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唐理:《华商报》为何要给江泽民集团卖命?

人气: 4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06月28日讯】近期,陕西的新闻媒体在报导国家对邪教认定的消息时,发生了两种报纸刊登的邪教名单竟然迥异的咄咄怪事,引起广泛关注。

6月2日,《法制晚报》等多家官方媒体刊登了国家自2000年以来两次确认了国内有14个邪教的消息,令海内外为之震惊,因为这些被国家明确认定的邪教名单中并没有从1999年7月20日开始被打压了十五年的法轮功!这意味着国家现领导人在公开向国人和世界宣布:对法轮功的迫害从来都不是国家合法的政府行为!不言而喻,那就是江泽民集团在违法犯罪!

消息一出,江泽民集团如五雷轰顶、惊恐万状。不甘被押上历史审判台的它们,就让其在中共高层的代理人利用掌控的权力,一方面将转载这一消息的各大网站全面封杀;同时让自己豢养的《中国反邪教协会》炮制了一份与官方认定相对抗的所谓“在国内较为活跃的11种邪教组织”的名单,恶毒的诬陷法轮功,并将其排在名单之首。然后指使效忠江集团的媒体予以刊登以混淆视听。于是,《华商报》就在 6月3日大篇幅的刊登了“11种邪教”的名称和简介,对法轮功大肆诋毁。

《中国反邪教协会》为何物?它是在江泽民为了迫害法轮功而私自设立的610办公室操控下的民间社团组织。那么,它有什么资格、有何权力敢于公然篡改官方对邪教组织的认定、向全国发号司令呢?因为它有江泽民集团的支持,所以有恃无恐!而《华商报》这个民办媒体为什么敢对国家官方的认定和表态于不顾,却对一个民间协会的胡诌奉若神明、对法轮功的攻击无所顾忌呢?因为《华商报》从1999年开始就仇视并恶毒诬陷法轮功,早已沦为江泽民集团的犬媒而被扶植和豢养,所以此次迫不及待地跳出来就是妄图继续欺骗民众、为江泽民集团的苟延效命。

就在《华商报》登出“11种邪教”名单的第二天——6月4日,《西安晚报》(官媒)以“我国明确认定的14个邪教组织”为题,与《法制晚报》口径一致的公布了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文件明确的7个邪教组织以及公安部认定和明确的另外7个邪教组织的名称。这不正是官方对《华商报》蔑视政府、胆大妄为的回应和警告吗?

同在西安的两大媒体,两日之内对同一事件发出两种不同的声音,顿时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对法轮功,一家恶意攻击、一家只字不提,这是怎么回事?!人们很快从迷惘中回过神来,恍然明白:媒体的不同发声,说明中共内部从上到下在对待法轮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

是的,这正是中共高层激烈打斗的焦点!自从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周永康被查、李东生(中央610头子)落马,江泽民集团已看到末日的来临,所以千方百计的要胁迫、捆绑现当权者延续迫害法轮功的政策;现当政者当然不会替人顶罪、背黑锅,所以双方打斗不可调和。因为他们都十分清楚这场历时15年的迫害内幕,更明白这场迫害的邪恶和后果。

这场迫害是江泽民违反宪法、践踏法律、实施国家恐怖主义的严重犯罪。江泽民出于恐惧和妒嫉,公然违反宪法关于信仰自由的条款,于1999年7月20日擅自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不经任何法律程序、更没有全国“人大”的授权,个人信口雌黄,把一个信仰“真、善、忍”,拥有上亿信众的修炼群体诬为×教;他以制造谎言为手段,把1999年4•25的和平、合法上访诬为“围攻中南海”,给法轮功罗织罪名,开动国家所有的舆论工具对法轮功诬陷、诋毁;他私设了凌驾于法律之上的610办公室,指使其操控政法委、军警特、公检法司,动用全部国家的专政机器实施国家恐怖主义,对法轮功学员残酷打压;2001年他又策划导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挑动仇恨,升级迫害;他制定了对法轮功的“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犯下了人类历史上空前的反人类罪和群体灭绝罪

这场迫害制造了近代人类历史上最为深重的迫害正信的人权灾难。据不完全统计,截止2014年5月6日,已有3771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迫害致死,上万人被非法判刑,超过十万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几十万人次被绑架到各地洗脑班遭受精神折磨,对法轮功学员使用了包括电击、剥夺睡眠、上死人床、下水牢、性虐待、打毒针等上百种酷刑。更惨无人道的是,迫害开始不久,在江泽民的授意下,薄熙来、王立军、谷开来率先在辽宁对被绑架到秘密集中营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活摘器官(高价倒卖)和贩卖被残杀者尸体的犯罪。接着,由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罗干、李东生等利用国家机器,由司法系统和军队、武警、地方等医疗机构勾结,使这种比日寇731部队在二战时用华人做细菌实验更为残忍的群体灭绝性的大屠杀在全国蔓延。据知情人透露,在中国有36个这样残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据国际人权组织调查、测算,被这样活摘器官而遭谋杀的法轮功学员在6万5千名以上。中共这种灭绝人性的罪恶被国际社会斥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这场迫害把国家拖入了全面败坏和危机的泥潭。由于中共和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打压,对“真、善、忍”的诋毁,使无神论、斗争哲学成为了立国之本。人们丧失了对天地神佛的敬畏和对道德良知的坚守,整个社会贪腐黑恶横行、假黄赌毒和盗抢恐杀泛滥,各行各业全面败坏,危机四起,国家一片乱象!据国家财政统计,十多年来江泽民集团每年都要花费国家财政收入的1/4~1/3(有时会更高)的巨资用于迫害法轮功。例如从2011~2013三年间用于打压法轮功的“维稳费”高达20,952亿元(超过这三年的军费拨款19,942.68亿元)。据高层知情人透露,用于镇压法轮功的费用远超过一场大的战争的费用,使国家不堪重负。这正是虽然GDP年年见长,但用于公益福利和用于反暴恐的投入远远不足的重要原因,也是政法系统贪污腐败、执法犯法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

江泽民十分清楚:他逆天叛道、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已使人神共愤。他不仅遭到世界与国人的唾骂;而且由于他把中共推到了走向灭亡的不归之路,所以在党内也为千夫所指。他十分明白现当政者绝不会干那种为他承担罪责的傻事。当“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被曝光、中共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之后,江泽民集团惧怕现当政者将他们抛出,所以抓住其企图“保党”的软肋,命令它们在政法系统的死党在全国疯狂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仅在今年3~5月份就绑架了近1700人),力图造成现当政者仍在继续迫害法轮功的态势,逼其与它们同流合污。这大概就是现当政者不得已在6月2日借用官媒公开表态、急于洗清自己的一个原因吧!

面对这始料不及的突然一击,江泽民集团既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封杀网络的同时操控它们在新闻出版界的死党背水一战。这样,《华商报》就赤裸裸地充当了江泽民集团的敢死队的一名成员。《华商报》利用它在陕西乃至全国发行量大的优势和人们的法制意识普遍淡漠的弱点,打着《中国反邪教协会》的旗号真的起到了鱼目混珠、以假乱真的作用,让许多人把《华商报》登出的11种邪教名单误以为是国家官方的认定。 值得一提的是,陕西政法系统的某些人竟然把鸡毛当令箭,以为终于从《华商报》找到了继续迫害法轮功的法律依据,所以就出现了六月份以来陕西、西安警方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更加有肆无忌惮的犯罪,真是可恶又可悲!

正告《华商报》的决策者:你们原本就追随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大法犯罪,十多年来不思悔改;这次又公然攻击大法,误导、毒害读者,你们犯下了助纣为虐、迫害大法、对抗政府、毒害民众的不可饶恕之罪。你们已经把《华商报》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请记住:神目如电、善恶必报!如不公开认错并向读者致歉,报应将如影随形,等待你们的只能是接受正义的审判和为江泽民集团陪葬!

《华商报》和《中国反邪教协会》由江泽民集团策划而表演的这出人间丑剧,让世人看清了江泽民集团的末日疯狂和恐惧,同时也领教了什么叫狂犬吠日、什么是黔驴技穷!

评论
2014-06-28 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