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照片曝光 中共警察残忍超出你的想象

人气 5952

【大纪元2014年08月15日讯】自从1999年中共党魁江泽民下达了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肉体上消灭”的灭绝令后,就把数以万计的中共警察变成了披着合法外衣的人间暴徒。下列这些真实的照片曝光了中共警察令人发指的罪行。

(按:本文正文只显示小图,点击小图即可看到清晰的大图,鉴于有的图片触目惊心,请读者慎入。)

一、铁条烙、开水浇、冷冻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中共使用了至少一百多种酷刑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其中就包括铁条烙、开水浇、冷冻酷刑。

覃永洁,广西籍青年法轮功学员,在广东深圳宝安一家工厂打工,1999年7月后,四次被当局拘留,每次关押15天。2001年4月26日,他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抓,关在博罗县一劳改农场,在一个多月里,他多次遭到狱警殴打。一次他被狱警用手铐铐在窗栏上,双脚脚跟离地达5个小时。

2001年6月2日,三名狱警折磨殴打覃永洁,将他绑在柱子上,用一根生銹的铁条在电炉上烧红了,压在其双腿上烙烫十三处,惨不忍睹,烙烫伤口很深。覃永洁双腿发抖、疼得大叫,痛苦不堪以至于小便失禁,随后狱警把他关进小号。后来,狱警看他行走困难又痛得无法入睡,就令他看管果园。因果园不在狱警看守范围,覃永洁得以逃脱。

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明慧网)
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明慧网)

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明慧网)
覃永洁被中国警察用烧红的铁条烙伤多处(明慧网)

覃永洁搭上一辆运输卡车潜入香港,6月10日,再混进货柜轮,经过半个月海上航行,带着重伤辗转到了美国休士顿,这是遭受中共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带伤逃到美国的首例。此事件引起震动,国际社会纷纷谴责中共的暴行。

为覃永洁动手术的盖尔•柏布瑞兹医师说:“覃被送到医院急诊处时,全身发烧,两腿十三处烙伤属三级烧伤……”

法轮功学员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明慧网)
法轮功学员王新春被迫害致残,双脚脱落。(明慧网)

王新春,家在黑龙江省伊春市金山屯区丰茂林场。2002年1月8日,王新春骑自行车去山上林场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警察发现。在躲避警察追捕过程中,王新春不慎趟到河里,从脚到膝盖全冻成了冰。警察把山包围,两天后王新春被派出所所长王维和一不知名警察抓住,关入派出所。

该警察在王维和公安局局长崔玉中指使下,从火炉上拿起热水壶往洗脸盆倒烫水,然后把王新春冻成冰的双脚放入烫水中(按照常识,这样做是绝对不行的,会造成严重的肢体残废)。就这样在热水中把王新春的鞋强行脱下,肉与冰还相连着。那些警察邪恶地说:“我们公安多好,像侍候儿女一样侍候你。”真是残忍至极。王新春在山上被他们抓捕时还能自己走路,脚还没有完全冻伤,是警察故意用热水烫,才使王新春的冻伤恶化。

中午,王新春的脚、腿被烫肿起泡。晚上5点王新春被送回家。之后,王新春的双脚逐渐溃烂直至脱落,造成终生残疾。当时王新春只有29岁。

2001年1月12日晚,山东济南法轮功学员徐法月(山东矿院97届学生)在居住地被济南市公安局政保处及市中分局六里山派出所绑架。在派出所,徐法月被背铐,派出所所长及警察用毛巾蒙住他双眼,然后是一阵狠命的乱踢,导致徐法月的双眼两侧、嘴、额头等多处流血,鲜血染红了毛巾。一警察对徐法月不停地打骂,狂叫:“弄死你,掐死你!”

13日下午徐法月被送至刘长山看守所。徐法月被紧铐成“大”字形,大小便一律在床上,在零下十几度的监号里,警察开门冻他,刺骨的寒风令徐法月裸露在外的手脚失去了知觉……

五天后,徐法月的手肿得像馒头一样,呈紫黑色,脚无知觉,无温度。右脚趾一、三、五均变为黑色,狱医、狱警怕担责任,将他送至警官总医院(又称劳改局医院),鉴定为左足、右手为两度冻伤、右足三度冻伤,一、三、五脚趾坏死,发出浓烈的恶臭。虽然经过近一个月的治疗,最终徐法月的大脚趾被部分切除,三脚趾彻底切除,小脚趾部分切除,造成终生残疾。

徐法月被截肢的脚趾(明慧网)
徐法月被截肢的脚趾(明慧网)

二、电刑

电刑是中共警察摧残法轮功学员最常见、最主要的酷刑之一。电刑对法轮功学员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伤害。电棍电压最高达150万伏。

大连女法轮功学员王云洁,2003年初被马三家劳教所郭铁英等恶警用两根高压电棒同时电击乳房数小时,致使整个乳房完全溃烂。第二天她们还强行把王云洁双腿双盘上,用布条把腿、头紧紧绑在一起成球状,再用手铐将双手反铐从身后吊起来,长达7个小时。从那以后,王云洁就再不能正常坐、立和行走。

王云洁被电棒电击致使乳房溃烂(明慧网)
王云洁被电棒电击致使乳房溃烂(明慧网)

马三家恶警以为她就能活两个月,2003年11月匆匆要家人来接。回家后,因身体严重受损,乳房溃烂越来越严重。2006年7月,王云洁含冤去世。

37岁的沈阳市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职工、法轮功学员高蓉蓉2003年7月被劫持到沈阳龙山教养院,2004年5月7日下午,高蓉蓉被该院二大队副大队长唐玉宝、队长姜兆华等连续电击6、7个小时,致使面部严重毁容,满脸水泡,烧焦的皮肤与头发脓血粘在一起,面部肿胀后眼睛只剩一条缝,嘴肿得很高变形,连朝夕相处的普犯都认不出她来了。之后高蓉蓉被折磨的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8]]

高蓉蓉遭中共警察残害,严重毁容(明慧网)
高蓉蓉遭中共警察残害,严重毁容(明慧网)

在被短暂营救期间,高蓉蓉遭残害毁容的照片公布于众,举世震惊。2005年3月,高蓉蓉不幸再次被警察抓捕,6月16日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三、强奸、性虐

为了强迫女性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中共警察使用了最下流、最灭绝人性的手段:强奸、性虐女法轮功学员,致使许多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疯。

法轮功学员刘季芝,女,52岁,河北涿州市东城坊镇西疃村人。2005年11月25日晚,东城坊派出所警察将刘季芝等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派出所,警察用橡胶棒、电棍等毒打刘季芝。刘季芝被打的扑倒在地,警察何雪健(21岁)将她揪起来继续打,何雪健将两手伸向刘季芝的胸部乱摸乱掐。第二天中午,何雪健又将刘季芝拖进自己的宿舍,用橡胶棒抽打,并用电棍电击乳房,把已无反抗之力的刘季芝摁倒在床上,扒开她的裤子,将年龄大于他母亲的刘季芝强奸了。同室的警察王增军旁观而无动于衷。半小时后何雪健又将42岁的法轮功学员韩玉芝拖去强奸。

刘季芝被打得身体青紫(明慧网)
刘季芝被打得身体青紫(明慧网)

事件在明慧网曝光后举世震惊。刘季芝与女儿为逃避报复,离家出走,在北京空军洗衣厂打工,河北省公安厅悬赏十万元抓捕刘季芝。找到刘季芝下落后,北京公安部、河北省公安厅、保定及涿州公安局出动十几辆车将刘季芝和她女儿秘密绑架。这些人出了空军大院就将车牌换掉,将刘季芝绑架到保定满城西山宾馆,欲杀人灭口,由于曝光及时,未能得逞。中共迫于压力将何雪健判刑8年,2007年何雪健的恶行遭到了天惩,在监狱他得了阴茎癌,阴茎和睾丸全部切除。

2001年5月14日晚九点多钟,河北廊坊市法轮功学员王蘋(化名)在北京一个人沿大北窑至永安里护城河粘贴法轮功真相传单,被一巡逻警察截住,他借搜身之际,邪恶的摸王蘋的下身,王蘋不从,始终劝善,这个流氓恶棍根本不听,还用胶皮棍残暴的毒打王蘋一个多小时。王蘋被打倒在地,牙被打掉两颗,浑身是伤、奄奄一息。面对围观的群众,此恶警叫嚷:“她是法轮功,是现行反革命,打死白打!”

王蘋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明慧网)
王蘋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明慧网)

王蘋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明慧网)
王蘋遭强暴后第九天拍摄(明慧网)

该警察兽性大发,朝王蘋右耳及太阳穴猛击一棍,将她打昏,并趁其昏迷,将她拖到东直门桥下,撕开裤子强奸,而后更全无人性的把胶皮棍猛劲插入王蘋的阴道,还骑到她身上。王蘋缓过点劲,就竭力呼喊:“救人哪!抓流氓!”恶徒仍有恃无恐,直到王蘋声明要去派出所告他,才仓皇逃走。

四、打毒针

面对法轮功学员的顽强意志,中共毫无人性地使用了精神药物、毒药迫害。明慧网曝光了至少230多个被中共警察用药物迫害致死的案例,致疯、致残案例更多。

宋慧兰,黑龙江鹤岗市新华农场法轮功学员,2010年12月遭佳木斯市桦川县横头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关押在汤原县看守所。

2011年2月23日,汤原县看守所所长闫勇、管教李某、穆占国、姜继武、杨丽等人,凶狠地将宋慧兰按在铺上,给她戴上手铐,快速给她输液,药物不明。随即宋慧兰感到剜心的难受,满地打滚,话都说不出,痛苦的生不如死。之后,膝盖以下全部失去知觉,身体发硬、僵直,舌头发硬,不能行走,身体不听使唤,大小便失禁,大脑反应迟钝,记忆断断续续。2月28日后半夜,她的心脏异常难受,煎熬到极点。

狱医张俭红第二天看了宋慧兰的右腿后说:“这条腿废了。”当时宋慧兰的右腿起了大紫泡。回家后,宋慧兰身体僵直、眼神发呆、不会说话,手、腿直挺挺的,不能回弯,像木头人一样,没有任何反应和知觉,右腿以下,脚面、脚趾全部坏死,呈黑色,淌血水,摸上去硬梆梆,像铁板一样,一敲砰砰响。随后,她的右腿状况一天比一天恶化,越来越黑,越来越硬。一动弹,就顺着腿淌血水。

[[14]]

宋慧兰的右脚掉了。(明慧网)
宋慧兰的右脚掉了。(明慧网)

宋慧兰分分秒秒都在巨大的痛苦中煎熬。她的姐姐和女儿轮流将她抱在怀中,生怕她就这样离去,亲人心碎万分。5月25日,宋慧兰的右脚掉了下来。

五、毒打

中共警察可以随便地、任意地毒打法轮功学员,明慧网曝光了多起被警察毒打致死的案例,非常普遍。警察可以用百种以上的刑具毒打法轮功学员,行恶时,人性全无,兽性大发。

陈玉梅,48岁,为人憨厚、正直善良,她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她与丈夫以经营食杂店、看管车库维持生活。

2008年7月3日晚7点半左右,陈玉梅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沈阳市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对她拳打脚踢,当场把陈玉梅打昏在地。当时有很多路人见证了警察的暴行。

陈玉梅(明慧网)
陈玉梅(明慧网)

陈玉梅被警察打成重伤后在医院的照片(明慧网)
陈玉梅被警察打成重伤后在医院的照片(明慧网)

身体上被殴打的伤痕(明慧网)
身体上被殴打的伤痕(明慧网)

陈玉梅当晚被送到空军463医院,诊断为脑血管大量出血,必须马上做手术。经过四个小时的手术后,陈玉梅被送到重病房,人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家人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在地上严重擦伤的痕迹。至于造成脑血管大量出血的原因,当时有的医生说是打的,有的说是拽倒造成的。医院经过20多个小时的抢救无效,陈玉梅于7月4日晚8:30分左右含冤离世。

结语

这些照片曝光的仅仅是中共15年来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虐杀折磨的冰山一角。因为中共竭力掩盖其犯罪事实,尤其是大批的法轮功学员被活体强摘器官后焚尸灭迹,太多的案例仍然没有被揭露出来。

然而,世间有个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谁做了坏事,都得自己偿还,只是时间来早与来迟,这是世间理,也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

从目前来看,王立军、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周永康这些迫害法轮功的元凶都已落网。那些直到现在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各级人员,等待他们的将是历史的大审判。

文章来源:明慧网;责任编辑:简阳

相关新闻
中共酷刑:在楼梯上拖人 血肉模糊筋骨外露
追查国际:周永康犯下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
中共治下女警察们骇人听闻的暴行
江苏中学教师遭中共酷刑摧残的经历
最热视频
【十字路口】遭全球控告 中共大外宣再出招
【直播回放】4.7疫情追踪:追责中共声浪起
【现场视频】广州三元里瑶台村用水马封锁
【纪元播报】中共官媒甩锅意大利 遭意专家打脸
【珍言真语】薛浩然:炒作23条是借机大做文章
【直播】4.7纽约州疫情发布会 疫情似平缓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