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悉尼林家谋杀案听证 警方提供凶杀现场细节

8月29日,悉尼中央地方法庭对悉尼林家谋杀案嫌疑犯谢连斌的拘审听证进入第六天。(摄影:何蔚/大纪元)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2年08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妮/何蔚澳洲悉尼报导)8月29日,悉尼中央地方法庭对悉尼林家谋杀案嫌疑犯谢连斌的拘审听证进入第六天。警方证人在法庭上提供了犯罪现场的调查细节,并提到在林暋家车道上发现的三个烟头将是重要的DNA证据,现在正在对这些烟头进行化验。法医证人在法庭上提供了对谢连斌车库发现的血迹化验的一些细节。

2009年7月18日上午,位于悉尼北艾平邦德路上林暋的住宅内被发现多具尸体,纽省警方在获得电话报警后,于中午时分赶到林暋的家,对凶杀案现场进行了调查。女警官在悉尼中央地方法庭上提供了当天调查的细节。

现场细节和受害人的细节

出庭作证的女警官告诉法庭,2009年7月18日,警方在林暋家的车道上发现3个烟头,这是重要的线索,目前正在等待DNA报告。并且在主卧室地上发现一个三星牌手机,还有一个浅蓝色胸罩,右边染有大量血迹。

女警官提到,主卧室的两个电灯开关中有一个是在开的位置,其它3个卧室的电灯开关都在关的位置上。并且,李芸彬(女主人李芸莉的妹妹)的卧室和两名男孩卧室的门把手上均有血迹,但主卧室和布兰达的卧室门把手上没有血迹。

警方在两名男孩卧室发现一把黄色的椅子上有血迹,墙上有重物的刮痕,并且在地上发现一小块纱布。警方还在该卧室的一个床垫边发现黑色的塑料片,目前正在等待检验报告。

警方证人提到,在主卧室和男孩子卧室的地上有一种红色纤维,而在李芸彬的卧室地上发现有蓝色纤维,目前也在等待这些纤维的化验报告,这将是很重要的证据。

警方在卧室外的过道上发现血迹,血样也已拿去化验。

警方证人说,林暋妻子李芸莉的尸体被发现在床上,头垂在床边,脸上有v字型伤口。而林暋的尸体是于案发当天下午在床底被发现,尸体被被子掩盖着。

女警官说,林暋的下巴被打断,右半部脸受到重击, 嘴里有很多血, 牙齿被打缺。李芸彬的尸体在左额头有重击伤痕, 鼻鼻梁骨被打断,下巴也被打断。

林暋大儿子亨利(Henry Lin) 尸体的左肩和背部下方遭击打,右边头骨破裂;而林暋小儿子泰勒(Terry Lin)头骨肿大,右臂发青,鼻梁被打断,左耳有血流出。

据纽省警方在2011年12月向法庭提供的报告说,凶手是先对林暋夫妇下毒手,当时他们是在熟睡中,没有挣扎和抵抗的迹象。但其他受害者尸体的检尸结果表明 一些伤痕是“防御性伤害”,显然受害者在遭到袭击时反抗过。并且最年轻的受害者(泰勒)可能在被重击后存活了一到两个小时。

谢连斌车库发现的血迹共三个

法医作证人员告诉法庭,他对从谋杀嫌疑犯谢连斌家车库发现的三个血迹进行了化验。三个血迹中最大的一个直径有7毫米。化验过程中有两个血迹的化学反应很慢,有一个很快。他解释,当血迹存在时间长,或混杂的成分多时,反应就会慢。

在法医人员作证时,谢连斌的辩护律师格雷厄姆•特恩布尔(Graham Turnbull)频频追问:你是用什么取血样的?你是用什么化验方法做的化验?做化验的化学剂是什么名字?

法医人员一一作了回答,并说,我的任务是对血样进行化验,确定这是人血还是动物的血。

拘审听证会将在法官约翰安德鲁斯的主持下继续进行。

案件回顾

2009年7月18日,悉尼北区艾平(Epping)书报店45岁的店主林暋,他的妻子李芸莉,两个分别为12岁和9岁的儿子,以及李芸莉的妹妹李芸彬被发现死于各自的卧室,他们都是被钝器猛击致死,死状惨不忍睹。林暋的大女儿林珺因随学校外出学习而幸免于难。

纽省警方在震惊澳洲的林家谋杀案件发生6个月后,把谢连斌列为首要嫌疑人。警方在2010年5月对谢连斌家进行了为时五天的突击搜查。并取走多件物品进行验证。其中最重要的是,在谢的车库发现一个血迹。警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检验这一血迹的DNA。

警方在对谢连斌的谋杀指控中指出,他的作案动机是出于“贪婪和嫉妒”。有消息说,出生于中国广州的谢连斌于2001年12月在墨尔本开了一间自助中餐厅,3 年后计划扩大营业时,因他从中国招聘的3名大厨签证申请遭拒于2005年关闭餐厅,搬至悉尼。夫妇俩都未工作,靠存款为生。

(责任编辑:简玬)

评论
2012-08-29 7:1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