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王华:为什么有人不相信活摘器官?

王华

人气: 93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3年03月29日讯】自从2006年3月9日大纪元网站最先揭露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罪行以来,全世界都被“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震惊得目瞪口呆,数以百万计的民众签名强烈谴责中共的反人类罪行,很多国家的政府也在官方文件中谴责中共的恶行。不过7年后的今天,还有很多善良人被中共的辩解谎言所蒙骗,不能真正确信中共犯下了这样的罪行,原因之一就是我们没把器官移植的科普知识讲清楚,没有把中共的谎言驳斥透彻。

新纪元周刊在3年前的封面故事 “揭开活摘器官黑幕”中就给出了大量中共无法辩解的事实,结果遭到中共最严厉的封锁。近几年来大陆游客到海外能够购买其他禁书或杂志带回国,但导游唯独点名不能购买《新纪元周刊》,可见这本华人精英的时事杂志最直接地点到了中共的死穴,而据内部消息,新纪元周刊每周都会出现在中南海的办公桌上。

器官移植的科普常识

文章提到,尽管中共一再高喊所谓“提倡科学,反对迷信”,每年花很多钱用于科普宣传,但无论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还是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他们都回避或违背了一系列科普事实:

1,要做器官移植,必须在捐赠者心脏停止跳动后的15分钟内,把需要的器官割下来,存放在零下几十度的特制的冷藏营养液中,超过15分钟器官就会死亡。

2,切下来的器官无论如何保存,必须在一天内移植到另外一个人体上,否则器官失效。一般肾脏的冷缺血时间不得超过二十四小时,肝脏不超过十五小时,心脏不超过六小时。

3,由于人体天生的免疫能力,对他人器官都有排斥反应。要做移植手术必须匹配测试过关,匹配测试包括:一、血型要相容;二、淋巴细胞毒性试验必须是阴性,即细胞杀伤率应小于10%;三、群体反应性抗体(PRA)也应小于10%;四、人类白细胞抗原系统(HLA):相同位点越多越好。比如肾移植一般需要六个点的 HLA匹配,但大陆基本上有四个点匹配就可进行移植。目前大陆临床移植界认为,直系亲属之间的器官匹配率为50%,普通人群为20~30%。

4,移植手术后,器官受体必须终生大量服用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如在中国大陆,平均肾移植手术费十五万元人民币,但以后每年还需花费十多万元的维持药费,一旦停药就容易导致器官死亡或人体死亡。

5,从手术难度来讲,假如肾移植为十,心脏移植则为二十,肝脏移植高达六十。尽管肝脏有再生能力,移植上半个肝脏若手术成功后也能长出全肝,但由于手术难度高,大陆一般所说的肝移植都是全肝移植,除非二零零七年后特别注明的亲属间活体肝移植。但由于肝脏是“免疫特惠器官”,相对而言容易匹配,故肝移植寻找器官最容易。

6,国外采用脑死亡来确定切割器官的时间。脑死亡即全脑功能不可逆转的永久丧失,但仍维持呼吸和心跳的情况下获取的器官才有活力。大陆至今没有脑死亡判定标准和立法,2010后确定的心脏死亡的判定,给移植效果带来很大负面作用,实际操作中是不太可行的。

7,中共宣称器官来源于死刑犯,但由于每年中共法院宣判的死刑犯只在几千人的数量级,而被移植的大器官在几万人的数量级上,相差了十多倍,唯一解释就在于中共所说的死刑犯不同于人们一般定义的死刑犯,中共把所有秘密掌控在它手中的人都可随意地称为死刑犯,比如2001年前后去天安门和各级省政府上访而随后失踪的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还有被秘密关押在劳教所、监狱、拘留所的法轮功学员。

自从薄熙来和谷开来在大连“首创”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后,杀人取器官的罪行不光在全国各地劳教所秘密展开,受害者也向其他民众蔓延,如被关押在收容所、劳教所的流浪汉、智障精神病患者、访民、新疆等地的少数民族、住院手术后死亡、无力缴纳医药费的农村病人等,所有脱离正常社会而被中共强行秘密控制的人,都可能被中共医称为“死刑犯”而被迫“自愿”捐献器官。

杀人取心与车祸取心的疑点

2013年3月7日,德国《时代周刊》也追随国际媒体的报导趋势,大幅报导了中共非法获取器官卖给西方患者牟利的血腥故事。在题为《下单订购心脏》(Herzauf Bestellung)的调查报告中,讲述了2005年63岁的以色列人Mordechai Shtiglits到广州中山医院花17万美金换得一个22岁年轻中国小伙子的心脏后引发的反思,包括以色列政府修改医疗法案,从此拒绝给到中国做移植手术的人报销医疗费。

文章批驳大陆医生暗示的“那人死于车祸”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医生不可能事先知道哪个家伙即将死于车祸,而且这个国家至今没有迅速分配输送器官的一套中央物流系统。”从上面的科普资料可以看出,哪怕真的有人发生了车祸,中国的120急救车也不太可能在15分钟中赶到现场,即便在小伙子咽气之前能把心脏摘取下来,中国在当时也没实现全国器官调度的联网,怎么可能在30%的匹配率之下,刚好就能匹配上这个以色列人呢?而且要保证心脏在6小时内从车祸发生地运送到广州中山医院的病床前,除非车祸就发生在广州,而且两人细胞的组织匹配能吻合。

偶然遇到这样的巧合也许可能,但中国做移植手术的医院都能保证每个病人人人都有这样的“奇遇”,都能在几周内找到匹配的器官,这不是奇迹而是罪行了,因为只有存在一个被控制的活体器官库,才能随时做到“按需供货”,“按照订单杀人取器官”。《时代周刊》援引著名伦理学家卡普兰 (Arthur Caplan)2012年在《国家器官:移植在中国被滥用》(State Organs: Transplant Abuse in China)一书中的话说:“这根本就是依循订单致人于死地!”

活摘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停止了吗?

《南方周末》2007年7月在“人体器官移植立法 中国叫停“器官移植旅游””一文报导说:“在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二楼办公室里,朱志军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从春节后到现在,近半年过去,这家号称亚洲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总共才做了15例肝移植手术。而在2006年,东方器官移植中心创造出了一年完成600多例肝移植手术的记录。“主要是没有供体。”朱志军无奈地看着手术数量直线下降。即使已经完成的15例移植手术,供体也都是活体移植,也就是说肝源供体来自于亲属。”

从600下降到几乎为零,难道2007年上半年中国突然停止判死刑了吗?这个强烈对比只能说明法轮功学员遭受的残酷迫害是多么惨烈,这还只是一个医院的情况。

但后来大陆移植量又在回升。官方解释说由于搞了器官捐献,但中国红十字会常务副会长赵白鸽透露,中国自2010年3月到2013年2月22日,3年总共才捐献大器官1804个,毫无疑问,全中国一度有300多家移植医院,就算近来整顿后获得官方资质的也有163家,靠这1804个器官,每年每个医院才做4例移植手术,这是绝对不成立的,相反,2007年后中共医院的移植手术依然在稳步进行,但具体移植手术量中共再也不敢公布了。

据人权组织报导,2001年之前失踪的法轮功学员数十万或上百万,他们被中共秘密关押在各大监狱、劳教所和各种秘密军事基地,从2003年到2006年尽管中共器官移植是高峰,但中共不会一下把所有器官全部用完,假如没有大纪元在2006年曝光他们的罪行,他们是想长期牟利的。人们不禁要问,这些幸存的法轮功学员在哪里?2007年之后,中共真的就没有再使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了吗?

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因为中共为了掩盖真相,假如他们一下全部停止使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其移植手术量会马上就会剧烈下降,这不就反过来暴露其器官来源了吗?所有他们还会用,只是控制得紧一点。

中共从来不敢告诉外界它每年移植器官的真实数量,不是压缩几倍,就是虚报几倍,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活摘器官的罪恶是江泽民集团在2000年前后最早施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如今受害者扩散到全体中国人。中共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在2013年1月曾宣布在3月的两会上提请人大讨论废除劳教制度,但两会上并没有这个提案,这说明黑暗势力的阻碍力量还很大,因为一旦废除劳教制,由此引发的移植黑幕就可能会曝光。

中共现在的处境是:用一个谎言来掩盖另一个谎言,用一种罪行来掩盖另一种罪行,中共是要一条道走到黑了。比如中共外交部在器官来源上六次改口,在两证人公开站出来用生命指控苏家屯血栓医院活摘法轮功学员之后,中共在紧急掩盖行动28天之后,才邀请部分国际组织走马观花地查看了一两小时。但谎言是无法掩盖真相的,如今国际社会能做的,就是强烈要求中共公开调查移植器官的来源,将真相情况公布于世。

评论
2013-03-29 11:2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