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將領死而復生 三首傳世詩 道出天界美景

作者:宋寶藍
劉景文這一生重義輕利,為人慷慨淡泊,去世後升到了天宮,掌管雷部諸事。 (shutterstock)
font print 人氣: 305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在《封神演義》中,聞太師等二十四位被封為雷部正神。從小說描述看,雷部負責興雲布雨,保護萬物長養,同時掌管誅逆除奸,善惡禍福之事。北宋時期,一位將領死而復生,揮毫寫下了三首傳世詩,不僅道出天界勝景,還道明了掌管雷部諸事的去向。

宋朝時,在蘇東坡心目中,大將劉平之子劉景文(1033年─1092年,名季孫)「博通史傳,工詩能文,輕利重義,雖文臣中亦未易得」,其人淡泊名利,是位慷慨奇士。劉景文出身將門,自幼習武,通曉邊關軍政。論起文學修養,即使一些文臣也比他稍有遜色。

蘇東坡曾將他與三國陳登(163年─201年,字元龍)相媲美。劉景文博學能詩,特別喜好古文石刻,為人重義輕利,凜然有英氣。三國陳登出身於名門望族,官至伏波將軍,為人尚氣節。建安二年(197年),陳登與父親陳珪合力阻止了呂布與袁術聯婚。劉景文與陳登,二人所處時代雖不同,卻都是不可多得的文武全才,各有千秋。

元祐五年(1090年),蘇東坡在錢塘任太守,劉景文任東南將領。由於西湖一度被荒草淤泥吞沒過半,蘇東坡帶領數萬人治理西湖,興修水利。劉景文協助蘇東坡,並將挖掘出來的湖中泥土築成一道長堤,後人稱之為蘇堤。

在潁州(安徽西北部)時,蘇東坡和劉景文唱酬賦詩,比如其中有一首是:

「萬松嶺上黃千葉,載酒年年踏松雪。
劉郎去後誰復來?花下有人愁斷絕。」

蘇東坡也曾贈他的詩文,題為「贈劉景文」:
「荷盡已無擎雨蓋,菊殘猶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須記,最是橙黃橘綠時。」

詩文中,蘇東坡以荷葉枯萎,菊華殘敗,但其花枝仍然挺立,隱喻艱難中仍能保持傲雪凌霜的氣節。待到秋末冬初,橙子發黃,橘子將黃猶綠時,卻是一年中最好的時節。蘇東坡托物言志,與友人共勉。

後來,在蘇東坡的推薦下,劉景文去隰州(山西隰縣)赴任。

劉景文晚年時常夢到晉文公。一位是北宋將領,一位是春秋時期的晉國晉文公重耳(前671年─前628年),二人跨時空跨年代在夢中酬唱。

《春渚記聞》記載,劉景文來到隰州三日後,謁拜神祠。奇特的是,他走出東城所遊歷之地,就如同夢中每次與晉文公往來到過的地方。

一天,劉景文再次夢到晉文公。晉文公說,他已經收到天帝旨意,可由劉景文代替他。一個多月後,劉景文得了重病。郡中有人夜宿在郊外,看見一群侍從護衛劉景文進入了晉文公祠廟。到了凌晨,劉景文就去世了。

劉景文與晉文公神交唱酬之事,在南宋名臣洪邁(1123年─1202年)著作的《夷堅丙志》卷十中也有記載。

據載,劉景文的外甥,承議郎任隨成說,劉景文任知府時,每隔數日就會到晉文公祠中。劉景文每次到了祠廟,必與晉文公的塑像說話。而晉文公的元神也時常來到郡中。當郡吏看見劉景文閉著眼睛和客人談話時,就知道晉文公的元神來了。

一天,劉景文坐在眾人之中,忽然對一名曹掾(郡縣各曹主官的通稱,分曹治事的屬吏)說:「天帝要來召見你。你離去後,我也會相繼而往。」聽到這番話,在座的客人面面相覷,大驚失色。

不久之後,曹掾果然無疾而終,劉景文也隨之去世了。經過一夜,劉景文忽然甦醒,讓家人拿來紙筆,寫下了三首詩。詩文寫完後,他對家人說:「如今我掌管雷部諸事,不會再做世間人了。」說罷瞑目而逝。

他留下的三首詩,一首是:
「中宮在天半,其上乃吾家。
紛紛鸞鳳舞,往往芝術華。
揮手謝世人,竦身入雲霞。
公暇詠天海,我非世人嘩。」

第二首是:
「仙都非世間,天神繞樓殿。
高低霞霧勻,左右虬龍遍。
雲車山岳聳,風鼙天地顫。
從茲得舊渥,萬動毫端變。」

第三首詩文曰:
「從來英傑自消磨,好笑人事更多。
艮上巽中為進發,一車安穩渡銀河。」

從劉景文留下的詩文看,人死並非如燈滅。因他這一生重義輕利,為人慷慨淡泊,去世後升到了天宮,掌管雷部諸事。當他揮手告別人間時,元神也猶如靈魂出竅般,瞬間飛上了雲霄。沒有了肉身束縛,他的視野格外宏觀,看到了天宮天神,仙都的宮闕樓殿,看到了仙界的諸多瑞景。他慨歎仙都勝景。人間只不過是磨礪英豪的地方,而他真正的家是在天上。三首傳世詩,道出了天宮美景,生命高潔。

事據《乞擢用劉季孫狀》《春渚記聞》卷七《夷堅丙志》卷十

@*#


責任編輯:李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宋朝呂蒙正在《張協狀元‧勝花氣死》中說過一句話:「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災難突然發生,常常超出人們的預料。歷來民間常說:「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這世上是否真的存有「積善之門」,在冥冥之中注視著世人的命運?
  • 梅孝廉夢到仙女如雲,但見風鬟螺黛,縞袂湘裙,旋繞在花叢中,只是笑而不語,也不會靠近梅孝廉的床榻。當梅孝廉醒來後,並見不到仙女,但還能聞到衣香馥郁,與水仙的花香相氤氳,而且每夜都是如是。
  • 一根明朝的梁木在海上沉浮了二百多年,一現身就有了用武之地。就在寺院重建,唯獨缺少一根棟梁之時,巨大的梁木竟跨海而來。這些天衣無縫的巧合,是否也是冥冥之中神佛法力的體現?
  • 夢境所示的空間存在於何處?是誰在冥冥中注視著人的起心動念?從故事的描繪看,人並不是宇宙中唯一的生命,還存在著其他的生命關注著人的所思所想,從而給予世人回應。
  • 清朝學者錢泳曾說:「僧人、道士作詩最易工,為什麼?是因為他們所處的境界很清閒,竭力學作詩會很容易。但也很難,為什麼?因為出家人自幼就剃度出家,所讀的都是經卷,誰能使經史子集全都貫於胸中。」
  • 《老子》曰:「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強天下,其事好還。」明朝王世貞《鳴鳳記》:「天道好還如寄,人心公論難違」。人們因此常用「天道好還」說明因果循環,惡有惡報的天理。中國民間歷來認為善惡果報,昭彰不爽。南宋乾道元年(1165年),官場發生了一樁命案。有人毒害他人,最終招來慘烈的現世果報。
  • 清朝學者錢泳(1759年─1844年)曾做一首詩曰:「人生如夢幻,一死夢始醒。何苦患得失,擾擾勞其形。」作這首詩的緣由,始於他做的二個清晰的夢。
  • 有些人生來就不一般,有著不同於常人的特殊體質,一生中還常常可以逢凶化吉,似有神護。
  • 在中國古代有不少瘋僧傳奇,行事瘋癲,卻具足神通,能未卜先知,或洞悉人心之念,或輕而易舉搬運神像,令世人嘖嘖稱奇。
  • 方朝散於病中元神離體仙遊天宮,得知了自己生命的本來。人間之事恍然猶如一夢,方朝散即刻召集縣丞、縣尉以及家族子孫,向眾人詳細講述了神遊天宮之事。此後,他向郡府提出致仕(退休),當年他六十二歲。後來,人們就不知道他的去向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