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家修煉傳奇
孟浩然有許多道家和佛家的朋友,因此佛道兩家的思想對他都有很大的影響。
孟浩然的許多詩「從靜悟中得之,故語淡而味終不薄」,其高妙之處來自內心的修為……
在古老的印度,有一個波斯匿王國。該國有一名大臣叫師質,坐擁富貴,財富無限。因累世的因緣,他於那一生遇上了釋迦牟尼佛住世,獲得了得度的機緣。
淫女看著身體中的種種污穢,自己竟也厭惡這樣的身體。法師勸她捨棄矯揉造作,勿要繼續迷惑人心。
王維(公元700─761),字摩詰,盛唐大詩人、大畫家兼音樂家。他的詩體物精微,狀寫傳神,清新脫俗,藝術上極見功力,風格上獨成一家。
記得小時候家中偶爾會有出家人敲門化緣,母親每每都會誠心送上幾個饅頭或往其口袋中倒些米,而出家人也會合十感謝。那份不言的尊敬,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幾十年走過,在中共為禍亂中華傳統文化,消滅真正的信仰而發動的一次次運動後,不僅中國整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惡性事件頻發,而且佛教界、道教界也是亂象叢生,出家人貪財斂財、好色、行為不端者在各大廟宇比比皆是。
善無畏是釋迦牟尼佛的親族,史上有據可循。據《宋高僧傳》記載,釋迦牟尼住世時,他的叔父是甘露飯王。在甘露飯王的後代子孫中,有一位天賦異稟的王子,梵名是「戍婆揭羅僧訶」,華言稱為「淨獅子」,按照意義來翻則是「善無畏」。
中國畫 太平春市圖
獨子學業無成,為人也頗為荒誕不經,行事驕橫。因其持家無道,致使家道逐漸敗落,做什麼事都不順遂,處處碰壁。儘管如此,他依然我行我素,放縱自己的行為,沒有絲毫顧忌。
人的美好天性猶如紫磨金盤,它的質地從一產生就是金色的。因在塵世中不停輾轉,輪迴奔波,美好的心地漸漸地積滿了塵垢,以致看不出來先天的本來面貌。
長眉羅漢,敦煌95窟南壁西側壁畫
修到羅漢果位之人,有諸種神通異能,無需騰雲駕霧就可瞬間穿越,且有天地鬼神護佑,為什麼還會蒙冤入獄?離越當時已修得羅漢果位,還是被國王冤判有罪,在牢獄裡關了十二年。
文殊山北涼石窟壁畫中的飛天,位於千佛洞窟頂。(公有領域)
對於想通過「蟲洞」穿越時空的現代物理學家來說,這個穿越的故事,理論上是完全可信的。現代物理學的發展,有時不過就是給古老的佛法智慧做了註腳。
在古印度,釋迦牟尼佛住世時,曾留下一條戒律,出家人修行不得存錢,不得存物。隨著時間的流逝,世人漸漸遺忘了佛陀的叮嚀。中國古代,有一個僧人將信眾布施的錢外借,還收了三千利息,結果遭到一頓杖打。
從前有個商人,名叫仙嘆,他發出告示說:「如有人,確實缺乏資財,請速來取,數量不限。」
五台山,又名清涼山,被公認為是文殊菩薩的道場。坐落在現今山西省東北部五台縣。《山西通志卷》記載,唐太宗說,五台山是文殊菩薩的神室,萬聖幽棲在此。五台山地界連繫著太原,是李唐祖宗根植厚德的所在地,切記保持敬畏。
吳僧伽是宋朝時期江西贛州信豐縣的僧人,法名文祐,俗姓吳。當初,他落髮出家後四處遊歷,輾轉來到贛縣㞦嶺,獨自搭建了一所小庵,在那兒修行了很長時間。後來他離開小庵後,客居於江西雩都縣(今於都)妙淨寺的僧伽院,在那兒做院裡的主事僧。於是人們稱他為「吳僧伽」。
玄奘,俗名陳禕,洛陽緱氏(今河南偃師)人,唐代著名的三藏法師,後世俗稱唐僧。為了求法,他於貞觀元年出發去天竺,貞觀十九年回到長安,前後歷時十九年,行程五萬里!
聖德太子在中國累世轉生,多世在中國衡山修行,並發願一定要轉生到東瀛,傳揚佛法。聖德太子以生生世世累積的福德,振興日本佛法,誓願如願以償,成為照亮整個飛鳥時代的第一人。
敬佛的人,當她的心中沒有所求,她所有的善願都是誠摯的,為他利他的。這塊地方就像是她心中的聖地,她竭盡心力的守護著。
敦煌石窟第323窟南壁東端,有一系列組圖,描繪是一位高僧在皇宮正殿祈雨的場景。這名高僧就是曇延。
近幾年越來越多的媒體報導有關「地陷」、「天坑」的新聞,在中國民間傳說中,認為地陷還有其他的意思,比如地陷是天下大亂,兵戈大起的徵兆;或地陷是國君滅亡的兆頭。
這兩個小沙彌開智開慧,所言宛如成人。或許他們純淨的心地,不染纖塵的天良,成就著民間的傳奇吧!
哪一種美會成為永恆?在古印度,有一個貌美的少女苦戀一位僧人。最後僧人以承受蛇果的反噬,慈悲化解了少女的情執,使她從情海中超脫。
孟子說:「天將降大任於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伐其身行,行弗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古往今來,是凡成大事者,都有忍辱負重懷大志的特性。
唐代高僧志超和尚在世71年,最後在山西綿山「抱腹寺」成佛,是史料紀載漢人第一個修成佛果位的修煉者。如今他的真身佛像還完好如初的存放寺內,志超和尚一生留下了許多神奇傳說,其中最有名的當屬助唐太宗解除旱災的事蹟。
這段記載出自日本古史《聖德太子傳歷》,聖德太子攝政後,一直勤心庶政和佛學,並未到過中國。而使臣根據太子的叮囑,順利地找到了那卷經書。因此,後世認為,陳朝慧思禪師遷化後,托生為日本太子,為的就是興隆佛法。這一說法,也被大唐高僧鑒真所肯定。
安息國太子不遠萬里,長途跋涉來到中土,翻譯佛經之際,也尋找前世的宿怨,瞭解彼此的恩怨,正應了中土的一句話:「冤家宜解不宜結」。
大唐高僧玄奘西遊天竺,一路遊學前後歷時17年。在他東歸大唐時,已經精準地掌握天竺五國語言。當時他的外語能力,看梵語如同看漢語一樣,毫無阻礙與違和。唐僧取回600多部佛經,為了盡快翻譯出這些經典,唐太宗特別選派有外語能力、精通佛典的高級人才,無論僧俗、官民,全力協助唐僧。
他有一首偈語:「一缽千家飯,孤身萬里遊;青目睹人少,問路白雲頭。」正是他雲遊天下,廣結善緣的真實寫照。
一行禪師奉命編撰新曆,推出《大衍曆》,奉命製造新的儀器,用以觀測日、月的位置和運動情況。一行發現恆星位置移動的現象,比英國天文學家哈雷在1718年提出恆星自行的觀點提早了近千年。
鑒真從天寶二年開始準備東渡,前後歷時12年,及五次挫敗,方遂本願抵達日本,為弘法濟世,不惜身命,慈悲濟物,所度眾多。(《扶桑略記》卷第七至卷十九拔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