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雪伟:最新中国女劳教所兽行大揭露

再次呼吁爱好和平正义的人们紧急救援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7月23日讯】2010年7月21日,我作为毛恒凤不服劳教决定案的诉讼代理人之一,第二次到安徽省女劳教所参加黄浦法院设在该女劳教所内的不公开审判(第一次是在2010年6月30日,因毛恒凤抗议在女劳教所秘密开庭而拒绝出庭),在开庭之前的几分钟我见到了有五个月之久未能见面的毛恒凤,只见她脸色晦暗,身形憔悴,完全变了人样。

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我在这里差不多被它们折磨迫害得要死了,害得我生不如死”。女劳教所警察经常纵容、指使女劳教人员殴打毛恒凤,每次都是数十人参加,其中两次用凳子砸毛恒凤头部致脑震荡,两次眼睛差点被戳瞎,见右眼角有痕迹,身上被打得皮肤上都是乌青伤痕;它们拉住毛恒凤的四肢,使脸朝上,把后背、腰部反复往地上撞击,致使毛恒凤后背、腰部、肾脏长时期疼痛难忍;在每次殴打中毛恒凤身上穿的衣服都被拉扯坏了,毛恒凤指著身上穿的衬衣纽扣,都是被拉扯掉后又重新缝钉上的不同颜色和样式的纽扣;女劳教所警察经常反复多次强制给毛恒凤穿约束服(其他曾被劳教并被强制穿过约束服的人形容当时的痛苦感觉不堪忍受,这不是度日如年,而是每一秒钟都难熬),它们把毛恒凤的双手绑在后面,双脚被绑在角凳或什么物体上(因受警察阻止没能详说),同时警察还教唆其它劳教人员殴打毛恒凤,长时间不让大小便,不准洗浴,在炎热的夏天,导致皮肤严重溃烂。

2010年6月30日毛恒凤因抗议法院在女劳教所设秘密法庭而拒绝出庭,女劳教所警察反拗毛恒凤的双手,企图强制毛恒凤进入法庭,毛恒凤拼了性命反抗,使它们的阴谋没能得逞,但事后又遭受到了很多苦难;毛恒凤每天被强制带到劳教所的生产场地,是专门处理垃圾的,垃圾场空气相当不好,气味难闻,环境恶劣,长时间待在那里伤害身体,严重影响身体健康。在诉说中毛恒凤多次强调,她现在每时每刻生活在其它劳教人员的“监控”之中,随时随地可能被打死,处境相当危险,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生命没有保障,她还给我看了身上的累累伤痕。

这无疑是在对毛恒凤施行“慢性他杀”,为此十分担心陈小明的悲剧可能再重演!

毛恒凤在7月21日的开庭前抗议法院在劳教所秘密开庭(法庭上没有一个旁听人员,只有数十名警察),要求到黄浦法院开庭,并要求诉讼代理人不要参加庭审活动。由于做了见不得人的罪恶勾当而害怕暴露,警察时常野蛮打断毛恒凤的讲话,在没有审判长的指令下,警察强行把毛恒凤拉出法庭。由于诉讼代理人考虑到毛恒凤为抗议秘密审判已经在6月30日第一次开庭时拒绝出庭,为此法院已认定毛恒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一次,如这一次再不进行开庭,法院将会以毛恒凤两次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而撤销该案,以此剥夺毛恒凤的正当诉讼权利,为了使案件的程序能够继续,以保留今后对纠正冤、假、错案的申诉权利,故诉讼代理人同意开庭并根据事实、依法据理力争,提出了在本案中的许多违法行政现象(具体内容以后介绍)。法庭经过约一个多小时的审理,又经过十分钟的合议庭评议,当庭作出判决:驳回毛恒凤的诉讼请求,维持上海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对毛恒凤一年六个月的劳教决定。近期最高人民法院提出“错案必纠”,现今黄浦法院顶风作案,制造冤、假、错案!

审判结束后,我向安徽省女劳教所提出要求会见毛恒凤,经有关人员向上级领导请示后表示毛恒凤情绪激动,不宜安排会见。难道情绪激动都成为不准与家属见面的借口!真不知道还有多少噩运、苦难在等待着毛恒凤,实在为她感到难受和担心!为此再次疾呼爱好和平正义的人们紧急救援!

2010年7月22日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10-07-23 2: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