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其人(八)

姜维平

人气 286

【大纪元5月19日讯】你给我滚出大连别再回来

薄熙来年轻气盛,仿佛有无穷无尽的使不完的精力,不仅是对媒体,对其他事情也是这样,哪怕是对一些具体的事情,比如某一栋大楼的装修之类的小事,亦亲自把关,只要他不满意,立即无情地斥责。大连星海会展中心主楼最初装修时,就经历了一埸风云变幻,原定临近某个节日前要完工,还有三天期限的时候,有关方面邀请他视察验收,不料他看了之后,忽然翻脸大怒,当着聚光灯照射下的数十个相关人员,他指着那个承揽装修的韩国老板说,你干得什么活,你这个混蛋,赶快给我滚出大连,永远别再回来!一声令下,已豪华装修完毕的大厅,全部扒掉重干,一下子损失人民币数百万元。那个外商也灰溜溜地消失了。

有人说,他并非不满意这个装修工程,而是他的哥们没有拿到这个攒钱的活,向他告状,他发完火后,这个生意就转手了。他的关系网上的人又发了一笔横财。

薄熙来暴跳如雷的坏脾气,翻脸不认人的德性,横行霸道的作风,在大连市领教的人实在不少。大连中医院按摩师田某某亦曾栽在他身上。

90年代后期,薄熙来的颈椎有病灶,急需治疗,大连中医院的院长谢某委派全院技术大拿田某某,去三番五次地为其按摩,薄熙来很少到医院看病,他有疑心病,怕人算计他,就下令田大夫随时听命,并派司机去接,一年下来,田某某去薄办不会少于三五十次,每次都要等他好久,一分钱也不付,反正医院发薪水,田某某任劳任怨,也安于此行。然而后来发生了这样一件怪事:有一次午后2点多钟,在薄熙来的办公室里,田大夫为其颈椎按摩,由于薄市长个头高大,整天伏案工作,颈椎病情十分严重,有时供血不足,造成头晕,还易于发怒,所以田大夫每次接摩都有如履薄冰之感。正巧,一边按摩,一边有秘书送文件,薄市长止不住头部扭动,田医生的手指不小心触痛了他,立刻,薄熙来猛然跳起身来,脸涨得通红,大喊大叫:谁派你来的?谁叫你故意害我?是不是于学祥?!……吓得田大夫落荒而逃。接着又派人到医院调查,幸亏田某某是个老实人,一辈子靠祖传的按摩手艺吃饭,虽然亦给于书记等很多人看过病,但他与任何人都无深交,于书记即便给他一个胆,他也不敢暗害薄大人,实在是误会啊。不过薄熙来还是不屈不挠,下令医院让他提前退职。田大夫对同事说,有时如约前去,他却不守信,叫我很长时间地等他,他当市长的忙,我相信,也理解,但经常一等三四个钟头,就不像话了。我白干了这么多年,好处没捞到,惹了一身臊。薄熙来就是这样一个臭无赖!

请吃家宴一个市长做一个菜

薄熙来在1993年的大连第十一届人代会上当上了市长,终于把魏富海挤走了,魏市长调任荣毅仁的中信集因当管理后勤的副总经理,秘书李某全怕挨整,主动提出去香港经商。薄熙来的死党四处讲风凉话:“魏四蛋”只配在中信管食堂!秘书不出国,哪里能安排?这时的薄熙来,心情特别好,下了好大的决心,他决定要请市政府所有的副市长吃饭,消息传出,大家很是高兴,薄熙来的秘书通知,每个人可以带上太太,不用说,去的七八个人,当然还要带上贵重的礼品。他们本来以为,应邀到市长家中做客,一定会享受到最高的礼遇,不料进了大门才知道,什么菜也没做,桌子上空空如也,只是司机去买回一大堆东西,谷开来对着大家傻笑,薄熙来说,你们一对夫妇一家,各做一个菜吧!比一比谁好?大家又生气又失望,但心里明白,有苦难言,他们家根本不做饭,谷开来不可能屈尊服侍这些副手,若叫车克民秘书做吧,又怕有人背后乱讲,所以才弄巧成拙。其中参加这次活动的一位副市长对我说:薄熙来就能搞这一套花架子!要请客就实实在在地请呗,大家都很忙,还叫我们自己做!这像什么话!搞这个名堂有什么用?……别看薄熙来眉飞色舞,讲的好听,但心里藏着奸计,他对食品安全最重视,也最不放心。后来在埸的人回忆说,那天薄熙来没吃几口菜,他在想心思。实际上,他想通过这种方式,笼络人心搞帮派,给大家统一思想。主要是探探大家对新来的曹书记的看法。

一般情况下,薄熙来及其家人只在大连宾馆吃饭,不相信其他地方的食品安全卫生,因为该宾馆隶属市政府交际处管理,不仅有全市一流的厨师掌灶,而且安全局在此有点,能够监控所有进出的闲人,薄熙来动辄亲自下厨房检查,对其卫生条件与饭菜清淡的口味赞不绝口。既然如此,招待大伙,为何不在这里开席?一位副市长对我说,薄市长那么做岂不让部下抓住了把柄?公私分明,廉洁奉公,这是他伪善的一面,岂能不装给我们看看?

其实这些副手们,包括最没本事的负责农村工作的贾某斌,个个都有公款吃喝的根据地,有的在大连富丽华二部,有的在大连国际博览中心22楼,有的在新华大酒店,有的在丽景大酒店,但他们除了工作需要,谁也不去大连宾馆,彼此心知肚明,那是老大一家人玩的地方。今天到薄家做客,其目地是要大家表个态:以后是听曹书记的,还是听我的!但每个人心里都在说,听你的行,但你要答应,咱们各吃各的,谁也别挡着谁!

薄熙来不喝酒,怕酒后失言,但这回开了一杯长城乾红酒,侃侃而谈,讲了半天,大家才明白,上面对大连不放心,从株州市派来了曹伯纯当书记,薄市长不喜欢这个精明的小个子,提醒大家别与其走得太近,近了非倒楣不可。当然大家心领神会。

中央有“江办”大连有“薄办”

薄熙来走进了大连市政府大楼,那副踌躇滿志的样子,仿佛当上了主持中南海政局的国家最高领导人,中共中央一把手江泽民有“江办”,薄熙来是大连二把手,也不甘寂寞,搞了个“薄办”,大连市政府接近他的人说,“薄办”有秘书吴文康与车克民,一个主内一个主外,司机王胜利,打字员李某等五六个人,最受争议的是漂亮的打字员小李,20岁左右,肤色特白,细如凝脂,美丽温情,她整天待在薄市长设在市政府三楼的办公室里不出来,好像档总也打不完。薄熙来不在乎别人有关他金屋藏娇的非议。他还动不动声色俱厉地指责部下,吓的他们大气也不敢出。所以“薄办”是机关干部见了便躲,避之未恐不及的地方。但背后谈论起薄市长的性丑闻,人人都兴趣盎然。有人说,他在大套间里,安放了带白色被单的沙发床,和豪华皮制躺椅。美丽的秘书小姐经常出入其中,如同宫廷佳丽。知情者透露,这个小姐原是职高毕业,为了给她变成干部,薄熙来先把她调到由刘某茹当领导的大连星海会展中心,转正后再调回身边工作。一位政府部门的官员对我说,薄熙来和他老爸一样,是个大色鬼,难怪人称他“勃起来”。

由于中共官员按排自已的车号,一般的规则是,从一把手开始,按级别大小排下去,比如大连市委书记于学祥是辽B00001,薄熙来是市长,应是02,卞国胜是人大主任,是03,等等,这符合常规,薄熙来却很生气,认为自已没拔尖,就对分配车号的公安局领导说,妈个比的,我不要了,我要辽B00051,既吾第一,结果全国只有大连市政府官员的车号特殊,都依职务大小,顺薄熙来而下,变成了51,52,53等等。大连新闻界的朋友说,通过这个小事,你可以看出当官的人都在想些什么。也可知道薄熙来是个什么东西。

为了显示王者气派,薄熙来到何处视察都要像江泽民一样清埸,前有一辆专用进口吉普车开道,尾有一辆武警人员驾驶的奥迪殿后,前呼后拥,警笛鸣响,捧者如云。其便衣保镖有几个,难以讲清。

有一次日本首相桥本龙太郎到访大连,外交部新闻司特批我近距离对其拍照,他的保镖不少,派头挺大,薄熙来虽是一个小市长,其保卫随从人员也毫不逊色。我还亲耳听到薄市长对桥本首相吹牛,他站在滨海路一个景点上,手指一片海滩说,我天天都在这里游泳……其实,在大连领导干部中,只有魏富海有良好的水性,他的确天天都在大海里游泳,薄熙来也偶尔喜欢游一下,但一般在大连捧捶岛宾馆的泳池中。我想他面对日本首相,忘了自已的身份,才口吐狂言,自吹自擂,公然说谎。

在薄熙来的心中,有高远的志向与膨胀的野心,体面的外表,但并无治国的才能,所以才在亚洲最大的广埸上,修建了高大的华表,它是在告知世人:他天下第一。光凭这一点,他所在的利益集团内部的人也不会捧他,何况老百姓。

就是带着这种心理病态,他接受了一个风水大师的建议,不仅在市政府北面扩开了后门,还毁掉了大连唯一具有47年历史的文物—苏军烈士纪念塔,只是后来迫于压力,把它迁移到了旅顺,因为那个所谓神乎其神的算命大师指出,他近年来屡遇挫折,仕途上升不上去,就是被市政府前面持枪的大兵铜像,挡住了前程的。所以,他一手操控人大政协导演了一场提案动迁的闹剧,不惜耗资人民币2000万元,把苏军烈士纪念塔移走了。为了当天下第一,薄熙来冒天下之大不讳,又画符,又烧香,毁掉了铜像基座,逆阻了天然风水,又斗胆犯下了严重的破坏国家文物罪,使大连蒙受了难以挽回的巨大损失。

首次争当15大中央委员失利

1997年9月12日至18日,中共中央在北京举行了第十五次全国代表大会,这对薄熙来是一次实现个人野心的机会,他梦寐以求的是当上中央委员,但做为一个市长,难度太大,他好不容易才弄了个十五大列席代表的资格,他对金州一个兄弟讲,能选上一个候补委员,估计没问题。此前,薄一波在北京亲自找江泽民求情,给儿子索要了一个名额,虽是列席代表,但有被选举权,薄一波为表示感谢,大造声势,特意捐款30万元给希望工程,实际上这钱都是以题字为名,索贿受贿,巧取豪夺得到的。同时,薄熙来还叫大连《东北之窗》杂志的吹鼓手袁某某,请来北京一个更有名的文人陈某某,专程到大连访问自已,撰写了题为《世界上什么事最开心》的长篇报告文学,洋洋十多万言,以令人肉麻的华丽辞句,以薄熙来个人自我吹嘘的介绍为依据,以天马行空的想像力,以女性深情细腻的感情,塑造了中共地方官员薄熙来的所谓光辉灿烂的“伟光正”形象,在北京隆重推出,出版后自以为好评如潮,进而借此东风好高升一级。不料弄巧成拙,引得一片嘘声。

比如陈某某写道,薄熙来在市政府三楼的办公室夜夜灯火很晚才熄灭,表明他工作很刻苦认真,但我住在这栋大楼附近,日日观察这个情节并不属实,其实薄市长很少在市政府里工作,除了应酬,他喜欢躲在棒棰岛宾馆或富丽华大酒店里处理政务,当然那里有模特小姐陪伴也方便……类似失实虚构的细节很多,难怪大家反感。

因此,虽然15大上,薄一波抱病出席大会,依老卖老,给江泽民以强有力的支持,而薄熙来也当上了296个列席代表之一,但受到以闻世震为首的辽宁代表团的集体抵制,选举中共中央委员与候补委员时,竟一票难求,连于学祥也不曾投票给他,2048个人中没有一个人认同他,于是他十分恼怒,马上电话打回大连,让死党们搞点动作给省里的人瞧瞧。

果然,当大连市出席15大的代表于书记,薄熙来,林安西等人下了飞机,走进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埸迎客厅时,立即有多达1500人,在副市长孙某田的带领下,又蹦又跳,又喊又叫,纷纷上前给薄市长献花,却故意冷落了于学祥,还有几个马屁精打出了大幅标语:大连人民拥护你!其实这是非法示威集会,是向党中央发难,但薄熙来很是高兴。他含着热泪连声说谢谢,闹腾了好久。

回到办公室,于书记对机埸所见提出了批评,于学祥说这不符合组织原则,也不符合国家法律,应当报告省委,接受审查。但薄熙来不服气,他说闻世震欺人太甚,两人关起门来吵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结果。后来此事常委们人人皆知,不知道通过什么途经,这个消息搞到了香港《争鸣》杂志上,薄熙来指示大连国安局查了整整三年,牵扯了36人,也没破案。

过后几天,一股火上身,薄市长就病倒了。大连官埸上观察人士说,1997年8月闻世震当上了中共辽宁省委书记,9月12日就召开了中共15大,这真是不巧,因为闻书记最讨厌薄熙来,而在4个月前任省委书记的顾金池很买薄一波的帐,假如他再晚一点下台,说不定薄熙来还有救呢。所以薄熙来在大连友谊医院躺了20多天,连谷开来也瞧不起他,不来看他,只有吴秘书前后左右照顾他。一个去病房看他的干部对我说,薄熙来精神上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下一届要等5年以后啊,再当不上委员,他可就得疯啦!

破格重用两干部,与省委对着干

薄熙来很快在精神上恢复了正常,他深知与闻世震为首的省委斗,十分重要,眼下最急需的是人才,而自已过去在金州搜罗的这批人,如孙世菊,孙广田,车克民等人,虽然对自已忠心不二,但综合素质太差,必须寻找更有能力而在大连又人脉关系深广的人,为己所用。这时,他想起两个人,一个是洪源栋,一个是高姿,前者在魏富海当市长时,是一个刚刚才40出头的年轻干部,是负责外经外贸的副市长,很有才华与能力,也长得一表人才。我对其比较了解,因为他80年代初从大连二轻局调到市政府当副市长时,我在大连日报当记者,我与吴彤等人参与了《棰捧岛周报》(即大连晚报的前身)的创办,我们两人负责文艺版,听说北京有些著名艺人在深圳,想去采访,而那时去深圳是一件了不得的大事,必须经过副市长洪源栋亲自批准才行,我为此求助他,他马上同意了。就这样我认识了他,他一度很欣赏我的能力,他对我说,你想不想去安全局工作?安全局一人一辆自行车!那时自行车可是一大件啊。我摇头拒绝。尽管他主管安全局,能一人一辆自行车,的确是个很大的物质待遇与诱惑。但我对当特务没有兴趣。不过我记得他的美意。后在1986年,他因为带一个访日代表团出国回来,与几个同事,很好奇地收看了两盘黄色录影带,而被反对派告发,时任市委书记的毕锡桢原本就嫉恨他,便在省委市委一些老干部的支持下,抓住这件事当把柄,撤了洪副市长的职,我这时已在新华社大连支社工作,我与赵昌春一起参加了市委传达这个免职消息的内部会议,还撰写了《国内动态清样》刊发,后来我在大街上偶见撤职后的洪源栋,他想躲我,我主动叫他,并关心地问其近况,他说落地凤凰不如鸡,他一直找不到适当的工作,想去深圳,想去邓朴方的康华公司任职,但大连市委又不放,所以很难过。我尽力好言安慰他,劝他先去上级安排的一家工厂当副厂长,待机再起,他说也好,但他报到后一直因病住院,郁郁不得志。所以薄熙来的重用,对他是久旱逢雨,但阻力太大,他只回到市政府机关,当上了市长助理这个小角色,并从此一蹶不振。

但薄熙来要用他另含寓意,是要给曾经冷落过他的原市委书记毕锡祯与省委书记闻世震一点颜色瞧瞧。另一个破格提拔的人,是原市委副书记高姿。1990年5月毕锡桢当书记时,高姿是副书记,二把手,曾经在困境时,帮助过当时仅任市委常委的薄熙来,他们合作得还不错。后来不曾想到的是,高姿被贬到盘锦辽河油田当一把手,高与洪的命运跌宕起伏颇为相似,只是洪副市长不慎看了黄色录相,而高副书记则发生了婚外情而已。据辽宁省新闻界消息人士表示,与高副书记有染的女子原在省科委机关工作,是一个处级干部,她的先生则在美国读医学博土,在这种情况下,高副书记带领一个代表团出访异国它乡,这个女子亦在其中,他们在酒店发生了性丑闻,于是被人举报,高姿因此降级下派,否则做为当时的中纪委委员,省纪委书记,高姿早在薄熙来之上任职封疆大吏了。但当年是谁举报了他?高姿本人讳莫如深。

大连有消息人士说,是薄熙来通过中纪委干的,因为高姿下台后,薄熙来上任了副书记。但也有讲,这不对,是那个女人把私情告诉丈夫,丈夫写信给高姿对质,高副书记太诚实,竟亲笔回信向那人道歉,结果被抓住把柄,那人又把信转致中纪委,这才使丑闻败露。我想,薄熙来敢于把高姿招回大连当副市长兼大连开发区主任,是冲着省委来的,一方面高姿与原省委书记全树人等老干部有很深的交情,省委省政府官员中支持他的人很多,薄市长想借用这批地方势力,冲破闻世震的阻为,另一方面,高姿在大连工作时善于团结人,为人忠厚,特别实干,跟随他的人也不少,而且懂经济,有经验,善于用人,有开拓精神,所以薄熙来知道他的份量。我想,可能还有他本人感恩图报的成分亦在其中吧!于是,薄熙来顶住压力,大胆启用了这些所谓犯过错误的人。大连市政府有的官员对我调侃说,薄熙来尽用些“流氓”,有看的(指洪副市长看黄色录影),又有干的(指高副书记搞性丑闻),他自己既看又干。他们还说,机关风传薄熙来亦在个人生活上不检点,与小打字员,大连电视台太阳雨节目女主持张某等人都有暧昧关系,背后骂他叫“勃起来”,把另一个他重用的女副市长汪某嘉叫做“往死夹”。人们听了,一笑置之。

天天渔港事件

大连海鲜全国有名,而以海鲜为主菜的大连天天渔港饭店则独领大连餐饮界的风骚,这不仅是因为遍布大连市区大街小巷的以天天渔港命名的饭店,多达10几家,个个生意火爆,财源滚滚,而且分任饭店老板的5个兄弟,人人讲义气,交际广,头脑灵,会攒钱。但偏偏得罪了一个人:薄熙来。

与大连另一个由黄淑卿经营的餐饮名店双盛园不同的是,天天渔港兄弟5个,历来把登门拉赞助求广告的政府官员拒之门外,而这些人都是薄熙来的小兄弟,均以大连服装节与类似大小节日为招牌四处骗钱,因此他们向薄熙来汇报说,这几个兄弟都是铁公鸡,一毛不拔。如果不是党领导得好,他们哪能发财?于是以大连地区党的老大自居的薄熙来,对天天渔港早已心存芥蒂。

90年代中期,有关薄熙来与服装模特于某暖昧关系的传闻,不绝于耳,但薄熙来不在乎这些流言蜚语,他要搞好大连国际服装节,很需要在金石滩创办了服装模特学校的于某的支持。正在此时,竟发生了一件震动大连的天天渔港血案。

有一天,大连“黑道老大”李某健,带着几个马崽,赶到大连天天渔港餐饮集团位于大连市中山区杏林街的分店吃饭。这个店由张家老二永祥任经理,他在大连混久了也成了半个“社会人儿”,因为干餐饮业,三教九流不可能不沾边,他深知李某健心狠手辣,在社会上吃得开,又有服装模特于某这个能干的太太帮忙,他们以薄熙来为靠山,所以有肆无恐,横行霸道。他惹不起李某健,但事情不凑巧,那天老二永祥不在店里打理生意,由门市领班代劳,她们不认识李某健,一盘海鲜的质价,在由服务员结账时与李发生了争执,他认为质次价高,服务员认为合情合理,李某健及其下属第一次被顶撞,咽不下这口气,就辱骂推倒了餐厅小姐,服务员叫来老二的太太王丽荣,王也不认识李,便指责他们寻衅滋事,李便伙同小兄弟动粗,并拿出凶器,饭店的大厨操起刀具,双方一阵火拼,李某健寡不敌众,狼狈逃去。尔后,老二永祥回家听了汇报,吓了一跳,谁不知道李某健是薄熙来在背后支持的黑道杀手呀,这下可闯下了大祸。

果然不久,李某健带领一批职业杀手,把老二的餐饮店砸烂了,他们持抢挥刀,打伤了几个天天渔港职工不算,还把闻讯赶来的三五个派出所员警打倒在地,磕头求饶……王丽荣在1997年对我说,李某健太猖狂了,把民警用手铐锁在包房的暖气管上,但公安局上司不敢来解救他们。

从此,天天渔港倒了大霉,接着老二的岳毋不明不白死在寓所,老三的太太出了奇异的车祸不幸身亡,老大最得力的主厨打架致人死亡判了极刑……等等,更何况李某健扬言还要再次血冼天天渔港,砸烂他们每一个分店,张家兄弟也花钱请人协调试图摆平,但是李某健,于某依仗薄熙来的权势,不屈不挠,张家只好与其斗法,双方打起了官司。然而,大连的法院在薄熙来的淫威下,已形同虚设,只为李某健为首的黑社会讲话,使这些伤人致残的凶手作案后长期逍遥法外。于是,老二张永祥求助新华社大连支社的老记者李某某,李又通过北京总社某人,找到李鹏总理,李批示严查,薄熙来阳奉阴违,只令大连地方法院重罪轻判李某健有期徒刑4年,李便扬言出来后踩平天天渔港,使张家兄弟丝毫不敢懈怠,又多次上访北京有关部门,后来又得到朱熔基总理的亲自批示,薄熙来又遭训斥,不得不又令法院重审,改判李某健有期徒刑12年,但是于某在薄熙来的支持与关照下,并不害怕,她不仅把先生安排在大连灰绿岩监狱里服刑,让他开办了犯人桑那浴房,不用参加劳改,而且还可以随时探视,与其同居与享用美味佳肴。据说他有时还可以放假回家。但有一点他没忘记:出来后一定要报仇血恨。

因此,这场争斗之后,张家兄弟多年来一直笼罩在李某健的阴影之中,说到底是生活在薄熙来制造的无形的恐惧之中。薄熙来不动声色,他斗不过李鹏与朱熔基,但是几个小小的民营老板算个啥?薄熙来暗中派人早把天天渔港的情况摸个一清二楚。他说:只要他想攒钱,他在大连,我不信他没有尾巴!

果然,2001年,在我入狱后不久,薄熙来以偷漏税罪,不仅抓捕了天天渔港五兄弟中的四个,即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而且外加老二太太王丽荣与他们的朋友,大连嘉信国际酒店的老板韩晓光。一场腥风血雨的打击政敌排斥异己的运动开始了,薄熙来,这个文革中的联动成员的新行动随之而来。

(上篇完,待续)

2009年10月3日改毕于多伦多

--原载《多维月刊》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姜维平:温家宝挂起了风向标?
姜维平:下跪求见不如举手罢免
姜维平:小乔受到冷遇和中国外交官挨打
姜维平:薄熙来其人(一)
最热视频
港实业家:美发布“开战诏书” 势必灭共
【世事关心】川普中国讲话 未讲的有哪些
【思想领袖】章家敦:中共淡化疫情致国际传播
【新闻第一现场】中共公安部急称“指导”港警
【直播回放】6.1疫情追踪:亚美尼亚总理感染
【珍言真语】张灿辉:活在真理里 恶魔不会长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