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民間傳說
強盜尚且都能受到道德的感召,我們普通人又有什麼理由不應該堅持正義良知呢?
對於眼睛看不見的事物,是否就不相信?通過高科技體光攝影術,可以拍到人或物體散發出的輝光,也可以證實中醫經絡及穴位、能量場的存在等等。
人只有心存天理,行善事,才會福壽綿延,前程光明。
唐朝武則天年間,有一中國書生隨新羅使節出海,航行中被大風吹到了一個地方。這個國度非常奇特,無論男女老少,人人都有長鬍子。人們使用的語言和大唐語言有相通之處。這個國家的名字就叫做長鬚國,大約在扶桑州島一帶。
一張嘴,看似不大,有人能口吐蓮花,溫文爾雅,撫慰人心;有人善於雄辯,猶如百萬雄兵,威震敵方;有人則信口雌黃,搬弄是非,撒下彌天大謊,禍害世人。可謂福由口積,禍由口出。
成語「月下老人」、「千里姻緣一線牽」的典故講述的就是婚姻大事早已前定的故事。成語「月下老人」、「千里姻緣一線牽」的典故講述的就是婚姻大事早已前定的故事。
在死亡瞬間,人的一生像電影快速回放,鉅細靡遺歷歷在目。據說,這個類似電影膠捲的紀錄存在於人出生之前,亦即,人的一生是照著擬好的劇本在演。
隋朝時期,大將軍韓擒虎臨死之前,得知自己將做閻羅,留下一句「生為上柱國,死作閻羅王」,人生能夠如此,足矣!
以寬容和善良化解累世的宿怨,化解悲劇,才是生命解脫的所在。
清朝時,江西德安縣有個農民叫王甲,家有良田,以耕種為生,他與一個叫李乙的人過從甚密。一天,二人相約同赴集市。
明朝永樂時期,御史毛節有一個弟弟叫毛升。毛升小時候極為聰慧,有讀書過目不忘的才能。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毛升七歲那年,突然失明,從此成了盲人。
從古至今,命運的轉盤不停地轉動,當指針指向落魄時,一夜之間財富可能出現變故。如果平日行事厚道,說不定能為自己多留一條後路?
海上突然掀起狂瀾,洶湧的濤浪快要掀翻了客船。因船上坐著一個孕婦,一個還沒出世的孩子,如何保下了全船人的性命?
我很小的時候聽老人講述這樣一個發生在清朝年間,一個老長工行善得好報的故事。
清代,永清縣南門外有個乞丐,人稱張乞人,自從父親死後,他就依靠乞討來養活母親。他們沒有房屋居住,就在地上挖個洞穴棲身。
古時,有個少年無意中替人寫了離婚協議書,結果被革除了功名,幸虧彌補了他人的婚姻,才挽回了功名。
從來陰騭(zhì,陰德)能回福,舉念須知有鬼神」,這兩句詩句說自古以來積德做好事都是有福報的,因為天地之間人生一念,鬼神是都知道的。古代印證這個理的故事有很多,今天就來說說裴度還帶的故事。
汪應辰(1118~1176),字聖錫,信州玉山(今江西玉山縣)人。宋高宗紹興五年(1135年)科狀元及第,年僅l8歲。因反對秦檜議和,被貶出京城,在兩廣一帶輾轉任職十七年。
張醫師是清朝時期嘉定的名醫。一次,他誤開了藥用石膏,導致一名病人服用後死亡。知道後,他也後悔,但沒有告訴任何人,連妻子都沒說,病人的家屬亦不知情。
賣菜老翁執意要媒婆到韋家提親,看似荒唐,誰知賣菜的老翁,竟是一位得道真仙,有著乘鳳仙遊蓬萊的神通呢。
有一個山西富商,住在京城信成客店裡,衣着、跟隨的僕人和馬匹,都很華麗,他這次進京的目的是:將要按照當局的有關規定,花錢買官當。
古人大都相信天命,相信「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但是現今的人卻對此不以為然,認為是迷信,是科學無法證實的。但是浩瀚的宇宙,有多少奧秘是人類的科學無法洞悉的呢?古代有許多高人都能準確預測未來;相面者可知人的禍福;風水師也知家宅兇吉。甚麼原因呢?冥冥之中有定數,人力很難改變。
代時江蘇常州府無錫縣東門外有一戶人家,兄弟三人,老大呂玉,老二呂寶,老三呂珍。呂玉家的兒子叫喜兒,六歲那一年,喜兒跟鄰居家孩子去逛廟會,結果一去不回,呂玉與妻子王氏一連找了數日都不見蹤影。
大多數華人都相信風水,希望好的風水能幫自己改運,或者保持好運。古人相信祖墳葬在一個風水寶地可以旺後代。其實風水寶地不是甚麼人都能得到的,對於那些善良、孝順的人,風水寶地會自動找上門。
《封神演義》中,商紂王前往女媧宮進香,因陡然颳起一陣狂風,捲起了宮殿幔帳,顯現出女媧聖像。紂王見聖像容貌端麗,婉然栩栩如生,頓時神魂飄蕩,陡起淫心。提筆作詩褻瀆正神,從此導致四海荒荒,大好江山就此斷送在紂王手上。
人們常說:「人生就是一場修行。」不用出家,不用進山,就在滾滾紅塵中,睿智之人也能得出真知灼見,不懼鬼魅,震懾魍魎。
在不少神話童話故事中,巨人更是常見的角色。希臘神話中,西西里島生存著能力強悍的獨眼巨人。格林童話中巨人故事,比如《年輕的巨人》、《傑克與豌豆》、《巨人和裁縫》等故事,為孩童打開一扇神奇的天窗。《格列佛遊記》中描述了妙趣橫生的「大人國」。中國神話中也有著盤古、夸父等巨人的記載。巨人真的只是傳說嗎?只是古人想像出來的特殊生命嗎?
第一個故事中的刀筆吏每得到一筆不義之財,就會發生一件意外之事,將錢財消耗一空。第二個故事中的農夫得到不義之財,同樣也發生了意外之事,突然身陷囹圄。之前貪得的錢財,被這場牢獄之災耗盡一空。不過農夫比較幸運,和佛陀同在一世,有幸聽到佛陀之言。
地方教匪作亂,引起官府震驚。鉅鹿縣令季麟查明實情,保下二千多人,但他因此遭革職,被發配到新疆效力贖罪,終是客死他鄉。有人認為蒼天無眼,竟讓好人白白冤死。後來,季家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使不少人改變了最初的認知。
古印度德瓶和阿拉丁神燈這二則故事,一個出自古印度,一個出自古阿拉伯;一個留下了反面教訓;一個留下了正面教訓。雖然民族不同,信仰有別,但這兩個故事的內涵卻有著異曲同工之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