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史說加拿大》系列(38)——聯邦和省的經濟關係

人氣: 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7年08月12日訊】加拿大第一部憲法——1867年《英屬北美法案》規定加拿大為聯邦制,各省是憲法的簽署方,和聯邦之間是平行分權的關係,聯邦和各省各有自己的財政來源和經濟責任。

《英屬北美法案》規定,在收入來源上,聯邦政府不僅有徵稅權,還有不受限制的徵賦權,可以立任意名目任意收錢;而省政府只有有限的徵稅權。《英屬北美法案》還規定,在經濟責任上,聯邦負責「關係到所有人、要花大錢」的事務,包括國防、金融和商業等;而省負責「關係到當地人、不需要花大錢」的事務, 包括健康、教育和保險等。要知道,在19世紀末那個時期,健康、教育和保險等事物被認為是小事,因為那些屬於私營範疇,政府只需要提供管理而不要出錢提供服務。

《英屬北美法案》的原則沒有任何歧義。但對《英屬北美法案》的解讀,有時卻是你說你的,我說我的,聯邦和各省還會因各自不同的解讀而產生憲法爭論,特別是在「經濟權責劃分」方面。歷史上這樣的爭論始終不斷,有時還會相當尖銳。

20世紀後聯邦和省的經濟出現爭論有以下原因:一方面,當時的民眾開始要求省級政府直接提供健康、教育和保險等服務,那勢必導致省級政府增加開支;另一方面,省級政府的部分財政收入渠道在20世紀上半葉世界大戰期間被聯邦政府接管,例如,二戰期間的聯邦政府除了徵收收入稅以外,還徵收了公司稅和財產稅,從而就侵犯了省級政府傳統財源領地,並導致省級政府收入不增反減。

為處理那些被引發的爭論,聯邦政府往往以「退稅」的方式進行二次分配調節,那一辦法行之有效,但無論如何,聯邦政府干涉了省級政府的經濟自主權。

二戰的軍費開支讓聯邦政府找到了一個把手伸進省級政府錢袋的好藉口。二戰結束後,聯邦政府還是不願放棄嚐到了的甜頭。省和聯邦鬥爭的結果是,兩級政府從此每五年舉行一次會議,劃分和界定各自的收稅區間。這些年的歷史顯示,聯邦政府處於強勢地位,聯邦政府繼續侵入《英屬北美法案》賦予的省政府領地,然後給各省二次分配。

聯邦和省級政府的經濟矛盾不僅體現在「收錢」方面,更體現在「花錢」上。聯邦財大氣粗,往往通過「花錢」來干涉省級事務。《英屬北美法案》規定醫療保健屬於省管事務,但是,聯邦對這一事務干涉極深。二戰以後,加拿大開始借鑒一些歐洲國家的大政府模式,為民眾提供廣泛的社會福利。

1948年起,聯邦政府開始撥款給各省的醫院建設、醫生訓練和公共健康設施。1957年蒂芬巴克(John Diefenbaker)聯邦政府引入了「醫院保險和診斷服務法案」( the Hospital Insurance and Diagnostic Services Act),開始為加拿大民眾繳納一定的診治費用。到了1960年代初,蒂芬巴克聯邦政府主導了「聯邦——省協議」,讓加拿大民眾不分地域貧富加入全面統一的保險,享有醫療、保健、甚至藥品等服務。

1966年皮爾遜(Lester Pearson)聯邦政府引入了「醫療法案」(Medical Care Act)。這一系列的法案規定聯邦和省政府基本上平分醫院和醫生的費用(只適用於有限的、政府認可的疾病服務範圍)。這些聯邦介入一方面為民眾提供了社會福利和保險,另一方面卻「突破」了《英屬北美法案》規定的聯邦權責,干涉了省級事務。

聯邦和省級政府的憲法經濟矛盾還體現在聯邦這個大家長總想一碗水端平。1956年起,聯邦發現,相對而言,有些省長期貧窮,而有些省長期富裕。聯邦政府總想「劫富濟貧」,讓加拿大人不分地域地享受同等質量的公共服務。圍繞這些問題,總有些人覺得被「虧待」了,也總有些人覺得被「欺負」了。

在聯邦制度中,聯邦政府和省級政府為了一個錢字總是摩擦不斷。年年歲歲,大家反復爭論同樣的問題:稅收區間如何劃分? 哪裏需要錢?誰需要更多的錢,為什麼?歲歲年年,加拿大人認為這些協商和爭論不僅僅是可接受的、甚至是所樂見的。這就是我們政府運行機制的有機組成部分。

下一主題:加拿大是英國的複製品 ?不全對

http://www.epochtimes.com/b5/ncid1143302.htm

註:《史說加拿大》系列將通過52篇文章,向所有加拿大人系統地介紹我們的國家。本系列由Multimedia Nova Corporation、Diversity Media Services/ Lingua Ads及《大紀元時報》聯合贊助推出,所有專題文章均由不同領域內的著名歷史學家完成。《史說加拿大》系列版權歸Multimedia Nova Corporation 2010-2011所有。

責任編輯:文風

 

 

評論
2017-08-12 11:0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