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留學心語
拋開「韓流」表面的流光溢彩,很多人都在仔細的思考「韓流」到底因為什麼能在中國乃至世界各地落地生根、開花結果、枝繁葉茂。
光陰似箭,轉眼之間我作為客座教授已經在慶山大學工作快一年了。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對慶山大學周圍的山水花木,以及校園裏的所有建築都已經瞭若指掌,似乎我已經融進這個自然環境之中,學校的一切讓我倍感親切。
來到韓國,實話實說,我沒看到過一部諾基亞手機,這裏沒有沃爾瑪,我們研究所的汽車幾乎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韓國國產車。
說到在海外留學的艱辛與不易,相信在每位中國留學生的內心都會有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故事。獨自漂泊在異國他鄉,經濟上的拮据、學習與打工的疲憊、被他人無視時的委屈、語言不通時的尷尬等等都會讓人深感現實的不易,但我想對於很多學子來講感觸最深的或許就是內心的那種無邊的孤獨感。
神韻藝術團又要來了,聽到這個消息內心真的有種說不出的欣喜與期盼。在韓國緊張忙碌且又不乏色彩的留學生活中,雖然有很多值得自己回味的精彩片段,但欣賞完神韻藝術團表演後的感受卻是獨一無二的,我知道其必然會成為我留學生活中最美好的一段回憶。
目前中國正在刮起「韓流」的風潮,與此同時,在隔海相望的韓國,也正在掀起「漢語熱」的浪潮,這對到韓國留學的中國學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2006年秋天,一個朋友打電話跟我說,有位韓國人想要學習漢語,希望找一個有一定韓語基礎的中國人,於是把我介紹給了他。就這樣,我開始了我的家教生活。
在韓國打工,語言是最大的障礙,實際生活中使用的會話跟課堂上學到的不大一樣,而且生活中還常接觸到方言理解起來就更難了。因為語言的問題,剛開始的時候連韓國人在說什麼都不知道,有時候因為自己不能準確的理解意思和正確的表達自己的意見,產生了很多誤會,常有“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之感。很多留學生曾因語言不好被辭退過。
我在韓國認識了很多和我年齡差不多的韓國朋友,我們剛見面時我發現不管男女他們常常會首先會問我的年齡。剛開始時很不適應,尤其是女生問我年齡總讓我覺得怪怪的。後來我慢慢清楚了,原來他們是想弄清楚我們之間年齡的長幼,以判斷是使用尊敬語還是非尊敬語,韓國人在講話時對使用尊敬語還是非尊敬語是很小心注意的。
共有約 144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勞工部週五(12月6日)公布11月就業報告,非農業新增職位26.6萬個,為今年1月以來最大的升幅,遠勝市場預期18.7萬個,失業率則由上月的3.6%微跌至3.5%,追平50年低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