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傳奇.神話傳說
煉丹 中國畫
在中國古代,醫道不分家,很多避世的道人在世間發生惑亂、瘟疫時,也時常施展道術鎮瘟、驅邪、治疫。
曠野牧羊完全改變了摩西。摩西曾經學識淵博、才能卓越,但曠野磨礪使摩西明白,沒有神的幫助,只憑血肉之軀及世聰辯才,難成大事,敬畏神才是智慧的開端。摩西學會了忍耐、溫柔、憐憫及謙卑的美德,他的血氣、他的驕傲、他的自我,一點點都被磨去。直到摩西已能夠放下自己的時候,才能擔當起神託付的使命。
明朝時期,劉家婦人羅氏一天夢到五彩的祥雲,在天上簇擁著一個仙女,此仙女穿著絳紅的衣服,飄然降於劉家。羅氏懷孕十個月來,家中始終飄散著一股瀰漫不絕的奇香。
南極仙翁
他責備齊映,說:「你為何輕易地將事情洩露出去?你做神仙的事本可能成的,現在不行了。」
明朝嘉靖年間,少女苟正覺在山中遇到一位老母,吃下了一根奇草,開啟了傳奇的一生。明世宗嘉靖皇帝三次派人相請,最後一次,她預示了不久帝崩。明朝藩王與王妃以禮相待,為其建閣修祠。官員長途跋涉,向她請益。她未卜先知,每言奇中,在大明朝野留下聞世傳奇。
千金之子修道的故事,在東方不乏記載。史上有不少皇族貴族,雖坐擁人間無盡富貴榮華,依然對探索人生意義、返回天國有著無限的神往。
前段時間廣東茂名化州地區村民抗議政府建造火葬場一事成為了海外媒體關注的熱點之一,在村民們的抗爭下,目前當地政府已宣布永不在此建造火葬場。說到茂名,不得不提到古代的一位著名的道士:潘茂名。可以說,茂名是廣東省內唯一一座以古代名人名字命名的城市。
這個故事的其中一位主人翁叫做董雄,他自年少起,就誠信神佛。貞觀十四年春天,當時董雄擔任大理寺的官員,因受到季仙僮事件的牽連,被上了枷鎖,囚禁在御史台。當時,一同受牽連被扣押的十多人。其中大理丞李忻玄、司直王忻與董雄關在同一牢房,而且每個人都被鐵索牢牢地鎖著。
建於東晉的鎮江澤心寺,唐時始稱金山寺,後成為臨濟宗傳承道場,被奉為佛教禪宗經典名寺。金山寺素以「高僧降蛇」為其獨特的寺廟文化而名聞遐邇。提到「高僧降蛇」,就不得不說到金山寺的「開山裴祖」——高僧法海,亦即後世諸多版本白蛇傳中法海和尚的原型。
僧人忽然跳到舟上,瞬間身體縮成一尺長,向眾人拱手,說了一聲:「珍重!」,就隨著馳騁的風帆漂流而去。當一陣鼓聲大震,眾人再一看,已經不見僧人蹤影。回首看看几案上的盤杯,也全都消失了。
[五代] 董源 洞天山堂圖。(公有領域)
魏晉南北朝時有個叫王烈的修道人,是河北邯鄲人。他喜好道術,經常服用野生薑和鉛,據說活到338歲時,面容還如年輕人一般。他攀登山峰和險要之處,行步如飛。
戴進 牧歸
十天之後,那棵小樹已長到凌空,金玉會自己飛到他家,寶物自己堆積,非常富有。
民國十三年三月二十九日,雲南僧人具行披上袈裟,跏趺坐在干禾稈上,他左手拿著引磬,右手敲著木魚,面向西方念著佛號,突然身體自放火光。
陳陶(約812年—約885年?)字嵩伯,晚唐著名詩人。其詩「無一點塵氣。于晚唐諸人中,最得平淡」[1],《隴西行》為其傳世名篇:「誓掃匈奴不顧身,五千貂錦喪胡塵。可伶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裡人。」[2]大中時,遊學長安,後隱居南昌西山。有詩集十卷,已散佚,後人輯有《陳嵩伯詩集》一卷。《全唐詩》存錄其詩二卷[3]。
佛法在東漢明帝時期傳入中國後,在魏晉南北朝時期廣泛傳播,信佛、修佛的人數越來越多。他們中既有帝王將相、後宮佳人,也有普通百姓。這一時期修佛之人亦出現了不少神異之事,本篇就說說這一時期發生在一些修佛女子身上的神奇事。
晉朝時有一個住在高平(郡治在今山東巨野南)的朱姓女子,其家世代崇奉佛法。一天,她在胡寇入侵時被捋走。有胡人想強占她為妻,她誓死不從。
城樓
一塊巨磚上書寫著:「許吏部許吏部,拆了更樓造庫樓,氣殺了李知州,喜殺了王知固。」
孔子是儒家學說的鼻祖,其「仁義禮智信」和「中庸」思想影響了後世兩千多年的王朝。孔子在世時,曾幾次向老子問道,並在老子的啟發下,對「道」有了逐漸深入的理解。據傳書上記載,孔子問道於老子之後,回去便常常打坐靜思,他的弟子顏淵亦潛心靜坐。古籍中亦有孔子不同於凡人的功能的記載。
三國時期,有一位神奇的方士叫介象,他會隱身等各種道家方術,同時精通儒家五經,遍覽百家學術,還善寫文章。
嫂子感到奇怪地說:「小叔你離家這麼久,回來還沒見你哥,怎麼就說分家的事?骨肉之情,必不忍如此啊。」
劉政認為世間的榮華富貴都不能長久,還不如修道,得長生之法。圖為明 文伯仁《丹臺春曉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當今很多受現代觀念影響的人,不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而且對修煉更是嗤之以鼻。其實,翻開中華五千年的歷史,信神、信佛、信道和修佛、修道從來就沒有缺席過,無論是史籍還是民間傳說,都記載了大量遠超現代人想像的故事。
雙鳳忽然栩栩活了起來,飛落在庭院當中,鼓動雙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攜著蘋香的手各騎在一隻鳳上,隨後乘雲向高空飛去。
日本平安時代,有位擅長和歌寫作和書法的左近少將,叫藤原敏行,他對佛家經典也很感興趣,一些朋友包括故去的亡靈,都委託他抄寫佛經,他一共抄寫了大約二百卷佛經。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別後便登上布橋,聳身一躍上了空際,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來,范小仙也墮入水裡,狂風挾著巨浪兩三捲,人和布都消失無蹤。
雲海
李紳後來榮登甲科翰苑,歷任郡守,兼負將相重任。像羅浮山仙人所說,他追求到了世間的聲望和官位。而當百年之後,他所擁有的一切,終是一樣也沒有帶走。
在張果老和徐真人的手中,普通的紙驢和草龍,竟也展現出非同尋常的一面,世外高人的世界還真是奇異。
人們常說,人生百年如白駒過隙,無論多美的容顏也抵不住時光的侵蝕。佛陀們也常說,塵世間的一切都是幻化出來的,不可久駐。所以世間的智者們一定不會為人的色身表象所迷惑,能放下者,修行的門就已經向他敞開了。
二十三家同時來了個薊子訓,服飾相貌一點也不差,只是說的話隨著主人的問答而不相同。
煉丹 中國畫
忽然有幾間茅屋出現在松竹之下,煙氣繞繞,籐蘿掩映,曲徑通幽。
郭詡 葛玄
一次,葛玄正與客人對面坐著吃飯,食畢漱口,口中的飯全變成了幾百隻大蜂子,飛行時發出聲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