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投书】胶州村官巨贪李培亮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2年07月17日讯】胶州巨贪李培亮,现任山东省胶州市人大常委、胶州市南坦村委会主任,村党委书记。2005年时他自己经营的一家小企业“金亮水泥制品厂”难以维持生计,眼看就要倒闭,便不择手段,不惜血本给多半党员送礼拉选票、贿选,终于登上了南坦村官的交椅。他当村官不到一年就成了市人大代表,第二年又成了市人大常委(他酒醉后说:为了当上这个常委给人大主任付念仁送了十万元)。他的贪污、违法违纪问题村民多次向胶州市市委书记祝华,市长刘赞松及市纪律检查委员会反映举报,但是令人不解的是每次举报都没有回音,奇怪的是你越告,李培亮头上的光环越多,什么胶州市劳动模范、青岛市廉洁勤政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等等,更让人气愤的是,每次的举报信很快就到了李培亮的手里。上下沆瀣一气,丧尽天理良心,瓜分集体财产。所以其经常在酒桌上炫耀和市委书记、市长称兄道弟,经常与其他副市长及其领导把酒言欢、莺歌燕舞等等。2012年是真相大白天下的一年。我们也运用网络这个武器,将这个巨贪公布于众,将其绳之以法,揭开共产党胶州市乡村干部的黑幕。

罪证一

侵吞国有和集体资产。李培亮经营的金亮水泥制品厂原属村集体企业,1998年企业改制时作弊零价格出售给了李培亮,也就是李培亮没花一分钱就买去了这个水泥制品厂,改制合同中明确规定:企业的一切资产归李培亮,同时他承担原企业的一切债权债务。可是从1998年企业改制后直到2005年李培亮当上村官,原应该他承担的胶州市农村信用社470万元的贷款加上利息共800多万元,他一分钱也没还,他用手里的权力竟然动用村里卖土地的集体款一次性付给了信用社470万元,由于他还款“态度好”信用社免去了他近400万元的利息。我们发现此事后深感关系重大,立即向胶州市多方领导举报了他,上级有关部门也来调查过,可就被他随口胡说一通:“那是过去集体贷的款”就搪塞过去了。当然他也不是不害怕,见有人举报他,他就赶紧召开了村两委会,以红头文件的形式规定,集体给他还的贷款,等他的厂子搬迁改造时拿到搬迁补偿费后再还上。说得多么轻巧,把全体村民当阿斗,将国家法律当儿戏。挪用公款三个月还上就是挪用公款罪,以贪污罪论处,可是他已经挪用了六年了,且数额这么巨大应该定个什么罪,大家都会明白的,可是胶州市市委、胶州市政府、胶州市纪律委员会的领导都“不明白”。在重金的贿赂下都是装不明白。

还有,原调味厂拆迁,负责人李斌给李培亮送了100万等等再说,470万元即是按最低贷款利息,年利率8%计算递增,六年的利息就是276万元,到目前为止,就等于李培亮就贪污村集体款745.8万元。

罪证二

假公济私,大挖集体资产。借近几年村里建设了五万多平方米的村民住宅安置楼的机会,在自己的工厂里建设了六千多平方米的厂房,用的是建设村民安置楼的承包商:杨克亭的建设队伍,所有的建筑材料都是用的建设村民安置楼的材料,这样他又不用花费一点钱就净赚了六千多平方米房屋,移花接木,一下子又挖去了集体财产三百余万元。更狠毒的是,他在没有任何建设批准手续,又是租赁集体土地的情况下,竟然还确了权,办出了房产证,现在他那个厂子已经开始准备拆迁改造,有房产证的房屋大约每平方米得赔偿3,000—4,000元,这样一算,他挖去集体的三百万元摇身一变又成了两千多万元,可是村集体的村民安置楼可惨了,成本加大,达到了每平方米一千多元,可是那个期间安置楼小区隔壁开发商的成本价却是每平方米只有八百多元。五万平方米住宅楼成本加大了壹仟万元供其随意挥霍,亏了国家,富了自己。

罪证三

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大肆对社会公开出售村民安置楼,既偷逃国家各种税款又借机私饱中囊。经胶州市人民政府批准,南坦村享受了国家旧村改造,建设村民安置楼的各项优惠政策,建设了村民安置楼五万多平方米。按照市政府明文规定:“村民安置楼只能安置本村村民,禁止对外出售”。可是李培亮胆大妄为,置国家法律法规而不顾,把安置楼好的楼层私下侵吞,公开对外出售村民安置楼三万多平方米,更大胆的是售楼价格根本没经过村两委研究,也没经过任何上级部门审批,他一个人自己定价,他说多少钱一平方米就多少钱,谁送的礼物或给的回扣多,售楼的价格就越低,对外出售村民安置楼成了他的发财摇钱树,从中大捞洪财。且对外出售的楼房均没有上缴国家诸如营业税、所得税等税款,因为他只对购房户出具收款收据,从未开过税务发票。

罪证四:大肆挥霍公款,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1. 利用公款个人游山玩水,去名山大川求神拜佛,自己头上的光环每增一圈就认为是自己的虔诚显灵了,就赶紧回去还愿,有时约着建筑包工头去为自己花费开销,回来后在工程上再给包工头补贴,总之怎么花费也不用自己掏腰包。

2. 利用公款搞各种捐赠,若干捐赠根本与我们村风马牛不相及,如给青岛市级、省级书法部门捐赠很快使自己摇身一变成了省市级书法协会的挂衔名人,实际他根本就不会写字。总之他头上的每一道光环都是村集体付出了昂贵的代价。

3. 好色成瘾,来者不拒,每每酒醉饭饱之后便在什么练歌房、歌厅、洗脚洗头房里等“大练”一番。在他的庇护下,他的侄子李戬、侄女李晓慧开设的是胶州市最大的练歌房“女人花”里面的出台小姐100多人,是胶州市的天上人间。他的办公室里也经常是美女云集,久住不出。如:其中有一个离异的单身女子,名曰李佳儒,在村民安置楼,千禧苑小区得到李培亮给了她廉价住房的资助,李培亮可以在光天化日下经常光顾她家,还经常带她参加一些宴会,当然这位李女士也经常光顾李书记的私人办公室,单独约见等等。这就是当今共匪最优秀的干部。

4. 嗜赌成性,借机敛财,李培亮好赌已小有名气,什么在办公室、酒店、旅游途中无处不赌,在他“新街坊小区”家的地下室里也专门安设了麻将桌,经常的“请”他辖区的一些建筑商、包工头等前去玩耍,李培亮的手气特好,每次赌钱都是只赢不输。还经常让“客人们”参观他地下室赃物仓库,并恬不知耻的指着堆积如山的“礼品”说:“你们看,我有的是这些东西,我不缺这个”。言外之意非常明确:我要的不是这些东西,我要的是金钱。

罪证五:私设公堂 公报私仇

原南坦村下台党总支书记王福胜,因同他上一任原老书记刘学信向上级举报李培亮的犯罪事实问题,王福胜还向村民、党员宣传本村鱼贩子“陈四”春节给村里供鱼向李培亮行贿问题,结果被李培亮得知后立即在寒冬半夜里派村企业党支部书记高小兵、纪委书记周鹏宝(李培亮的亲戚)、李培亮的妹妹李培英和陈四,到王福胜家强行将其扭架到李培亮的办公室,在对其一顿暴打后又对其威胁:如果再敢上告或报警就要他的命,和伤害他的家人。被打的满脸是血的、六十多岁的王福胜从此敢怒而不敢言,更不敢报警上告了。在这里谁的势力大谁就是大哥。他们就是比流氓还流氓,比恶棍还凶恶的黑社会头子!

李培亮是个什么东西?看他亲侄子是怎么说的:春天的一个夜晚,他亲侄子、侄女、大嫂子在千禧苑小区内大喊了一个多小时:我叫李戬,是李培亮他侄子,李培亮是个大贪官,他贪污了村里五百多万元,我干南坦村的工程都得给他回扣分成……。李培亮得知后大惊失色,赶紧灭火,把正在开工的村民12号安置楼挖土方工程给了李戬,这才堵住了他侄子的嘴。这件事情在千禧苑小区家喻户晓。他的妹夫的弟弟周鹏宝是个十足的大流氓,在外面搞女人让人家抓奸打的住了医院好多天,可是李培亮还安排他干村党委委员、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真是天大的讽刺,他用这样的人也正说明他们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共产党干部都不是好东西。

以上情况千真万确,我们希望以此引起国际社会的重视,得到广大新闻界和正义网友的支持援助,早一天将巨贪李培亮绳之以法,还我们南坦村一个公道,还人间一个正义。

2012-7-15

(责任编辑:郑芬芳)

评论
2012-07-17 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