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故事:于溟

現實版《肖申克的救贖》:于溟冒死拍攝 救贖更多人(下)

人氣 300

【大紀元2020年11月29日訊】文:俞元・大紀元
接上集)在獄中,于溟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融入在「真、善、忍」中,他一次次挺過慘絕人寰的折磨,一次次穿越生死,他的思想也在一次次地昇華,他越來越強烈地感到:修煉法輪大法,是一條人生充滿希望的光明正道!

不顧個人處境,解危濟困

肖申克的救贖》劇中的安迪為夏季高溫戶外工作的獄友們,爭取到了冰鎮啤酒;他寧願被關禁閉,也要向整個監獄播放歌劇唱片,讓囚徒們感受那片刻的精神自由。雖然身處牢籠,安迪也盡可能地維護人的尊嚴與權力。

中共為了維穩,經常把勞教所、監獄裡的真正犯人釋放回家,騰出更多的牢房用來關押法輪功、異議人士或大量訪民。于溟幫這些無辜的「勞教人員」寫訴狀,燃起他們堅定活下去的希望,同時也讓獄警看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是違反中國法律的,起著一定的震懾作用。

于溟在勞教所採買的時候,經常訂購很多日常用品,接濟給同一號房裡家境貧寒、無人探望,或家在外地的人,他自己卻用得很少。勞教人員都說于溟是仗義疏財的「及時雨」,他們也紛紛明白了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悄悄傳頌「法輪大法好」!

法輪功學員是好人,好人不應該被「教養」。于溟扛住了難以想像的迫害,始終不承認自己是犯人,堅決拒做奴工。勞教所的奴工任務繁重,完不成的人經常遭到獄警打罵,于溟看到了就會積極為他們呼籲。時間長了,只要是于溟所在的隊,奴工的工作量都是最低的。

2008年奧運會期間,法輪功學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加工二極管。(于溟提供的視頻截圖)

當于溟看到獄警酷刑折磨其他法輪功學員時,他從不考慮自身的處境,毅然伸出援手制止暴行。曾經與他關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回憶說:「在中共迫害的嚴酷環境下,于溟來自紮實修煉中的那種寬厚的襟懷,感染和影響了幾乎所有接觸過他的人!」

2012年8月,剛剛出獄不久的于溟,得知親友所在的鞍山市岫岩縣境內發生山體滑坡、泥石流等嚴重災害,許多房屋倒塌,有不少人員傷亡。他渾身的傷口還沒有癒合好,就立即四處奔走,組織一批朋友,親赴災區,捐助了幾卡車的物資和幾千本圖書,還捐助了當地新華希望小學,為那些貧困無助的人帶去一份溫暖,一份希望。

義薄雲天,幫助別人越獄,自己遭受酷刑

2008年世界伸出了橄欖枝,把奧運的舉辦權給了中國,希望中共能因此改善它臭名昭著的人權狀況。超出善良人的預期,中共反而藉著奧運維穩之名,變本加厲地抓捕和迫害法輪功學員和異議人士。

2008年8月,于溟因傷勢過重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的醫院。醫院的監控比較鬆,于溟設法搞到了手機和一把鋸子。于溟修煉「真、善、忍」,不忍心值班警察和同一牢房的22名囚犯,因此受牽連和嚴懲。

于溟告訴醫生自己傷疼睡不着。拿到安眠藥後,他當著護士的面把手往嘴裡一塞,實際上藥已經藏在另一隻手上。就這樣,他一天一天攢夠了藥。他根據囚犯和守衛的塊頭大小,提前在不同的飲料瓶裡放入不同量的安眠藥。

2008年8月11日,于溟把每一瓶飲料準確地送到了相應的人手裡,他們很快睡著了。于溟扯下早已鋸斷的窗戶鐵條,用被單擰成繩子從三樓垂到地面。可是他把逃離絕境的機會,讓給了另外兩名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法輪功學員。為了不引起警察對自己的注意,于溟竟沒有和他們一起逃走!

于溟的妻子馬麗,義無反顧地接納了兩位越獄的法輪功學員,毫不猶豫地悉心照顧他們。但是,她深知自己的家早已是當地公安局重點關注的對象,一心希望他們倆盡快康復,能轉移到更安全的地方。

于溟的夫人馬麗(右)和女兒于小真(中)在中國駐舊金山總領事館前,呼籲立即釋放于溟。(曹景哲/大紀元)

三天後,一大群公安如狼似虎地撲向于溟家。兩位法輪功學員此時稍有恢復,剛能在床上坐起來,就被衝進來的警察一頓暴打,再次重傷昏迷,其中一人的眼球被打得從眼眶中彈出。警察還不解恨,順手給于溟十歲的女兒真真一個嘴巴,對馬麗的小外甥拳腳相加;馬麗年邁的母親當場嚇呆了。警察們把馬麗和那兩位學員架上警車帶走了。因為查不出馬麗和這次出走有什麼關系,警察只好暫時把她放回家,後來多次上門警告她「老實點」!

馬三家勞教所炸鍋了!面對公安部氣勢洶洶的調查,俠肝義膽的于溟獨自承擔了全部責任,並且一再強調其他人與此事無關,他們是不知情的。即使這樣,該勞教所的兩名副所長受到懲罰,至少7名警察被解僱,與于溟同處一牢房的每個人都被勞教所加期關押一年。而于溟被祕密轉押在一個戒備森嚴的地方,被綁老虎凳,被打得渾身是傷,生命垂危,身體都變了形。如果當時于溟自己越獄,也許早就在異地他鄉了,哪會遭這麼大的罪!然而,大法總是告訴他「先他後我」。

十年一劍,鐵證如山喚醒西方民眾

2008年,于溟通過極其縝密的方式,將針孔攝影機帶進了勞教所,開始拍攝他身邊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致殘的畫面,其中包括被毒打成植物人的胡國艦,在監獄醫院裡每天還戴著手銬腳鐐,直到兩年後去世;被電擊、打成重傷的路遠峰,出獄21天後去逝等等。還有,大量每天超過12小時的奴工鏡頭。2017年,于溟出獄後在多家醫院拍攝了器官移植交易的鏡頭。

終於2019年1月,于溟逃離中國大陸,經泰國輾轉來到美國舊金山與太太馬麗和兩個孩子團圓。2月,美國福克斯新聞台採訪于溟,3個月後播放了震惊世界的法輪功專題片《一個姐姐的救贖》;3月,于溟出席美國國會,在「促進中國宗教信仰自由聯盟」成立大會上發言;4月,于溟將相關證據提交給了調查中共「強制摘除」良心犯器官的英國「獨立人民法庭」,6月該法庭對中共活摘器官判罪,英國BBC World News播出電視報導,這是2006年指控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以來,首次出現幾十家國際社會媒體共同報導法輪功新聞的盛況。于溟第一手強有力的臥底視頻,一掃世界媒體長期對法輪功噤聲的局面,具有突破性的重大意義。

被關押近12年的法輪功學員于溟,2019年1月27日,輾轉從泰國飛抵舊金山。他的妻子馬麗和兒子正正,以及在舊金山的朋友前往機場迎接。(林驍然/大紀元)

「穿牆」還是留在裡面?救贖靠自己

《肖》劇中的瑞德待在獄中40年,最後獲得假釋。早已習慣監獄制度化生活的他,與比他早釋放出來的老布倫一樣,完全不適應在自由社會過正常的生活,上廁所如果不打報告,就尿不出來。瑞德欲步老布倫後塵,但最後他放棄了自殺,與安迪相擁在海邊。望著無邊無際的湛藍大海,他切身感受到了自由、尊嚴和希望。

當今的中國大陸就是一個大監獄。中共借助AI智能、大數據、人臉識別,以及遍布大陸的數億個攝像頭,把14億中國人監控得沒有一點自由、隱私的空間;通過「網絡長城」封鎖真相、箝制言論和打擊異己。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表示,中共利用高科技全天候立體型監控中國社會,進入「精緻極權統治時代」,野蠻和兇殘程度不亞於希特勒。

在中共的高壓鉗制下,大陸民眾自覺地「自我審查」,所說、所寫、所做的事情,不敢越當局雷池一步。許多移民到海外的華人,雖然身處自由的國度,可以自由地獲取信息,可是他們的思維方式卻沒有變,主動選擇或接受中共的假信息假新聞。

目前美國議員提出法案 ,要求認定中共為跨國犯罪集團。其實,早在1991年蘇聯共產黨解體時,葉利欽和戈爾巴喬夫就已經宣布共產黨是非法組織。中共是不是犯罪集團?看一看于溟出生入死拍的鐵證,那只不過是冰山一角。一個政權犯下這麼多反人類的罪行,還不應該被清算嗎?還要跟它保持一致嗎?

實際上,每個人都有一把鑿穿體制圍牆的錘子,那錘子就是人的正義與良知。當人真正找回良知、重拾尊嚴的時候,才能獲得真正的自由,完成自我救贖!#(完)




關注我們facebook主頁,及時獲得更多資訊,請點這裡。
本文刊載於舊金山11月28日教育版

每週為您獻上舊金山最新消息

責任編輯:李曜宇

相關新聞
【珍言真語】于溟:大陸器官充足 港人失蹤是謎
【珍言真語】于溟:揭大陸恐怖囚室 憂12名港人
中共獄警收入何以高出普通公務員數倍
鐵血丹心兌誓約(上)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德州查科技巨頭 中共吹防疫遭批
【橫河直播】三起訴訟不簡單 美國文革由來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秦鵬直播】中朝爭秀肌肉 蓬佩奧連番打擊中共
【財商天下】投資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斬吸金觸角
【珍言真語】遭44小時審訊 劉凱文:政權虛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