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间传说
通常,东西方世界宗教的概念,强调要努力做好人,才能上升到天国世界。或许人是从天上来的,最终还是要返回天上去。
唐朝开元、天宝年间,有个崔书生有幸娶得了仙女,不幸又失去了仙缘……
何孝子幸得天地护佑,鬼神敬重,终于光大门庭,福德绵延子孙。孝德的感应,真是又神奇,又快速!某生轻财重义,拒绝千金;萧公敦厚,乐善好施,能同时得到厚福也是应该的!
一殿三天子,是指唐玄宗、太子李亨和皇孙李俶。太子李亨即位后,是为唐肃宗;皇孙李俶即位后,是为唐代宗。
仙人一有一点妄念,就会谪降人间“受罚”。想必能在天国世界的仙人,都是思想很纯净的高人。这样看来,如果一个人能保持清净的思想,渐渐地也会达到天庭的标准,那将来就是他所能在的位置吧。
俗话说:家和万事兴!万物有灵,紫荆花来作证。紫荆花下说三田,人合人离花亦然。
元 刘贯道《竹林仙子》,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藏。(公有领域)
如申天师所言,一百年后,张云容遇到薛昭,二人成就了夫妻姻缘,她感叹道:“这是宿缘啊,并非是偶然。”
中国古代出现过很多能工巧匠,他们的构思和设想,即便今日看来也很新颖时尚。鲁班制造木鸟,可以飞翔,他乘坐木鸟回家,就像今人乘坐飞机一样吧。北齐兰陵王高长恭曾制做人偶,是一个跳舞的胡人男子。这些奇思妙想穿梭在历朝历代,在史上留下传奇色彩。
耿定向处理案件,心中有三层顾虑:第一、名谊心;第二、格式心;第三、利害心。良心上的三层顾虑,可以将事情斟酌得更周道,处理得更圆满。
清朝的一个笨才升官发财的奇迹……人们投机迎合寻求名利,而刘玉书反而得之于质朴笨拙,不是很奇迹吗?一个人能否升官发财,与他的才能无关?那与什么有关呢?
胡老先生,只是一介卑微的小官员,面临巡抚斥责逼以及严刑的威胁,仍然能坚持信念,不屈不挠,陈述自己的见解,最终感化了盛气凌人的巡抚大人,使他接受了宽刑的建议。也让自己荫福门庭,并且福惠他人。
三国时期有一位“丑妻”,颇为聪慧,即曹魏大臣许允的妻子阮氏。唐 周昉《仕女图》。(公有领域)
除了三国时期,诸葛亮的“丑妻”黄氏,还有一位“丑妻”,也颇为聪慧,即曹魏大臣许允的妻子阮氏。
人们听说过龙王,鹿王,百兽之王,鲜少听说过鸟王。传说中,鸟王不仅存在,还很有学养和风度呢!不同物种的生命,充满灵动、鲜活,奇异的色彩,它们的存在也在繁荣著大千世界,令人类的空间更加美好,多姿多彩。
唐朝张读的作品《宣室志》收录有一个不死道士的故事。尹君白发童颜,人们不知道尹君到底多少岁?百岁?千岁?甚至遭毒也不死……
图为元 陆仲渊绘《地狱十王之.五七阎罗大王图》。(公有领域)
有人生活在阳间,却能到阴间任职,这听起来似乎匪夷所思,令人难以置信,不过,类似这样的奇闻,从古代到近代,不少典籍都有记载。
如果一户人家祖宗阴德厚重,妖魅就不能作祟。它作祟也要等待时机,等到家里出现失德、缺德的乱象时,妖魅才能钻空子。因为有德的人,心定神全。心神专一,外邪就无法入侵。
薛夏还没有出生,二十年后的命运就已经定好了;梦中,神明提前数年告诫霍易书,并以一首诗隐藏了他的官运运程。他们的命运就像是按照是先写好的剧本在上演一样。问题是,谁写了这样的命运“剧本”?又是谁,在哪里,看到了这个还没有上演的“剧情”呢?
“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一个人种下善因,就会收获善果;种下恶因就会得到恶果。因缘就像匍匐在大地上的藤蔓,有时人的眼睛看不见,但它的另一端却是牢牢系着一个果子。果实的酸甜苦涩,也只有自己一眼能分辨出来。
僧伽有时拿着柳枝为人祛病,有时令人清洗石狮子,或者教人向善悔过等,用这些方式治好了很多人的疾病。僧伽圆寂后,曾现身和托梦,以此方式护国护民。李白仰慕僧伽济世济民的胸襟,特意赋诗《僧伽歌》称赞僧伽,称他的戒行净洁超脱,犹如秋日明月;称他清净的心淡然高洁,犹如世上的青莲。
曹玮作战勇猛,预言能力也很惊人。边患还没有发生,曹玮就已经预言出,十年之内,同僚王鬷会成为权贵,总领军事;一个十多岁的小孩十年后会成为边患之忧。十年后预言果然成真。
如果有人醉酒呕吐弄脏了你的车,或有人故意挑衅诬告你,面对这两种情况,你会怎么做?如果可以宽容以对,会不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
韩玉娘自君别后独守禅房,日以继日三十年从不二念;程鹏举离别新婚妻子之后几番险海浮沈,三十年守身如玉,这一对乱世中信守情义的夫妇,终于借着分手时的信物得以重逢。
战国时期,《诗经》是贵族子弟必修的指定教材,也是当时外交官的囊中读物。臣子出使他国,吟诵《诗经》诗句,赞美或者规劝他国臣子,既能直舒心意,又能保持外交风范。
古人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一个人知道自己有错,能够坦然改正,这就是最大的善念。
如果柳下惠的定力不能超越美色的诱惑,怎么能美色当前,还坐怀不乱?如果柳下惠的气度没有超越大军的气势,又怎么能只身现身敌营,撼动一国的军力呢!
皇帝派一个侍卫当随侍朝贡的使者,而且这名侍卫大字不识,也不善于辞令。这名侍卫陪在徐铉身边,听到他高谈阔论,只是点头应和,完全没有办法回答。几天之后,徐铉发现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在侃侃而谈,没有人回应,渐渐地他也说累了,转而沉默。
孔子对子贡说:“唉!你用农夫听不懂的话去说,就好比你用丰盛的太牢招待野兽,以华美的九韶乐章取悦小鸟。”而马伕心地诚善,说话也很质朴,很容易就说通了乡民。
乾隆49年,乾隆帝下了一道十万火急的“八百里加急令”,传令将一个人护送上京,不得延误!到底“八百里加急令” 为了何事而发?
杞梁的妻子懂得礼义,杞母知道大义,妻子与母亲常常勉励杞梁为国尽忠。古时认为,“义”就像人要走的路;而“礼”就像一扇门。不从门中出入,怎么能走到正路上呢?
清朝时,有一名盗贼,也可谓盗亦有道。我们姑且称他为某甲。某甲早年行窃,却也不忘行义。因为做了两件事,因缘际会成为富豪,富甲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