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傳奇.神話傳說
劉政認為世間的榮華富貴都不能長久,還不如修道,得長生之法。圖為明 文伯仁《丹臺春曉圖卷》局部。(公有領域)
當今很多受現代觀念影響的人,不僅不相信神佛的存在,而且對修煉更是嗤之以鼻。其實,翻開中華五千年的歷史,信神、信佛、信道和修佛、修道從來就沒有缺席過,無論是史籍還是民間傳說,都記載了大量遠超現代人想像的故事。
雙鳳忽然栩栩活了起來,飛落在庭院當中,鼓動雙翼如在等待。女子就攜著蘋香的手各騎在一隻鳳上,隨後乘雲向高空飛去。
日本平安時代,有位擅長和歌寫作和書法的左近少將,叫藤原敏行,他對佛家經典也很感興趣,一些朋友包括故去的亡靈,都委託他抄寫佛經,他一共抄寫了大約二百卷佛經。
范小仙向他作揖告別後便登上布橋,聳身一躍上了空際,人影依稀。突然布掉了下來,范小仙也墮入水裡,狂風挾著巨浪兩三捲,人和布都消失無蹤。
雲海
李紳後來榮登甲科翰苑,歷任郡守,兼負將相重任。像羅浮山仙人所說,他追求到了世間的聲望和官位。而當百年之後,他所擁有的一切,終是一樣也沒有帶走。
在張果老和徐真人的手中,普通的紙驢和草龍,竟也展現出非同尋常的一面,世外高人的世界還真是奇異。
人們常說,人生百年如白駒過隙,無論多美的容顏也抵不住時光的侵蝕。佛陀們也常說,塵世間的一切都是幻化出來的,不可久駐。所以世間的智者們一定不會為人的色身表象所迷惑,能放下者,修行的門就已經向他敞開了。
二十三家同時來了個薊子訓,服飾相貌一點也不差,只是說的話隨著主人的問答而不相同。
煉丹 中國畫
忽然有幾間茅屋出現在松竹之下,煙氣繞繞,籐蘿掩映,曲徑通幽。
郭詡 葛玄
一次,葛玄正與客人對面坐著吃飯,食畢漱口,口中的飯全變成了幾百隻大蜂子,飛行時發出聲音來。
輕生的人,積下的業債怎麼也還不完。首先,他的肉身是父母給的,生命是神明賜予的,自斷性命,便欠下了父母的債,神明的債。其次,他的吃、穿、住、用、行均是依靠大地山川所賦予的資源。
泛舟遊江
他憑一葉小舟飄飄漾漾,循著舊路又回到渭水之濱。上岸以後,他租了一匹馬,又來到青龍寺,清清楚楚地看到終南山那老翁依然擁著粗衣坐著。
張商英急忙換上官袍,焚香禮拜,一拜還未起身,就看見祥雲之中顯現出金橋與金色相輪。輪內是深紺青色。商英心中懷疑,那光色是落日餘暉反射形成的顏色。但是,天色越來越暗沉,山前湧出的三道霞光,卻格外光彩絢麗。
王夐乘上麒麟,要茂實與黃頭仙童各騎一隻老虎。茂實害怕不敢靠近,王夐說:「我隨著您,請不必害怕。而且這些是人間極出眾的動物,只管試著騎它。」茂實依著老虎跨坐其上,感覺穩不可言。
乞丐,可算是世間最不起眼的人,最容易被人們所忽略。這樣的身分反而時常受到仙家青睞,以試驗世間民情真偽。
妙麗的天女飛舞在虛空,手持花籃,撒下吉祥的花朵。超然出塵的景觀,如今在敦煌壁畫、古代繪畫中能夠找到它的蹤影。天國勝境,著實引人入勝。
王可交看那栗是黑紅色,二寸多長,一啃有皮,栗肉又脆又甜,不像人間的栗子。
小王子生性頑劣,不講誠信,自恃祖父淨飯王寵愛,時常出語中傷他人。後來,他在佛陀慈悲地教誨下,忍辱修行。
童兒對又玄說:「我是太清真人。天帝認為你有道氣,特意派我降生人間,與你為友,將要授你真仙之訣,可是因為你性情驕傲,終不能得其道。」
許畫師第二天醒來,就發現頭歪了。從此他就有了一個綽號叫:「許偏頭」。
「壺」在古代是個通假字,通「瓠」,也就是葫蘆。《詩經》云:「七月吃瓜,八月斷壺」,意思就是說,七月份是吃瓜的好時候,八月是摘葫蘆的好時候。「壺中天地」也就是葫蘆裡的天地。
在很久以前,金峰山上有一僧人叫轉乘,他出生於大和國,生性極為粗暴,脾氣無常,易發怒。但他從小就喜歡讀佛經,且愛不釋手,日夜誦讀。他立志要把佛經全背下來。
薊子訓是漢代齊地人,年輕時曾在州、郡做過官,被舉薦為孝廉,授官郎中。後來又棄筆從戎,被任命為駙馬都尉。
國王既驚訝又羨慕大臣家的無限財富。於是派出40萬人馬去攻打。結果,不僅戰敗,還知曉了大臣財富無量的背後,曾經許下的誓願。
朱士行是三國曹魏時期的高僧,公元203年,他出生在河南潁川一朱姓貧寒之家,十幾歲即出家,後來在洛陽白馬寺學佛。三國時期,佛教有了更廣泛的傳播,但當時出家人只是「剃髮」、「染衣」,以示與俗人有別,沒有受戒之說。
樵夫點頭,就命人取來丹砂硃筆,書寫一符,接著放在火上,煙還未絕,就出現一個小僮立在眼前。
法顯,俗姓龔,約公元337年生於今天的山西臨汾,當時叫平陽,平陽郡屬羯族人創建的後趙統治,羯族人都崇尚佛教。
福報隨善因,惡報追惡因,一切都是自己所造,不是天龍鬼神所能左右的。
李賀說:「天帝又建凝虛殿,派我們編纂大型樂章。現在我是神仙中人,很快樂,希望夫人不要為我惦念不已。」
張志和的修煉方法很特別。他經常「沿溪垂釣」,但卻「每不投餌」,因其「志不在魚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