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烟台政府造假抢地 放催泪弹抓维权村民

曲清绪被法警殴打致膝盖骨粉碎性骨折,住院治疗。(图片来源:村民提供)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洪宁采访报导)山东省烟台市牟平区东系山村的村民原有1,750亩村民集体土地,却被牟平区政府与区国土管理局联手造假,私自涂改为国有土地并挂牌出让。此恶行引发全村1,821名村民强烈不满。自2009年,村民自发组织维权,却上告无门。村民气愤地对大纪元记者表示,因中纪委插手此事,当地媒体被压制,公安司法部门枉法判案,却无人敢过问。

2001年10月25日,上述集体土地在村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牟平区政府擅自改为国有土地。2009年3月,当村民得知政府强行霸占土地后,联名按手印签字并自发捐款20万人民币,聘请了当地的一个律师团提起行政复议,欲进行司法程序,但没有成功。之后他们逐级上访,又遭到当地政府镇压。多位村民被刑事拘留,有的腿被打成残废,两位村民被判刑,至今仍在监狱,已有一年多。

政府造假 夺村民土地

据一位曲姓村民介绍,被烟台市牟平区政府挂牌出让的1,750亩土地,为东系山村集体所有。有1965年牟平县为东系山村核发2000亩(65)年海滩权字第0010号海滩所有证为证。(见图1)


图1: 1965年牟平县为东系山村核发2000亩(65)年海滩权字第0010号海滩所有证。(村民提供)

村民提供的材料中显示,牟平区政府捏造事实,霸占村民集体土地,有以下事实:

一、土地“权属证明”中“1974年由宁海镇经委在沁水河东侧建宁海红校”是捏造事实。1974年宁海镇没有设立,不存在宁海镇经委。

二、2000年10月8日,牟平区宁海镇人民政府给区土地管理局的“权属证明”,东系山村民委员会和北系山村民委员会都没有加盖公章,完全是弄虚作假。(见图2)


图2:牟平区宁海镇人民政府给区土地管理局的“权属证明”,东系山村民委员会和北系山村民委员会都没有加盖公章。(村民提供)

三、牟平区土地管理局未履行应有土地监督管理职责,未履行任何征地审批手续,未经村民的集体讨论。东系山村委私自开具收到牟平土地管理局项目为“收宁海红校占地征地款41.5702万元”的收据(每亩237元,实际开发商开价每亩近百万元)。属变相买卖集体土地,此款项去向不明。

四、“权属证明”开具日期为2001年10月8日,而牟平区土地管理局划给本村委会“收宁海红校占地征地款”收据开具日期为2001年1月14日,其收款单位一栏“东系山”三个字是打印的,其他字是手写,票据印章处明显是先盖公章,后填的金额,完全是弄虚作假,有预谋侵占村集体土地的嫌疑。(见图3)


图3:东系山村委会收区土地管理局划拨宁海红校占地征地款收据(村民提供)

五、牟平区政府颁发的国土使用证上有国土资源部的公章、牟平区政府的公章,颁证日期为2001年10月25日。而土地登记申请书,申请日期是2001年10月24日,是在颁证的前一天申请的,就是说从申请到颁证不到两天时间,从程序上根本不可能办到。

村民称已掌握以上内容全部证据。

维权村民被打残判刑

2010年6月8日,牟平区法院审判长与公诉人相互勾结,欲判5名村民代表非法集会罪,终因证据不足未果。8月9日,约60名被告人家属及村民自发到法院要求见院长,院长李同民始终不接见,却遭到了法警的毒打。

被法警打残,已失去劳动能力的曲清绪老人,心有余悸的向记者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时说,法警从法院内冲出来将曲孝绪、曲永福(曲清绪的儿子)等几位村民拖到楼里暴打。曲清绪已是60多岁的老人,也未能幸免。几个法警将他摔倒在地,用脚在他脖子上使劲儿地踩、扭,造成颈部受伤,并将他的膝盖骨踢成粉碎性骨折,失去劳动能力。

“大儿子曲永强被判刑,小儿子曲永福当时想拍照也被暴打,自己又被打残,真是冤啊!”

曲清绪的老伴痛心地对记者说:“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不想活了。他治腿的费用有1万多元,全部由自己承担,还不包括伙食费。直到今天,法院领导及打人凶手一直未露面,没有任何说法儿。”

65岁的村民曲庆祥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他的儿子曲正才被逮捕,小儿子曲正广被打击控制,一家三口被抓,曲庆祥的妻子几近崩溃,无法生活。

同年9月6日,牟平区法院宣判:曲庆祥、隋玉虎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孙振凯、曲洪泉、曲永强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据村民反映,村里至今仍然有公安暗守,并在村民中安插内线,压制村民,不许上访。公安进村,连九岁的小孩子看到都说:“共匪又来抓人了!”。

知情者:当局撑腰“水太深” 无人敢趟

村民称,据知情者透露,所说“水太深”是中纪委直接插手此事。中纪委、国务院人大调研组、新华社记者,还有各网络媒体等都到当地调查过。因为村民手里掌握证据确凿,他们也知道当地政府没有理,但没有人敢站出来为村民主持公道。记者在网上发表的文章,也都被很快处理掉。有村民受到公安局恐吓威胁:再不老实,随便找个罪名就可以抓进来,权大于法。

坚持为父鸣冤上访的曲正广先生表示,村民有苦无处诉说,被压得喘不过气来。2010年,他有8个月时间在北京讨公道,各大信访部门都走遍了,得到的回答惊人相似:牟平的“水太深”。同年9月28日,他从北京上访回来第二天,烟台市公安局跟踪到其住处,无任何通知,用催泪瓦斯将他从屋里逼出来抓走。

他无奈又急切地说:“我父亲66岁了,被定的罪名是‘非法集会罪’,我爸根本就没参加过任何集会,没有离开过家。”

1,750亩土地背后究竟隐藏着多少秘密?土地腐败的内幕究竟是什么?为何牟平区政府和主要官员极力阻止百姓维权,强势镇压民意?幕后黑手究竟是谁?

村民们坚定地表示,维权要继续到底。并迫切呼吁社会各界更多的关注。

评论
2011-04-01 9:2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