僧人精準預言 琅琊三孩童竟是「真一品」

文/宋寶藍

清朝官員示意圖。(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3608
【字號】    
   標籤: tags: , , ,

江南華亭有一戶貧窮的王家,時常遭人白眼。一個遊方僧人,卻在一天之內看到王家日後三個「一品」。這三個未來的一品官員,當時只不過還都是孩子,一個八歲,一個五歲,一個還未斷奶。命運,如此變幻莫測,對於尋常百姓,辯不真切,看不分明。而在僧人眼中,人生就像事先拍好的電影,他只看了一眼,就已超前做了劇透。

清朝初年,滿清漢臣中,以華亭王家(琅琊王氏)、崑山徐家、海寧陳家,這三家最為顯著。

江南華亭,別稱茸城,是古松江的縣城。明朝時,華亭有兩戶王家,郡裡的百姓按照縣城的宅第劃分,稱呼他們為「東王、西王」。

財翁見雙燈 招贅寒士

西王於明朝時,已經是簪纓世家,人才輩出。東王當時還沒有人科第中舉。東王顯達,則是從王廣心(號農山)開始,才登科及第。

王廣心是孤兒,從小就寄養在叔父家中。剛成年時,考取了諸生(官學生),寄居在離學宮數里之外的農舍。

有一位姚姓富翁,延請王廣心給他的孩子上課。有一年夏天,天剛黎明,王廣心就去課館。姚翁剛要上樓遠眺察看莊稼的情況,隱約間看到對面出現二盞大燈,為王廣心照明引路。當王廣心走到課館時,燈火就自然消失了。姚翁心中非常驚訝。

等到了晚上,姚翁再次悄悄地察看,王廣心才穿越一條小路,月影黃昏中仍是出現了二盞燈,為他引路。姚翁知道他不是一般人,日後必會顯貴,就想把女兒嫁給他。於是派人到王廣心叔父家提親。叔父以家境貧窮,拒絕了婚事。然而姚翁執意嫁女,就召王廣心入贅姚家。

幾年以後,姚翁去世了。姚家姻親中,有人看不起貧窮的王廣心,對他屢翻白眼。他的妻子姚氏說:「夫君本是入贅而來。如今父親已經去世了,還要做誰的上門女婿呢?我們還是離開吧。」

王廣心愁悵失望地說:「可是我沒有家啊。」夫人姚氏問他沒結婚之前的住處,得知他曾寄居在齋夫(學舍中的僕役)家裡。於是讓王廣心和齋夫商量一下,租了一間房子來住。

兵亂之際 白衣老婦助產

不久後,遭逢改朝換代,清軍入關。王廣心的叔父本住在鄉裡,為避兵亂,帶著全家進城尋找避亂住所。他們商量一番後,決定暫時寄居在寺院的僧舍中。王廣心先帶著二個兒子去了,當時夫人姚氏正懷有身孕,倉皇慌亂中動了胎氣,眼看著就要分娩,不巧的是土匪馬上就要來了,她急忙躲到別人家的竹園中去避亂。

姚氏坐在地上倚靠著竹子。朦朧間,她看見一位穿著白衣的老婦幫助她生產,老婦切斷了臍帶,還撕裂了衣裳裹住了嬰兒。這些事剛做完,王廣心就來尋找妻子了。白衣老婦抱起嬰兒交給了他。王廣心抱孩子稟告叔父,又找人將夫人抬進寓所,一家人終於團聚在一起。處理完這些事之後,他們豁然想起那位老婦人,卻發現她已經不見了。

僧人預言 三個童子 三個一品

早年,王廣心曾經邂逅了一位僧人。那僧人仔細地看著他,說:「您將來是大貴之人。」並請王廣心跟他交往,說他將來必能與劉秉忠相媲美。(劉秉忠,元朝奇人,精通天文地理奇術,協助忽必烈定鼎天下,並主持營建了元大都。)王廣心聽了,只是一笑置之。

姚氏生下第三子後,那名僧人又來了。他一面笑著,一面詫異地說:「我的話應該應驗了。」這次再次審視他良久,疑惑的說:「您應當貴為一品,然而又不像是真的,這是怎麼回事呢?」

當時,王廣心的長子王頊齡剛剛八歲,捧著一杯茶出來端給僧人喝。僧人一見到他,竟然驚訝地站了起來,說:「是了,這個孩子才是真正的一品。您只是獲封爵為一品。」

廣心的次子王鴻緒當時年僅五歲,爬著鬧著要闖門,僧人見到他,說:「這孩子將來也是一品,只不過比兄長稍微遜色一些。」

幼子王九齡,王廣心也把他抱出來,僧人見到小兒,說:「這孩子日後也是一品啊。其官位不比兄長高,然而會比兄長要早顯貴。」這位僧人的預言,後來結果如何呢?

順治六年,王廣心進士及第,官至監察御史。他為官清廉凜然,就連奸吏也不敢輕易冒犯他。但王廣心並未官至一品,而是後來受到皇帝封爵,才貴為一品的。

長子王頊齡與二弟王鴻緒、三弟王九齡先後在康熙一朝進士及第,同朝為官。王頊齡是康熙十五年(1676年)進士,康熙五十二年官至工部尚書(從一品),後拜武英殿侍講大學士(正一品)。於雍正元年,加封太子太傅,即太子的老師,死後贈太傅。

王鴻緒是康熙十二年(1673年)進士,奉康熙之命纂修《明史》,曾任工部、戶部尚書(從一品)。

王九齡於康熙二十一年進士及第,康熙三十九年就升至內閣學士,康熙四十六年官至左都御史(從一品,掌管綱紀,監察百官)。升官速度比兄長王頊齡還要快

受皇恩榮寵 王家名望如雷貫耳

康熙、雍正時期,兩位皇帝對王家榮寵有加。康熙帝曾多次御書對聯 、堂匾、字畫等,御賜王鴻緖。王鴻緖任工部尚書時,康熙四十一年四月初六,天子賜予他堂匾「敬慎堂」。康熙四十四年三月二十四日,賜贈御書「松竹」,和一幅對聯「萬物靜觀皆自得,四時佳興與人同」。

康熙四十三年,聖駕南巡,天子親臨王家府邸秀甲園,並賜王頊齡御書「蒸霞」匾額。四十六年,再次南巡,同樣巡幸王府。早前,王鴻緖任侍郎時,請假回家探望雙親。康熙恩賜白金、絲綢等禮物,讓他孝養父母。王鴻緖修建了一座園子,題名「賜金園」。康熙南巡之際,親臨此園,並邀請王氏兄弟父母,共享天下盛榮。

雍正三年(1725年)時,王頊齡已經八十四歲了。他因年邁患疾,雍正帝命御醫為他診治,並賜人參、藥餌。雍正皇帝還曾賦詩「跡與松喬合,心緣啟沃留」,相贈於他。

當時,有一首竹枝詞曰:「琅琊門第繼三槐,八座聲華跡未冷。宰相尚書都御史,至今入耳灌如雷」。琅琊門第是指琅琊王氏,像臥冰求鯉的王祥和王覽兄弟、書聖王羲之等,都出自琅琊郡。琅琊郡王氏自漢朝興起,逐漸成為名門望族。「琅琊門繼第三槐」是說王家後繼有人,三槐指王家三兄弟同朝為官,均在高位,分別任宰相(大學士)、尚書和都御史,王家顯赫一時。

至於那位當初幫助夫人姚氏分娩的白衣老婦,王家遍處尋訪,始終都沒能找到。王家感念這位老婦的救助之恩,就在神龕旁供了一個用栗木做的牌位,上面題寫:「白衣老婦之位」。王家每年祭祀時,也都會祭祀她。

參考資料:
三異筆談》卷1
《國朝先正事略》卷10
清史稿》卷114/卷115/卷267/卷271@*#

責任編輯:王愉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傻和尚猶豫了一下,大聲說道:「我今天晚上想睡你的床。」說完便哈哈大笑。
  • 古代相學上就有看女子能否旺夫的理論,西漢明臣黃霸娶妻就有親身經驗。在八字中又是如何能看出旺夫的格局呢?
  • 牛樹梅(1791~1875),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樹梅任寧遠府知府,寧遠府屬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 「國家」也希望境內百姓都是善良的,善良的百姓慧眼清明,會扶持善良的執政者與官員們,政令善良利益百姓,「國家」會活得比較長久,如果選到不善的執政者與官員們,那「國家」就頭大了,因為不善的執政與官員,就像一個個毒瘤,侵蝕著它、腐蝕著它,預告它的死亡,「國家」可不想死啊!如果「國家」沒有清除這些毒瘤的能力,那它不就死了嗎?它不要……。
  • 從英國、南非到日本發現的巴西變種,新冠病毒越變越多、越變越嚴重。(Shutterstock)
    預言中提到的人類末劫時的大瘟疫,其名詞中顯示的神示你知道嗎?本文深入解析,並說大瘟疫的肇因,助人深思。
  • 預言,是否一定要藉由語言或文字表達呢?非也!大唐時期,有一位奇僧「預言」時幾乎很少直說,而是借物「代言」。人的生死禍福,在他「以物」預言下,奇準的結果令人瞠目結舌……
  • 唐僧不信孫悟空打的是白骨精,結果是孫悟空被趕走,唐僧被碗子山波月洞的黃袍妖怪捉去。而唐僧,畢竟是有使命在身的高德聖僧,打死白骨精後,其實,他已走出了死屍關,他的身體在某一層次中已不是肉身凡胎了。
  • 薛尊師,名字不詳,唐朝人,家世尊榮顯赫。武則天末年,薛尊師和幾個兄弟都做了官,俸祿達到二千石,當時他是陽翟縣(今河南省禹州市)令。然而沒過幾年,他的兄弟們相繼亡故、沒落。目睹盛衰更迭、人事變遷,薛尊師深感心灰意冷,轉而虔心向道。他辭了官職,離妻別子,決定到山裡去學道。
  • 二戰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戰爭,也是人類歷史上傷亡最慘重的戰爭。這麼大一件事情,古今中外的預言家肯定不能錯過,不僅西方的諾查丹瑪斯和東方的《推背圖》都預言了二戰的爆發,很有意思的是,《推背圖》預言了東方發生的二戰,諾查丹瑪斯預言了歐洲的二戰。
  • 中國人有句俗話:「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意思是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容人為去改變。換句話說,人類歷史就宛如一場大戲,在按照已經定好的劇本情節上演。在宗教中或修煉界,人們認為這場「歷史大戲」就是神在世間的安排;按中國人的話講,此乃「天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