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人奉花点曲 郎朗英国演奏会惊魂失色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1年06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梅映雪英国卡迪夫报导)继今年年初胡锦涛访美期间,郎朗在白宫宴会上演奏反美歌曲《我的祖国》遭到了众多海内外人士批驳后,朗朗在众多人的心目中留下了似乎不是明明“朗朗”的形象,使他的艺术生涯上的辉煌蒙上了一层阴影。5月29日晚,郎朗在英国威尔士首府卡迪夫的圣大卫霍尔(St David’s Hall)举行的音乐会上,遭遇一名华人观众“奉花点曲”,令郎朗大惊失色,惊魂不定。

“让六四死难者安息”

29日晚,在郎朗的演奏会结束向观众谢幕的时候,一名在卡迪夫打工的华人郭靖(音)先生手持一束白色的菊花走上舞台对郎朗说:“能不能让我跪求你一曲?点一首戴安娜王妃葬礼上的安魂曲《风中的蜡烛》。”误认为郭先生是粉丝的郎朗表示这首曲子很好。当郭先生说道:“我把这首曲子献给六四天安门大屠杀中的那些亡灵,以祭奠他们。”朗朗顿时脸色大变,惊慌不已,急忙招来保安,将郭先生带离了现场。 台下的观众、包括在场的中国留学生一片哗然。

事后,郭先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我原本打算在音乐会上打出一条横幅,上写:‘音乐才子,奏响白宫,献媚中共,甘做犬儒。’后来放弃了这个打算,因为朗朗毕竟还年轻。中国历代都不缺犬儒,而缺乏的只是精英犬儒,像郎朗这样的精英犬儒是中共所需要的。他和许许多多中国人一样,也是被中共绑架和利用的。所以我打算为六四死难者点歌,我要让世人不要忘记那些为中国的前途而付出生命的精英。”

郭先生表示,他的这一束白菊花并不是献给郎朗的,他是献给那些在中共极权统治下被迫害至死的中国同胞的。他说:“八千万冤魂啊,他们还在天堂的边缘游荡,他们至今也没有得到伸张正义,所以他们的灵魂并没有得到安息。”

“六四马上就要到了,22年前的血还在流,那些年轻生命的灵魂还在那边飘荡,没有闭上眼睛。”

对于郎朗在音乐会上的表现,郭先生不免感叹:“他可真是犬儒啊!如果他当时坐下来弹了这首曲子,他就是中华儿女,而且是民族的英雄。但他没有做英雄,他甘做犬儒。”他表示,如果郎朗弹奏了那首乐曲,他将会把白色的花瓣抛撒大地,让亡灵安息。那将是一个辉煌的时刻。

“让世界主流媒体关注中国”

郭先生表示,他做这件事情并不是为了出名,而是为了引起国际社会对中国问题的关注。他说:“中共政府不顾本国挣扎在贫困线下的民众的生计,在国际社会掷以重金,用经济利益使国际社会对其恶劣的人权状况保持沉默。” 他要唤醒国际社会对中共独裁政权的麻木。

他表示,郎朗在白宫的辱美弹唱,奥巴马并不是听不出弦外之音,但是他还是保持了沉默。他认为这不是一个美国元首的涵养问题,这是为了平衡利益而作出的让步。他说:“我做这件事情并不是想出名,我只是想让世界上的第一媒体关注中国的状况。我不恐惧中共政权,但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我要借助媒体的力量,替中国人民发声。”

“弹醒在场的中国人”

郎朗在白宫的反美红歌,曾掀起一阵海内外华人爱国情绪泛滥的狂潮,郭先生要使郎朗在英国的演出,以一曲悼念六四亡灵的安魂曲来弹醒在场的中国人,弹醒中国人盲目的爱国情绪,让中国人在今天的“和谐盛世”中,反思历史。唤醒人们已经遗忘了的记忆——在22年前,天安门广场的腥风血雨至今依然不能淡忘,从而记住历史,鉴察现实。

他说:“现在的中国人,受党文化的毒害很深,都被洗脑,十分可悲,就连我的亲人也是。我的儿子出生后因为医疗事故造成了脑瘫,找遍所有的相关部门都无人问津,致使我的家庭也破裂了。而我的母亲,年轻的时候跳忠字舞,现在年老了又被中共组织起来跳‘和谐舞’,粉饰所谓的‘太平盛世’。她被洗脑了,而我却挣的是英镑来奉养我的母亲。”

他认为有些中国人很可悲,什么信息都不知道、都不关心,特别是年轻一代,不知道历史,一味地追求现代的物欲生活。他说:“我常常跟一些学生谈到六四、谈到文革、谈到林昭、谈到张志新,学生们对我说:‘他们是谁呀?’他们出来就是学习,不去关心历史、反思历史。”

郭先生表示,他就是要以悼念六四的安魂曲来弹醒这些在场看音乐会的中国留学生。他认为,只有了解历史,才能知道中共完全是个暴力政权,中国人才会清醒。

明白真相犹如醍醐灌顶

郭先生表示,他到英国来,如同打开了一扇天窗,使他豁然开朗。他告诉记者,他是通过大纪元、新唐人、希望之声等媒体传递的信息,才明白了真相。

他在伦敦唐人街打工的时候,每天午夜下班后,都会带一份《大纪元时报》回家看,法轮功学员送给他的真相资料他都看了。他说:“第一次看《九评》的时候,我是下班回家后一口气将《九评》看完了,使我明白了许多事情,一下都清醒了,犹如醍醐灌顶。”

他认为真相对中国人很重要。2009年和2010年,他两度观看了神韵,深深感佩神韵的勇气。他说:“神韵这么大规模的一个团体,敢于暴露中共,把真相带到世界各地,真了不起!她就像是《九评》一样,是一把利剑刺进了中共的心脏。而神韵所展现的都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真相,这对于中国人来说是十分重要和宝贵的。特别是现在的中国人,在中共执政期间的折腾下,根本不知道中国的历史,失去了民族的根、丢失了民族的精神。人们没有思想、没有人生的基本自由,被沦为中共的奴隶。在专制和暴力的统治下,像郎朗一样甘做犬儒。”

“我不恐惧,宁愿用死来唤醒人们”

郭先生表示,中国人的“犬儒哲学”是中共钳制思想、高压统治的结果,他说:“中国人就是起不来,那么大的一个国家、那么多的人民,为什么甘于做犬儒、甘于受压制?就是中国的士大夫这一层失去了气节,甘于做犬儒。普通民众也惧怕于中共的专制暴力,听不到自由的声音,在那种高压的环境中苟且活着。”

他说:“我不恐惧,宁愿去用死来唤醒人们的良知和勇气。我认为人生的意义不在于你想做什么、或者是你想得到什么,而是在于你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我出国原本是想多挣点钱,过上好的生活,但当我什么都有了,我穿上了名牌衣服、戴名牌手表,但我还是感觉到很空虚。以前在中国做生意时那些黑幕总是在心里抹不去。对中国感到失望、对中国人感到可怜。但自从我明白真相后,才知道人生的价值是什么。我知道我应该去做些什么了:去告诉人们这个中共的极权是非常坏的,他不是为人民服务的。只有人民内心的觉醒,才是最有威力的。”

郭先生称自己是一个圣斗士,他说:“我现在不仅仅是一个觉醒的人士,我现在是一个圣斗士,就像《九评》一样,我要挥剑出击。”

郭先生很为自己敢于堂堂正正在郎朗音乐会上,对这位曾在白宫依仗胡锦涛撑腰的犬儒钢琴家提出演奏悼念六四亡灵的曲子感到骄傲,他说:“提到六四,中共就太害怕了,因为这是要它的命的。”

他充满信心地说:“有一天共产政权推翻了,这一天是我们中国的节日,也是中国民主开始的日子,也是国庆日。在那天到来的时候,如果中国的哪一个总统宣布了,那一天,人民都会起来欢呼民主的到来。”

附:郭先生在演出中场休息的时候,将他写给郎朗的一封公开信搁在了钢琴旁擦手的毛巾架上。郭先生表示,这封信里倾注了他多么希望中国有自由民主,多么希望这些中国的精英阶层能站出来。下附信件全文。

郎朗:

见信好。你是一位才子,不是一位财主,是艺术家而不是当权独裁专制下的犬奴、工具。你也许比我更早的呼吸到自由民主的空气,但是你却装着看不见中国社会处处不公平的丑恶社会问题,也许这些不关你的事,你没有闻到、你不可能有冤屈,但这都是这恶劣的政治体制所造成的。当然现在你是社会的精英,是既得利者,你有什么问题当局自然会为你解决,但试问你的后代子孙呢?

我是一位基督徒,圣经上说,当人把灵魂与撒旦作为物欲的交换,那你必将被我所弃,丢入硫磺河,因我所知给你们的路是窄的,寻找的人不多,所以走的人也少。而撒旦之给你们的路是宽的,当然走的人也多。

而现在中共是标标准准的撒旦在人间的红色总代理,是恶魔的化身。它不是维护正义的,他不是惩恶扬善的,而是庇恶打屈、护丑打善的。他是一个恶势力权利黑社会与利益结合在一起的怪胎,是一个祸国殃民的怪兽,他要吃掉所有中国人的良知、正义的灵魂,用于为他的主子撒旦而效劳。所以说红色中共是标标准准的撒旦座前的人间总代理、急先锋。

当你在白宫为美国总统弹了那首红曲的时候,你的艺术生涯实际上已经有了污点。你甘愿为中共所用吗?你还年轻,艺术生涯还很长,而中共是末日来临,上帝是一定要灭他的。当中共政权垮台,试问郎朗你的污点会被国人去掉吗?你还有脸面对你的中国观众吗?敬请三思。

三思呀年轻人,来吧,转过来吧,只要你在以后的演出生涯中,能为中国人在共产集权下迫害致死的死难同胞弹一曲安魂曲,以此告祭就可以赎去你那个罪,洗净你艺术生涯的污点,中国人民会比以往更欢迎你。

6月4号,22年的祭日快要到了,开始吧,为死难的烈士灵魂弹一曲97年戴安娜王妃的祭曲《风中的蜡烛》,以此告祭22年前为自由民主献身的六四死难的学生、工人、市民。如果是你可以做的话,那会令世界媒体登上这一消息,你将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敢吗?

如果再弹上一曲《茉莉花》我相信你会弹出中国推翻政治独裁的运动——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我相信你完全有这个能力,只是你得有这个胆识。

22年前的历史,中国最黑暗的一天你还是个琴童,天真浪漫、不识时事无可厚非,22年以后难道你不想成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还是愿意做一个精英犬儒、充当专制独裁体制下的工具呢?我相信你还是想要成为一个能真正写入中国历史、一位世界性的艺术家和中华民族英雄的。难道不是吗?孔子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一切尽在你的一念之间,愿天父庇佑你那正义的灵魂。

郭靖
2011年5月29 号至6月4号

评论
2011-06-01 2: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