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办案人员徇私枉法 我儿被害何得公正?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14日讯】我儿被杀害九个月了,他的遗体至今被冷藏在殡仪馆里。在他被害的案子得到公正判决前,我们如果葬了他,天地都要震怒的。

我叫牛文宏,是西安市临潼区何寨镇圣力寺村八组村民,今年65岁。

近几年,我村渭河北岸几家沙场抽沙卖钱,直接毁掉我村几百亩良田,村上组织第五组组长、第八组组长及两名村民代表共四人,到临潼区上访,也上访了渭河抽沙办。八组组长就是我儿子牛智育。上访后二十多天抽沙毁田的行为没有停止。后来村上领导给这两个组长交待,如沙场继续不理睬我们的阻止,可以组织本组的村民去制止拉沙。六组、九组分别采取了行动,我们八组也收缴了河北沙场埋我们地盘里的铁锚,收了沙场的缆绳。这些地锚和缆绳都是用来固定河里的挖沙船的。回来后我儿接到恐吓电话,扬言要杀六组组长曹弟弟。十几天后,也就是二零零九年元月十九日中午,我们又组织了四十五人去拔锚。当晚十点多,我儿牛智育接到王尊敬叫去他家喝酒的电话,因是陌生电话号码,牛智育未去。王尊敬和河北沙场老板是亲家。第二天、第三天反复叫,就是在遭残杀的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一日晚九时,我儿在七组组长刘建光家时,还接到王尊敬催促到他家的电话,晚上九点二十分左右在村委会办公室与会计田训说话时,又接到王尊敬的两个催促电话。当晚九点半我儿回了一次家,放了一袋面,估计就去了王尊敬家。10:58我儿媳打电话问我儿在哪时,接电话的却是另一男子,我儿媳反复问了好几次他是谁?对方不回答,我们急了,儿媳和他妈赶忙去找,最后找到王尊敬家,见我儿子被凶手们杀害在客厅的地上。凶手周浩赤裸着上身,坐在我儿尸体旁边的地上。

我老伴和儿媳立即报警。王尊敬家人不顾我们亲属的阻止打扫现场,接报警后来的警察也不制止,帮凶仍继续破坏现场,转移、清洗、冲刷物品。刑侦队摄像人员看到沙发垫套被洗后当场责问零口派出所所长:“这么重大的杀人案,现场为什么不保护呢?!”

我们赶到现场最初看到的情况,主犯周浩身上毫无伤痕,桌上酒菜摆放整齐,我儿脖子有两道拘伤,凶器刺向胸腔,我儿当时肯定用手臂护挡,手臂受伤,结果第三刀直刺心脏而亡。他眼瞪得多大的,喊不出,死得好惨、好冤。

一个身强力壮的年青人面对凶手,一刀不能致命时,如果无帮凶,绝对不会在现场无任何反抗搏斗的迹象,不会让凶手在身体不同部位刺杀多刀。我们认为凶手是多人,他们掬脖子的掬脖子,压手脚的压手脚,我儿动弹不得。因此绝非一个人所为。这是一场预谋的雇凶杀人窝案,作案人有充分的备案时间,周密安排。我儿被害的当天中午,多人见到周浩、王尊敬等当晚杀人现场的四个人以及幕后策划者,在何寨镇街上的祥和酒店喝酒。

第二天我们向刑警队询问情况时,他们告知:这个案件凶犯只有一人,无仇恨杀人,我儿无责任。我们提出现场其他三个为什么无罪。刑警队有人说:“其它三人像街道看热闹的人一样,救不救,报案不报是人家的自由。”明显的“故意杀人罪”,刑警队却定为“故意伤害罪”!我们多次让刑警队的人给我们演示凶手一人当时怎样杀害我儿时,他们拒绝告知。

凶手被我们当场抓住,可是临潼刑警队只根据现场凶犯的口供第二天就简单草率下出结论:“一人所为,无仇恨”,便释放在场的其他三人。凶杀现场四疑犯与受害人无私人恩怨,假如一人动手,我要问其他三人都在做什么,为什么不竭力制止,不报案,不出跑呼救。特别是反复打电话叫我儿去他家的王尊敬,对我儿的人身安全负有不可推卸的全部责任。凶手杀害我儿时,王尊敬如果或拉或挡我儿绝对死不了!因此王尊敬肯定是帮凶,头号帮凶!王尊敬骗我儿到他家被凶手杀害竟然被定为无刑事责任,很快被放出开。3月17日,王尊敬又雇了七、八个凶手,手持扑刀、警棒及垒球棒,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下到我家想杀害我女,未遂,结果将我家砸了个稀巴烂。据说王尊敬是在刑警队的默许下这样作的,目的是制止我们上访和不再追究他自己,难怪我当时给刑警队打了六个求助电话都无济于事。第二天我们找到刑警队,他们只调查,走过程,不处理。

既然现场四疑犯与受害人我儿子无私人恩怨,那他们为什么要杀害我儿子?幕后指使人是谁?我们多次要求查明并抓捕幕后主谋,警察不答复,不理睬。

这么严重的凶杀案件,办案人员,包括警察、检察官、法官,没有一个人、一次主动向我们了解案情和我们的意见,一次都没有!他们不采纳我们提供的任何证据,我们主动多次向他们提供材料,他们不闻不理。办案的法官对我说,给我们十万元,要我们不要闹了。我们首先要杀人者偿命!要法办幕后指使者!十个月了,我们到临潼区、西安市、陕西省和中央各级上访,临潼刑警队依然维持原结论不变,只是给自己留了一条后路:继续调查,而实际就没有行动。

我儿为村民利益被害,他的尸体至今冷藏没有下葬。我村地盘内十多家沙场照常拉沙毁田,村民没人再敢说,再敢阻挡。如果杀人不偿命,日后谁都可以效仿,社会怎能安定、和谐?以后村组干部谁还敢为村民的正当利益得罪恶人?谁还敢为百姓讨公道?正义何在?百姓的生存还有什么保障?

西安市临潼区何寨镇圣力寺村八组 牛文宏
联系电话 0-13572544296
2009年8月23日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7-14 1:5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