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氟化水:是福是禍?

卡爾加里市議會7月份召開公眾聽證會

卡城氟化水議題

世界衛生組織(WHO)數據顯示,供應水中添加氟化物的國家與未添加的國家相比蛀牙沒有差別。(大紀元資料室)

人氣: 281
【字號】    
   標籤: tags: , , ,

【大紀元2019年06月21日訊】(記者郭孝景報導)【導語】今年7月份,卡爾加里市議會將就是否全城使用人工含氟水舉行公眾聽證會。氟化水自從上個世紀問世以來,其合理性一直飽受爭議,卡爾加里市政府對此事的態度也是多次反復。究竟氟化水的起因和背後是什麼?為何與每一位居民息息相關?本文深入調查,揭示氟化水的爭議下的面紗。

目前,有24個國家約3.72億人(相當於全球人口的5.7%)使用人工含氟水,包括加拿大、美國、愛爾蘭、澳大利亞和英國。其中加拿大大約有三分之一的城市使用含氟水。而在西歐,97%的居民不飲用氟化水。自上世紀50年代起,有關此事合理性的爭論就從未停止。

對於加氟有助於防治蛀牙的說法,質疑者提出兩個問題:第一、加氟對人體和環境的傷害多大?第二、有必要全市自來水都加氟嗎?

長期以來,牙膏加氟、城市供水加氟的支持者表示氟化水有益防治蛀牙。但根據世界衛生組織(WHO)所蒐集的數據顯示,供應水中添加氟化物的國家與未添加的國家相比蛀牙數沒有差別。

有報導提出質疑,氟斑牙使得牙齒變得更脆弱,最終會傷害琺琅質。美國麻省電視台曾報導,許多研究顯示水氟化實際上增加蛀牙,如2001年前至少有來自芬蘭、古巴、東德、美國、加拿大和荷蘭的六項研究顯示,一些城市停止水氟化後,蛀牙反而慢慢減少。

今年6月1日,一場名為《氟化水:卡爾加里的健康風險及展望》的研討會在卡爾加里市公立圖書館中舉行,現場有百位民眾參與。美國化學和毒理學專家肯奈特教授(Paul Connett)和卡爾加里醫生迪克森(Robert Dickson)出席研討會。

氟化水:卡爾加里的健康風險及展望》研討會
6月1日,《氟化水:卡爾加里的健康風險及展望》研討會在卡爾加里市公立圖書館中舉行。(郭孝景/大紀元)

肯奈特教授在研討會上列舉的全世界近幾十年有關氟化水的主要研究成果,明確表明氟化水對人體骨骼、內臟、大腦等會造成明顯損傷。研究包括中國科學家Quanyong Xiang的多份報告證明氟化水會導致孩童智商下降;諾貝爾獎得主Arvid Carlsson研究氟化水對大腦發育和其它器官的損傷,等等。

另一方面,肯奈特教授稱,全市自來水都加氟會對體弱者、小孩和老人等人群的危害更大。例如,同樣是喝入一杯氟化水,但是孩童和成人的體量不同,所以孩童的氟攝入量占身體營養的比例要遠大於成人,造成的影響也更大。

肯奈特教授提議說,為何不在超市或藥店出售瓶裝氟化水,而是要全市自來水加氟?他解釋說,這樣的好處包括購買者可以自主選擇氟的用量,還減少對不適合人群和環境的傷害。他強調,「政府在沒有考慮弱勢群體的情況下向全城自來水加氟的做法是不道德、不科學的。」

美國化學和毒理學專家肯奈特教授(Paul Connett)
美國化學和毒理學專家肯奈特教授(Paul Connett)向卡城公眾介紹氟化水的利弊。(郭孝景/大紀元)

新研究:孕婦飲用氟化水 降低孩子智商

據美國《新聞週刊》報導,2017年發表於《環境與健康展望》期刊,研究小組對墨西哥299位母親和她們孩子跟蹤調查,發現孩子智商低與母親孕期接觸氟化物有關。小組測量母親尿樣氟含量,然後跟蹤孩子到6至12歲。研究已考慮其它因素,比如接觸其它化學物質等,最終統計學結果顯示,母親體內氟含量越高,孩子認知能力測試得分越低。

紐約大學Langone Health醫院兒科醫生特拉桑德(Leonardo Trasande)說,這份研究將引起人們對氟化水高度擔憂。他說,雖然氟可防蛀牙,但它是一種有毒化學物質,會破壞甲狀腺功能,影響大腦發育。

而美國Saint Alphonsus醫療集團專門從事高危孕產藥研究的貝托尼醫生(James Betoni)告訴《新聞週刊》,病人不必過分擔心。他解釋說,水中氟含量可能很高,但水中還有很多其它我們未知的物質。「這只是一份研究,不能根據這份研究,就改變我們生活方式。」他說。

美國國家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早在2006年發布了一份有關氟化物毒性的大型評論,指出了氟化物的一系列負面作用,包括 「減少褪黑激素的生成」 以及 「其它對松果體正常功能的影響,並可能會對人體產生的許多關聯影響」。

據記載,氟化物最初是應用在二次大戰上,由德國化工企業法本公司製造,供給納粹和蘇聯集中營。他們為了整治和管理,曾將氟化物加入囚犯的飲水中,以麻木意識、削弱意志。氟化物還被用做鼠藥和蟑螂粉的主要成分,也是一種長效神經毒素,可導致腦損傷和學習障礙。

卡爾加里發生了什麼?

早在2011年,卡爾加里市議會投票決定停止了長達20年的氟化水使用。那為什麼今年市議會再次討論氟化水呢?

今年年初,卡爾加里大學醫學院一份研究報告比較了卡爾加里和埃德蒙頓兩地的小學二年級學生的牙齒健康狀況。埃德蒙頓目前仍然在飲用水中加入氟化物。報告稱,在調查期間,兩個城市的孩子的蛀牙都有所增加,但在卡爾加里的孩子在該市停止添加氟化物後,蛀牙情況略微嚴重於埃德蒙頓。這是卡城市議會重提氟化水事宜的起因之一。

迪克森醫生關注氟化水議題20多年,曾在2011年為市議會介紹氟化水的危害。他表示,造成蛀牙的原因有很多,過量攝取糖分、衛生條件差等原因都會造成蛀牙,所以治理蛀牙僅靠氟化水其實並不科學,而且副作用難以估量。

他進一步說,研究顯示氟化水不僅對人體健康有害,而且對環境、動植物也有危害。「如果全市使用氟化水,居民的飲用水只占一部分,大量的氟化水會流入河流湖海中,自然中的動物和植物也有因為過量的氟化物受到影響。」他表示,目前沒有政府或機構在追蹤調查氟化物對大自然的影響。

卡爾加里醫生迪克森(Robert Dickson)
美國化學和毒理學專家肯奈特教授(Paul Connett)(左)和卡爾加里醫生迪克森(Robert Dickson)(右)。(郭孝景/大紀元)

今年2 月25 日,卡城市議會以13-2票決定,將重審卡爾加里在飲用水中恢復添加氟化物的議題。這項動議由市議員科利-厄克特(Diane Colley-Urquhart)提出。

當日,市議會還通過了卡爾加里大學奧布萊恩公共衛生研究所(O’Brien Institute for Public Health)收集的有關氟化物益處的新證據。報告預計將在7月24日的公眾聽證會上呈交市議會。

在議會上,市議員法卡斯(Jeromy Farkas)表示贊成加氟, 但希望在下次市政選舉中進行討論。

市議員薩瑟蘭(Ward Sutherland)則表示,他和其他多位議員已經被專家告知稱,有研究顯示氟化水的危害

在費用方面,市政府估計,在全市自來水中加氟需要升級供水設備,共花費$600萬,之後每年成本至少$75萬,外加人員培訓、防護設備等費用。

7月24日:市府公眾聽證會

市議會將在7月24日下午1時至晚上9時舉行公眾聽證會,聽取專家和民眾對氟化水事宜的看法。每一位市民都有權參加聽證會,並表達自己意見和建議。

肯奈特教授呼籲,全市自來水加氟的事情關係到每一位居民,大家可以主動多了解氟化水的利弊,同時可以聯繫所在選區的市議員表達對氟化水議題的關切。

責任編輯:趙明月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