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租专车“混战”打车软件Uber广州总部被查

人气 29

【大纪元2015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谢东延报导)日前,在出租专车“混战”中突围而出的Uber(优步),其广州分公司被广州市工商、交委、公安等部门上门“联合执法”,并没收了上千台iPhone。2014年,打车软件鼻祖Uber正式进入中国,对于Uber这种新生的专车行业的出现,出租车行业、市民、政府的态度迥异,褒贬不一,涉多方的利益冲突。

Uber广州总部被查 涉私车参与营运

5月1日,陆媒纷纷报导称,Uber广州分公司因涉嫌组织私车进行非法经营,在4月29日被广州市工商、交委、公安等部门上门联合执法行动,现场查扣上千台iPhone手机。

4月30日晚上11时20分,广州市交委发布官方声明不点名地证实了上述调查行动。据报导,工商部门称,行动中Uber广州公司当时未能提供出营业执照。而Uber广州的相关人士则称是“纯属例行检查”,并正与各部门密切沟通。

大纪元记者就是否涉非法经营问题向Uber公司发出邮件询问,至今未见回应。

Uber广州平台仍在营运 注册司机“潜水”避风头

据悉,这次政府部门的联合执法行动后,Uber平台服务仍然可以使用,只是许多Uber注册司机处观望态度,选择“潜水”避避风头。司机上线减少后,广州繁忙路段Uber溢价率升高,但其他区域打车并不难。

之前,广州市交委在声明中称,近期对多起利用手机软件揽客的非法营运均处罚款3万元人民币。微信群里有司机表示:“几万块钱哦,避一避风头好了。”

大陆专车出租“烧钱混战”

大陆专车出租市场是从2014年开始火爆,各家专车公司分别争取与融资和支付平台合作,为争夺客户和专车资源开足马力“烧钱”,各种补贴、优惠让人眼花缭乱。

打车软件原来是从打出租车开始的,之后就向专车发展。以前滴滴打车、快的打车在打车市场就进行过激烈的价格战,到2014年下半年又分别进入专车市场推出滴滴专车、一号专车,又在各城市为抢占市场份额,进行高频度、高额度的补贴战,两家打车软件下载量剧增过亿,合计用户有1亿多。

去年12月,滴滴打车副总裁朱平豆告诉《第一财经周刊》记者,滴滴打车、快的打车进入专车市场后总订单量增长了10倍,一天有5万到7万单。2014年上半年之前,专车市场几乎只有早在2010年成立的易到用车一家。目前,市场还有本土化服务的AA租车、神州专车。

与此同时,大陆两大网络公司阿里巴巴和腾讯为专车用户使用自己的支付工具,也分别加入战团,出资可能达十几亿元作补贴。

这时,从美国拓展到了50多个国家的世界著名的打车公司Uber抢进中国市场,起中文名为“优步”。2014年12月,Uber再获得谷歌12亿美元的融资,其估值达到400亿美元。紧接着Uber又与百度合作,再获6亿美元融资。

Uber首推拼车服务 低价加效率突围而出

原本专车就是有别于出租车向客户提供中高端用车服务的,价格一直是高于出租车。

2014年2月,Uber打车软件正式进入中国上海,初期推出如奥迪A6L、宝马5系、奔驰E级等豪华轿车与精致服务的UberBLACK高端路线。随后又推出中端服务UberX轿车如凯美瑞、君越、帕萨特等轿车。

由于在中国是不允许私车营运,所以Uber公司是跟汽车租赁公司合作,租赁公司提供轿车,劳务公司提供司机,Uber提供专业培训和软件服务平台,通过三方合作来实现运营合法化。

2014年8月,Uber又悄悄地率先推出了拼车服务,10月20日再宣布在深圳、上海、广州、成都、杭州和武汉6个城市推出“人民优步”这种公益性质的拼车服务,以不收取司机管理费,来回避法律问题。“人民优步”就是Uber给市民提供软件平台,签订简化合同,Uber提供价格设定。

Uber一边用巨额融资补贴司机,同时通过算法和免司机20%平台服务费、免预约、实时调整价格、采用了派单、用户叫车不用输入目的地等机制不断地提高乘车效率以降低成本。当司机数量增加的时候,成功叫车的效率就高,用户增加,司机收入高就吸引更多的专车加入,叫车花费时间更短。

Uber的理念是,在任何你需要用车的时候,5分钟内就可以叫到一辆车。这样比在路边苦等出租车,或者像其他打车软件要预约就方便多了。

今年3月中下旬,Uber又一次调低30%价格,结果Uber在这场专车“混战”突围而出,用户打车价格比出租车还便宜。

曾经在广州开出租车多年的资深司机郑先生向大纪元记者说:“Uber使用很方便,价格比出租车便宜多了,如果介绍成功还有30元回赠,下次坐车就可以免费或者只需要花几块钱。”

其实,除了Uber外,其他的专车公司也以拼车服务的概念,广招司机携车加入,只是Uber价格比出租车还低时,就冲击原来的利益群体。“人民优步”也被视为“搅局专车市场”的罪魁祸首。

冲击出租行业 有人欢喜有人忧

据悉,做专车司机的收入已远远高出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从七八千到上万元,甚至传有达到4万元1个月,而且工作时间更短、更灵活。据一位广州的士司机所言,现在有很多的出租司机转行去做专车司机。这样致使出租车公司招不到人,很多出租车闲置。

广州前资深的士司机郑先生说:“出租车公司的管理费要八九千块钱,实在太高了!而的士司机辛辛苦苦的做1个月平平安安才只有三四千元,只能勉强糊口。如果碰上修车、交通事故、交通罚款,那就惨了。”

据悉,广州出租车每个月的份子钱(不包括司机的五险一金),其中有70%是政府收取的税费。早在2011年7月,《新快报》曾报导,广州出租车公司从每台出租车上每月赚取两千元,被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指是暴利。

郑先生说,他之所以不再做的士司机就是这个原因。出租车牌是垄断的,能拿到牌照的是跟政府官员有关的。“大家可以想想,为什么交管局这么勤快上门查封啊?出租公司都有他们的份,现在影响到他们的利益能不动手吗?满街的黑车,他们又管过多少?”

郑先生说,当官的不会为老百姓考虑的,上下班高峰期打不到车,主要原因其实是交通堵塞造成的,并不是出租车不足。而起步价太低,到了晚上,满街都是空的士。

陆媒报导称,Uber广州公司被查后,有出租车司机前往Uber广州公司抗议Uber抢了生意,并自称是“自发行为”,背后没有政府指使。

而在去年10月广交会期间,广州出租车司机就曾因交委计划再增一万多台出租车担心影响生计而罢工。广州目前已有两万多辆出租车。

有广州网民认为,优步的车比出租车好太多了,交委不去降份子钱,不去管出租车拒载、下午4点钟交班打车难!该管的不管,不该管的却去管,一班蛀米大虫!

网络知名人士“老徐时评”质问,为什么在世界范围内广受欢迎的Uber在中国沦落到如此下场?为什么老百姓欢迎的东西有关部门总是打压?这是不是惧怕竞争保护垄断?

网络知名人士“作业本”则表示:“你们嫌专车管理不规范,人家都绕开你们那些矮挫规定了,你还嫌。不规范你倒是帮着他规范啊,你不但没帮还直接按黑车处置了。什么叫黑车?不给你交份子钱,不给你交牌照钱就是黑车啊?人家交了税、上了保险、有正当手续怎么就成黑车了?”

资深媒体评论人陈扬(陈Sir)认为,政府封杀约租车,要么可能是智商不够用,要么可能是政府的权力寻租。

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的谢田教授认为,全世界各国的出租车都是发牌有限经营的,这里面是涉及司机与乘客的一些安全问题。Uber打车软件这是一种新生的事物,在法律上还未有准确的条文来规范,估计出租车行和Uber还得要经过一番博弈。

各方态度

广州市交委在声明中称:国家交通运输部已多次明确,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凡利用私家车等社会车辆从事“私租车”服务的,均“涉嫌非法营运”,市交通部门都会依法处罚。

据悉,私车参与营运并非Uber打车软件一家,从目前网络上一些打车软件招聘专车司机的广告就可以看到同样存在私车参与营运的问题,但目前只有价格最低的Uber被查。

2014年8月,Uber中国市场拓展负责人姜智亚在接受媒体访问时就表示,政府是支持、鼓励拼车服务的,而且他们已经向有关部门汇报,不存在法规风险。在Uber进入中国之初,就已经和工信部、交通部等主管部门进行了沟通,明确了其运营模式。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向南都记者表示,根据目前的交通法规,私家车营运肯定是非法的,但是私家车做专车的非法定性是因为交通管理部门的牌照垄断造成的,这不仅使得出租车公司拥有垄断利润,也造成市民打车难,是时候把牌照放开了。

曹志伟建议政府立即放开出租车牌照垄断,对符合一定条件的私家车免费发放牌照,彻底打破垄断,这样既能让专车合法,也能满足市民的出行需求。

责任编辑:李晓清

相关新闻
报告:Uber收入超出租 吸引司机跳槽
谷歌进军出租车业务 将成Uber对手
用Uber服务载客 蒙特利尔私家车主被罚
Uber收购导航公司打造自家新系统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传许家印突进京 习近平或为难了
【拍案惊奇】美军头被曝秘电中共 恒大遭当局补刀
【远见快评】美军将领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机?
【财商天下】汇丰与美脱钩 向往“共同富裕”
【重播】美将领被曝秘通北京 五角大楼回应
【重播】美英澳首脑宣布技术共享 联合抗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