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國房地產危機越來越嚴重

人氣 9228

【大紀元2022年03月02日訊】(大紀元專欄作家Daniel Lacalle撰文/劉文鑒編譯)幾個月前,當投資者們開始議論中國最大的房地廠開發商恆大遭遇的麻煩時,許多經濟學家都認為那只是一個孤立的問題,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大家公認這場房地產危機是可控的,恆大(債務)違約將會是一個個案。然而,據彭博社報導,2021年中國人對本地和海外債券的違約金額已上升至創紀錄的430億美元,房地產行業引領著這一潮流,普遍違約。

直到一週前,正榮地產集團的債券還被認為是安全的,該公司被廣泛認為是一個陷入困境的行業中資產負債表表現強勁的罕見案例。不幸的是,現實卻斷然不同,該公司已發出警告,稱其可能履行不了其信用義務。

正榮地產出人意料地宣布信用風險,凸顯了中國房地產行業已積累的風險有多大,一個巨大的泡沫正在緩慢破裂,並對其經濟的其餘部分產生連鎖效應。

在我的文章《中國問題比恆大還大》(China’s problems are larger than Evergrande)中,我已經提到,這個房地產巨頭陷入困境並不是一樁奇聞,而是一種發展模式的症狀,該模式以舉債經營以求增長,和不惜一切代價尋求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包括建造鬼城、未使用的基礎設施和盲目建設為基礎。

這種「出人意料」並不少見,當我們審視瑞典、西班牙、日本、冰島及其它經濟體的房地產泡沫破滅時就會發現,這個過程總是從這樣的消息開始,即一個債務違約事件是一樁奇聞,接著意識到那些所謂最安全的公司都存在類似的舉債過度、現金流不足的問題。

就像我9月份提到的,許多中國公司都在遵循「飲鴆止渴」策略,不斷增加債務以補償其現金流的不足和利潤率的微弱。許多(房地產)開發商以不斷地增加負債,來建造要麼賣不出去,要麼留下許多未售出單元的開發項目,然後,他們用滯銷或已經負債的資產作為抵押品為新項目增加更多信貸來為債務融資。

中國的房地產行業非常龐大,依據摩根大通的估計,其直接和非直接的比重占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5%,是之前日本或西班牙房地產泡沫規模的兩倍以上。中共政權不可能控制得住一個擁有大量分支,從而影響所有服務業和眾多附屬產業的行業崩潰。中共政權試圖通過給中國的銀行注入流動資金和削減利率來掩蓋風險,但是,即使絕大多數房地產開發商的債務都掌握在國內儲戶手中,投資者信心的崩塌是很難控制得住的。最佳情況,是中共國的經濟不可避免地放緩;最壞情況,是房地產行業的崩潰可能會導致國家銀行資產出現巨大的缺口,這缺口可能需要當代最大的救助。最後結果可能會介於上述的兩者之間。

儘管房地產行業陷落,中共國的許多行業可能會繼續蓬勃發展,但沒有一個行業可以抵消,甚至所有行業加在一起都無法抵消,中國經濟中這樣一個主導部分的影響。如果其它全球經濟體,即使在他們的房地產行業在總的經濟中的規模遠遠低於中共國的規模的情况下,都無法抵消其房地產泡沫破滅帶來的衝擊,那麼,當房地產泡沫破裂與政府對其它行業的空前干預同時發生時,幾乎無法相信這個亞洲巨人能夠實現其增長目標。

據彭博社報導,中國的房地產開發商2022年需要償還高達1000億美元的債務或為其再融資。並不難預測這其中至少一半會違約,超過2021年的創紀錄數字。另外,由於預期2022年將有更多的政府打擊行動,全球和國內對這個中國最大行業的需求正在減弱。

政府干預主義日益強盛,對債務發行人財務狀況的擔憂日益上升,這二者的結合可能是中共國經濟無法逾越的障礙。重複失敗的凱恩斯主義需求方政策並不是答案,中共國需要開放經濟,摒棄舉債發展模式。

作者簡介:

丹尼爾‧拉卡耶(Daniel Lacalle),哲學博士,是對沖基金Tressis的首席經濟師,也是《自由還是平等》(Freedom or Equality)《逃離中央銀行陷阱》(Escape from the Central Bank Trap)和《金融市場生活》(Life in the Financial Markets)的作者。

原文:China’s Property Bubble Collapse Gets Wors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責任編輯:高靜#◇

相關新聞
中國房地產泡沫化 專家:或引爆三大危機
【名家專欄】中共很難消減房地產泡沫危機
專家:房地產泡沫破裂 中國經濟增長失去動能
房企債務危機不止 專家:中國房地產泡沫棘手
最熱視頻
【中國禁聞】胡鑫宇案質疑聲擴大 更多黑幕曝光
【全球新聞】間諜氣球越來越多 北京騎虎難下
【晚間新聞】病毒強攻 中共軍隊多名將領病亡
【環球直擊】美打撈間諜氣球碎片 中共再狡辯
【馬克時空】美軍F-22擊落間諜氣球 中共揚言報復
【菁英論壇】胡鑫宇案黑幕 中共高官續命工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