,所以规范要非常的明确,而这个明确就是需要讨论,那这一次的国民党就在国会的多数党,他们就希望说直接让它通过,这个讨论的过程就全部省略,才会有这些抗争,那基本上对民进党来说,民进党很清楚,民进党又是少数党,所以即使到最后表决的时候,在国会会输,但是输之前也要知道说,接下来立过的这个法对大家有什么影响。

那民进党在乎,非常在乎这个讨论的过程,也让人民知道说,原来不同的政党在这个条文上,大家的主张个别是什么,那如果这个讨论没有出现,那大家就不知道彼此的立场是什么,那就很容易在未来施行的时候,会出现很多的争议。

扶摇:对,其实,中共的那个法律,写的都是模棱两可的,所以到时候,中共去抓人的时候,都是一个模糊不清的罪,然后这个人具体犯了什么罪,可能谁也不知道,就变成许多“口袋罪”。

这在未来,可能会成为“多数党”的利器。不过,我想请教一下您,目前是国民党和民众党,联合想通过这样的一个法律,难道他们不担心,未来如果说“民进党”或其它的政党,在成为多数党之后,也会利用相同的法律,来进行制衡吗?为什么,他们还是要去通过这样的一个法律呢?

王义川:像主持人讲的,这是一个理性的政党,会思考的行为,就是说执政在野,选上总统跟国会多数党,在台湾是每四年会换一次,每四年你都可能成为执政党,每四年你也有可能在国会成为最大党或少数党,那大家应该在法律设计上应该是一个长治久安,不管谁来执政,谁是最多数党,都能够运作。

可是现在简单讲这个案子,大家看就知道在赖清德上任的前后,这个案子发生非常大的转变,包括治理的冲突,那其实在内涵上,只是希望让……,这个在野党希望让赖清德在这个就任的过程中有一点小风波,但是这倒也影响不了赖清德的就任。这个是我想在野党在这一段的抗争当中,他们提案,提案然后硬要在这几天通过,他们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在520的前后,能够让台湾的政局有一点风波。

因为,毕竟国际友人这次来台湾的国家访问团人数非常多,51个国家,那上千个访问的来宾,现在他们都还在台湾,那他们这几天也都陆陆续续在拜会新的总统,包括都到立法院拜会。所以当然也见证台湾的民主,就是一个新的总统上任,然后在国会是少数,那这个政府怎么运作,那国民党当然就靠这个机会,在台湾叫做给新的总统难堪、漏气。

扶摇:确实,台湾目前是朝小野大。以前在台湾,有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吗?

王义川:没有错,就是新的总统就是,我想民主国家都这样,新的总统就职,不管选赢选输,大家都是祝福,那因为民主的设计,就是每四年会再换一次,那四年就大家再竞争一次。我相信其实在美国,现在拜登当总统,那川普(特朗普)这四年他也忍耐,那他就等今年年底再来这个想办法。

但是现在的台湾的政治氛围就是会觉得说,因为赖清德的得票数没有过半,所以他们一直称赖清德叫少数总统。那其实民进党没有过半,可是国民党跟所谓民众党的候选人,那个得票数更低,那所以在台湾也需要靠赖清德总统,来让朝野能够有更大的共识、更和谐。

所以在国会,当然民进党努力地把自己的话讲清楚,所以我们要的是程序的正义,让人民知道,那也知道表决会输,我们并不是因为表决输而抗争,而是因为这个不让我们发言而抗争,这两个意义上是不一样。

我举个例子,譬如说这个,如果有一天,台湾的篮球队跟美国的奥运的国家代表队有机会同台,我们当然知道上去打我们会输,这个正规比赛我们也会输,可是你要让我们打,我们至少会得分,我们至少会得个几分。

你不可以说,反正台湾奥运篮球一定打输美国,你们不要来打了,反正美国的篮球队、NBA这么强,但是对我们来说,我们就是要打看看,我们就是要比赛看看,我们也知道输的机会很高,但是总是要给我们机会,大概是这样的概念。

【成熟的“太阳花2.0” 台湾人:民主不能被践踏】

扶摇:谢谢,其实这就是民主。这一次,我们看到,其实还是有很多的年轻人,又再次站出来,而且十年前,其实就是有太阳花学运,然后这次也是被称为太阳花2.0。以我个人的经历就是说,当时,我在十年前看到太阳花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我是真的是被震惊到。

然后,我当时还有用微信,就发了很多的微信朋友圈,发到我的那个朋友圈里,只有一个人,就是知道那是什么,其他所有大陆的这些同学等等,他们全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然后就都问我,哎你在发什么东西,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就是说,其实这样的抗争,对于大陆的人,这个“冲击”是蛮大的,就是大陆人见不到这样的民主运动。

那这一次,其实我看到有这么多人站出来,还是心里挺感动的,而且下着雨,大家穿着雨衣,举着雨伞在那边,然后手里拿一个“标语”去静静地抗争。

虽然说,法案或许还会通过,这变成是一种无奈的抗争,但其实,这也就是在践行民主的过程,您整体怎么看这一次,民众的反应呢?

王义川:这次民众参与,对政党来说、对我们民进党来说,这次我们就是从旁做关心跟必要的协助,还是要回到公民社会。那基本上这次来的,大概都是除了部分的社团的集结,蛮多是自发性来的。那来的大概就一个两个这样子好朋友一起来的,并不是传统的群众的活动,所以他们为了共同的这个理念而来,所以他们在上场的时候,其实速度也蛮快的。

就是大家来,然后时间12点结束,大家就分头离开了,那这次的脸孔,我把它形容说大概比上次,讲这个太阳花的时候,这些人的脸大概多了10岁,因为是10年前。那上次主持人你看到的那批年轻人,当时他们大概20岁上下,有些是高中生18、19岁大学生,那这次大概都30几岁,30出头,他们大概就是已经毕业,然后在工作,也有一定的这个经济基础。

所以跟上次另外一个比较有趣的观察是,上次因为参与的大部分是学生,是大学生跟高中生,那台湾叫做打死不退,就是他们也不走,那大家大量供应的,像便当、食物、水、水果,这个吃的喝的。那这次就不太一样了,这次就是大家来都是自己带东西来,那结束之后就离开了,所以我们讲说这个是多了10年,比较有经济力的太阳花。

那他们有一个女孩子举了一个牌子,她说,她就讲黄国昌,10年前我为你而来,10年后我还是为你而来。就10年前他们是为了这个就是说认同黄国昌,讲的这个服务贸易,服务贸易的黑箱审查。那10年后站在立法院里面那个黄国昌,他在进行的也是一个黑箱,就是我们刚刚讲,不给人民讨论、不给立委讨论,就抢先表决。

所以那个女孩子的牌子,然后她受访,她说你还我的青春,就是说,我这10年都因为你,所以大概是这样的一个情境。又有一个女孩子拿了一个牌子,她说,我可以淋雨,但是民主不行,她就拿了一个牌子,然后就淋雨。

这我想在美国社会很多,就是美国校园也蛮多人,都自己拿了一个牌子,然后写了一段话,就站在校园里。那她也不讲话,但是她用她的文字来表达她想要讲的事情,那这个就是民主社会。那这一次的,看到这批年轻人的脸孔,大概就是也是这样子。

那时间一到,这个主办单位说,好,那大家回去休息,礼拜五再来,那大家就乖乖地起身,然后就一下子就鸟兽散了。大概一两万人,现场就不到半个小时就全部清光光,这就是台湾民主很成熟的地方。

扶摇:说到这我想问一下您,您观察这一次,好像是30岁左右的民众居多嘛,您觉得现在这个环境跟10年前的环境,有什么样的变化吗?

王义川:因为这一次的早起在台湾时间,我们是礼拜二嘛,那是礼拜一的晚上,还有人在网路进行串联,请大家礼拜二到,那所以串联的时间其实是满短,不到24小时,那年轻人的这个聚集需要时间。那所以因为昨天又第一阶段又结束,那又要经过星期三跟星期四,礼拜五早上会再开始,那因为礼拜五的后面是礼拜六、礼拜天,所以恐怕礼拜五会出现的人会比较多。

因为隔天是放假,那因为礼拜二的活动,礼拜三礼拜四大家都要上班、要上课,所以我们昨天包括到11、12点,那我经过的周边的时候,我就跟他们说你们要走啦,那明天还要上班。有些人要去坐捷运坐地铁,那有些人就要赶快回家。

所以这一次,都是单纯在网路上号召。但是号召就能够有这么多人,那因为主办单位,就主要是立法院里头的程序,到昨天晚上会告一段落。所以今天跟明天,基本上立法院里头没有相关的程序,所以人潮的聚集是比较困难。那上一次的聚集是因为它是连续的,然后而且活动时间是拉得很长,才会卷动那么多的人,差别在这里。

【反应超快!台湾民众自由敏感度高】

扶摇:这里有一个地方很有意思,就是,为什么台湾民众对于这种事情的反应,会这么快?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大家可以这么快的、迅速聚集到一起,做出反应?

王义川:一方面,当然我刚刚提到,实质的内容有人理解以后的影响;第二个,在程序上的不正义。那你说程序上的不正义,为什么大家这么在乎,因为十年前的那个太阳花改变台湾很多,尤其台湾的新兴政党——民众党,包括时代力量,包括这个当年的黄国昌、柯文哲,他们都是在那个时代,就在那个十年前,在台湾窜起的。

那十年前他们在乎程序,在乎这个公开透明,那十年后这一批人,他们的支持者都是年轻人,他们支持者基本大概都四十岁以下,尤其是三十岁以下,那这些人更就是说他们回头去看,他们为什么要支持柯文哲?回头去看为什么要支持黄国昌?就因为公开透明。

那所以他们发现,为什么他们支持的这几位偶像,现在做的事情跟他们的认知不一样的时候,那个力量是加倍的,那个力量是加倍。所以昨天在现场,其实讨厌黄国昌的这个民众的比例是蛮高的。那我们怎么做这个观察呢?是因为只要场内的立法委员提到黄国昌这三个字,那外面就群情激昂。那上台演讲的人只要讲到黄国昌,只要讲到国昌老师,下面的人就群情激昂。

那对其他立委的反应不会那么大,包括对国民党或民众党,这几个字的反应都不会那么大,可是只要听到黄国昌,大家的反应就很大,因为刚提到就是说,十年前这里头有大部分的人,十年前也同样在这个现场,也同样坐在地上,也曾经在这个地方一起淋雨。十年后他们又回来,他们又回来,原来站在他们面前的那个黄国昌,现在在立法院里头,做着他们当时最讨厌的事。

那黄国昌成为当年十年前他们最讨厌的人,现在竟然在议场里头开会,然后把这个门锁起来,怕学生冲进来。那十年前,他黄国昌跟学生坐在一起,也想要冲进去。那十年后,黄国昌成为在里面锁门的人,对这些人的这个心情的影响是非常大,才会在这一次的活动,大家能够迅速地出现。然后,到一段落又迅速地离开,我想大概都是这些原因。

扶摇:是,听起来让人很寒心。提到立委,我们看到立委沈伯洋,是被打伤,然后回来又在立法会发言,他介绍他自己的情况,提到一个现象,就是每次他要去发言的时候,立法会就暂停,或者说,不让他发言了。这是不是也受到“朝小野大”的影响?这次赖清德总统就职时,也提到,多数要尊重少数,可是现在看起来,这个情况很难去平衡,您是怎么看这个事?

王义川:这也是民进党面临很大的挑战,因为民进党不是没有遇过。民进党在2000年到2008年,陈水扁当总统的时候,民进党在立法院就是少数,那我们经常笑说,这个民进党在立法院曾经经过的表决从来没赢过,因为那没赢过也是这样子,下来经过这几十年,那但是民进党蛮在乎一件事情,就是我们知道我们表决会输,但是我们要讲话,那我们要表达,那最后就让人民来判断谁讲的对,那这就是民主,这就是民主。

所以民进党不在乎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最后会不会输,就是最后输,但是我们在乎要让我们讲话,那所以为什么,你刚刚提到沈伯洋,他当然每一个条文他都很想讲话,可是就立法院就每一个条文一个人发言完之后,就停止讨论,那就不让这个民进党继续讲,所以这是我们这个很在乎的地方。

第二,当然是针对相关的法案或者是政策,我们还是要尽力去做我们认为我们该做的事,我想这个是继续努力,那也当然也会期待这个国民党部分的人、部分的立法委员,能够在部分民生法案,大家在乎的一些民生的议题、非关政治性的议题,也能够站在这个比较理性的一端,而不要全部用政党的角度来看这些课题。

【权利被剥夺 台湾也会现“寒蝉效应”?】

扶摇: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有可能,他就会通过这个?

王义川:这个现在看起来势必都会通过。

扶摇:通过后,会对台湾社会有什么影响呢?

王义川:那这个后面会出现一个寒蝉效应,就是政府官员在立法院的询答,就是会更小心,因为随时都会有被关的风险,那就会阻碍更多人去参与政治。那第二,对一般的公司来说,欧洲商会—欧洲在台湾的商会,他们就也提出警告,就是说如果台湾订过这样的法律,那欧洲公司在台湾的所有的资料,可能随时会被立法院调查,那这个在民主时代是很难想像。

因为他是很有可能要求任何一家公司提出,哪一个时候到哪一个时候,什么样的资料,那你如果拒绝提供,他就启动罚钱,那这对这些公司来说,会觉得莫名其妙,我私人公司的资料,我为什么要给你看?

那这个在设计上讲,今天如果是像台湾是五权分立,美国是三权分立,行政、立法、司法是独立的,那所以这些扩权都扩到了司法权,也就是说这些立法委员,就可以决定你有没有罪,你不给我资料你就是有罪,那这就侵害司法权,那立法权也会残害行政权,也就是说当这个国会议员要求行政官员做什么样的承诺,这行政官员不愿意,那你可能就会被定为叫做藐视国会,那你到最后,你很有可能被他就直接认定你这个要被处罚关几年,或者罚多少钱,那这个不可思议。

就是说行政、立法、司法,这是一个民主时代三权分立的一个主要架构,彼此不能侵犯。那这里头还包括说,正在调查的司法案件,这立法院是可以要求调查中的、被调查这些单位,也要同步提供相关的资料给立法院。那我们知道就是说,如果某一个公司或某一个个人,他正在刑事被侦查的过程当中,据侦查部公开这些资料连侦查的单位都不能讲,可是立法院可以发一次公文,告诉这个公司,告诉这个人说,你什么资料你除了给司法机关,你还要给我一份,那这个很严重。

你如果说我不要给,那不要给,如果是政府机关不给,那这个公务员会受到刑罚,那如果是一般的公司跟个人不给,你就被罚钱,那这种这么严重的事情,国民党让它通过,那对台湾未来的这个民主社会来说,这个是很大的冲击。那这一部分台湾的民众,有些还没有意识过来,因为现在资讯量非常大,讨论的题目很多,那大家都还没有发现这事情的严重性。

扶摇:我觉得这可能会影响到,未来的一些西方公司入驻台湾的问题。因为他们可能会觉得嫌麻烦,或不想跟你去透露过多的机密。他可能会觉得,你台湾变成了一个有风险的地方,这对于台湾的经济,是有打击的。另外,我刚才听您讲的这些,我感觉他很像中国大陆,去年七月刚通过的这个《反间谍法》的感觉。

王义川:没有错,这个我们刚刚就提到说要对人民的权利,或者是公司的权利进行限缩,或要进行处罚的时候。这个定义要非常明确,那你如果定义不明确,我如果比如说现在在中国,我认为你这家公司的员工涉及对中国的这个主权、中国的国土、中国的这种各式各样的制度,我觉得你有毁坏,那他可能发一个公文给这家公司说,你给我你们公司这几位员工,他的薪水、他的出勤的纪录、他的参与的会议、他掌管的文件,因为我们判断他涉及了比如说这个反分裂国家法、或反间谍法,那我们要调查,你必须提供。

那对一个比如说对一个美国公司来说,任何一个美国公司都不会提供这些资料给任何人,除非是美国的司法机关来,那美国司法机关来,也要写的理由非常的清楚,那即使他要到公司进去进行搜索,也要司法机关出示可以搜索的文件。

可是我相信在中国,这些事情都是省略的,他发公文给你算客气的,他直接到你的公司,把你的资料抱走,这是应该是很正常的,这是高层国家。

那在台湾,现在通过这些法律是他会请你交出来,你如果不交他就罚钱,而且他可以连续处罚,那对很多正派经营的公司来说,他会觉得莫名其妙,我没有去惹你,我也是好好在缴税,那你没事发个公文我直接做什么,我们连在公司里头,个别员工的薪水、个别员工出勤的纪录,我们公司都保密,让不同的员工不可以知道,那为什么你政府发一张公文来,就可以要求我交出这些资料?

那这个是我刚提到,包括欧洲商会,他们都提出了警示,警示他们的会员说台湾如果通过这些,其实很严重,所以台湾接下来是要跟国际社会解释,接下来的这些后遗症到底是什么?

扶摇:这个作法,好像是在蚕食台湾的民主。那接下来,如果说一点点这样做下去的话,台湾会不会真的变成香港?

【立法院乱局 一招看清谁是幕后黑手】

王义川:我们常常讲说,中国对台湾经常用的一个方法,用台湾的民主摧毁台湾的民主,就是台湾选举完,国民党加民众党在立法院是多数,那就是台湾民主,有了这个台湾民主之后呢,他在摧毁台湾的民主,就是因为多数,所以他不断地表决,然后把台湾的民主实质的内涵给摧毁掉。那列宁也曾经讲过说,要攻打城堡,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城堡的内部打。有个坚实的堡垒,外面都打不进来,就从里面打出去。

那所以,这个在台湾的国民党跟民众党,他们这样的一个合作,扰乱了台湾的宪政秩序,立法权侵害了司法权,立法权也侵害了行政权,那让台湾内部出现这样的一个动乱,那这到底谁会开心?台湾人当然会觉得说,唉呦为什么又要乱?刚选举完为什么又要乱?

那可是越乱对谁越开心?那个人应该就是凶手。所以我们,而且这些事情,都在傅崐萁带着17位国会议员去完中国之后发生。那接下来,这个会期结束,暑假,韩国瑜也要带着立委去中国。所以我们才会说,中国到底给了这些人什么样的压力,迫使他们在赖清德就任前头几天,就一定要让台湾出现这么多事情?

扶摇:我想问一下喔,有没有一种制度,可以对执政当局去对岸的情况,进行一些制约呢?

王义川:就是说被渗透的可能,像民进党曾经有过这样的提案,那我们当时,不是对全部的立法院,而是说,如果立法院曾经,就是说最近参加过,所谓的国防的机密会议,那,就阅读过,这些国防机密的文件,那你要去中国前,你必须,报备,不是不让你去,至少让台湾的政府知道说你要去,比如说你曾经看过机密文件,那你跟政府讲说,我要去那政府会核准你去,那政府要知道你有去,因为在台湾,台湾人出国,是不用政府同意的,像现在我想要去美国,我有钱我机票买了我就去,我去了几天我又回来,台湾政府不会管你的,那我们,对,对没有错,差别差很多啦,那,台湾人比如以前台湾离香港近,台湾离澳门近。

王义川:这个中国,差别差很多啦,制裁惩戒,之前我也常常去香港,我也常去澳门,因为那个地方对我们来说,就是可以去住两天,就去三天然后住两天,三天两夜这种周末,礼拜五礼拜六礼拜天,三天的这个行程,大家是很正常的,那,去,中国现在譬如说从台湾,去厦门,去福建这些地方,都很快大概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就到,那对台湾人来说,他其实就在隔壁,那我们也不用跟政府讲,因为我们没有涉及,国家机密所以我们不用跟政府讲,那我们现在是说这个部分的人,包括立法委员,他们要去如果他们有涉及,他们就填个表,跟政府讲说我要去,那政府不用不是审核你,而是政府手上要,记录说喔你去了,就是,这个东西连,连让民进党提这个案子,国民党都不愿意,这个大概,目前就又回到这个立法院,国民党在,立法院最大党,不会有这样的状况。

【王义川无畏 被中共点名 台湾警察力保】

扶摇:说到被中共点名严惩,您感受怎么样生活有什么变化吗?

王义川:有没有特别感受到,什么样的压力,那只是大家一直讲一直讲,讲到我这个,被发布的,大概一两天啊,每天出门都很紧张,其实也没有人对你这样,那当然我们的这个警察,就,会来关心,还有我们这个,住的这个大楼附近,加强巡逻,那我会跟他们提说没那么严重,因为我们这里住的不会,我们这几位,也不会去中国发展,所以有很多,这个红美啊蓝美,就说啊惨了你们五个,不可以去中国发展了,我们说问题是我们没有要,去中国发展,他说啊惨了你们在中国的,这个账户啊,会全部被冻结了,我们在中国,也没有多少钱,所以而且中国,现在对银行账户的冻结,是随时的跟你有没有,主张台独是没有关系的,我有一些朋友也是,他就忽然间就说他怎么没有钱了,然后后来问才知道说,原来你要回到原来开户的那个银行,然后再帮你解开,我不知道他们那个是什么奇怪的制度,就是好像有一段期间,你如果都没有去,冻到那个账户,他们就会叫你再回来一次,我不知道是对台湾人还是对中国人都是这样,所以对我们来说,钱没有影响然后你也没有,要去那里发展,然后说你不可以进出中港澳,我们也没有要进出中港澳,我们不进出中港澳我们只要担心,就是说不小心,坐上了国泰航空的飞机,因为国泰航空是香港的飞机,那坐上香港的飞机就是算,中国领土,那另外会比较担心的就是说,如果坐飞机要回台湾的路上,遇到天气不好,在香港降落,我们就会有风险,大概是这样子,所以基本上目前没有多大的影响,哈哈哈哈。

扶摇:另外,想问问您,这一次赖清德总统把国宴设在台南,您作为台南人参加晚宴,感受如何?

王义川:赖清德,他从念大学开始他的工作,社会工作,当医生,就都待在台南,所以大家也认为他就是,台南的小孩,那台南的乡亲,就会觉得说哇自己,出了一个总统而且他特地,选在这个台南办国宴,这都很有意义的,那出的这个菜色,也都是,大部分都以南台湾的美食为主,那,大家看的那些菜色也都,很光荣,里面用的他每一道菜其实都,用了蛮多的食材,把他组合在一起,每一道菜都会跟各位解释,说,大家都很光荣。

扶摇:好的,最后想问问您还有什么补充?

王义川:就诉诸公民社会,让外界,理解民进党的各式各样,按照国民党的希望就通过,但是,很一样就是没有这样的一个讨论的过程,那,我们会继续努力,看后续,其它的法案上面,怎么样让我们能够,更公开地讨论,那如果在议场里头,没有机会讨论,就诉诸公民社会,就在台湾像一个反渗透,让外界理解,民进党的各式各样的去讲,很多的犯罪如果是因为,中国的力量比如我们选举。然后你被选是因为中国的介入,那你在台湾的一些行为,是因为收了中国的钱,收了中国的支持。你做了这事情,在最后的处罚上会被加刑,那这是一个,我们叫反渗透,就是中国势力不要介入台湾的,各式各样的选举,那这可能整部法都会被废掉,那,除了这个比如说我们以前有,转型正义的条例,有国民党的不当党产的条例,有各项跟白色恐怖有关的条例,那两岸人民关系条例,这些法律都很有可能被国民党一条一条修掉,那就又要回到,那个马英九时代亲中的,这个状况,那走到那一天,我想对民进党来说,民进党必须做出,相对的因应,就是说因为后续涉及到国家的,主权,涉及到中国,那就不是,大家都能够轻易接受的。

扶摇:好的,非常感谢王义川先生的真挚分享,也真心祝愿台湾一切都好,感谢收看《新闻大家谈》我们下期节目时间,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欢迎订阅干净世界频道:https://www.ganjingworld.com/channel/1eiqjdnq7go5grer6fQLmhsYe1g60c

新唐人《新闻大家谈》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新闻大家谈】中共上调养老金 惹骂声一片
【新闻大家谈】难掩败局 中共被踢出新联合国?
【新闻大家谈】清洗火箭军不够 中共再下狠手?
【新闻大家谈】建一个内部组织 中共因此倒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