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訪談】

專訪音樂人 希望之聲主持人陳東(1)

希望之聲

去年11月15號,陳東(中)和《自由中國》的導演兼製片人Michael Perlman(左)及製片人Kean Wong,參加了好萊塢影視音樂大獎在洛杉磯芳達劇院的頒獎典禮。(圖:新唐人)

  人氣: 85
【字號】    
   標籤: tags:

【人物訪談】這是轉載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的人物訪談節目,主持人子涵。專訪獲得好萊塢影視音樂大獎提名的華裔音樂人、同時也是希望之聲音樂類節目的製作人和主持人陳東。

【陳東為《自由中國:有勇氣相信》(Free China: The Courage to Believe)這部影片的配樂獲得了好萊塢影視音樂大獎的「最佳原聲音樂獎」提名。陳東出生於80年代,早年曾在在英國知名的哈德斯菲爾德(Huddersfield)大學系統學習音樂多年。天賦的音樂素養和細膩的觸覺,使他逐漸在國際上嶄露頭角,近兩年來屢屢獲得國際音樂界的大獎和提名。與此同時,陳東也是一名歌手,中英雙語配音員和配音教練,以及美國舊金山灣區最大華語電台–FM92.3希望之聲廣播電臺的王牌主持人。他製作和主持的《晨間音樂會》和《德音綜藝》節目,在灣區聽眾中頗受歡迎。我們有幸採訪了陳東,請他談一談為《自由中國》這部影片配樂的創作過程以及他的音樂創作之旅。下面就讓我們一起來近距離接觸一下這位音樂人。】

陳東談為《自由中國》這部影片配樂的創作過程以及他的音樂創作之旅。(圖:希望之聲)
陳東談為《自由中國》這部影片配樂的創作過程以及他的音樂創作之旅。(圖:希望之聲)

主持人:我知道你去洛杉磯出席了好萊塢影視音樂大獎的頒獎典禮,不知道你感覺如何呢?

陳東:感覺到應該是挺高興的,也挺緊張的。

主持人:那最後結果怎麼樣?

陳東:最後我們還是保持在提名的狀態吧,我們沒有勝出,但是呢不管在怎麼樣,我覺得也是很榮幸的一件事情,能夠和其他的這些好萊塢的影片在同一個獎項的類別當中,還是很榮幸的一件事情。

主持人:是啊,確實是,因為能夠獲得提名本身就是一種獲獎了。每年那麼多的影視作品產生,在眾多的影視配樂中能夠獲得這個「最佳原聲音樂獎」提名,也是鳳毛麟角了。

陳東:當然我感覺可能也就是因為,怎麼說呢,我個人會覺得這是感謝上天賜予的這麼一個提名吧。因為很多其他的一些影片,我感覺他們很多的靈感或者是故事內容都是講的是一些科幻的影片,或者是幻想片。那《自由中國》她這個影片從內容到音樂,她記錄的是在中國發生的真實的故事。所以我覺得能夠提名過來也就是,怎麼說呢,受益於中國發生的這些事情都是非常的真實,而且是非常的讓人震撼的。所以我覺得是這樣的一種真實吧,把我就烘托到這麼一個地方來了,這麼一個舞台上來了。

主持人:《自由中國》這部影片我自己也是看過兩次了,我覺得非常的感人。我也看到有一些觀眾的反饋,不少人對這部影片的評價都非常高,很多人都是說到覺得這個故事很震撼人心。這部影片本身也已經獲得四項國際電影節的大獎了對吧?(編按:截至本專訪為止。)

陳東:嗯,是。

主持人:但是因為目前這部影片只是在一些電影節上放映,所以我想可能有很多聽眾朋友對這個影片的內容還不是太熟悉。你能不能先給我們簡單介紹一下《自由中國》這部影片的內容?

陳東:這部影片的內容,她是講述的一個在中國大陸的一個法輪功學員和海外的一個法輪功學員。中國大陸的這位法輪功學員叫曾錚,她因為修煉法輪功被中共政府迫害,在迫害的過程當中她經歷了各種各樣的比如說酷刑啊,或者是讓她違心的簽保證書這樣的一個經歷。最後她能夠成功的逃離中國,然後在澳洲尋求政治庇護,然後留在澳洲,繼續講述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另外一個人是Charles Lee(李祥春),他是一位美國公民,他是華人在美國獲得公民身份,他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當他知道中國大陸發生這樣的殘酷迫害的時候,他勇於回到中國大陸去繼續做這些比如說講真相這樣的活動,那麼在中國大陸被捕,然後被迫害,是這麼一個故事。

也就是說給大家一個親身經歷,在中國到底發生了什麼樣這麼一部影片。而且尤其是體現的非常殘忍的一件事情,就是中共的政權還在做這些活摘器官這樣的一個事情。那我覺得這個影片基本上就是表達中國大陸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及這個迫害對全世界的法輪功學員的影響。那在這過程當中也是想要大家能了解這場迫害,同時呢,讓大家一起知道,一起來堅守道德,把這個迫害制止。講述這麼一個故事。

主持人:就是像你所說的,這部影片她的故事是非常真實的,而且是以法輪功修煉者的親身經歷為主線,這樣的影片之前好像並不多見啊。

陳東:應該說我覺得這樣的一個影片她尤其在剖析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在那種迫害境地當中,他的心情和他的感受。我覺得這個影片當中這部分挖掘得是比較到位的。

主持人:你覺得看了這部影片以後最打動你的地方是什麼呢?

陳東:最打動我的,我覺得就象我剛才講的,她對人物的心理的展現是比較到位的。也就是說很多時候好像我們,因為全世界可能不公平的事情很多,或者說被這種人權迫害的事情,可能其他國家也有,所以很多人就覺得可能法輪功這邊並不是很關注。但是法輪功的學員的被迫害其實是,應該說是有史以來可能是全人類當中最嚴重的,而且活摘器官這樣的事情也是在歷史上,可能在地球上被大衛.喬高他們這些人權律師評為「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嘛。

等於說這個過程當中,也許如果大家不是很了解,或者是聽信了中共的一言堂的謠言,可能對這個事情一點都不關注,或者是很麻木,尤其是大陸的人,在某種程度上可能對這些事情相對來講麻木一些,而且也害怕中共政權。

但是當我們把被迫害人他在那個環境下的親人經歷,以及他心理是怎麼動的,他受到了哪些心理上的創傷,還有他和家庭分裂,就是家庭被迫害之後對家人的思念,以及中共政權用家人來逼迫法輪功學員來迫害,種種的這一個過程當中,他的心態,以及他違心的說了假話,但是他又不是真心想那麼說的,之後的那種悔恨和那種絕望,以及從這個過程當中再怎麼樣從新站起來,這個全過程來講的話,是最打動人心的。

因為,我覺得人,精神層面是這個人的主體,也就是說這個人他的精神層面的各種各樣的帶來的情感感受,對人的觸動是相當大的。這樣的一個痛苦把她展現出來的時候,能夠讓更多的人能夠了解到,如何我們才能讓更多的人從精神上受到保護,以及從精神上能夠從新站立起來,以及保護更多的人不受這樣的迫害。
***

主持人:我想問一下是什麼機緣促成你來為《自由中國》這部影片配樂的呢?

陳東:那應該說是在紐約新唐人電視台,做志願的音樂製作人和節目製作人的時候,當時這部影片的兩位製作人,Kean Wong還有Michael Perlman,他們正在策劃這部影片。當時正好我剛到紐約,大概在2010年的10月吧,那個時候他們正好找到了我。好像一切都是像安排好了那樣,一切就是緣分的一種感覺,大家湊到一起就覺得這是一部很重要的影片,然後OK,然後我就這麼就接受了。

主持人:那你來我們希望之聲做主持人之前,你也是在新唐人做過一段時間是不是?

陳東:是,對。

主持人:你能不能先大致給我們講一講你為這部影片配樂的一個過程呢?

陳東:這部影片配樂的過程的話,他們一開始先給我一個最初剪輯的版本,那我就要從要從頭到尾觀察,觀察這個影片,然後決定在什麼地方加入音樂,而且什麼地方要加入什麼樣的音樂。那比如說我一般來講,對我來說我加音樂可能分三點吧。第一點就是說製作人想要通過這個影片表達的一種信息,這是一種音樂。那第二種就是劇中的人物在那樣一個過程中,他所經歷的情感的碰撞,以及他的心態,這部分是表達人物心理的一種音樂。第三部分就是表達一個氛圍,比如說這是什麼場景,那是什麼場景。大概是有這三點,對。

主持人:你在創作過程中有沒有碰到什麼比較大的壓力,或者是比較大的困難呢?

陳東:整體我覺得還是比較順利的。但是可能這樣的大型製作對於我來說,也不是很多見。應該說是第一次這樣的參與長篇,而且是負責全篇的一個配樂。那在這過程當中,可能最重要的一點就是需要在這個過程中,非常的能夠分析出來人物的這種心理。你比如說人物心理,中國大陸的很多人,或者是在共產黨社會生活過的人會有這樣的感覺,就是因為你對那個政府感到懼怕,所以很多時候你不敢說真話。

但是不說真話呢,你又覺得良心上過不去,就進入一種很矛盾的心理狀態,就是我想要說真話,但我又不能說。不能說吧有覺得不甘心,還要說,所以就在這種掙扎中。就是說如果你想要說呢,面臨的就可能是家人的被迫害,如果你不說呢,你又是違心的自己良心上過不去。這種掙扎狀態在音樂當中就要體現出來。比說有一首曲子叫《Lost》叫《失落》,這首曲子當中就是要表達這種心態,就是我的音樂往上起伏推一下,然後又收回來,然後推一下又收回來,就是想要具體的反映出這樣一種心理。

主持人:你剛才提到要去揣摩主人公的心理,對你自己來說你可能沒有過和影片中主人公一樣的經歷,那你是怎麼去揣摩它的呢?

陳東:應該說我們從大陸走出來的人可能都有類似的,就是說你沒有親身經歷過那樣的迫害,你也在那裡的家庭中生活過,你也在那裡的學校生活過。可能很多的人比較有印象,就是在工作崗位上,或者是在學校當中,都有黨支部或者是團支部這樣的地方,四處都是有那種,你的感覺你的一言一行他們都在看著、在監視著。然後有的時候也知道學校當中或者是社會當中有這樣的情況,就是鼓勵你說真話,但是你一旦說了真話可能會有人來找你麻煩。那可能它形成了這麼一種氣氛和形成這樣一種文化。應該說或多或少每個人都有過這樣的經歷,或者感同身受。

包括當時在99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那段時間,當時我還是高中生。高中生的時候每個學生也都要過這個關嘛,簽字反對法輪功。那當時幸好那段時間我沒有在校。但是同樣回去學校看老師的時候,同樣也是被老師找過去談話。當時我沒有修煉法輪功,我母親修煉。他們說我們知道你母親修煉,問你怎麼看。那等於這些過程我想或多或少大家都有過。所以我覺得從這一點出發,那麼你再去揣摩劇中人他的一個表達的話,應該說都能揣摩得到。(未完待續)

***

陳東其他獲獎作品:

第十三屆年度美國歌曲創作大賽音樂類別第一名得主(2012年),得獎作品:再見伊人(Recognizing The Beloved One)
第十一屆美國年度獨立音樂大獎賽IMA新世紀音樂類別獎得主(2012年),得獎作品:甜美的微笑(Sweet Smile)
第十二屆美國歌曲創作大獎賽獎項得主(2011年),得獎作品:甜美的微笑(Sweet Smile)
第十屆美國年度獨立音樂大獎賽IMA民眾之星獎項得主(2011年),得獎作品:正氣進行曲(Righteous Marching)

陳東主頁:http://www.tonychenmusic.com
陳東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tonychenmusicsite

--轉載自希望之聲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上萬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聞悉天津動用防暴警察抓打法輪功學員的消息後,趕到位於中南海附近(府右街)的國務院信訪辦公室,為在天津市被非法逮捕的四十五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是謂「四.二五」事件。「四.二五」隔天,台灣報紙大幅報導該事件,許多人自己尋找煉功點,有人甚至認為「中共說不好的事,這功法肯定是好的」,很多人就在那時候走進大法修煉。
  • 一位生活在臺灣後山鄉村的農夫,陳嘉欲言談間卻能自然而然的流露出自豪。品味他的茶葉、品嚐他的水果、瞭解他的生活態度,發現他的自豪來自於他堅持傳統的價值,從而建立對自己產品的信心、對人的尊重友善和對萬物的珍惜,一種無愧於心的自豪。雖然忙碌,卻忙得快樂、忙得知足,還在忙中抽空參與慈善事業,盡自己能力幫助弱勢族群。因為陳嘉欲發現「助人是很快樂的事。」
  • 修煉法輪大法幾個月後,奇蹟出現了,妻子身上的病全沒有了,身體輕鬆了。當時我悟到:這是師父給她淨化了身體,是師父幫她消了業,身體才達到了無病狀態,心中十分感恩大法師父!從此更堅定了修煉的信心,家裏也成立了煉功點,積極的做洪揚大法的事情。十八年過去了,回顧十八年中,有十四年的時光是在邪惡的迫害中度過的,十四年的迫害中,有十年是在邪惡黑窩監獄裏度過的。在那樣恐怖的邪惡環境中能夠走過來,十年囹圄,九死一生,是師父的看護,是大法的威力,是放下生死,正念正行才能走到今天。迫害還在延續,監獄、勞教所、洗腦班等邪惡黑窩裏的同修還在遭受著邪惡的迫害,酷刑折磨,中共犯下了人類歷史上從未有過的滔天大罪。望聯合國人權組織,全世界正義團體,伸出緩手,伸張正義,共同制止這場迫害,早日結束人類的浩劫。
  • 千言萬語也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像我這樣一個業力深重、即將走上黃泉路上的小小常人,何德何能能夠得到師父的救度。…得法頭三年,學法少,不會修自己,一直不精進。在我的婚姻走到盡頭,生命也將走到盡頭的時候,師父沒有放棄我,給了我一個全新的人生。
  • 專訪2013年加拿大世界小姐的決賽候選人Anastasia Lin。Anastasia來源於希臘語,含義是神的復活。Anastasia希望自己也可以給人權被侵犯的人們帶來希望。正是這個願望,造就了她多彩的人生和今日的成就,也促成她參選今年的世界小姐。
  • 拿下今年全台蓮霧果園評鑑冠軍屏東東港的蘇育輝說,「畢竟他(蓮霧)的技術門檻很高,加上這幾年的氣候變遷,造成蓮霧這方面來講,管理就­越來越難管理。要有耐心哪,然後,你要去就是享受一下那種孤獨的心境。覺得現在回味起­來應該是值得。」
  • 十八年中,為修煉中摔跟頭,給大法抹黑流過痛悔的淚;為不嚴格要求自己,沒達到大法的要求流過傷心的淚,但流得最多的是感恩的淚。想到師父的慈悲苦度,想到師父的無量慈悲,經常讓我淚流滿面。有時走在街上,看著來往的人流,心中常常充滿自豪和喜悅:「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我有世界上最偉大、最慈悲、最了不起的師父!」
  • 【大紀元1月30日報導】(中央社記者沈如峰宜蘭縣30日電)蘇花公路東澳災害段今天終於暫時恢復正常通車,在過去37天中,工人們冒著危險在上下邊坡吊掛施工,有人受不了風雨吹襲感冒退出,一切的辛苦只為讓民眾春節返家方便通車。
  • 【大紀元1月30日報導】(中央社華盛頓29日綜合外電報導)很少有人像凱瑞(John Kerry)一樣,擁有這麼無懈可擊、足以擔當美國首席外交官大任的歷練。他是外交官之子,童年即遊歷歐洲各地,也曾參與越戰,在參院工作近30年。
  • 台灣彰化縣有位6年級生呂紹楠,從路邊攤開始創業,甚至一天才賣出3雙鞋,經過九年的時間,如今成為100多家通路的大盤鞋商,並且自創花布鞋,打造MIT台灣製品牌,成功行銷國內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