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男孩变成植物人低智商 努力4年大学毕业

张喆的舞蹈逗乐了同学(网络图片)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0年12月13日讯】清晨,南京医科大学(简称“南医大”)校园里,匆匆上学路上,有一名男孩受到很多人关注,身边不断有人经过打招呼:“嗨!早啊。”这个26岁的男孩叫张喆。昨天,他和他的同班同学一起当选“感动南医大”团队。

据扬子晚报报导,7年前,张喆因为一场意外变成植物人,71天昏迷不醒,苏醒后智商不如一岁幼儿,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生活不会自理。他用两年摆脱了轮椅;又在四年里从只会蹦两个字到读完医科30门课程。明年,张喆将拿到梦寐以求的南医大毕业证书,下周六等他在英语四级考试中闯关成功后,学位证书也将属于他。

小伙子莫名摔昏在银行门口

2004年8月26日,暑假已近尾声,再过几天要开学了。午饭过后,南医大大一的扬州籍学生张喆去给家里缴电费。谁也无法预料厄运在此时突然降临。1个多小时后,爸爸张志勇的手机突然响起,被告知儿子在银行门口摔倒,昏过去了。扔下手机,夫妻两个发疯似地赶到扬州苏北人民医院急诊科,儿子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难道出车祸了?把张喆送到医院的好心人个个摇摇头都说没目击车祸,或许肇事者已逃逸。抱着重伤的儿子,张志勇顾不上追根究底了,救孩子最重要。

三次剖脑手术 三番五次死里逃生

张喆的脑部创伤比想像得更严重。“马上剖脑,这是唯一的生路。”当天下午4点半,张喆被推进了手术室。左脑颅骨刚被打开,在场的所有医生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张喆左脑脑干已摔成一块“烂豆腐”,分布着数不清的大小出血点。做完左脑手术,已到了晚上8点。左脑缝合完毕后,医生发现张喆颅内压力仍然居高不下。经过CT检查,医生在张喆右脑发现了出血点。张喆再一次被紧急送上手术台,右脑又被剖开,手术直到深夜11点半才结束。第二天一大早,通过CT检查医生再次发现张喆左脑又有出血点,第三次剖脑手术难以避免。

第二天下午,张喆呼吸不畅,胸闷,一度停止了呼吸。原来他受伤的不光是大脑,还有肺部,他双肺挫伤,医生不得不切开他的气管。在接下来的十几天里,张喆三番五次死里逃生,挺过自主呼吸、术后感染多个关口,十几天后,生命体征终于稳定了。老天给了他医生口中第一个10%的机会。命是保住了,但他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

冒险送进高压氧舱 植物人终苏醒

张爸爸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信号,张喆胸部以下始终没有汗液,为了唤醒张喆身体知觉,家人用冰袋裹住了他全身,每天为他按摩、拍打,不停在耳边呼唤他。可第30天,张喆依然“睡”得很沉。这让张家人非常紧张,医学界的观点,30天之后,植物人苏醒过来的几率每过一天少一分。

第35天,脑外科主任作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把张喆送进高压氧舱。进舱后三、五天,张喆身体慢慢有了变化,汗液一寸寸往下移。肚皮上渗出汗了,摸一摸腰部湿漉漉的,再后来脚踝也出汗了,每次细微变化让张家人激动不已,至少说明他的植物神经在逐渐恢复中。

高压氧舱前后进了60多次,但张喆对声音依然没有反应。可奇迹总在不经意间悄然降临。就在家人、同学深情呼唤他的第71天,当天夜里轮到二姑妈和二姨妈值夜。像往常一样,二姑妈拿起了一张红色卡片,在他面前晃了晃,念了起来。“张喆,你一定要坚强哦……”就在这时,坐在另一边的二姨妈突然发现张喆的眼珠动了一下。“张喆真的醒过来了。”病房里一阵抽泣声。

三个月后,他终于会叫“妈妈”

苏醒过来的张喆慢慢对声音、色彩有了知觉,但没有表情,神情呆滞。11月底,张喆外伤痊愈出院了,他不会说话,坐着轮椅,父母喂流质食物,料理他的大小便,张喆的智商如同七、八个月大的孩子。12月下旬,张爸爸干脆办了退休,陪儿子住进了省人民医院康复科。“嘴巴张得老大,就是发不出声音。”张爸爸急白了头发。训练师于老师不放弃,像教孩子说话一样,不紧不慢一遍遍教张喆口形,“爸爸”“妈妈”,十多天后,张喆嘴里终于蹦出了“妈妈”两个字。

两年后,他学会了用牙签戳大米

“手术后,这孩子很坚强,最初练芭蕾脚,每挪一步,表情痛苦,他从来不吭一声。3个月康复结束时,他已经能在搀扶下走10几米了。”

医生说训练手部力量有助语言功能恢复,张爸爸让儿子抓玻璃球,把玻璃球从这只碗抓到另一只碗里,开始常在“半路”被摔碎了。慢慢地,玻璃球换成花生米,花生米变成绿豆,再就是大米,物体越变越小,张喆还练就一身用牙签戳大米的本领。在父母的悉心照顾下,两年里,张喆进步神速,从不会走路到扔掉轮椅,从不会说话,到会蹦一串串的词组。

学校伸出援手 他重新回到了校园

孩子慢慢地恢复了知觉,但也带来了新的困扰——“自闭、焦虑”。就在一筹莫展之际,张爸爸想起了一个建议,在2006年底,时任南医大公共管理学院副书记的史超老师专程上门当说客,“让孩子回学校吧,家长陪读负责安全,后勤工作就交给学校。”

夫妻俩商量,与其让孩子在家里沉沦下去,不如让他回到学校。于是,2007年3月,张喆重新回到校园,开始在南医大公共卫生学院2006级预防医学2班旁听。学校专门安排了房间,父子俩一起住进了男生宿舍。

四年同窗,每晚都要辅导他一小时

为了帮助张喆,年级辅导员潘国华老师选了班里两名成绩最好的学生给张喆辅导。“开始交流比较困难,张喆只会说词组,不会表达意思。”四年来,徐进每晚坚持给张喆辅导1小时。起初,张喆说一个动词,徐进猜半天。比如说“买”,买什么呢?笔、本子……一个个猜,猜对了,张喆就点点头。经过四年的磨练,张喆已经能完整地说一句话,他的一个动作、表情、眼神,徐进能猜透。比如拿笔朝书上点点,徐进明白需要重复讲解。四年里,徐进成了张喆的良师益友。

四年坚持,他以超人毅力考完30门课

四年完成30门课,每门都有考试,经过一年努力,张喆已经能在二十分钟内写完一百个字。然而考试对于他来说还是有难度。公共管理学院陈露副书记记得很清楚,有一门生物化学,张喆考了三次才过,第一次20几分,第二次30几分,第三次才考过60分。“老师很照顾他,比如答案只要写出关键词就得分。但关键词写不出来肯定不得分。”陈露说。四年的坚持,张喆以超人的毅力完成30门课考试,不出意外,明年毕业能拿到毕业证。目前最大的坎是英语四级,下周六,如果通过四级考试,学位证属于他。

有人被张爸爸的父爱深深感染着。7年了,时时刻刻陪在张喆身边的是父亲,危难时刻父亲是他的顶梁柱。父亲却说,光靠父母的爱张喆也许会活下来,但肯定不会有今天的快乐。“假如7年前,苏北人民医院主治医生的刀切得再深点,孩子也许会死在手术台上。假如没有同学、亲朋的声声呼唤,孩子也许永远都醒不过来。如果不是学校伸出援手,我们把张喆关在家里,他也许会在自闭中度过余生。”

评论
2010-12-13 7:1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