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国会山枪袭犯 曾求法官判坐牢

【大纪元2014年10月3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多伦多编译报导)环球新闻报导,上周加拿大渥太华国会山枪袭中枪杀战争纪念碑士兵后被国会警卫官击毙的凶手Michael Zehaf-Bibeau,3年前犯案被卑诗法庭审判时,曾于绝望时央求法庭,说自己一方面有宗教信仰,另一方面却又无法摆脱毒瘾把自己关起来,希望法庭把自己关进大牢,这样才能洗净自己。

但遗憾的是,法庭没有这么做,只判处他言语威胁罪名,罪名比警方最初指控的抢劫罪轻多了,总共被关了66天后就被释放。也就是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当时在毒瘾和宗教信仰之间挣扎的29岁的Zehaf-Bibeau在审判后得到任何持续治疗,或被法官或其他任何人推荐到戒瘾康复中心。

*司法戒毒治疗服务难

卑诗省卫生管理局(PHSA)Ben Hadaway在邮件中说,在检方法律顾问要求下,法医精神科服务(FPS)精神科医生根据精神健康法(MHA),对嫌犯只做能正常出庭受审的非正式认证评估,协助法庭发布嫌犯正常出庭受审正式通知令,而没有提出任何其它建议。

渥太华皇家医院副首席法医A.G. Ahmed说,这意味着,Zehaf-Bibeau可能就失去接受治疗的机会,当时其实就是个送其接受治疗的好机会。但这并不意味着坐牢才能接受治疗,只需将其送往戒瘾中心就行了。

卑诗司法厅规定,让被指控嫌犯接受戒毒治疗,最后取决于法官。法官这一决定则取决于嫌犯背景、治疗意愿和当地治疗服务范围。卑诗司法厅发言人在邮件中说,温哥华有些毒瘾治疗法庭和市中心社区法庭提供一些这类综合法庭服务,即由缓刑官、戒毒咨询师、医生、医护人员和就业社工组成的综合治疗小组,针对嫌犯具体情况提供治疗帮助。

但卑诗大学戒瘾专家Evan Wood表示,迅速有效的治疗却不易提供,许多情况下的这类治疗,都没有证据。但就这样让有严重毒瘾的人自生自灭,却会毁掉这个人。

目前还不清楚,当初法庭未能及时提供治疗援助,是否就此改变Zehaf-Bibeau后来的人生道路。但Ahmed说,有一点是肯定的,即此后多年一直困扰Zehaf-Bibeau的毒瘾及其持续危害,的确会提高一个人的攻击性和暴力倾向。

*制度2大失败

上周枪袭案发生后,人们更多谈论的是如何加强国家反恐安全和警方反恐执法权力。皇家骑警警监Bob Paulson上周虽谈到,从Zehaf-Bibeau过去历史记录来看,看不出他会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但皇家骑警上周日却表示,警方手中Zehaf-Bibeau自制的一个视频显示他有意识形态动机。

Paulson周一在参议院提出降低警方调查恐嫌门槛,随后公共安全部长Stephen Blaney又提出一项立法,要求扩大国家情报部门权力,及时制止恐袭危险。这些措施是否能扫除皇家骑警对Zehaf-Bibeau这类危险分子的逮捕和监控权、防止类似上周枪袭惨案的发生,现在还无法判断。但Zehaf-Bibeau从一个普通毒犯向枪袭恐怖份子的过度,却说明我们的公共安全系统存在2大漏洞和失败。

一是在有前科、被禁止拥有枪支情况下,他是如何搞到枪的?买的?偷的?还是收到的礼物?目前还不得而知。二是当初他在如此需要治疗帮助情况下,却没能如愿得到。Zehaf-Bibeau的毒瘾几乎是毒入膏肓,《纽约时报》引用1名认识他的救世军庇护所社工话说, “他吸海洛因,居然是为了戒掉可卡因。”

多家媒体对Zehaf-Bibeau母亲的采访,也基本还原了一个沮丧茫然绝望、在亲人眼中日益变得陌生的年轻人形象。在对Postmedia媒体最近的一个采访中,这位母亲认为他此举是“绝望的发泄。”

责任编辑:滕冬育

相关新闻
加枪袭案 凶手身世起底 母是移民部高官
经济学家:美国经济硬着陆的五个信号
中共对台湾虎视眈眈 美菲加强军事合作备战
【时事军事】美军看穿歼-20 台海空优有说道
最热视频
【时事金扫描】“习失踪”引热议 普京动核武?
【十字路口】重判孙力军团伙 二十大凶险高潮
【神韵早期节目】梅(2011年制作)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