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
環境污染對人類健康的威脅無需贅述,中國的環境污染在經歷多年的積累後,終於到了集中爆發期,土壤、河流、地下水資源、空氣,幾乎無一倖免。霧霾出現的頻率和範圍都在迅速...
過去的一年裡,中共當局明顯地加強了對異見人士及維權人士的野蠻打壓,一種相較以往更加凶殘、冷酷、蠻橫而肆無忌憚的面目清晰而固化,這些人士及其親屬們的人道處境更趨惡劣。
中共當局有一套被稱為「魔鬼式看管方法」的人性壓逼模式,起初它是專為異見人士設計的,後來擴及於黨的「雙規」過程中。「指定監視居住」是它後來得了的新名稱。我在被轉囚黨國掛牌監獄前,累計有過四年多的被中共「指定監視居住」經歷。記憶中,迄今總猶似夢中經驗,恍若隔世事。它所有的設計悉針對著人性中最敏感及脆弱的部分。
2015年12月3日,地處廣州的著名勞工機構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被中共警察包圍,七位勞工公益人士全部被抓,數十人被傳訊或控制自由。這一野蠻事件在2016年持續發酵。當局不顧勞工界、社會各界和國際輿論的聲援和抗議,除了在中央和主流媒體上進行大規模的污化和輿論審判外,還長時間剝奪律師會見被刑拘的曾飛洋、孟晗、朱小梅、何曉波等人的權利,不斷向家屬施加壓力,逼他們勸其...
2016年8月24日,貧窮陷入絕地的甘肅康樂縣景古鎮阿姑村的楊改蘭,在殺死自己的四個孩子後,服毒自殺。處理完死亡親人的後事,其丈夫亦服毒身亡。四世同堂的八口之家,六人身亡。其時,斥資兩千億堆砌「G20」榮光的嘶吼正在這國大地上響天撼地。
2016年的中國大地上,強拆和抗強拆就像生死鏖戰的雙方,繼續如火如荼地上演一幕幕驚心動魄的活劇。能夠絕對結論的是,這是人類歷史上,人民於和平時期遭遇的最不可思義的浩劫,這浩劫來自政府!
隨著謊言欺騙的日漸失靈,以及與之相適應的藏民族的日漸覺醒,野蠻的暴力鎮壓成了中共在這一地區唯一的也是最後的「統治」手法。血腥的鎮壓與血性抗爭此起彼伏,犧牲了許多這民族的好生命。一邊是不斷有血性生命犧牲著,一邊是人們近乎死屍般地麻著!
2016年,愈發具有「文革」趨向的中共當局更加嚴厲地控制言論、思想和信息傳播自由。言論控制、網絡管控和新聞鉗制無不至登峰造極,刪帖封號如恆河沙數,成了黨國日常的主要事業,而因言獲罪則更隨處可見,整個國家幾被箍成鐵桶,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大監獄。
相較於2015年,中共政權在過去的一年裡明顯加緊了對宗教信仰的普遍控制和更其恐怖的打壓,尤以對基督教和法輪功的打壓更趨嚴重,宗教信仰環境進入了近三十多年來最黑暗的時期。懾於基督教趨善向好的世界性宗教現實,長久以來,中共對其打擊、壓制雖則堅決、冷酷,但以祕而不宣、典型打擊為其主要策略。中共對基督教公開的各個打擊、普遍壓制已是個醒目的新趨勢,這種新趨勢在過去一年...
制定憲法繁忙正酣季,書寫上年度人權報告事間有縈懷,騰出手來卻發現此項工程極大受制於我當下「中國特色」的現實處境──村裡無網線、個人尚無電腦、微信一經發現即被封、不能與外人自由交流。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新書《2017年,起來中國》近日在臺灣出版,高律師接受《美聯社》獨家專訪時表示,酷刑無法使他噤聲,他要揭露真相以及中共的罪行。
11月10日下午,一直遭到嚴密監控的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在陝西榆林的住處遭到三名當地警察突然闖入,同時,住處周圍布滿相當數量的警察,氣氛森嚴。
六年前的冬天,中國大陸著名維權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帶領一雙兒女,從北京祕密出發到達雲南邊境,經緬甸、泰國,經歷千里奔襲、爬山越嶺和幾次遇險,終於來到美國。
經高智晟律師夫人耿和向大紀元證實,高律師目前安全在家。北京時間25日凌晨,耿和與高律師通了電話,得知高律師安全在家。此前24日,一度傳出消息說高律師再度被中共國保人員帶走。
週四(8月27日),「被神注定而命運不凡的」華裔少年高天昱剛滿12歲。這一天,他度過了一個快樂,卻不乏缺憾的生日。當天,他沒有公布自己的生日願望。
8月7日,是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出獄一周年的日子,他被剝奪政治權利一年的附加刑罰,也應該在這一天得到解除。但是目前,他仍然被軟禁在家裡,連最基本的人身自由都沒有。
「民以食為天,牙壞成這個樣子,其實就是個生命問題」,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的夫人耿和在最近一次與丈夫的簡短通話中得知,高智晟在幾個小時前喝了一口沖好的奶粉後開始牙痛,後來一直痛,什麼東西也吃不下。
高智晟律師名義上出獄已經兩個多月了,然而他並未獲得真正的自由。據高律師妻子耿和女士介紹,高律師目前居住在新疆烏魯木齊他岳父母家,但每天都有公安到家裏騷擾,讓一家人根本無法正常生活和工作。高律師甚至提出,為了不連累家人,不如還讓自己回到監獄,這樣的話聽來實在讓人心酸,但這卻是高律師今天的現實。據此推斷,他們的住宅外面應該遍佈監控高律師的便衣或公安,他們的家裏已...
中國著名人權律師高智晟遭受中共迫害已近十年。今年8月7日將是高律師刑滿釋放、重獲自由的日子。海內外各界對此表示高度關注。
高智晟律師將於今年8月7日刑滿,能否被「釋放」,還是個未知數。新疆沙雅監獄答覆高律師哥哥,不要來人接高智晟,在家等候通知。他們需要與北京溝通。
今天是高智晟律師五十歲生日,恰逢2014年的復活節也是4月20日。高智晟身陷囹圄,作為蒙難中的基督徒,他五十歲「大壽」趕上與復活節同日,不禁引人聯想。而作為中國人權律師,高智晟雖未代理過涉外案件,但是他在國際上的知名度,遠勝普通國際人權律師。西方很多國家政要的書櫃裡,存放著高智晟撰寫的《神與我們併肩作戰》,因為這是研究制定對華政策不容忽略的重要因素。
現在回想起來,我與高智晟律師的認識,大約是在2005年初。2005年3月中旬,我到「博客中國」網站工作。
當家不硬裹小腳,無視香花當毒草。 正義律師高智晟,上書三封不醒腦。(注) 迫害大法千古罪,漠視縱容罪不饒。 不知叫停裝不見,密抓智晟入監牢。 智晟七年冤獄苦,你退高位罪難消。 如此奇冤誰之過?問聲良心可安好? 釋放律師高智晟,全民所望呼聲高。 佛法慈悲給機會,生死存亡自己挑。 智晟風骨中華魂,民族精英國之寶。 當敬當頌芳千古,豈敢迫害暗操刀。 無法無天逞淫威...
(大紀元記者徐耀中比利時報導)5月31日,比利時荷蘭語《標準報》刊登了荷語綠黨(Groen!)領袖Elisabeth Meuleman的文章,文章中認為,比利時應該對歐洲外的留學生的簽證採取更靈活政策,讓他們即使在畢業後至少能在比利時多停留半年,留學生可以利用這段時間在比利時尋找工作,特別是那些學習優異和緊缺專業的學生。
今天,是高智晟律師被重新收監滿一年的日子。現在的他,仍被關押於新疆沙雅監獄。而他的夫人耿和女士,則是帶著一雙兒女被迫逃亡美國,並一直持續為他的自由而努力。同時,在國際人權機構與美國國會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的一項名為「捍衛自由」行動中,美國國會議員暨蘭托斯人權委員會的共同主席沃爾夫(Frank Wolf),也把高智晟選為他親自一對一營救的國際良心犯。
我記得他剛才說到了:我的孩子倒是給我打電話到西安來抗議。我猜一定是格格了。我想這麼多年過去了,妳也長大了,剛才聽到妳父親講的那些話,當然妳到海外還可以去搜索一下他過去的一些文章,看一些情況。妳覺得妳現在對父親對妳這種細心的呵護和關愛,妳能理解嗎?
在我沒做父親之前,我可能對高智晟律師對家人的擔憂,還不能算是完全能夠去理解,但是當我那一次被捕,進了監獄以後,我的女兒已經出生了45天,這個時候格格和天宇,就是高律師對格格和天宇之間的那種牽掛、對嫂子耿和的牽掛,我算嚐到了,所以這是一個參照。
6月17日是父親節,在很多小孩子可以盡情享受父愛的時候,有的人卻不能,比如像高智晟律師的女兒(格格)和她的弟弟。高律師大家都知道為中國很多弱勢的團體提供法律上的支援,尤其在看到中共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系統性的迫害的時候,還向胡、溫寫了三封公開信,在此之後他就受到當局的迫害,而且還是非常慘無人道的行為,連他的妻小也未能倖免。2009年他的妻子耿和和帶著一雙兒女來到...
至今沒有收到你的信,也沒有你的新消息,你都好嗎?
4月27日網上傳來消息,山東盲人維權律師陳光誠衝破封鎖逃出山東!懷著欣喜與振奮,讀到新聞裡的這一段話:「陳光誠向中共總理溫家寶求助的視頻中敘述,監控的人多時達有幾百人,全村進行封鎖,以他家為中心,至少有七八層,進村的路編到28路,連臨村也被命令派人加入監控,還有一批人開著車不斷的巡邏,範圍可達村裡以外五公里,甚至更遠。真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
共有約 377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9月10日以來,中共官方對高科技為首的民營企業動作不斷,從入戶清查到派駐官員,企業從政治和經濟上都被管死。專家分析認為,中共有組織地向非公有制企業派出政委和經濟間諜,走的是公私合營的老路,下一步就是全面國營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