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稳”大搜捕 沈阳法轮功学员诉惊险跳车逃走经历

人气 13

【大纪元2013年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万方报导)今年辽宁全运会赛期为8月31日至9月12日,中共为保全运会“万无一失”,沈阳“维稳”大搜捕,大批搜捕法轮功学员也遭当局构陷罪名非法抓捕。8月29日,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溟在帮姐姐家筹备婚礼时被闯入的警察强行抓走,后从飞驰的囚车上飞身跳车逃脱。

于溟就从一个帮着侄子办婚事的舅舅、一个照顾老妈妈晚年生活的孝子变成了所谓的“通缉犯”,中秋节临近,他却有家不能回,流落街头。

中共“维稳”大搜捕 构陷罪名早拟好

8月29日晚上10点多,沈阳法轮功学员于溟在他姐姐家帮忙筹备婚礼正准备休息,一群警察冲进院子,一脚将他姐夫踹进屋里,于溟以为是劫匪,正要打电话报警,几个警察将他团团包围,将他按倒在床上反手用手铐铐住,于溟被劫持到沈河区的大南派出所一个小屋内,手脚都被铐在一个特制的铁椅子上,市区两级国保警察连夜过来审讯。

罪名已经写好,左审右审,最后警察揭开谜底,原来习近平要来沈阳市观看十二届全运会,30日安排去多福小区视察,沈阳为确保万无一失,进行大规模抓捕行动:上访的、被强迫拆迁的、尤其炼法轮功的全部要绑架、关押和驱离。警察一直纠缠为什么于溟在《明慧网》发表文章。审讯久了,一个警察对于溟透露实话,“上边说了,你这点事最少得弄你个10年8年的。”

29日晚至30日晚,于溟一直被铐在铁椅子里无法动弹,手铐铐在肉里,不给吃饭、喝水和上厕所。直到派出所所长叫警察将他从铁椅子中卸下来,换了手铐,直接押上警车。在囚车上,派出所所长开车,于溟的前面坐了一个警察,旁边坐了一个警察,在囚车开往看守所的路上,于溟一只手挣脱手铐,打开车窗,从飞驰的囚车上飞身跳车,打了几个滚,钻进玉米地走脱。

于溟表示,他坚信,修炼法轮大法是无罪的,而警察却对他实施非法绑架、非法拘禁、非法构陷罪名、非法判刑,无论是按照现在的法律,还是将来,都将追究他们所犯的这一切罪行的,出于真心为这些无知的警察好,自己也要及时逃离,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

现在于溟被通缉,亲戚朋友家人被警察骚扰。大纪元记者致电其母亲,其母亲电话完全被监控,无法接通。

29日晚至30日晚,于溟一直被铐在铁椅子里无法动弹,手铐铐在肉里,不给吃饭、喝水和上厕所。后被用囚车押往看守所的路上,于溟一只手挣脱手铐,打开车窗,从飞驰的囚车上飞身跳车,打了几个滚,钻进玉米地走脱。以至浑身是伤。(知情者提供)
29日晚至30日晚,于溟一直被铐在铁椅子里无法动弹,手铐铐在肉里,不给吃饭、喝水和上厕所。后被用囚车押往看守所的路上,于溟一只手挣脱手铐,打开车窗,从飞驰的囚车上飞身跳车,打了几个滚,钻进玉米地走脱。以至浑身是伤。(知情者提供)

大批遭搜捕法轮功学员消息曝光

据不完全统计,全运会开幕前夕,遭到非法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

8月23日下午1—4点,在罗凤英家,抓捕了12名法轮功学员,她们是:罗凤英(78岁)、庞淑兰(78岁)、万秀兰(74岁)、安秀英(84岁)、罗姨孙女、李艺红(56岁)、刘艳辉(63岁)、李英芹(49岁)、李金芹……

8月29日早上8点半,沈阳市皇姑区法轮功学员孙淑文(或叫孙秀文)在家里被绑架。

8月30日早晨,警察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胡秀燕家,将她绑架,家中只剩80多岁的父亲母亲和一个弱智的弟弟无人照料,二老终日以泪洗面。

8月30日早晨,法轮功学员孙凤文在住所被四名大陆警察绑架。

8月30日下午3点左右,沈阳市法轮功女学员李东旭在单位被沈阳市国保支队绑架。家中有80多岁的老母亲,终日担忧女儿的安危。

8月30日,沈阳家住清真寺附近的法轮功女学员高敬群被绑架,关押。

沈阳雄狮学校老师付英于8月30日下午被绑架、关押。

每一个被绑架者的背后是一个甚至多个家庭的亲人担忧、哭泣、深陷不幸。

遭酷刑于溟昏死险“被自杀” 狱警造假遗书

在此次沈阳当局为维稳大肆抓捕的于溟为坚持对法轮功——真善忍的信仰曾被中共三次劳教。

2001年,于溟被关押在北京团河劳教所劳教。期间遭受非法剥夺睡眠,烈日下长期罚站。团河劳教所的狱警倪振雄,曾发疯似的对他拳打脚踢,歇斯底里地狠命掐他的脖子,用电棍电击他,之后又提起他双脚下楼梯,使他的头在水泥台阶上磕碰,背部衣服全部被拖烂,而后又死命拧他的胳膊,之后狱警自己精神崩溃,而于溟居然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2002年3月间,于溟在团河劳教所被狱警刘国玺绑在床上用两根80万伏的特制电棍专电脚心,于溟就这样被酷刑摧残了一上午。

2003年10月,于溟又遭绑架,被第二次劳教。开始在团河劳教所,后转押至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河北省第一劳教所迫害。

2006年3月,于溟在北京被国安特务绑架。当年9月14日再次被转入团河劳教所。狱警们用绳子把于溟的脖子、胸、腰、手、腿固定捆绑在椅子上,白天黑夜都不放开,大小便也不全松绑。12个普教人员四班倒,每班三个人,24小时监控,一直持续到年底,造成于溟心脏骤停两次,体重从原来的160多斤急速下降到90斤左右,全身肌肉严重萎缩,骨瘦如柴,腰直不起来,手、胳臂都长期抬不起来。

2007年5月21日,于溟被转关到以酷刑恐怖出名的辽宁省马三家教养院。又遭到狱警的毒打、电击、吊铐数天,并将他关在特制的大铁笼子里三个月,不能站、不能躺。因为“不转化”,马三家劳教所为了实现中共辽宁省“610”头子陈政高规定的“百分之百转化率”,狱警们用电棍电击他的生殖器;往身上泼凉水,之后,用绳子将他固定在一个位置,然后硌他的下体。又用铁棍击打他的头部,使他昏死。

这次狱警以为于溟死了,洗干净他身上的血,换上干净衣服,将头部棍棒打破的地方缝好,伪造好遗书,制造好自杀的证据,没想到,于溟又活过来了。

(责任编辑:谢东延)

相关新闻
湖南警察打家劫舍  “维稳”是动乱之源
2012年中共疯狂“维稳” 百余法轮功学员被害死
马三家黑幕高层搏击未息 南都再曝北京维稳强奸案
中共对中国人民进行战争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内华达州演讲:重大选择来临
【纽约调查】纽约百年来10场 大运动带来的变化
【珍言真语】刘锐绍:林郑失宠 港官六神无主
【拍案惊奇】纽时围川普救拜登 中共五中换人?
【一线采访视频版】游青岛返粤 民众遭强制隔离
【珍言真语】梁锦祥:拜登丑闻曝中共靠港漂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