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堂記事〈3〉—慶生會隨想

林淑娟
【字號】    
   標籤: tags:

學校幾天前舉辦慶生會,全校師生一起祝福當月的壽星生日快樂,慶生會當中安排有一位老師分享生日的經驗。

這位老師回溯小時候過生日的情形,她說在她12歲生日的前夕,鼓起勇氣向媽媽提出了要求,想在生日時邀請同學到家裡慶生,沒料到媽媽竟一口就答應了,同時還說會為她準備一個蛋糕和其他點心來招待同學,她一聽心裡真的高興極了。她開始想像生日那一天的情景,也紛紛邀請了要好的同學來參加生日會,盼啊,盼啊,終於到了生日的這一天,當天放學回家,家裡看起來比平時整齊乾淨很多,望一眼客廳的桌上,真的有一個圓圓的蛋糕,雖然是最簡單的沒有塗抹奶油的那一種,可是她已經心滿意足了。

放下書包,她急著想告訴媽媽同學就要來了,希望媽媽能打扮漂亮,當她找着媽媽的時候,卻看到了令她至今難忘的一幕景象:媽媽正汗流浹背的拖著地板。那個時候,她覺得自己彷彿被棒子敲了一下頭似的醒轉了,她發現到自己的自私,只想到要在同學面前光榮的辦一個生日會,好滿足自己的愛面子,卻完全忽略了整個生日會的背後是誰在辛苦付出,讓她能坐享其成,同時,她也感到自己很幸福,母親的愛從此深深的烙印在她的心靈。

這一個生日故事的分享,也觸動了我的記憶。

小時候我居住的那個鄉里,還沒有蛋糕店,蛋糕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某一天,一個鄰家的玩伴驕傲的告訴其他人,父親要買一個蛋糕給她過生日,在其他孩子眼中流露出羨慕的鼓舞下,她更興高采烈、滔滔不絕地述說關於即將到來的生日會和那一個將會很漂亮、很好吃的蛋糕。在她生日的那一天,幾乎每一個孩子都已在她家等了,沒有一個人是被邀請來的,只是,大家都無法克制的想要看看、嚐嚐那蛋糕的滋味,而我也是引頸盼望的其中一個。

早已忘了,那分到的一口蛋糕是什麼滋味,但心中的悵惘,看別的孩子被父母鍾愛的羨慕,起伏在我當時小小的心靈。我知道,自己絕對不會是父母眼中那最獨特的一個,他們說不定根本不記得我哪一天生的,更別說要買個蛋糕為我慶生了。不過,家裡其他孩子的生日也都是無聲無息就過了,父母並沒有厚此薄彼,這樣想一想也就能釋懷了。

回頭看看現在我教的這一群孩子,大多數的父母真的是標準的「孝子與孝女」,孩子生日一到,偌大一個蛋糕一大早就叫蛋糕店送來,分享給孩子班上的同學,放學後還要邀請更知己的同學到速食店辦個生日Party,禮物一個接着一個拆,多麼盛大的慶祝啊!可是,問問孩子心裡怎麼感謝父母的安排,他會老實告訴你:這是父母答應的。言下之意,辦這樣的生日會是理所當然,不辦就是父母不稱職,有些沒有辦法為孩子如此慶生的父母親,也會隱隱不安。

和物質缺乏年代的情形比起來,彷彿父母能提供給孩子愈多的物質,孩子卻恰恰愈不能感受到父母的愛。

到底怎麼做父母,孩子才能感受到被愛?怎麼做父母,孩子才會真正懂得感恩呢?這個問題值得所有的父母好好想想……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學開學一個月餘,仍然有孩子在校門口哭哭啼啼,拚命地抱著媽媽的腿,媽媽好說歹說,孩子就是不願進校門,但見一臉無奈的媽媽,尷尬地面對一雙雙過往來去的注目禮。
  • 剛擔任這一班三年級孩子的自然老師,走進教室,看到三十多個稚嫩的臉蛋,照著多年養成的習慣,先與每一個孩子眼神接觸,那一雙雙透著好奇、等待、盼望的眼睛紛紛映入我腦海。一種敏感引我注意到他,特別在他身上停頓,圓圓的臉白白淨淨,黑框眼鏡顯得老成,他的眼神刻意迴避我。為什麼呢?令我不解,而一堂課下來,我知道了原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