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锦州监狱继续刁难吕开利家属与律师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1月27日讯】二零一四年一月十六日,吕开利的家属和律师携带辽宁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同意会见吕开利的证明,依据正常的法律程序,到锦州监狱要求会见吕开利,仍然遭到狱方的无理拒绝,并威胁扣押。

吕开利妻子对丈夫又担心,对狱方的无理又气又急,昏倒在地。一个家属扶起她,悲愤地说:“你们还有人性没有?!这个家都被你们弄成什么样了?!快两年了都不让见,这马上过年了,见一见人你们还百般刁难,还扣押我们,你们还配当人民警察吗?简直是土匪行径。”

吕开利,男,五十岁左右,原辽宁省大连起重集团技术信息部工程师,一九八七年毕业于东北理工大学。自修炼法轮功以后,处处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在单位任办公室主任,连年被评为单位先进工作者、优秀技术人员;在家里尊老爱幼,同事、家人都喜欢他。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吕开利屡遭绑架、劳教、判刑迫害,经历了二十三种酷刑,九死一生。

吕开利因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信仰,被诬判十年,现非法关押在锦州监狱犯人医院。自从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从盘锦监狱转押锦州监狱已经近两年了,狱方一直阻挠家人探视,家人非常担心他的安危,听说他身体情况很不好,多次要求见人,锦州监狱都无理的剥夺家属探视权。

狱方刁难、威胁扣押家属

一月十六日当天,作为吕开利的申诉代理人,律师在锦州监狱办公楼三楼狱政处,向一位姓马的女警递交了会见手续,她说去请示领导。不久,她叫来了狱政处长高宽,高宽对律师说:“不能见。律师必须去当地派出所开不练法轮功的证明。”律师说:“法律上没有这个规定,省局狱政处也都同意会见。根本就没有你这种要求,你这是无理的要求。”高说:“我们按照法律办事。”律师说:“是啊,我们都应该按照法律办事,请拿出规定给我们看看。”高拿不出来,他蛮横地说:“不能给你看,你爱哪儿告哪儿告!”

监狱无理的蛮横拒绝,家属对吕开利的境况更加担心,律师到驻监检察室投诉,没找到人,就找到狱长办公室,向狱长王占所投诉狱政处的无理做法,要求依法会见,王占所看了一下省监狱管理局同意会见的证明,让在外面等一下。不一会儿,狱长办公室主任王涛来了,见到家属说:“你怎么又来了,不是告诉你不让见吗?你还去找狱长?!”

家属说:“律师按照正常手续会见,狱政处不让见,我们当然要找狱长。”王涛找来副狱长王洪博,他们先将律师叫进一间办公室,把家属挡在另一个房间,盘查律师的证件和手续,会见手续齐全,但仍然不让律师见,并撵律师走。

后来,他们盘查家属身份证,家属拒绝他们的无理要求。王洪博和王涛及保卫处处长李汇林,还有一胖一瘦两个保安将家属连推带拽弄进门卫室,他们说:“你们今天别想走了,已经给你们当地六一零打电话了,等六一零来接你们吧!”期间,副狱长王洪博说:“我们就是要打击法轮功。”吕开利的家人和他们据理力争:“我们没有犯法,我们要见我们的亲人,为什么扣押我们?!”

吕开利妻子当时就昏倒在地。几个人见状,怕担责任,连忙往外走,边走边说:“谁扣押你们了,你们走吧。”家属说:“人这样能走吗?快给我们叫个出租车。”几个人根本不管,匆忙离开门卫室,没了影子。

入冤狱遭折磨生活不能自理 家属探视权长期被剥夺

二零零五年九月五日,大连法轮功学员在辽宁省辽阳县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九评共产党》一个半小时。中共出于对真相的恐惧,疯狂绑架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被以陈欣为首的中共大连国安国保便衣警察暴力绑架。便衣闯进吕开利等法轮功学员租住的房子,挥起棍子劈头盖脸就打。吕开利被秘密转移到辽阳市看守所,期间遭受辽阳市国保大队长刘勇等以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臭名昭著的“辽阳四大恶人”的酷刑折磨。

二零零六年四月初,吕开利被辽阳市法院非法诬判重刑十年,先非法关押在营口监狱二大队。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日,吕开利被从营口监狱转到盘锦监狱。在盘锦监狱关押期间,吕开利遭恶警管凤春等用多根150万伏警棍连续六天持续不断的电击,被电得遍体鳞伤。遭受残酷迫害的吕开利从楼顶坠楼后,腰椎、骨盆和踝骨等多部位骨折重伤、马尾神经损伤,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盘锦监狱为了掩盖迫害罪行,将原五监区责任人:监区长宋波、副监区长管凤春、教导员李峰、管教科长王辉全部调离。将吕开利隔离在病监,封锁消息。当吕开利家属听到消息后,多次找到监狱,狱方却一直隐瞒实情,并非法阻止家属会见。

为了维护合法权利,家属聘请律师介入。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在二零一一年十一月见到了饱受折磨的吕开利,此时,距离他酷刑重伤已十四个月了。吕开利是被犯人背出来的,脸色蜡黄,下肢根本不能动,身上带着导尿袋,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极其虚弱,十多分钟会见谈话就已经支持不住。看到昔日健康开朗的丈夫被迫害成这样,妻子痛哭失声。

正当家属和盘锦监狱交涉之际,二零一二年五月八日,盘锦监狱不通知家属,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移到辽宁省各地。当天下午,吕开利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转押至锦州监狱,吕开利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医院继续迫害。

吕开利家属曾多次千里迢迢赶到锦州监狱,但狱方无理的剥夺家属会见亲人的权利。第一次,家属见到管教副狱长王洪博,王洪博说:“家属支持法轮功,会影响在押人员改造。”拒绝家属会见。家属找到狱政处,处长高宽要求家属到当地派出所开不炼功证明,剥夺家属探视权利。二零一三年二月,家属要求会见时,高宽和副狱长王洪博及保卫处人员威胁驱赶家属。后来家属又找到副狱长梁军,梁军以吕开利不转化,拒绝办理保外就医。

锦州监狱阻止吕开利家属会见至今已逾二年,据悉吕开利出现尿毒症症状,腿肿得很厉害,须三个人轮流看护。狱方至今不让家属见人,也不放人。此次又无理的阻挠律师见人,家人更加担心他的境况。

锦州监狱依然在迫害法轮功学员

锦州监狱是辽西最大的监狱,隶属辽宁省司法厅监狱管理局,关押刑期在十年以上的法轮功学员。锦州监狱恶人跟随中共卖力迫害法轮功,迫害法轮功各项工作走在全省乃至全国监狱系统的前列,受到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的表彰。二零零八年锦州监狱被中共司法部树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二日,司法部为锦州监狱记集体一等功。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至少已有张立田、崔志林、辛敏铎等法轮功学员被锦州监狱用各种酷刑迫害致死。数十人被各种酷刑折磨,致伤、致残的屡屡多见。参与迫害的狱警就有近百人,而且迫害还在继续,那里至今仍有很多法轮功学员遭受残忍的迫害。例如,葫芦岛法轮功学员张承杰被冤判12年,在沈阳监狱被迫害的耳膜受损、腰部有伤后,于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被转到锦州监狱继续非法关押迫害。在锦州监狱,张承杰被狱政处杨某用脚踢打头部,被罚坐只有半个屁股大的小铁凳,并被上“抱凳”酷刑,双手双脚被铁链抱锁在直径800左右、高800左右的木桩上(呈爬树状)四天四夜,期间不许睡觉。在锦州监狱,一个法轮功学员被四个犯人包夹,不让睡觉,不让家人见面,遭受强制 “转化”迫害。

作恶者罪责难逃

按照《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公民修炼法轮功、讲真相(包括广播、电视传播真相)是合法的,是公民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具体体现。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行为都是执法犯法。

法轮功是佛法修炼,法轮功学员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提高道德境界。而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其本质是“假、恶、斗”,采用的手段是谎言加暴力。迄今为止,查遍中国的法律,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认定修炼法轮功违法,但由于中共江泽民犯罪集团对法轮功的造谣宣传,十四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受了无端的打压和世人的误解。随着法轮功真相在全世界的不断揭示,越来越多的人们知道法轮功是叫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正法,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是善良人,修炼法轮功不违法,是中共盗用法律的名义在迫害善良。

迫害修佛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天理不容!那些参与迫害而遭恶报的已多达两万多人,有的还殃及家人。原辽宁省省长薄熙来、原锦州市公安局局长王立军因迫害法轮功得到江泽民、周永康的重用,也因为迫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而身败名裂。表面看是因为官场内斗下马,实则是迫害法轮大法而遭到天理报应。

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江泽民等迫害元凶已经在世界上几十个国家被起诉。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日中共官媒报导,中央“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正部级中央委员、公安部副部长、党委副书记李东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李东生这个六一零办公室的头子被抛出来,充份说明了当权者没人愿替江泽民等元凶背黑锅。

迫害法轮功的罪恶,一定会被清算,绝不容掩盖。因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而频频遭恶报的事例,就是让人们在这历史的最后关头看清形势,做出选择。贵州省平塘县藏字石上的“中国共产党亡”,那就是天意,就是上天在提醒人。任何人的正义之举,也将被历史铭记。

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赶快醒悟吧,在这稍纵即逝的宝贵时间里,悬崖勒马,停止迫害,赶快抓紧时间,将功赎罪,帮助那些还在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千万不要在天灭中共时为其陪葬,或遭清算。弃恶从善,就是给自己选择了一条走向未来幸福的生命之路!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林淑芬)

评论
2014-01-28 8: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