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英伦随笔:房客阿里

作者:樱子

英国剑桥的菜市场。(Andrew Dunn/Wikimedia Commons CC BY-SA 2.0)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英国生活成本昂贵,尤其是住房。不管是买还是租,住房成本都是最大的开支。租一栋便利地段的好房子,租金常常高得惊人。或许因为如此,英国的房子常常允许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往出租。

美国作家福克纳说,他的理想工作是当个妓院老板。上午安静时间用来写作,入夜欢歌笑语中正好观察人性和世态。

前些年,我在剑桥打理著一栋大房子,我把多余的房间租了出去。来自世界各地的房客们你来我往,我和身边不同人种、不同脾性的人打着交道,了解着他们的故事。来自土耳其的阿里就是其中之一。

阿里是在2010年深秋搬进我们家的。他住在最小的卧室。那年他三十岁,矮敦结实,深褐色的头发微微卷著。他在剑桥一家土耳其餐厅工作,每天负责往烤箱里摆放食物和拿出烤熟的东西。有一阵子,他双眼红得厉害,像得了“红眼病”。我问怎么了,他说餐厅客人爆满,每天频繁开关巨大的烤箱,热气烘得他双眼生疼。

生活如此艰辛,但阿里依然以生活在英国而开心,甚至是骄傲。据说他是投奔姐姐来的。他的姐姐与我同龄,幼年时被过继给他们的伯父,并随伯父一家从土耳其来到英国。伯父去世后,姐姐打电话问他想不想来英国。那时十六岁的他失学在家,跟着父母在土耳其的乡间务农。仿佛做了一个神奇的梦,他告别家乡,飘洋过海来到了英国。

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阿里这十四年来做的都是低技术的工作,大多数时候是在餐馆的厨房打下手。餐馆作息特殊,每天中午十一点阿里去上班,深夜才回到家。他不喝酒不吸烟,也从不做饭,回家就上楼睡觉。

我在附近蔬菜园租了一片菜地,种了香菜、芹菜、豆角、西葫芦好多菜。农村长大的阿里喜欢干地里活。他向我要了一小片地种土豆。那天他刚种完土豆去上班,蔬菜园的管理员——英国女人简就打电话来,说有人在我菜地种东西。我说那是我的朋友阿里。

她又说有人报告阿里在别人的菜地里偷摘菜。我心想不大可能吧。在我看来,喜欢种东西的人都是心地善良的。因为种下种籽,看着新的绿色生命从土地里长出,心底里那种柔软和感动,有如宗教洗礼般,让你感到精神的净化和升华。不过既然简说了,我还是向阿里要回了菜园子的钥匙。

相熟以后,阿里告诉了我他的故事。原来他曾有过一次婚姻。在卡迪夫居住时,他遇到一位在那里打工的漂亮的土耳其女孩,她的签证快要过期了。他爱她的美丽,很快就跟她结了婚。两年后,那个土耳其女子一拿到英国身份,立刻提出离婚,并且和他的同事厮混在一起。他了断这段婚姻,身心疲惫地换到剑桥来生活。

厨房工作收入不高。住了大半年后,有一阵子,不知为什么他手头拮据欠下了一百六十镑的房租。我催了好几次,他都笑说不会欠账走人,让我放心。不久,他说计划回土耳其相亲,那边已经为他物色好了对象。

过了半月,七月的一天中午,我在楼下浴室冲凉,听到房门奇怪地开了又合、合了又开。洗完澡,我捧著滴水的头发出门看个究竟。原来阿里已经悄没声地把所有家当转到了他的黑色汽车上。我又气又急,匆匆返回家门。

阿里就坐在门后的木头楼梯上,平静地说要搬走了,没钱付我的租金。这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我一时都不知怎么办才好。丈夫不在家,我只能严肃地说:“你不能这样走!”他叹口气,说:“这样吧!我现在走,去借钱,晚上十点前一定回来给你结清。”那晚,我等到半夜十二点。打他的手机,先是不接,后来就彻底关机了。来英国后,我第一次放声大哭。

我从前的工作和侦探有点类似,时常需要对事物进行调查。第二天清晨,我开始在那间空荡荡的小屋搜寻,最终找到了线索——一个揉成小纸团的银行汇款单,上面有他的真实姓名和生日。原来他并不叫阿里!

历经三四个月,我给这个土耳其青年发了八次短信,请他来结清自己欠下的房租。起初他毫不理会,后来几次应承下来,但让我一再落空。第九次我在短信里用他的真实姓名称呼了他。一分钟后我收到回复:“明天上午十点见!”。

时令进入初冬,淡金色的阳光轻轻地撒在前院的红砖地面上。十点钟,阿里的汽车准时到了。他递给我一把现金,又递给我一瓶白葡萄酒。我没有接他的酒。

那天,我又哭了,哭得很伤心。我说:“阿里,你知道吗?诚实是做人的根本。你明白你的婚姻为什么失败的吗!?我希望你好好做人,将来能有一个幸福的家!”

回首远去的岁月,我依然清晰记得阿里那双被烤箱热气炙得通红的眼睛……这个十六岁就背井离乡来英国讨生活的土耳其男子,但愿生活已经教会他如何堂堂正正地做人。也祝愿他找到良善女子,在英伦大地上早日拥有自己的小小屋顶。#

责任编辑:李景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