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庄王之女傳奇 (2)

第二回 怪老人妙舌說慈航 小公主停哭听佛偈
font print 人氣: 60
【字號】    
   標籤: tags:

  話說妙庄王在先听說又生了一個女儿,心中老大有些不高興。及至听得生時有許多异兆,想起寶德后怀孕時的夢境,暗想這孩子有些來歷,心中才寬慰了不少。就挨著妙字的排行,替她取名叫妙善。朝野的臣民,聞知宮中又新添了一位公主,大家都歡欣鼓舞,鬧起慶祝的大典來。妙庄王就在宮中大宴群臣三日。在這三天里面,興林國端的喜气沖天,好一派升平气象。

  本來百姓在承平丰稔之余,又逢到如此喜慶之事,自然值得快樂了。

  閑言休表,再說妙庄王在宮歡宴的第三天,命宮女將妙善公主抱到殿上与群臣相見。不料這小孩子在宮中倒也無事,一到殿上,見了群臣酒醺肉炙的情形,馬上放聲大哭起來,再也休想住口,連乳她都沒用。鬧得乳娘慌了手腳,群臣停了杯箸,妙庄王滿腹不快。

  正在此時,忽有黃門上殿奏說;“朝門外有一位龍鐘老叟,說是有物獻与公主,求見我王。”

  妙庄王便命宣到殿上,只見那老叟仙風道骨,品貌不凡。

  妙庄王便向他問道:“老人家,你姓甚名誰?何方人氏?今天到此,有什么事情?快快從實說來。”

  老人道,“我王且休問老拙姓名來歷,先把我今天來此的原因,講給我王知曉。老拙聞說我王新添了一位妙善三公主,大宴群臣,故而特地赶來,一則替我王道賀,二來要將這位公主的來歷,告知我王。須知這位公主,是慈航降生,來救世間万劫。我王不要小看了這位公主,她會將現在人王的國家,將來化作佛王的國家哩!”

  妙庄王听了這一番玄妙的話不覺哈哈大笑道,“看不出你若大年紀,倒會胡說打謊!那慈航大土不在西方極樂世界里享受清福,倒肯重墮塵劫,托生到這里來,做個凡夫俗子,這豈是情理以內的事?還說什么人王國、佛王國哩!根本就是你這老頭儿編的謊言,你想騙得信孤家嗎?”

  老人道:“我王有所不知,佛門之內,雖大都是抱出世觀的,但也未始沒有抱入世觀的。慈航大士因為看了世人塵劫深重,苦厄難消,故發了尋聲救苦的宏愿,今番投胎入世,豈是偶然?老拙何人,敢在我王面前打謊?此事委實是真。”

  妙庄王又道:“就算老儿的話是有些來歷,縱使慈航大士發愿入世救劫,也該化作男身,不合投生一個女儿,這也出于常情之外啊!我終有點不信。”

  老者聞說,連稱:“善哉,善哉!此中因緣,豈能一一向我王說明?不信只索由你不信,但到將來,終有分曉的一天,如今老拙也正不必分辯。”

  正在說話之時,那位抱在乳娘怀中的妙善公主,哭得益發厲害了。妙庄王听了小儿的哭聲,不覺心頭一動,接著向老者道;“如此說來,你這位老人家既然知道此儿宿世之因,想來是個有道之人。現在這小儿如此狂啼大哭,究竟為了什么,你可知道不知道?”

  老者打個哈哈道;“知道,知道!一切前因后果,無有不知道。公主的哭啊,這就叫做大悲!公主因為今天見了我王為了她誕生,大開筵席,不知共殘殺了多少牛羊雞豕、蝦蟹禽魚,傷了許多生命,供大家口腹之惠,增自己無窮之孽。因此大大不忍,故而啼哭不住。”

  妙庄王道:“既然如此,你老人家可有什么方法,使這孩子住哭嗎?”

  老者道:“有!有!有!待老拙念一偈她听了,自然听著會不哭。”

  他于是便走到妙善公主身旁,用手摩著她頂門,喃喃地念道:

  “莫要哭!莫要哭!莫要哭昏了神,閉塞了聰明,莫要忘了你大慈的宏愿,入世的婆心。須識有三千浩劫,須由你去度;三千善事,須待你去行。莫要哭!听梵音。”

  說也奇怪,那老者如此一念,那妙善公主,果然象懂得的一般,豎著耳朵听,睜著眼睛向老者看了一看,已理會得他的意思,立刻就止住了哭,兩只小眼睛卻盯住了老者。這么一來,把妙庄王与合殿群臣,都惊疑得面面相覷,嘖嘖稱奇。

  正在此際,忽听得老者說道,“如今公主哭是止了,老拙也不能在此久留,就此告辭了。”

  說罷向妙庄王打了一躬,兩袖一揮,輕輕起處,徑自揚長下殿而去。看他腰輕腳穩,健步如飛,不象是老人的行動。

  妙庄王到此,知道他是個有道高人,失之交臂,豈不可惜!

  便吩咐值殿侍衛:“快去追赶,將老人請回,說孤家還有事要請求指教,務必請他回轉。但是要善言相請,不可鹵莽得罪于他。”

  侍衛領命而去,直到朝門,已不見老人蹤影。于是大家乘著快馬,分東南西北四路出發追尋。可是尋遍了六街三市,終究沒有老者的影子。向眾百姓問吧,他們又處身在狂歡極樂的環境中,忙著飲宴取樂,誰也沒有留心什么老者不老者,因此也問不出一個究竟來。那一班侍衛,弄得沒有法子可想,只得再向四處尋訪了一番,依然不見,只索回宮复命。

  妙庄王向群臣道:“分明看那老者走的,只一瞬間,就命他們去追,如何就會不見?難道那老者竟會插翅飛去不成?”

  群臣個個惊异,大臣婆优門奏道,“臣想今天百姓慶祝,六街三市熱鬧异常,老者又健步如飛,當他闖出朝門,混在人叢之中,自然一時不易尋覓,若著侍衛逐戶挨家地尋訪去,定有老者的著落。”

  話聲未絕,早有左相阿那羅接奏道:“使不得!使不得!今天百姓正自歡歡喜喜地慶祝盛典,若挨家逐戶地搜尋老者,豈不打斷了他們的高興,擾亂了大典?照老臣看來,那位老者,決非等閑之輩。只听他剛才一番議論和來去的行動,就可以知其大概。他既不肯少留,尋訪也終于沒用,不如任他去罷!我看此位老者,多半是佛祖現身點化哩!”

  你道他如何指說老者是佛祖呢?原來這位年高有德的阿那羅丞相,卻是深信佛法的,故無論何事,都會拿佛法來解釋的。

  再說妙庄王一听了阿那羅的那一番說話,又將頃間之事,仔細思忖了一番,不覺也有些將信將疑,說道:“倘果如賢卿所言,難得佛祖降臨,十分有幸,只可惜肉眼凡夫,當面竟識不破。不然,多多請求佛祖指點,豈不是好?偏又當面錯過這种良机,不曾求到一點半點的指示,真是可惜!運算來都是孤家德薄所致,如今也沒得說了!”

  當下阿那羅丞相又不免用言語將妙庄王安慰了一番,君臣又暢飲了一場,方才歡然而散。

  不過那佛祖現化的一番事情,從此就傳遍了民間,大家都當一件奇事宣揚,几乎街談巷議,沒一個不拿此事來做談助。

  本來這興林國的百姓,根本早就被佛教所化,大部分都已傾信佛祖的。另外一小部分,雖非傾誠相信,但腦海里也一般的有佛祖的印象存留著。故聞此事,都認起真來,還加上許多推測和許多附會,鬧得滿城風雨,通國皆知,好象釋迦牟尼佛祖,竟坐了興林國的寶位一般。正是:

  眾生誠擾擾,我佛總閑閑。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話說時在周朝的末年,中原列國,互相征伐,刀兵相乘,連結不解,正鬧得人無安枕,野無淨土。那時西方興林國卻正值承平之世,端的風調雨順,國泰安民。
  • 漢高祖三年(西元前204年),韓信率領三萬精兵北上討伐趙國,於井陘口(今河北井陘縣北部)擺下被視為「兵家大忌」的背水陣,擊敗了二十萬趙軍,打下了楚漢相爭中最為精采的一戰。在兵仙韓信離世後,「背水陣」成了神話,三國時期的大將徐晃、馬謖都曾試圖仿效此經典戰役,但最後都大敗而歸。
  • 功名,人之所尚;富貴,人之所求。然而功名富貴並非憑空產生,它也有自身的來處。《富室珍言》以簡短的小故事,道出了功名富貴緣由。
  • 清朝年間,杭州城內發生了一場嚴重的火災,幾千戶房屋慘遭祝融。大火燃燒時,人們眼睜睜地看著金甲神揮旗指揮,大火燒到某處後,居然自己「轉身」離開了。看著眼前奇異的景象,百姓們議論紛紛……
  • 明朝時期,浙江桐廬縣有一則酒井的傳說……
  • 凡爾賽宮的後院深處有著一座擁有精緻花園和亭閣的小特里亞農宮(the Petit Trianon),展示了1700年代歐洲花園設計如何以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過渡:西側是正統的法式園林,平靜中流露著蓬勃朝氣;東側英式景觀花園則有如詩畫般的浪漫風采。
  • 孟良與焦贊是楊延昭底下的二位大將,他們原本是山大王,以好勇鬥狠著稱,但都投靠於楊延昭旗下,一同抗遼,名聞河北。焦、孟二人常常一起出戰,成語中比喻感情深厚,形影不離的「焦孟不離」就是出自於他們二人的故事。
  • 明朝時期,有一位從事外交事務的官員,名叫阮章。他因兒子早夭,哀傷痛哭,致使眼睛失明……
  • 清朝時期,有一夥人進入深山伐木,待他們離去後不久,民間發生了洪水。由於有人撞見了這些人的奇特來歷,因此民間留下了「龍宮伐木」的傳說。
  • 尹瑤仙出身貧寒,「心同蓮葉,不踐陳泥」,卻與富家千金長得非常相似。二人同學詩書,同工刺繡。富家待之恩重如山。儘管兩家貧富懸殊,但二人相處融洽,是難得的閨中蜜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