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心酸的数据:近千万中国留守儿童一年见不到父母

留守儿童李志发在墙上写着:“妈妈你回来吧,我好想你。”(网络图片)

人气: 439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5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华德综合报导)6月18日,一份非官方的《中国留守儿童心灵状况白皮书(2015)》(以下简称《白皮书》)在北京发布。就在不久前,刚刚发生了两起留守儿童自杀的惨剧——6月9日,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县油坝乡崔仓村一名11岁留守女孩在家死亡,据信是喝农药自杀;6月12日,贵州毕节4名留守儿童同样喝下农药,小小年纪便失去了宝贵的生命,让人痛心惋惜。

虽然从2005年起农村留守儿童就已经成为一个广受关注的社会问题,但今天这一现象的严重性和延伸的负效应,使人们不得不深思其背后的根本原因。

河南的留守儿童在寒冷的教室里上课。(网络图片)
河南的留守儿童在寒冷的教室里上课。(网络图片)

留守儿童:一个巨大的弱势群体

根据2013年的一项统计,中国0~17岁儿童有2.74亿,占中国总人口的20%、世界儿童总数的14%,中国儿童人口位居世界第二。

那么中国农村留守儿童有多少呢?至少有6,100多万,约占全国儿童总数的22%、农村儿童总数的38%。根据对云南、广西、贵州、山东、河北、甘肃六省农村地区的2,000多名留守儿童的问卷调查,《白皮书》公布了一组令人心酸的数据:

15.1%的孩子一年到头见不到父母,即使在中国新年也无法和父母团聚;
29.4%的孩子一年中只见过1~2次父母;
4.3%的孩子一年中没有和父母发生任何联系(电话或网络);
10.2%的孩子一年只和父母联系1~2次(电话或网络);
10.4%的孩子一年只和父母联系3~4次(电话或网络)。

从百分比来看,这个数字好像不大,但其绝对值却非常惊人。根据统计学,《白皮书》认为全中国有近1,000万儿童一年都没见过父母;近260万的儿童一年连一次父母的电话都接不到;885万儿童一年只和父母联系一两次;而每年和父母联系的次数少于或等于三四次的儿童有1,519万。

作为留守儿童,他们遭受意外伤害的概率、产生负面情绪的程度等都高于非留守儿童。从心理学角度讲,这些孩子大部分都会产生被遗弃感,不管其经济上是否存在问题。而“遭受遗弃”、“寄人篱下”的心理感受会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导致儿童的心理畸形 。

通过对留守儿童的心理危险系数的分析,《白皮书》发现,从东到西呈明显地区差异,其中西北地区最为严重,无论是“烦乱指数”还是“迷茫指数”都达到最高,西南地区次之,中部再次,东部最低。

下面是近些年大陆媒体披露的一些留守儿童悲剧:

2004年8月,10岁的蒋小鸿因为不听话,被爷爷用铁链锁住右脚,关在家里写作业;弟弟蒋小凯曾因拿了别人的玩具回家,被爷爷用铁链锁住右脚,拴在烈日中的路边树下。两个孩子被锁脚至少分别有5至8次之多,锁脚时间最短也有1小时。

2007年7月,沈阳警方发现,一个胁迫未成年人卖淫团伙中的5名被迫卖淫的少女均为农村的留守儿童。

2009年12月4日,重庆涪陵警方破获一个盗窃组织,成员共11人全是未成年人,其中大部分为留守儿童,团伙头目是个年仅13岁的孩子。

2012年1月5日晚,贵州贵阳,三个来自毕节市的小男孩在一个小巷口打爆米花为生。他们都是留守儿童,父母长期外出打工,三兄弟跑出来投靠在贵阳的亲戚并得到资助,做起打爆米花的生意。由于白天城管干涉,三兄弟只有在晚上才出来。

2012年2月12日,河南嵩县,10岁的小龙和伙伴玩耍时,被邻村22岁的“村霸”野蛮殴打致死抛弃河中。家人寻找一天一夜后,在河滩的下游打捞出了孩子的尸体。小龙的父母在深圳打工已6个年头。

2012年11月16日,5名男童被发现在毕节市七星关区街头垃圾箱内死亡。

2013年6月26日,江西南昌三个亲兄妹在村口一池塘旁戏水时溺水身亡。由于当时没有其他人在现场,直到最小的一名5岁男孩浮出水面时才被人发现。三兄妹的父母去广东珠海打工了,平时小孩交由爷爷奶奶看管。

2014年1月20日,距中国新年还有11天,安徽望江一个9岁的留守儿童在听到母亲又一次不回家过年的消息后上吊自杀

2014年4月,媒体曝出在毕节10余名留守女童被教师强暴,最小的仅8岁。

⋯⋯⋯⋯

日前,《北京青年报》发文说:“留守儿童的问题已经很严重,根据研究人员抽样调查得到的数据,在贵州和安徽两地,留守儿童自杀意念发生率分别为12.88%和20%。”

2011年5月31日,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高坡乡留守儿童王琴、王光艳、王光妹三姐妹在家做饭。(网络图片)
2011年5月31日,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高坡乡留守儿童王琴、王光艳、王光妹三姐妹在家做饭。(网络图片)

留守儿童 人祸还是国祸?

几千年来,中国人都遵从“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中共自己也宣称儿童是“祖国的花朵”。按理说中国的儿童应该是最幸福的,那是谁把如此众多的“花朵”置于几乎是自生自灭的悲惨境地呢?

许多人认为,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但事实并非如此。西方发达国家在发展过程中,都出现过大批农民进城打工的现象,但他们都是把孩子带到身边,安置在他们打工的地方,很少有留守儿童问题。而中共的城乡户籍差别,使得农民即使进城打工也还是农民,也得不到城里人的有限的“福利待遇”。如果把孩子带到城市,既无法得到照顾,更没钱上学。因为没有城市户口,农村孩子根本无法入学。

在中共无公德心、无传统美德、无正常思维而只认“钱”的社会环境中,那些“挣钱为养家,打工必弃家”的农民工们,也被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变得麻木短视。逃离农村,变成城里人,变成有钱的城里人,成了他们追逐的梦想;一些人甚至悲哀地认为:“孩子没了可以再生,钱不挣就没了。”

中国大陆的调查记者、原《成都商报》记者龙灿在“美国之音”最近的访谈一期节目《农民工悲歌!贵州4留守儿童为何绝望自杀?》中说:“造成这些悲剧的主要的原因是政府把它应该承担的一切最基本的责任全部转嫁给了个体。而个体在这种完全失控的情况下是非常脆弱的。同时,它对于民间NGO(非政府组织——编者注)的全面限制和打压,使得这些能弥补一些空间的力量完全不能进入。”

既然城乡“二元制”户籍制度如此害人,能否取消它呢?近些年,要求取消户籍制度的呼声一直未停。但龙灿认为根本不可能:“所谓的户口二元制是基于一种社会控制,而不是基于一种正常的社会管理,这个界线非常清楚。基于控制的和普通的管理,其所带来的后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只要这个政权还在,取消这个户口制度就根本不可能。”因为取消了户籍制度,就动摇了中共的基石。“许多我们认为非常糟糕的问题,但它必须存在,它不存在的话,它会带来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直接冲击党的基础。”龙灿如是说。

也有人认为应该完善儿童权益保护制度。但实际上中国并不缺乏这类机构,全国各个级别的大小相关机构有20多个,其中包括中共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全国青联和共青团少年部、全国妇联儿童部、民政部儿童福利处、文化部未成年人文化处、卫生部妇幼保健司以及国务院各部委相应的儿童工作部门等。

但正如一位网民所说,中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护其政权,一切为民行为都是作秀。就是到今天为止,有哪些相关部门站出来发声啦?哪怕是做做样子呢?!

贵州正安县俭坪乡俭坪村的留守儿童。(网络图片)
贵州正安县俭坪乡俭坪村的留守儿童。(网络图片)

只有改变制度 才能拯救这些儿童

今天,越来越多的个人或媒体敢于为社会不公发声,敢于以各种方式向中共体制说“不”。

6月19日,南京文明网发表了一篇很有意思的文章,题目是《期待现行制度为留守儿童撑起蓝天》 。说这篇文章有意思是因为它“文不对题”,题目是“期待现行制度”,但内容则是“期待变迁的制度”。

文章表示,造成留守儿童悲剧的根源是户籍制度,只有改变这个制度,才能有效解决农民工孩子在城里上学的难题。“唯有改变现行制度,才能够是釜底抽薪之策略。”

文章说:“每当留守儿童悲剧发生,我们进行问责和处理都会显得扬汤止沸。因为悲剧还会再次发生,因为悲剧从来没有从根源上杜绝。所以,我们期待着现行制度的变迁,期待着用变迁的制度撑起留守儿童的蓝天,这才是根本所在。”

独立撰稿人诸葛明阳说:“中共体制根本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因为这个制度充满死结。留守儿童只是整个儿童问题的一个突出方面,非留守儿童、城里的孩子同样存在很大问题,同样是这个制度的牺牲品。”

诸葛明阳说:“所谓的计划生育政策把大批独生子女变成了‘小皇帝’、‘小公主’,家长对独生子女的溺爱、过高的期望及来自学校和社会的压力,使他们也变成了社会的‘畸形儿’。除了留守儿童,还有留守老人呢?还有留守妇女呢?所以,只有解体这个制度,中国才有希望,各类社会问题才能得到真正解决。”

责任编辑:李晓清

评论
2015-06-23 4: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