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傳說
清石濤《遊張公洞之圖》
等到走出洞門時,發現食物的形狀依舊,不過都變成了石頭。
鼠年話鼠。清朝時,在浙江嘉禾有一位姓張的小骨董買客,起初,他每天拿著數百錢,跟在賣糖人的後邊,去到靜僻小巷之中尋寶。他有一次奇遇,買到了一隻玉鼠讓他翻了身。
有個狂妄無知的國王,老是不滿足,特別是對自己穿的衣裳很在意,下令所有技藝超群的織工,來為他趕織纖細美麗的新布作衣裳。一個聰明的老織工怎樣得到挑剔的國王的讚賞呢?
鼠年話鼠,老鼠有靈。中國民間善鼠、報恩鼠的傳說被古籍留下來了。
一隻老虎,虎牙長三寸、虎鬚似鋼絲,身與尾各長九尺,重八百多斤,闖入民家,折騰了一天。王家周圍八方的男女老少,都好奇來看虎,一時門庭若市,把王家都堵塞了。
明朝時期,有一個人和盧瀚同名同姓,但那人不幸去世了,卜告消息誤傳到揚州。盧妻以為夫君去世,不禁悲痛欲絕。後來,她在金山寺璧題寫一首詩,使得兩人再續夫妻之緣。
明朝嘉靖年間,少女苟正覺在山中遇到一位老母,吃下了一根奇草,開啟了傳奇的一生。明世宗嘉靖皇帝三次派人相請,最後一次,她預示了不久帝崩。明朝藩王與王妃以禮相待,為其建閣修祠。官員長途跋涉,向她請益。她未卜先知,每言奇中,在大明朝野留下聞世傳奇。
鼠年話鼠,它可以是靈鼠、黠鼠、義鼠、錢鼠、善鼠、報恩鼠。有趣、奇趣的中國民間傳說被古籍留下來了。
江君輔是清朝婺源人,從小就善於下棋,被稱為「國手」。在他十七歲那年遭遇了一件離奇怪事,他因棋藝了得,轉禍為福。
侍郎很欣賞他的勤勞,對他大加誇獎。主簿請示說:「大人除夕夜到此,現已三更了,天寒地凍的,我這兒有除夕酒餚,獻上一杯,不知如何?」侍郎笑著接受了,喝了數杯,回到陶莊公館。感到疲倦,於是解衣而臥,夢中依舊騎馬巡河,但覺得所到之處,並非剛才看到的景色。
程陽永濟橋
魯班製作了木鳶飛行器。用木鳶窺探宋城,是否很像現代無人機偵察敵情一般?只不過,木鳥飛行器的引擎構造究竟如何,至今仍然是不解之謎。
中國民間傳說,當上天決定降瘟時,會出現五位瘟疫使者,或疫鬼,奉命行使散瘟職責。他們將瘟疫散在何地,哪一帶就會出現瘟疫。根據一些記載看,並不是所有人家都會遭到瘟疫肆虐,有些家門他們也不敢進去。
清朝光緒元年(1875年),因直隸蘆僧河淤塞,總督李鴻章派人籌款疏浚,修築河堤,又派某觀察(官職)督辦河工役事。正定府太守盧應楷擔任總辦,他的屬下有委員數人,分別掌管局裡的部分事務。丈量河身及河身旁的田地後,開始分段取土,修築河堤。
色慾邪念真是太害人啦,我們在與異性接觸時一言一行,乃至思想都一定要正,一定要堅守人倫禮儀,注意男女之別,萬萬不能在性的方面做出任何一點越軌的壞事啊。
唐代尚書郎韋蒙之妻許氏服侍公婆至孝,真心修行。許氏曾跟人家說起:「老許家每代都有神仙,都成為上天高真,受到天帝重任。」後來她女兒死後又還陽復生,證實了天國是真的存在,不久母女一起升天。
元曲稱,在天上,蘇東坡身為奎星,「侍玉皇金蓮夜香」。
金蘭之交的犧牲,長年遭到誤解也在所不惜。……他讓左右僕人抬出一個箱子來,箱子裡堆積的全都是歷年所買下的甲君家小縫製的各種繡品,亮閃閃的像新的一樣。
行滿對彌遜:「遜老是老僧的同門師兄。名字上下二字都與您相同。自從我聽說您出任太守後,心中一直存疑。今日觀察您的所言所行,音容笑貌,精神風采,幾乎與遜老無異。您是遜老後身,這又有什麼可懷疑的呢?」
唐憲宗元和乙未年(公元815年),廖有方進京趕考落第後,到四川去。走到寶雞縣西邊,住進旅舍,忽然聽到痛苦的呻吟聲,便尋聲來到隔壁的房裡,看見一個窮苦的病人。
官員一生秉公無私,卻落得絕後的命運,心有不甘的他寫了份奏疏,為己申訴。就在那一夜,城隍爺駕臨,告知了他因由……
清朝大醫家劉奎著作《松峰說疫》,不僅闡述了瘟疫產生的原因,對不同的病症,還講解了具體療法。除了闡述醫理、藥性、方劑之外,他又列舉了一些染疫身亡,又死而復生的例子,以舉證冥冥之中存在的力量,對人命運的影響。
乾隆第一次南巡時,看見御舟前有一婦人,一路相隨。於是,派侍衛登岸詢問。一段早已淹沒的前朝往事,因乾隆皇帝二次下旨,地方官府尋訪到事情本末。至晚清時,外交大臣薛福成也被她的事蹟所感,輯錄烈婦故事,以流芳百代。
程、劉二人,在相隔數千里之外,聞問與音訊都不通、不知,是生是死更難預料的情況下,彼此卻各自矢志貞潔、守義,積三十餘年仍如一日這樣的表現。
享受榮華富貴歡樂數十年,上天等到了這一刻才降災禍來懲罰他,一家遭到滅頂。陳年往事重演了,……借債借得愈久,而所償還的利息就需要越多!
魁星左手拿一個盤子,上面盛著一枚人心,右手拿一把鋒利的刀。他走上前,驟然剖開光旭的前胸,遂即將手伸進去,取出心臟,再將盤上那顆心放入填補。
南方有個大戶人家姓張,家族中有個官員名叫張履昊,喜歡探求長壽之術。朝廷准予他告老還鄉,住在江寧。剛到這裡時,攜帶有白銀160萬兩。
李家產婦難產,已經煎熬了二天,腹部奇痛無比,胎兒卻遲遲不落。他們請了醫生催產,醫術用盡,胎兒還是出不來。奇異的是,當眾人趕到寺院,把豬肉吃完後,胎兒才呱呱落地。
唐代茅道安的弟子學了穿牆隱身神通,為何下山遇到韓滉就不靈了?古人學道以修心為先,若是心術不正也不能得到功能的,即使是得到了功能,一旦作了壞事也會被收回去。
大唐時期,有一位僧人精通術數。他準確預言了自己不幸的結局,卻無法改變既定的命運;準確預言了一樁婚事,時隔多年終是應驗。
時年十五歲的韓宗琦就這樣匆匆地走了。據袁枚所說,宗琦臨終之前,苦苦吟頌「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他想起往事,明白了他的家是在天宮不在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