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為一場地震 冥界籌備了50年

文/孫書香
地震後的瓦礫 (pixabay)
  人氣: 49732
【字號】    
   標籤: tags: ,

他為官清廉,問心無愧。地震時,兒子死了,自己也被砸傷了腳,所以他認為天道不公。死傷的這些人,難道都是惡人?

牛樹梅(1791~1875),字雪樵,號省齋,甘肅通渭人,道光二十一年進士。道光二十八年,牛樹梅任寧遠府知府,寧遠府屬四川省,府治在西昌。

據記載,道光三十年八月初七日,(1850年9月12日)夜,西昌發生大地震,震級約7.5級。全城簸搖動盪,屋宇倒塌,滿城號呼鼎沸。又遭夜雨,無從往救。天亮時,城裡一片廢墟,被木石壓身而死者不計其數。

知府牛樹梅也被壓於土中,雖然生還,只是腳部受了傷,但其愛子躬玉被壓死了。

看到全城夷為平地、百姓家破人亡,悲憤的牛樹梅寫文章質問城隍神,指責他享受百姓香火,卻不庇護一方眾生,死了這麽多人,難道死者都是惡人嗎?況自己為官,始終清廉勤慎、問心無愧,無辜的兒子怎會死?牛樹梅懷疑神明鑑察不明、天道不公。

到了晚上,牛樹梅做夢去了城隍的府上。圖為創建於清朝乾隆十九年的鹿港城隍廟(大紀元)

到了晚上,牛樹梅做夢去了城隍的府上,城隍神對他行賓主之禮,說:「先生理直氣壯地著文指責我,是因您不明神明鑑察之道,所以特請先生來,以解除您的猜疑怨怒。

「凡是大的災禍,都因眾人積孽所至,絕非偶然。為了此次地震,冥界已經進行了五十年的調查和記錄,凡不應遭受災禍之人,早已移至別處,近期又造下新的罪孽之人,又將其移了回來。即便臨時或許有些出入變化,但地府皆有案可查,絕不會漫不加察、冤枉人的性命啊。」

牛樹梅說:「既然如此,難道全城中竟然沒有一個好人嗎?我和我兒子也要遭此天譴?」

城隍爺說:「城裡還有三戶人家,確實難以在短期內遷走,但現在均安然無恙。一家是某街的節婦,三世孀居,撫養一個小孫子;一家是某郎中,從來沒有賣過假藥,百姓請他看病,即使是深夜大雨、道路泥濘難行,他也即刻前去,盡心療治;還有一家,是賣油糍的老婦人和她的小孫子,也並沒有遇難。

「不信您回去查訪,定能找到。至於您的兒子,因他前生孽重,也就難逃此劫,藉此了債還業而已。先生您本來也在劫數之內,因您居官不貪,這次得以從寬,只是傷了腿腳。總之,上天的賞罰,慎之又慎,絕不偏私。既沒有無妄的災禍,也沒有倖免的道理。理曉這些因果,希望您以後勉力做個好官,將來一定會升到按察使的官職。」

平遙城隍廟內部壁畫。(Zhangzhugang/Wikimedia Commons)

牛樹梅豁然開朗,馬上致以歉意,然後辭謝而歸。醒來後,他四處查訪,果然找到了城隍神所說的節婦和郎中,他們確實全家安然無恙。因房屋矮小,他們的家被兩側的房屋遮蔽了,所以沒有被發現;那位賣油糍的老婦人,經多次查找,後來在房屋椽子支撐形成的一個角落裡,也被發現了。

牛樹梅向她詢問,老婦人說平時在這裡賣油糍,凡遇老弱殘疾,即使錢不夠她也賣給他們,偶爾還會施捨油糍,不要他們一文錢。地震前一兩天,買油糍的人忽然多了起來,於是她帶著孫子連夜趕做油糍。那天突然地震,祖孫二人被壓在倒塌的房屋下無法出去,三天都沒有得到救助,幸虧有很多油糍充飢,沒想到竟然活了過來。

牛樹梅大為驚奇,他自咎德薄,不能庇護百姓,遂以民眾疾苦為重,幫助他們重建家園,並捐銀1500兩安置災民。從此他更加深信因果,修省自己,勉力秉公廉政,案無留牘,訟無冤獄,民隱無不達,咸愛戴之,當地百姓稱他為牛青天,他果然升職為四川按察使,當地百姓喜相告曰:「牛青天再至矣!」

牛樹梅政績顯赫,清廷屢次考評他為「循良第一」,即奉公守法愛民的典範。同治十三年,牛樹梅返回故里,致力於讀書立說,著有《省齋全集》、《聞善錄》、《牛氏家言》等,84歲壽終正寢。

同治十三年,牛樹梅返回故里,致力於讀書立說。圖為清 張若澄《蓮池書院》。(公有領域)

在四川德昌縣城南關春牛坪,鄉民曾自發捐資,為牛樹梅樹立「牛樹梅德政碑」。「文革」時中共「破四舊」,他的德政碑面臨被砸毀的危險,當時縣文化館的人便將石碑覆抹了一層白灰水泥,再刷上白粉,書寫上「毛主席語錄」,這樣它才免遭毀損,完好保留至今,只是碑上還保留著一塊水泥殘漿。

世間萬事萬物皆有因緣,從現代科學角度講,地震是一種地質變化現象,但其根本的內因,則是眾生業力所感,人間天災,其實絕大部分也都是人無德所致的人禍。

一切自然災害,都與人前生今世的積累有關,其中因果玄奧複雜,不是普通人憑經驗或學識就能妄加揣測論斷的,世間看似雜亂無序、偶然隨機,其實一切都有安排,「不是不報,時候未到」,為人間一場地震,冥界竟然籌措了五十年。而若想在災變中轉危為安,順應天道、反躬自省、重德行善才是行之有效的方法。@*#

參考文獻:

清光緒十九年《通渭縣新志》
《通渭縣誌》
《清史稿‧循吏》

責任編輯:李婧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雍正朝的庚戌年,北京發生了一場大地震,有一三、四歲的幼兒事先見到注定將死於地震的人身上帶著鎖鏈,這是怎樣回事呢?
  • 當國家發生天災人禍、政權危難之時,歷朝歷代的帝王都會沐浴齋戒,祭祀天地神靈,自省「罪己」,懺悔自己的過錯和失誤,有時會對全天下頒布「罪己詔」。
  • 紀昀的先母張太夫人曾經僱傭過一位同姓的老婦人幫著在家中掌管炊事,這個同姓的張氏老婦是北京房山人,家住在西山深處。
  • 從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圖》中的第56象是預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將尋繹其中隱喻的得救之道。
  • 塞巴斯蒂安這個名字源於希臘文,意指「崇高傑出者」。公元256年塞巴斯蒂安生於生於納爾榜(今法國境內),後來在米蘭長大,其父母虔信天主,所以塞巴斯蒂安從小就篤信基督,當時基督教在羅馬是被視為異端的邪教。
  •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許多民族都流傳下了自己的預言,為後人起到告誡和啟示的作用。在很多的著名預言中,都提到了人類將要經歷的一場巨大劫難──也就是人們傳說中的「大災難」。所有這些預言的描述都非常的相似: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大型的災害禍患,給人類生命帶來浩劫。
  • 清朝嘉慶年間,陽羨(即今江蘇宜興)有個書生,學業有名,家境小康。嘉慶壬辰年夏天的時候,和學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雲南澄江縣),參加選拔貢生的考試。當時這位陽羨書生參加歲考時,在經書和古籍方面的考試都在其同輩中連續考得第一,想著這次選拔貢生的考試也將勢在必得、穩操勝券,因為家境良好,攜帶了很多的銀錢,於是和同來的學子們連日飲酒作詩,好不快樂。
  • 清朝某地有個年輕人,本文姑且稱其為李某,年少時極為貧困,家裡常常揭不開鍋。在他準備去考鄉試的那一年,有位算得很準的算命先生說他在9月的白露節前會橫死。他內心為此十分憂慮。
  • 清朝江蘇的宜興縣曾出了一位藩台大人,名叫萬荔門,他的前世與其父親有著密切的關聯。萬荔門的父親萬彥齋當年還是秀才時,家境十分貧寒,但其為人方正,從不取不義之財,而且他平生以義當先,遇到別人有急難時,即便是委屈自己,也必想方設法予以幫助,即使名節受到損害也在所不惜。
  • 小說《胡雪岩全傳》中有這樣一句話:「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該當你老夫子的,自然當仁不讓。」大意就是君子只要從正道得到的財物,不要不義之財。而從佛家的因果報應來看,不貪不義之財,福報將不期而至,反之,則不僅有損德行,還會遭到相應的報應。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