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

作者:高潔
隨著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我就會準確的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Fotolia)

隨著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我就會準確的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Fotolia)

  人氣: 463
【字號】    
   標籤: tags: , ,

我家住東北一個普通的縣城,我是一名醫生,今年六十五歲,從事個體醫療工作。我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自得法以來從沒有放鬆精進的意志,無論多忙,每天都必須保證學兩講《轉法輪》,經常半夜十二點後才休息。二十多年來,我身體非常健康,精力充沛,每天從早忙到晚一點不累。到今天從沒有吃過一片藥,而且原來四百五十度近視鏡都摘掉了,給小孩紮頭皮針比年輕的護士都快。

我在工作中按照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的一思一念,為患者著想,醫藥費價格在同行業中最低,治癒率最高,每天來找我醫治的病人有一百多,幾十年來從早到晚天天如此。整個縣城,十里八村,上至政府官員,下至老百姓,年老年少都知道有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高大夫」,找她看病放心,藥價低、病好得快,不糊弄人。人們紛紛慕名而來,每天門診都滿滿的一屋人。在我身邊發生許許多多神奇的事,從而引導有緣人走上修煉的路。

現代醫學無法解釋的醫學奇蹟

隨著修煉後思想境界不斷提高,智慧也越來越大,醫療技術水平不斷提高,只要患者剛一開口,我就會準確地說出患者的病情,每每這時患者都非常驚訝。在醫療實踐中,我還發明了一種治療頸椎病的絕招,治癒率百分之百。而且還有許多患者只是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就獲得了健康,現代醫學根本無法解釋這些奇蹟。

有一位慢性腎炎患者,她化驗尿蛋白總是在三個加號或以上,各大醫院求治也不見效,結婚五年只能懷孕但不能生小孩,到臨產時就高血壓、抽搐,十分危險,非得做引產把孩子引下來,但孩子不能存活,已經兩次都是這種情況,全家都非常痛苦。她來找我醫治,我告訴她修煉法輪大法才能治好她的病。

她與大法還真有緣,很誠心地學了起來,只修煉了四個月,她就感覺身體一切病症全沒了。於是她又去醫院做了化驗,拿回化驗單給我看,我告訴她,病完全好了,蛋白一個加號也沒有了,她當時就高興得哭了起來。從此她的腎炎徹底好了,能正常懷孕生育了,現在孩子已經六、七歲了。她們全家都說法輪大法太神奇了,也都做了「三退」(聲明退出中國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並感謝大法救了全家。

我每天都要接待患者一百多人,我從來都是從容不迫,看完病後都要告訴他們一定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相信的,病也都好得快,所以門診的人每天都絡繹不絕。有一位熟悉的糖尿病患者來看病。她說她記得我以前高度近視,戴著眼鏡,現在怎麼不戴眼鏡了,而且還能準確地給小孩紮頭皮針,就問我的眼睛是怎麼好的?我告訴她是學煉法輪大法好的。她說:「這麼好的功法我也要學。我患糖尿病十多年了,甚麼家務活也幹不了,全身沒有好受的地方。」我就為她請了大法書和師父的教功錄像光盤。四個月後的一天,她高興得來告訴我:她的糖尿病徹底好了,血糖、尿糖化驗都正常了。她說大法太神奇了,全家人都高興得不得了,都發自內心地說:「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好!」

跳出名利 兌現醫生的使命

作為一名醫生,在現代的社會中掙錢是很容易的一件事。但是我清楚地知道我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必須看淡名利,必須嚴格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所以我總是面帶微笑接待患者,不厭其煩地解答患者的疑問,從沒有收過一次禮,從沒有難為過一位患者。所以患者經常和我說:「高大夫,你和別的大夫不一樣,你對我們太好了,我們看病哪兒也不去,就上你這來。」

二零一零年十月,我接連接到十多個電話,都是省電視台鄉村頻道的主持人打來的,說經過調查,我是本省醫療系統最突出最優秀的醫生,讓我帶著護士去電視台接受採訪,然後還能給我很多名譽,還能出名,還給金牌。我直截了當地告訴她:我做得這麼好,表現這麼突出,是因為我學了法輪大法,知道怎麼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最後我跟他們說:你如果同意我說真話,我就去;不然我不能去。但是由於電視台不敢正面宣傳法輪大法,就放棄了對我的採訪。

記得二零一四年春天,縣城內新成立一家私人醫院,醫院領導三番五次來聘請我,要我到他們那兒去出診,給我年薪二十萬,並且讓我全家人都去醫院上班。面對這種豐厚的薪水,優厚的條件,我絲毫沒有動心。因為我知道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而現在醫院都以利益為重,藥價高,老百姓看病難,這是現實社會的通病,我不能只為了掙錢,隨波逐流去配合他們做有損於老百姓的事。我幫你違背大法修煉原則,那我就不是修煉人。我雖然幹個體收入不那麼多,但我面對患者很快恢復健康那種喜悅之情,我良心相安,我會自由自在的和他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我不會辜負救度眾生的使命。

一次一位婦女帶著她的四歲的小孫女來救治,孩子的病症是出完水痘後全身發癢。早上她去過一家醫院,醫生告訴她是毒火攻心,讓她趕快打點滴,一天得打四個點滴,並且連用四天才能好。這時她身邊的一位婦女告訴她,「你去找高大夫,她看病不糊弄人,藥費低。」

我告訴她,出完水痘後全身癢是正常現象,吃兩粒撲爾敏就好了。我當時給了她四粒撲爾敏。她問我多少錢?我告訴她四片藥一共才值八分錢,不用付給我了。

第二天,她又來了,她說她小孫女吃了兩粒藥就好了。她當著全屋患者激動地不停地說:「法輪功太好了!法輪功太好了!煉法輪功的醫生太好了,心太正了。我回去一定也學煉法輪功!」

每當這時我都會說:「是我師父偉大,法輪大法偉大!」

二零一二年,我的婆婆生病住院,一切費用都是我承擔的。第二年我小叔子出了車禍,我也在費用上大力支援。通過這兩件事,老家的人都說還是煉法輪功的境界高,從不計較甚麼,說,都像你這麼處理事,誰家都不會打仗了。村裏大夥一起吃飯,席間說起此事,都非常認同法輪大法好,當時許多人都明白了中共邪黨迫害大法的真相,而且有一百多人當場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

在工作中我認為我的一言一行都非常重要,在平時工作中患者無論問我甚麼問題,我都耐心解答,尤其遇到記憶力不好的更年期患者,一個問題反覆問十多遍的都有,我都不煩躁。有位患者告訴我:別的醫生要多問一句就把你頂回來。我說我不會的,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得按「真、善、忍」做好人做好醫生,你們跑這麼遠來一趟多不容易,不問明白用藥方法回家沒法用藥啊。他們都說煉大法的醫生太好了。

因為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才能平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感謝師尊!感謝大法!

(轉自明慧網,有刪節)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縱橫職場30年的雅芳化妝品公司總監張惠翔,10歲時母親就過世,留下七個年幼的孩子,最小的還未滿周歲,小小年紀的張惠翔就要扛起照顧家人的責任;高一那年父親又續玄,新媽媽又帶來二個孩子,15歲的少女就要面對學業及家庭的雙重壓力,張惠翔說:「小時候真的很苦!因此長大後就一直在尋找下輩子可以不用再輪迴的法門」直到40歲那年,先生從一個農會的女職員手中帶回來一本「轉法輪」,才徹底改變了她的一生!
  • 只有按照真、善、忍去做,才能順應天理、人心,才能化解恩怨得到善果呀!我改變了對班長的態度。班長和我之間的怨恨,漸漸地化開了。
  • 2017年5月8日晚,美國神韻世界藝術團在德國柏林波茨坦廣場劇院(Theater am Potsdamer Platz)進行了今年的首場演出。神傳文化的洗禮令觀眾耳目一新,並收穫身心靈的愉悅,劇院中掌聲不絕於耳。
  • 第四屆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菜廚技大賽粵菜金獎得主羅子昭。(羅子昭提供)
    做菜如做人,要做好菜、須先做好人!它是真正的人生道理。你的心是善良的、平靜的、祥和的,那麼你做出的菜一定是舒展的、通透的,而且明亮的。
  • 世界上只有一種東西,你不需要去努力,也會一直長成,而且強迫中獎,不接受也不行,那就是年齡。
  • 女兒上高三時,我看了一遍《轉法輪》這本書後覺得真好,就想推薦給女兒看。當時我有兩個顧慮:她們從小受惡黨灌輸無神論,學習的課本裡就有污衊、誹謗大法的謬論,大法的真相她能相信嗎?另外,大法書表面雖淺顯,內涵卻高深,而且修煉要吃苦,蜜罐裡泡大的她能接受嗎?出乎我的意料是,女兒看書後立刻走入了大法修煉。真是天大的洪福降我家!
  • 整天考慮怎麼壓榨別人的人,註定是不快樂的,因為他壓榨了別人,反而因心力憔悴而害了自己。而那些看得開簡簡單單的人,因為善良而不去傷害別人,即使物質上並不富裕,卻是非常快樂的。這不也是符合「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的道理嗎?
  • 「中國五千年的歷史,即為各宗族共同的命運的記錄。此共同之記錄,構成了各宗族融合為中華民族,更由中華民族,為共禦外侮以保障其生存而造成中國國家悠久的歷史。這一部悠久的歷史,基於中華民族固有的德性,復發揚中華民族崇高的文化。」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