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大家談】王義川:立法院之爭 看清黑手

人氣 994

【大紀元2024年05月2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大家談》,我是扶搖。

今日焦點:王義川哽咽!立法院膽大妄為;太陽花們成熟了!大談:中共用台灣的民主摧毀台灣的民主;哪怕會輸,也要公開透明;新法讓「寒蟬效應」現台灣……

本週,台灣立法院國會改革相關法案,在立法委員發生肢體衝突之後,立法院依然繼續表決。不少民眾、民團到立法院,手舉標語表達抗議。不少民眾反對目前的議事程序,有民眾說「人民希望他們符合,一個合理合法的立法程序」。

週二,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在入夜後也到場聲援,他說中共已對台透過軍事戰、輿論戰和法律戰發動戰爭,法律戰是與中共友好的人取得立法院多數,想擴充立法權遏制行政權。他又指,立法院不當擴權、獨大後,就可以指揮行政院、指揮軍警,最終走向香港立法會的後塵。

今天,我們邀請到台灣民進黨中央執行委員兼政策會執行長王義川,來和我們還原事件原委,並談談他的感受。

【台灣立法院爭議點 民眾呼喚「程序正義」】

扶搖:好的,歡迎王義川先生來到《新聞大家談》節目,首先想請問您目前,大家的「爭議點」是在哪裡?

王義川:憲法規定總統可以到立法院做國情報告,但是沒有規定要被質詢,在台灣叫做被質詢。那被質詢的過程,因為在野黨又希望能夠,我們台灣叫即問即答,我問一句你答一句。那這個在憲政上,在台灣的憲法上是沒有這樣的規定,所以我們把它稱為擴權或者是濫用權力的法案。

那第二個是立法委員希望能夠對在國會裡頭被質詢的官員不要頂嘴,不要對立法委員問的問題有意見,稱為反質詢。希望你就是回答問題,不要有其它的衍生到別的說法去。

那第三個,在野黨希望能夠對台灣的部隊,台灣的政府,台灣的一般的公司,一般的民間社團跟個人,可以要求調閱他的資料,或者是請他到立法院來做詢問。那如果你不提供,或者是邀請你來,你不來,那就是藐視國會,那最後要被罰錢。那這個是實質上在野黨希望能夠改變。

那在程序上,就是說在民主社會這樣的討論,不是不可以,大家討論說國會立法委員應該能夠做到什麼樣的權力。那可是因為在野黨的人數比較多,雖然他們是在野黨,但在國會是多數黨。那這個國民黨當然希望最後能夠讓這個案子通過,所以我們把它稱為他們沒收了程序的正義,就是不讓少數黨講話。那你講的時間也很短,這個在台灣就叫做黑箱,就是不給討論的機會,那就強行通過。

就會比較希望能夠做一些抗爭的手段,那抗爭的手段在台灣的國會並不是很少見,各式各樣的推擠都會有,那這個可能國際社會不太理解,那台灣這種,也是我們稱為正常能量釋放,那就能夠表達,然後抗爭一段時間。

【內容模糊不清 新法更加「大陸化」?】

扶搖:您的意思是說,他擴權的地方,是有一些容易混淆不清、難以定義的情況,而出自於這樣的擔憂,所以很多人才出來抵制嗎?

王義川:對,主持人講得很好,這就是這一次的關鍵,就是我們非常在乎這樣的一個討論,就是說主持人剛剛提到說混淆不清,那大家有這個疑慮,所以需要討論。那在立法上呢,這個討論的過程都會被記錄,也就是說當大家對這個事情未來有爭議的時候,就回頭去看那個討論的過程,其實大家在談的是什麼事情,什麼樣的定義,就從那裡回頭定義,那如果這個討論的過程沒有了,沒有了,那就只能照字面上,這個字怎麼寫的,那大家按照那個字,表面上看到的意義去決定。

那因為這個會影響,不管政府官員或者是人民,或者是一般社團跟公司的權利,因為他會被罰錢,政府官員會被判刑,所以規範要非常的明確,而這個明確就是需要討論,那這一次的國民黨就在國會的多數黨,他們就希望說直接讓它通過,這個討論的過程就全部省略,才會有這些抗爭,那基本上對民進黨來說,民進黨很清楚,民進黨又是少數黨,所以即使到最後表決的時候,在國會會輸,但是輸之前也要知道說,接下來立過的這個法對大家有什麼影響。

那民進黨在乎,非常在乎這個討論的過程,也讓人民知道說,原來不同的政黨在這個條文上,大家的主張個別是什麼,那如果這個討論沒有出現,那大家就不知道彼此的立場是什麼,那就很容易在未來施行的時候,會出現很多的爭議。

扶搖:對,其實,中共的那個法律,寫的都是模稜兩可的,所以到時候,中共去抓人的時候,都是一個模糊不清的罪,然後這個人具體犯了什麼罪,可能誰也不知道,就變成許多「口袋罪」。

這在未來,可能會成為「多數黨」的利器。不過,我想請教一下您,目前是國民黨和民眾黨,聯合想通過這樣的一個法律,難道他們不擔心,未來如果說「民進黨」或其它的政黨,在成為多數黨之後,也會利用相同的法律,來進行制衡嗎?為什麼,他們還是要去通過這樣的一個法律呢?

王義川:像主持人講的,這是一個理性的政黨,會思考的行為,就是說執政在野,選上總統跟國會多數黨,在台灣是每四年會換一次,每四年你都可能成為執政黨,每四年你也有可能在國會成為最大黨或少數黨,那大家應該在法律設計上應該是一個長治久安,不管誰來執政,誰是最多數黨,都能夠運作。

可是現在簡單講這個案子,大家看就知道在賴清德上任的前後,這個案子發生非常大的轉變,包括治理的衝突,那其實在內涵上,只是希望讓……,這個在野黨希望讓賴清德在這個就任的過程中有一點小風波,但是這倒也影響不了賴清德的就任。這個是我想在野黨在這一段的抗爭當中,他們提案,提案然後硬要在這幾天通過,他們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在520的前後,能夠讓台灣的政局有一點風波。

因為,畢竟國際友人這次來台灣的國家訪問團人數非常多,51個國家,那上千個訪問的來賓,現在他們都還在台灣,那他們這幾天也都陸陸續續在拜會新的總統,包括都到立法院拜會。所以當然也見證台灣的民主,就是一個新的總統上任,然後在國會是少數,那這個政府怎麼運作,那國民黨當然就靠這個機會,在台灣叫做給新的總統難堪、漏氣。

扶搖:確實,台灣目前是朝小野大。以前在台灣,有發生過類似的情況嗎?

王義川:沒有錯,就是新的總統就是,我想民主國家都這樣,新的總統就職,不管選贏選輸,大家都是祝福,那因為民主的設計,就是每四年會再換一次,那四年就大家再競爭一次。我相信其實在美國,現在拜登當總統,那川普(特朗普)這四年他也忍耐,那他就等今年年底再來這個想辦法。

但是現在的台灣的政治氛圍就是會覺得說,因為賴清德的得票數沒有過半,所以他們一直稱賴清德叫少數總統。那其實民進黨沒有過半,可是國民黨跟所謂民眾黨的候選人,那個得票數更低,那所以在台灣也需要靠賴清德總統,來讓朝野能夠有更大的共識、更和諧。

所以在國會,當然民進黨努力地把自己的話講清楚,所以我們要的是程序的正義,讓人民知道,那也知道表決會輸,我們並不是因為表決輸而抗爭,而是因為這個不讓我們發言而抗爭,這兩個意義上是不一樣。

我舉個例子,譬如說這個,如果有一天,台灣的籃球隊跟美國的奧運的國家代表隊有機會同台,我們當然知道上去打我們會輸,這個正規比賽我們也會輸,可是你要讓我們打,我們至少會得分,我們至少會得個幾分。

你不可以說,反正台灣奧運籃球一定打輸美國,你們不要來打了,反正美國的籃球隊、NBA這麼強,但是對我們來說,我們就是要打看看,我們就是要比賽看看,我們也知道輸的機會很高,但是總是要給我們機會,大概是這樣的概念。

【成熟的「太陽花2.0」 台灣人:民主不能被踐踏】

扶搖:謝謝,其實這就是民主。這一次,我們看到,其實還是有很多的年輕人,又再次站出來,而且十年前,其實就是有太陽花學運,然後這次也是被稱為太陽花2.0。以我個人的經歷就是說,當時,我在十年前看到太陽花的時候,我第一次看到,我是真的是被震驚到。

然後,我當時還有用微信,就發了很多的微信朋友圈,發到我的那個朋友圈裡,只有一個人,就是知道那是什麼,其他所有大陸的這些同學等等,他們全都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然後就都問我,哎你在發什麼東西,好像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景。就是說,其實這樣的抗爭,對於大陸的人,這個「衝擊」是蠻大的,就是大陸人見不到這樣的民主運動。

那這一次,其實我看到有這麼多人站出來,還是心裡挺感動的,而且下著雨,大家穿著雨衣,舉著雨傘在那邊,然後手裡拿一個「標語」去靜靜地抗爭。

雖然說,法案或許還會通過,這變成是一種無奈的抗爭,但其實,這也就是在踐行民主的過程,您整體怎麼看這一次,民眾的反應呢?

王義川:這次民眾參與,對政黨來說、對我們民進黨來說,這次我們就是從旁做關心跟必要的協助,還是要回到公民社會。那基本上這次來的,大概都是除了部分的社團的集結,蠻多是自發性來的。那來的大概就一個兩個這樣子好朋友一起來的,並不是傳統的群眾的活動,所以他們為了共同的這個理念而來,所以他們在上場的時候,其實速度也蠻快的。

就是大家來,然後時間12點結束,大家就分頭離開了,那這次的臉孔,我把它形容說大概比上次,講這個太陽花的時候,這些人的臉大概多了10歲,因為是10年前。那上次主持人你看到的那批年輕人,當時他們大概20歲上下,有些是高中生18、19歲大學生,那這次大概都30幾歲,30出頭,他們大概就是已經畢業,然後在工作,也有一定的這個經濟基礎。

所以跟上次另外一個比較有趣的觀察是,上次因為參與的大部分是學生,是大學生跟高中生,那台灣叫做打死不退,就是他們也不走,那大家大量供應的,像便當、食物、水、水果,這個吃的喝的。那這次就不太一樣了,這次就是大家來都是自己帶東西來,那結束之後就離開了,所以我們講說這個是多了10年,比較有經濟力的太陽花。

那他們有一個女孩子舉了一個牌子,她說,她就講黃國昌,10年前我為你而來,10年後我還是為你而來。就10年前他們是為了這個就是說認同黃國昌,講的這個服務貿易,服務貿易的黑箱審查。那10年後站在立法院裡面那個黃國昌,他在進行的也是一個黑箱,就是我們剛剛講,不給人民討論、不給立委討論,就搶先表決。

所以那個女孩子的牌子,然後她受訪,她說你還我的青春,就是說,我這10年都因為你,所以大概是這樣的一個情境。又有一個女孩子拿了一個牌子,她說,我可以淋雨,但是民主不行,她就拿了一個牌子,然後就淋雨。

這我想在美國社會很多,就是美國校園也蠻多人,都自己拿了一個牌子,然後寫了一段話,就站在校園裡。那她也不講話,但是她用她的文字來表達她想要講的事情,那這個就是民主社會。那這一次的,看到這批年輕人的臉孔,大概就是也是這樣子。

那時間一到,這個主辦單位說,好,那大家回去休息,禮拜五再來,那大家就乖乖地起身,然後就一下子就鳥獸散了。大概一兩萬人,現場就不到半個小時就全部清光光,這就是台灣民主很成熟的地方。

扶搖:說到這我想問一下您,您觀察這一次,好像是30歲左右的民眾居多嘛,您覺得現在這個環境跟10年前的環境,有什麼樣的變化嗎?

王義川:因為這一次的早起在台灣時間,我們是禮拜二嘛,那是禮拜一的晚上,還有人在網路進行串聯,請大家禮拜二到,那所以串聯的時間其實是滿短,不到24小時,那年輕人的這個聚集需要時間。那所以因為昨天又第一階段又結束,那又要經過星期三跟星期四,禮拜五早上會再開始,那因為禮拜五的後面是禮拜六、禮拜天,所以恐怕禮拜五會出現的人會比較多。

因為隔天是放假,那因為禮拜二的活動,禮拜三禮拜四大家都要上班、要上課,所以我們昨天包括到11、12點,那我經過的周邊的時候,我就跟他們說你們要走啦,那明天還要上班。有些人要去坐捷運坐地鐵,那有些人就要趕快回家。

所以這一次,都是單純在網路上號召。但是號召就能夠有這麼多人,那因為主辦單位,就主要是立法院裡頭的程序,到昨天晚上會告一段落。所以今天跟明天,基本上立法院裡頭沒有相關的程序,所以人潮的聚集是比較困難。那上一次的聚集是因為它是連續的,然後而且活動時間是拉得很長,才會捲動那麼多的人,差別在這裡。

【反應超快!台灣民眾自由敏感度高】

扶搖:這裡有一個地方很有意思,就是,為什麼台灣民眾對於這種事情的反應,會這麼快?是什麼樣的力量,可以讓大家可以這麼快的、迅速聚集到一起,做出反應?

王義川:一方面,當然我剛剛提到,實質的內容有人理解以後的影響;第二個,在程序上的不正義。那你說程序上的不正義,為什麼大家這麼在乎,因為十年前的那個太陽花改變台灣很多,尤其台灣的新興政黨——民眾黨,包括時代力量,包括這個當年的黃國昌、柯文哲,他們都是在那個時代,就在那個十年前,在台灣竄起的。

那十年前他們在乎程序,在乎這個公開透明,那十年後這一批人,他們的支持者都是年輕人,他們支持者基本大概都四十歲以下,尤其是三十歲以下,那這些人更就是說他們回頭去看,他們為什麼要支持柯文哲?回頭去看為什麼要支持黃國昌?就因為公開透明。

那所以他們發現,為什麼他們支持的這幾位偶像,現在做的事情跟他們的認知不一樣的時候,那個力量是加倍的,那個力量是加倍。所以昨天在現場,其實討厭黃國昌的這個民眾的比例是蠻高的。那我們怎麼做這個觀察呢?是因為只要場內的立法委員提到黃國昌這三個字,那外面就群情激昂。那上台演講的人只要講到黃國昌,只要講到國昌老師,下面的人就群情激昂。

那對其他立委的反應不會那麼大,包括對國民黨或民眾黨,這幾個字的反應都不會那麼大,可是只要聽到黃國昌,大家的反應就很大,因為剛提到就是說,十年前這裡頭有大部分的人,十年前也同樣在這個現場,也同樣坐在地上,也曾經在這個地方一起淋雨。十年後他們又回來,他們又回來,原來站在他們面前的那個黃國昌,現在在立法院裡頭,做著他們當時最討厭的事。

那黃國昌成為當年十年前他們最討厭的人,現在竟然在議場裡頭開會,然後把這個門鎖起來,怕學生衝進來。那十年前,他黃國昌跟學生坐在一起,也想要衝進去。那十年後,黃國昌成為在裡面鎖門的人,對這些人的這個心情的影響是非常大,才會在這一次的活動,大家能夠迅速地出現。然後,到一段落又迅速地離開,我想大概都是這些原因。

扶搖:是,聽起來讓人很寒心。提到立委,我們看到立委沈伯洋,是被打傷,然後回來又在立法會發言,他介紹他自己的情況,提到一個現象,就是每次他要去發言的時候,立法會就暫停,或者說,不讓他發言了。這是不是也受到「朝小野大」的影響?這次賴清德總統就職時,也提到,多數要尊重少數,可是現在看起來,這個情況很難去平衡,您是怎麼看這個事?

王義川:這也是民進黨面臨很大的挑戰,因為民進黨不是沒有遇過。民進黨在2000年到2008年,陳水扁當總統的時候,民進黨在立法院就是少數,那我們經常笑說,這個民進黨在立法院曾經經過的表決從來沒贏過,因為那沒贏過也是這樣子,下來經過這幾十年,那但是民進黨蠻在乎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知道我們表決會輸,但是我們要講話,那我們要表達,那最後就讓人民來判斷誰講的對,那這就是民主,這就是民主。

所以民進黨不在乎這個過程當中,我們最後會不會輸,就是最後輸,但是我們在乎要讓我們講話,那所以為什麼,你剛剛提到沈伯洋,他當然每一個條文他都很想講話,可是就立法院就每一個條文一個人發言完之後,就停止討論,那就不讓這個民進黨繼續講,所以這是我們這個很在乎的地方。

第二,當然是針對相關的法案或者是政策,我們還是要盡力去做我們認為我們該做的事,我想這個是繼續努力,那也當然也會期待這個國民黨部分的人、部分的立法委員,能夠在部分民生法案,大家在乎的一些民生的議題、非關政治性的議題,也能夠站在這個比較理性的一端,而不要全部用政黨的角度來看這些課題。

【權利被剝奪 台灣也會現「寒蟬效應」?】

扶搖:現在看起來是不是很有可能,他就會通過這個?

王義川:這個現在看起來勢必都會通過。

扶搖:通過後,會對台灣社會有什麼影響呢?

王義川:那這個後面會出現一個寒蟬效應,就是政府官員在立法院的詢答,就是會更小心,因為隨時都會有被關的風險,那就會阻礙更多人去參與政治。那第二,對一般的公司來說,歐洲商會—歐洲在台灣的商會,他們就也提出警告,就是說如果台灣訂過這樣的法律,那歐洲公司在台灣的所有的資料,可能隨時會被立法院調查,那這個在民主時代是很難想像。

因為他是很有可能要求任何一家公司提出,哪一個時候到哪一個時候,什麼樣的資料,那你如果拒絕提供,他就啟動罰錢,那這對這些公司來說,會覺得莫名其妙,我私人公司的資料,我為什麼要給你看?

那這個在設計上講,今天如果是像台灣是五權分立,美國是三權分立,行政、立法、司法是獨立的,那所以這些擴權都擴到了司法權,也就是說這些立法委員,就可以決定你有沒有罪,你不給我資料你就是有罪,那這就侵害司法權,那立法權也會殘害行政權,也就是說當這個國會議員要求行政官員做什麼樣的承諾,這行政官員不願意,那你可能就會被定為叫做藐視國會,那你到最後,你很有可能被他就直接認定你這個要被處罰關幾年,或者罰多少錢,那這個不可思議。

就是說行政、立法、司法,這是一個民主時代三權分立的一個主要架構,彼此不能侵犯。那這裡頭還包括說,正在調查的司法案件,這立法院是可以要求調查中的、被調查這些單位,也要同步提供相關的資料給立法院。那我們知道就是說,如果某一個公司或某一個個人,他正在刑事被偵查的過程當中,據偵查部公開這些資料連偵查的單位都不能講,可是立法院可以發一次公文,告訴這個公司,告訴這個人說,你什麼資料你除了給司法機關,你還要給我一份,那這個很嚴重。

你如果說我不要給,那不要給,如果是政府機關不給,那這個公務員會受到刑罰,那如果是一般的公司跟個人不給,你就被罰錢,那這種這麼嚴重的事情,國民黨讓它通過,那對台灣未來的這個民主社會來說,這個是很大的衝擊。那這一部分台灣的民眾,有些還沒有意識過來,因為現在資訊量非常大,討論的題目很多,那大家都還沒有發現這事情的嚴重性。

扶搖:我覺得這可能會影響到,未來的一些西方公司入駐台灣的問題。因為他們可能會覺得嫌麻煩,或不想跟你去透露過多的機密。他可能會覺得,你台灣變成了一個有風險的地方,這對於台灣的經濟,是有打擊的。另外,我剛才聽您講的這些,我感覺他很像中國大陸,去年七月剛通過的這個《反間諜法》的感覺。

王義川:沒有錯,這個我們剛剛就提到說要對人民的權利,或者是公司的權利進行限縮,或要進行處罰的時候。這個定義要非常明確,那你如果定義不明確,我如果比如說現在在中國,我認為你這家公司的員工涉及對中國的這個主權、中國的國土、中國的這種各式各樣的制度,我覺得你有毀壞,那他可能發一個公文給這家公司說,你給我你們公司這幾位員工,他的薪水、他的出勤的紀錄、他的參與的會議、他掌管的文件,因為我們判斷他涉及了比如說這個反分裂國家法、或反間諜法,那我們要調查,你必須提供。

那對一個比如說對一個美國公司來說,任何一個美國公司都不會提供這些資料給任何人,除非是美國的司法機關來,那美國司法機關來,也要寫的理由非常的清楚,那即使他要到公司進去進行搜索,也要司法機關出示可以搜索的文件。

可是我相信在中國,這些事情都是省略的,他發公文給你算客氣的,他直接到你的公司,把你的資料抱走,這是應該是很正常的,這是高層國家。

那在台灣,現在通過這些法律是他會請你交出來,你如果不交他就罰錢,而且他可以連續處罰,那對很多正派經營的公司來說,他會覺得莫名其妙,我沒有去惹你,我也是好好在繳稅,那你沒事發個公文我直接做什麼,我們連在公司裡頭,個別員工的薪水、個別員工出勤的紀錄,我們公司都保密,讓不同的員工不可以知道,那為什麼你政府發一張公文來,就可以要求我交出這些資料?

那這個是我剛提到,包括歐洲商會,他們都提出了警示,警示他們的會員說台灣如果通過這些,其實很嚴重,所以台灣接下來是要跟國際社會解釋,接下來的這些後遺症到底是什麼?

扶搖:這個作法,好像是在蠶食台灣的民主。那接下來,如果說一點點這樣做下去的話,台灣會不會真的變成香港?

【立法院亂局 一招看清誰是幕後黑手】

王義川:我們常常講說,中國對台灣經常用的一個方法,用台灣的民主摧毀台灣的民主,就是台灣選舉完,國民黨加民眾黨在立法院是多數,那就是台灣民主,有了這個台灣民主之後呢,他在摧毀台灣的民主,就是因為多數,所以他不斷地表決,然後把台灣的民主實質的內涵給摧毀掉。那列寧也曾經講過說,要攻打城堡,最好的方法就是從城堡的內部打。有個堅實的堡壘,外面都打不進來,就從裡面打出去。

那所以,這個在台灣的國民黨跟民眾黨,他們這樣的一個合作,擾亂了台灣的憲政秩序,立法權侵害了司法權,立法權也侵害了行政權,那讓台灣內部出現這樣的一個動亂,那這到底誰會開心?台灣人當然會覺得說,唉呦為什麼又要亂?剛選舉完為什麼又要亂?

那可是越亂對誰越開心?那個人應該就是凶手。所以我們,而且這些事情,都在傅崐萁帶著17位國會議員去完中國之後發生。那接下來,這個會期結束,暑假,韓國瑜也要帶著立委去中國。所以我們才會說,中國到底給了這些人什麼樣的壓力,迫使他們在賴清德就任前頭幾天,就一定要讓台灣出現這麼多事情?

扶搖:我想問一下喔,有沒有一種制度,可以對執政當局去對岸的情況,進行一些制約呢?

王義川:就是說被滲透的可能,像民進黨曾經有過這樣的提案,那我們當時,不是對全部的立法院,而是說,如果立法院曾經,就是說最近參加過,所謂的國防的機密會議,那,就閱讀過,這些國防機密的文件,那你要去中國前,你必須,報備,不是不讓你去,至少讓台灣的政府知道說你要去,比如說你曾經看過機密文件,那你跟政府講說,我要去那政府會核准你去,那政府要知道你有去,因為在台灣,台灣人出國,是不用政府同意的,像現在我想要去美國,我有錢我機票買了我就去,我去了幾天我又回來,台灣政府不會管你的,那我們,對,對沒有錯,差別差很多啦,那,台灣人比如以前台灣離香港近,台灣離澳門近。

王義川:這個中國,差別差很多啦,制裁懲戒,之前我也常常去香港,我也常去澳門,因為那個地方對我們來說,就是可以去住兩天,就去三天然後住兩天,三天兩夜這種週末,禮拜五禮拜六禮拜天,三天的這個行程,大家是很正常的,那,去,中國現在譬如說從台灣,去廈門,去福建這些地方,都很快大概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就到,那對台灣人來說,他其實就在隔壁,那我們也不用跟政府講,因為我們沒有涉及,國家機密所以我們不用跟政府講,那我們現在是說這個部分的人,包括立法委員,他們要去如果他們有涉及,他們就填個表,跟政府講說我要去,那政府不用不是審核你,而是政府手上要,記錄說喔你去了,就是,這個東西連,連讓民進黨提這個案子,國民黨都不願意,這個大概,目前就又回到這個立法院,國民黨在,立法院最大黨,不會有這樣的狀況。

【王義川無畏 被中共點名 台灣警察力保】

扶搖:說到被中共點名嚴懲,您感受怎麼樣生活有什麼變化嗎?

王義川:有沒有特別感受到,什麼樣的壓力,那只是大家一直講一直講,講到我這個,被發布的,大概一兩天啊,每天出門都很緊張,其實也沒有人對你這樣,那當然我們的這個警察,就,會來關心,還有我們這個,住的這個大樓附近,加強巡邏,那我會跟他們提說沒那麼嚴重,因為我們這裡住的不會,我們這幾位,也不會去中國發展,所以有很多,這個紅美啊藍美,就說啊慘了你們五個,不可以去中國發展了,我們說問題是我們沒有要,去中國發展,他說啊慘了你們在中國的,這個帳戶啊,會全部被凍結了,我們在中國,也沒有多少錢,所以而且中國,現在對銀行帳戶的凍結,是隨時的跟你有沒有,主張台獨是沒有關係的,我有一些朋友也是,他就忽然間就說他怎麼沒有錢了,然後後來問才知道說,原來你要回到原來開戶的那個銀行,然後再幫你解開,我不知道他們那個是什麼奇怪的制度,就是好像有一段期間,你如果都沒有去,凍到那個帳戶,他們就會叫你再回來一次,我不知道是對台灣人還是對中國人都是這樣,所以對我們來說,錢沒有影響然後你也沒有,要去那裡發展,然後說你不可以進出中港澳,我們也沒有要進出中港澳,我們不進出中港澳我們只要擔心,就是說不小心,坐上了國泰航空的飛機,因為國泰航空是香港的飛機,那坐上香港的飛機就是算,中國領土,那另外會比較擔心的就是說,如果坐飛機要回台灣的路上,遇到天氣不好,在香港降落,我們就會有風險,大概是這樣子,所以基本上目前沒有多大的影響,哈哈哈哈。

扶搖:另外,想問問您,這一次賴清德總統把國宴設在台南,您作為台南人參加晚宴,感受如何?

王義川:賴清德,他從念大學開始他的工作,社會工作,當醫生,就都待在台南,所以大家也認為他就是,台南的小孩,那台南的鄉親,就會覺得說哇自己,出了一個總統而且他特地,選在這個台南辦國宴,這都很有意義的,那出的這個菜色,也都是,大部分都以南台灣的美食為主,那,大家看的那些菜色也都,很光榮,裡面用的他每一道菜其實都,用了蠻多的食材,把他組合在一起,每一道菜都會跟各位解釋,說,大家都很光榮。

扶搖:好的,最後想問問您還有什麼補充?

王義川:就訴諸公民社會,讓外界,理解民進黨的各式各樣,按照國民黨的希望就通過,但是,很一樣就是沒有這樣的一個討論的過程,那,我們會繼續努力,看後續,其它的法案上面,怎麼樣讓我們能夠,更公開地討論,那如果在議場裡頭,沒有機會討論,就訴諸公民社會,就在台灣像一個反滲透,讓外界理解,民進黨的各式各樣的去講,很多的犯罪如果是因為,中國的力量比如我們選舉。然後你被選是因為中國的介入,那你在台灣的一些行為,是因為收了中國的錢,收了中國的支持。你做了這事情,在最後的處罰上會被加刑,那這是一個,我們叫反滲透,就是中國勢力不要介入台灣的,各式各樣的選舉,那這可能整部法都會被廢掉,那,除了這個比如說我們以前有,轉型正義的條例,有國民黨的不當黨產的條例,有各項跟白色恐怖有關的條例,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這些法律都很有可能被國民黨一條一條修掉,那就又要回到,那個馬英九時代親中的,這個狀況,那走到那一天,我想對民進黨來說,民進黨必須做出,相對的因應,就是說因為後續涉及到國家的,主權,涉及到中國,那就不是,大家都能夠輕易接受的。

扶搖:好的,非常感謝王義川先生的真摯分享,也真心祝願台灣一切都好,感謝收看《新聞大家談》我們下期節目時間,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_78IIcKAIDpp6SJOlf3vDA
歡迎訂閱乾淨世界頻道:https://www.ganjingworld.com/channel/1eiqjdnq7go5grer6fQLmhsYe1g60c

新唐人《新聞大家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新聞大家談】親歷六四 李英之艱難抗共35年
【新聞大家談】中共上調養老金 惹罵聲一片
【新聞大家談】難掩敗局 中共被踢出新聯合國?
【新聞大家談】清洗火箭軍不夠 中共再下狠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