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沂州:中共喉舌的抵赖与涉案疑犯的自供

人气 390

【大纪元2016年10月30日讯】中共江泽民集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被曝光后,中共一直当作国家机密掩盖着,面对国际社会的指控,不敢公开讨论回应,在外交场合也只是用“死囚”来掩盖活摘器官的罪恶,并且常以外交辞令耍流氓否认。特别是在今年第26届香港世界器官移植大会(TTS)之际,中共喉舌自欺欺人的否认其活摘罪恶,污蔑法轮功

十月十六日,新华社借中共在武汉召开的有关器官移植的“专场研讨会”之际,打着所谓“国外学者”的幌子,诬陷活摘是“谣言”,再度抵赖其活摘器官的罪恶。但中共喉舌的抵赖能赖得过涉案疑犯的自供吗?

中共严密封锁活摘罪恶消息,对于一般民众可能是个秘密,但对于中共高官早就是公认的事实,“追查国际”曾经对中共许多涉案高官及医生进行电话调查(详见《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这些疑犯有的已被中共自己以反腐的名义送进了监狱,有的仍然逍遥法外),发现他们不但坦承中共活摘器官,还证明处级以上官员知道这个机密。

如辽宁省委政法委副书记唐俊杰说“那个我分管这个工作”;原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周本顺承认:“我们的国家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这样的事情,我们国家存在着这样的事情”;原中共中央政法委办公室副主任魏建荣承认活摘器官的“事情这很早了”;李长春说:以活摘之由给薄定罪的事周永康知道;总后勤卫生部长白书忠坦言活摘是江泽民的批示;薄熙来说是江主席下的密令;中央政法委李姓职员则说处级以上官员知道这个机密。这一切证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罪恶,对于中共高官们来说不是什么秘密,已经是内部公认的事实。

而且那些涉案医生也坦然承认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实,驻北京丰台的解放军307医院移植科肾源联系人陈强承认他们是官方、警方、监狱一条龙的运作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交易,还可提供证明法轮功学员供体身份的材料;锦州法院刑庭警察明确表示可以提供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但要看出价的条件;解放军锦州205医院移植科主任陈荣山强调法轮功学员的供体是从法院来的,而且再三保证不透露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秘密;从北京、天津的器官移植中心的主任医生、到上海、武汉、广西的医院器官移植科的医生,从北到南跨越全国,都直言承认用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做供体,而且保证一至两周内可实施手术。上海复旦大学中山医院肝脏移植中心的医生回答患者问:“有没有这种炼法轮功的这种提供的,……”回答:“我们这儿的都是这种”。

我们知道,做器官移植手术,必须有鲜活的供体器官,而象心、肝等类器官,对于供体来说只能一次性提供使用,也就是供体一旦提供了这类器官就意味着死亡。具体说,这边病人做了器官移植手术,那边供体已经被做了活摘器官手术,供体早就因活摘器官手术死亡,这不仅仅是一个医学常识,也是良知问题和社会常识,无需求证,只要有人性思维都懂这点常识,也就是说,只要有人做心、肝等类器官移植手术,就会有人被活摘器官而死亡。而据国际社会多方调查证明,中国在一九九九年后,中国器官移植出现了爆炸性的急速增长,这说明有相当大的人群因当局活摘器官而死亡。

追查国际调查发现,一九九九年后,中国移植出现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奇怪异常的现象:如,器官等待时间极短,急诊移植数量惊人,多台移植手术经常同时进行(如:一个医院一 日内竟可完成二十四台肝肾移植),用活人做备用器官供体,二零零六年出现大量突击器官移植、甚至活人肝肾器官免费促销,形成了世界性的移植旅游。以肝移植为例,一九九九年以前中国二十多年肝移植累积总数仅一百三十五例。一九九一至一九九八年,八年肝移植共七十八例,平均每年九点七例。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六年八年,肝移植一万四千零八十五例,平均每年一千七百六十多例。同时间比相差一百八十多倍。这还只是中共公开的数量,实际数量还要乘上更大倍数。都提示中国有庞大器官活人供体库的存在,这些供体被中共以活摘器官方式杀害了。

其实,对中共血腥暴行本质有所了解的人们,听到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时,他们并不会质疑,因为中共就是从历次政治迫害运动中一路杀将民众过来的,不论哪个人和团体,一旦被中共推上对立面,就会被扣上“反党”、“反革命”、“阶级敌人”等帽子,任意杀戮,什么手段都会使出来,如:中共在肃反等运动时,为了节省子弹,用活埋、烧死、淹死、冻死、煮死、乱石乱棍砸死、活剥人皮等酷刑处理了许多“反革命”、“黑五类”,张志新被“活割咽喉”、文革中的“人肉筵席”、中共为红色高棉发明了“活体取脑”酷刑、计划生育人员“活摔婴儿”等等,人们都能记忆犹新,所以大部分民众对中共活摘罪恶,都认为中共会做的出来。

事实上,当元凶江泽民把法轮功学员内定为“阶级敌人”,并叫嚣“三个月消灭法轮功”的时候,却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如果公开杀害善良民众,必然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制裁,所以秘密虐杀法轮功学员就成为其主要手段,那么,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的罪恶就在此时应劫而发生了。在江泽民的灭绝密令下,由迫害先锋薄熙来(已沦为囚徒)在辽宁大连当政期间“开创”了活摘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邪恶“先河”,江泽民的家奴罗干、周永康(已沦为囚徒)、徐才厚(未审先病死)、郭伯雄(被查办)、王克和廖锡龙(被抓)等之流则借此样板在全国推广,使中共军队、武警、政法系统、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医疗系统和器官黑中介互相勾结,形成规模庞大的活摘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和尸体的一条龙杀人机制,使活摘罪恶形成产业化、军事化、市场化、黑社会化。制造了“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二零零六年,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恶被曝光于世后,中共江泽民集团一直当作国家机密掩盖着,面对国际社会的指控质疑,不敢公开讨论回应,在外交场合也只是用“死囚”来掩盖抵赖活摘器官的罪恶,并且常以“境外势力攻击中国司法制度”为外交辞令耍流氓否认。但中共为什么对被非法关押在监狱、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强制抽血?为什么强行秘密火化冤死者?冤死者器官部位的刀口怎么解释?被盗取的器官哪里去了?那些失踪的许多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关押在哪里?还在不在人世?为什么拒绝国际社会独立调查?中共为什么不敢提供死囚名单?器官捐献到底有多少?器官移植奇迹是怎么形成的?等等,中共至今给不出完整的答案,只是一味的否认罪行。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和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在美国国家记者俱乐部联合发布中共强摘人体器官的最新调查报告。报告显示,中国发生的实际器官移植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公布的数字。三位联合作者估计,中国器官移植手术数量每年约为六万至十万例。在过去十五年中,在中国大陆,估计进行了大约一百五十万例器官移植手术。这些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因为强摘器官致死的法轮功学员数量比之前的调查所估计的要高得多。

这份约二十四万字的最新报告是基于对中国数百家移植医院的调查,引用2300多条参考文献,取材包括媒体报导、大陆官方宣传材料、医学期刊、医院网站以及大量被删除的网页存档。报告对大陆移植医院的器官移植手术量、病床周转率、移植专业人员数量、技术培训、政策法规、政府资助项目等进行了深入分析。最新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具备“按需移植”的特征,虽然缺乏有效运作的器官捐献系统,却一直有着充足的器官供应。大卫•麦塔斯指出,大陆器官移植数量猛增和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契合。引起国际社会的关注谴责。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强摘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良心犯器官,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美国国会、欧洲议会及英国议会分别举办了听证会;引发国际主流媒体前所未有地持续聚焦围剿中共活摘器官罪行,中共成了众矢之的,千夫所指,使中共江氏余孽极度恐慌,自感末日临近,便开始公开抵赖漂白,如在今年第26届香港世界器官移植大会(TTS)召开之际,中共喉舌突然发声,公开否认其活摘罪恶,污蔑法轮功。但中共江氏余孽拿不出实质性的证据,否认活摘罪恶成了无力的漂白抵赖,连中共站台人黄洁夫也沉默变脸,匆忙在大会前溜走。

近日,中共又召集了一些来自其它国家的“专家”,在武汉召开了一场有关器官移植的“专场研讨会”,否认法轮功修炼者对中共活摘良心犯人体器官做移植的指控。现任中国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委员会主任的黄洁夫,在这个会上拒不承认中国近年来器官移植手术数量超常暴增。十月十六日,新华社借机打着所谓“国外学者”的幌子,又做了一番泼妇骂街式的宣泄,诬陷活摘是“谣言”,再度抵赖其活摘器官的罪恶。

而在此前,即八月二十四号《人民日报》海外版刊文称,炒作中国“活摘器官”者被打脸。不过《人民日报》等中共喉舌们可能忘了,关于活摘大罪,他们的主子高官等案犯们早就“自白”供认不讳,中共喉舌的漂白能赖得过涉案疑犯的“自白”吗?一边是中共喉舌的无力漂白抵赖,一边是中共高官疑犯的有力“自白”,谁打谁的脸?这不很明白吗?可是,打脸掌嘴还是小事,抵赖完了,就是天惩报应和法办追责!

——转自明慧网

责任编辑:莆山

 

相关新闻
外媒:在南海填海造岛破坏生态 中共抵赖
【热点】中共官媒为何公开谈“活摘器官”
组图:10年全球行动 制止中共活摘器官(1)
组图:世界政府机构曝光中共活摘器官罪恶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中共爆华尔街叛国 周庭生日遭判监
【远见快评】左媒露陷 巴尔想说什么?
【重播】朱利安尼参加乔州大选舞弊听证会
【财商天下】比特币狂飙 中共重判“币圈大案”
【新闻大家谈】川普重磅讲话:预告将有大事发生·
【直播】内华达法院“选举欺诈”听证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