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历史故事】中华文化中警戒色欲故事(六)

人气: 52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10月18日讯】神传文化,五千文明,重德行善,敬天知命,名利无执,色气看轻,尤以色欲,三教严明,十年文革,逆天而行,批判古圣,残害精英,德风日衰,礼乐溃崩,灯红酒绿,尽显魔性,魔性不除,彼岸难登,色欲不去,地狱中行,劝君回头,欲寡心清,前车之鉴,善恶随行。

十八、你侬我侬

赵孟頫,字子昂,吴兴人,元代著名诗人、画家,楷书四大家之一。管道昇,浙江德清茅山人,元代著名的女性书法家、画家、诗词创作家。嫁元代吴兴书画名家赵孟頫为妻。赵孟頫曾在五十多岁时有了纳妾想法,又不好和妻子管道昇直接说,遂写了纸条留与妻子管道昇:我为学士,尔做夫人,岂不闻白学士有小蛮、樊素,陶学士有桃叶、挑根,苏学士有朝云、暮云,我娶几个秦妇、赵女、吴姬、楚云,又有何过分。你年纪已过四旬,病奄奄、清瞿瞿,脸上添了皱纹,为何只管占住玉堂春?赵夫人于是写下了著名的《我侬词》相劝:你侬我侬,忒煞情多,情多处,热如火。把一块泥,捻一个你,塑一个我。将咱两个,一齐打破,用水调和。再捻一个你,再塑一个我。我泥中有你,你泥中有我。与你生同一个衾,死同一个椁。赵孟頫一看夫人写的《我侬词》,字里行间,情真意切,很受感动,倍觉惭愧。于是,彻底打消了纳妾的念头,在管道昇病逝三年后也辞世,与管道昇留下了百年恩爱之好。评曰:女子守贞,男当亦然,恩义根深,情欲爱浅,清心寡欲,圣贤皆然,凡情去净,慈悲初现。

十九、懿德贞心

元代秦昭,扬州人,弱冠游京师,已登舟矣,其友邓某,持酒送行。正饮间,忽抬一绝色女子至。邓令拜昭,曰:“此女系仆与某部某大人所买之妾,乘君之便,祈为带去。”昭再三不肯。邓作色曰:“君何如此其固执也?即不能自持,此女即归于君,不过二千五百缗钱耳。”昭不得已,许之。时天已热,蚊虫甚多,女苦无帐,昭令同寝己帐中,由内河经数十日至京。以女交店主娘,自持书访其人。因问:“君来曾带家眷否?”昭曰:“只我一人。”其人勃然愠现于面,然以邓某之书,勉令接女至家。至夜,方知女未破身。其人惭感不已,次日即驰书报邓,盛称昭德。随往拜昭,谓曰:“阁下真盛德君子也,千古少有。昨日吾甚疑之,盖以小人之腹,测君子之心耳,惭感无既。”(《扬州甘泉县志》)赞曰:秦昭之心,浑全天理,下惠再生,了无邪欲,此女亦贞,淑媛爱己,懿德贞心,景仰不已。

二十、阅微草堂

纪昀,字晓岚,道号观弈道人,清代文学家,直隶河间府人,历雍正、乾隆、嘉庆三朝,享年八十二岁。《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昀晚年所写,是一位老人的谆谆劝善,其自题诗曰:前因后果验无差,琐记搜罗鬼一车,传语洛闰门弟子,稗官原不入儒家。《阅微草堂笔记》的故事或为亲身经历,或为他人述说,具有可信的真实性,是对善恶因果的诠释,冀望世人警醒,其中也不乏警戒色欲的故事,现举一则:

献县史某,佚其名。为人不拘小节,而落落有直气,视龌龊者蔑如也。偶从博场归,见村民夫妇子母相抱泣。其邻人曰:为欠豪家债,鬻妇以偿,夫妇故相得,子又未离乳,当弃之去,故悲耳。史问所欠几何,曰:三十金;所鬻几何,曰:五十金与人为妾;问可赎乎?曰:券甫成金尚未付,何不可赎。即出博场所得七十金授之,曰:三十金偿债,四十金持以谋生,勿再鬻也。夫妇德史甚,烹鸡留饮,酒酣,夫抱儿出,以目示妇,意令荐枕以报。妇颔之。语稍狎,史正色曰:史某半世为盗,半世为捕役,杀人曾不眨眼。若危急中污人妇女,则实不能为。饮啖讫,掉臂径去,不更一言。半月后所居村夜火,时秋获方毕,家家屋上屋下柴草皆满,茅檐秫篱,斯须四面皆烈焰,度不能出,与妻子瞑坐待死。恍惚闻屋上遥呼曰:东岳有急牒,史某一家并除名。撄然有声,后壁半圯。乃左挈妻右抱子,一跃而出,若有翼之者。火熄后计一村之中,痫死者九。邻里皆合掌曰:昨尚窃笑汝痴,不意七十金乃赎三命。余谓此事佑于司命,捐金之功十之四,拒色之功十之六。赞曰:阅微草堂,正人身心,凿凿劝善,谆谆说真,聊斋志异,乱人魄魂,末世流毒,难辨假真。

(待续)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4-10-18 10:1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